第23章 图书馆的暗精灵

作者:魔勇者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一书封神 天域苍穹 大主宰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星河大帝 宝鉴 绝世唐门 武极天下 斗罗大陆 神印王座 天珠变 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知秋再一次来到图书馆。陈旧的地方弥漫着陈旧的味道,阳光常年照不进这里,巨大的书架在昏暗的灯光映衬下阴影重叠交替,越往深处便越无从辨认。沉寂在此的图书随着时间而古老,纸张或许会泛黄,巨量的知识封存其中,一边书写着历史一边见证着现在从古至今未曾改变。

    少年称不上喜欢如此气氛,活泼的少年总归是希翼着雀跃的颜色,阴郁的东西并不怎么应付。

    却不知此时带着沉重的心情踏入图书馆的自己,已经和阴沉沉的气氛融为了一体。他无心为任何东西驻留脚步,哪怕前方是书架所营造的黑暗间隙,他也毫不犹豫地踏入进去。

    和图书馆经年累月所营造出来的深厚底蕴如出一辙,巨量的情感凝聚在少年有限的身体内宛如沉积的火山,爆发之时自然能够展现出蒸腾升起的炎火,沉寂之时也能够感受到风雨欲来的威势。

    知秋在书架间快速穿行,目的不是为了寻找某本书,却是为了找到某个人。

    书本堆积得很多,对未曾涉及过此处的人来说相当于一个广袤的大迷宫似的。知秋对比却轻车熟路,虽然阴森却是一个安静的好地方,足够供人静心地思考。

    在大多数的学生不愿意来此的现在,知秋已经经历过数次的思维洗礼了。

    所以他知道,想要在图书馆中查阅某事,比起自己一个书架一个书架地去找,还不如特定地找到某个人来的方便。

    那位,图书馆的妖精。

    于是他在一堆散落的书本中央找到了女孩儿,她屈膝跪坐在地毯上,周身旁都是散落摆放的书本,每一本虽然都以没有规律的方式放在各处,却还是好好地合上不至于损坏。

    如水的瀑布长发倾斜在她的肩膀上,本人还保持着低头看书的姿势一动不动,安静如无风的湖面,脸面精致地像洋娃娃般精美。唯有转动的眼珠以及时不时翻动的书页确切地证实她是活着的人类。

    第一眼看见她,恐怕会被吓一跳吧。女孩所营造的安静气氛独立特性,张扬的个性毫不避讳地释放而出,于人类群居的本能着实格格不入。第二眼便惊艳到令人惊叹的地步了,水润的长发便如镜子一般反射着光泽,女孩宛若丛林深处的妖精,其本身的存在便让人寻不出恶感。

    她太过于恬静了,无人能够在短时间的凝视之后会不陷入其中。稍微有些美学常识的人都能够明白其中的道理,看着一件描绘精美的图画都能怔怔地看上许久的时间,更何况是一位活生生的宛如艺术品的人呢?

    知秋却不会。他毕竟有许多次来这里的经历。

    眼前的女孩并不是什么妖精,只是小他一个年级的学妹而已。

    他们以前就熟悉,在图书馆中,有时会进行少许的攀谈,有时会分坐两端不相互打扰,不管怎么做也不会感觉尴尬,早有了彼此的默契。

    知秋认为自己是熟悉她的。

    于是少女抬起头,对于一位突然出现在身边的人并没有多少惊讶,而是轻轻地启着朱唇问道:“你又来了啊。”

    “既然来找我的话,今天又想要找什么书呢?”

    图书馆虽然庞大非凡,却没有相应的书册条目。学生们忙于自己的生活便已竭尽全力,实在是分不出心思来照应破旧的图书馆。

    知秋每一次来图书馆找书都要花费很大的一番功夫,好在有一位总是喜欢待在这里的“精灵”,以至于方到黔驴技穷的时候,有了一个很好的参考对象。

    “是啊……能不能帮我找一些……关于墙外的书呢?安玲。”

    名为安玲的图书馆少女转过头来惊讶地看着他,毕竟知秋很少以如此垂头丧气的语气说话。自信昂扬的少年自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仿佛情况变得再糟糕也有办法应对的余韵。今日却一反往常,即便浑身上下有一种积压许久的爆发力存在,却是没有地方使出去的窝囊样子。

    知秋如今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楚纤要被调往墙外的噩耗传过来,他自然是不可能坐着就这样看着事态发展的。才在不久前对女孩说过:“我会保护你的。”反倒是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干看着的话,知秋也会觉得自己十分混账。

    他对大铁门后的另外一个世界依旧一无所知。即便自己曾经离开过,却光顾着逃命来不及观察任何东西。当然也不是什么值得后悔的事情,那天的经历只要迟疑一步就会被怪物们撕碎的。

    广袤的六角形广场,广场中央的漆黑巨大石坛,石坛中被碾碎模糊的血肉。几乎要成为知秋的梦靥。骸骨的亡灵们在那里唱着瘆人的歌曲,嗜血的怪物们潜藏在黑暗深处,预备咬断每一位过路人的脖子。一想到自己或许要毫无准备地再次踏足未知,饶是坚强如他也不由感到一阵子冷意。

    但是一起去已经是不容违抗的事实,墙壁之内如此危险,他也不能让自己的女孩独自一人面对一切。

    所以才会来图书馆碰一碰运气。哪怕他早已知晓,经过清洗的任何事物,都不会有关于农场本源的知识。

    图书馆藏书量之多,宛如知识的溪流汇聚在此形成汪洋大海。无数久远的书籍布满了灰尘,知秋曾在此寻找稀奇古怪的东西,只要花费时间都几乎能够找到。

    关于围墙之内的东西……说不定出于怪物们的疏忽,能够发现呢?

    知秋却没有想到,期望的东西没有找到,反倒是找到了别的什么。

    安玲沉默了数秒,然后问他:“围墙之外?你要找的东西不是关于围墙之内的么?”

    知秋经历过一次所以知道,铁门后面并非是梦想中光辉灿烂的外界,只是更加深邃黑暗的里内。打开铁门唯有向深处沉沦,相反另一侧足足五十米高的围墙之外,才拥有他们所期许的自由。

    然而她又如何知道?!

    “你都知道些什么?”

    “差不多全部知道吧。”安玲的脸上并没有特别的表亲,仿佛只是在诉说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书上都有一些线索的……虽然模糊……但是连接起来并不难得出结论。”

    警戒在知秋的心中陡然爆炸,表情将要出现在脸上时,他将其硬生生地压下去了。

    “既然知道我便不用花费心力说明了。”知秋说,“真因为要活下去,我们才要想尽办法逃出去。”

    “可是你快要死了。”看着几乎带着决然的知秋,安玲眼中露出一抹哀伤,“你向我问墙内的东西……我们都知道的……你明明知道铁门后面有什么,即使这样你也要去么?”

    楚纤将要墙外留学的事情被全校所知。

    同时身为青梅竹马的知秋与其密切也被大家所知。

    不知情者会带着笑容祝福楚纤,知情者则以惊恐的眼神观望知秋。

    时间是下午,明日楚纤便要启程,已经是无法改变的决定。

    少年的决策神鬼莫测,连经验老道的教师们都被其连接欺骗了两次。然而血气方刚的少年也终究逃脱不了情感的枷锁,他将要做什么根本一目了然。

    “即便如此你要去么?”

    “即便如此我也会去的。”知秋的回答不容置疑。

    安玲露出心酸的微笑:“难道你是笨蛋不成?”

    “或许我就是笨蛋吧。”

    安玲深吸一口气,样子就像要将流露出来的眼泪给憋回去一般,借着说道:“抱歉……我也帮不了你。从书上得到的东西也终究有限,我也只是得知其存在而不知其原理而已。”

    “没关系,你已经帮助我很多了。”知秋起身,丝毫不拖泥带水地准备离开,既然这里已经没有自己想要的情报了,再留下来也没有意义。

    他在自己心中说道,真的,你帮我很多了。

    “等一下,”安玲忽然叫住知秋,问了一个现在看来相当没头没脑的事情,“你刚才说要大家一起逃出去……难道你想的是大家都能够得救的结果么?”

    “是啊。”知秋的回答没有丝毫迟疑,“一起十四年,大家都成为了彼此的家人,只有一起逃出去才有意义啊。”

    “你就不怕我们的家人中有着食人魔的手下么?”

    “会有么?”知秋微笑着回应,“我觉得不会有的吧。”

    “希望真的没有吧。”安玲同样报以微笑,只是那份笑容中有着藏不住的虚弱。

    “那么再见了。”知秋挥手再次告别。

    少女虽然没有说些什么,心中却想着,要是能再见就好了……

    而当少年离开,消失在大门的那边之时。

    安玲脸上的表情渐渐地冷了下来。微笑消失,眼泪消失,剩下的唯有一副冷冰冰的脸面而已,方才诸多的情感宛如傍晚天边的流彩,一闪即逝。

    于是她从口袋中掏出录音笔,按下了暂停键,方才知秋和她的对话被完整地封存在其中。

    旁边窜出一位欢欣雀跃的男孩,面色兴奋的鼓掌,脸色涨红着想说些什么,到最后也只有说出“你的演技太棒了!”如此苍白无力的夸奖话语。

    男孩是那位学委,是已经被确定的,关于教师的“间谍”。其实安玲也差不多是的。

    安玲对学委的话置若罔闻,自顾自地把弄着手中的录音笔。在方才的话语中,知秋亲口地承认自己是“笨蛋”,并非玩笑的话语,而是以正儿八经的态度诉说。所以它比起以往的任何证据都有着更强的说服力。

    或许能够成为决定生死的证据。

    众多的教师忙活半天,所寻找的并非是知秋反叛的证据,而是他“异常”的证据。

    学委叽叽喳喳地在旁边还说个不停,安玲着实恼的不行,抓起一本书就朝着他迎头砸了过去。

    对于爱书的文学少女来说,真的是相当暴力的行为了。

    砸完书后,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男孩的想法太天真了……全员逃脱根本就是痴人说梦,明明连自己这样明显“叛逃者”都无法解决,还想着更远大的事情。

    残酷的规则之下,能够活下去的唯有数人而已。

    既然知秋的决定是如此的无谋,那倒不如将其利用好来作为自己有力的筹码。

    所以……再见了。

    我的初恋啊。

    那一幕幕的场景依旧活灵活现。她想起数年前她孤独地在图书馆中读着书,不请自来的少年突然闯进来吓了自己一跳。

    那之后他们形成了独特的默契,原本隔着一书桌的距离读着各自的书。她略有在意地瞟过去一眼,少年便心有灵犀地嘻嘻笑着凑过来,一直嬉闹到自己给弄得面红耳赤才作罢。

    就连阴郁的图书馆背景都染上鲜艳的色彩变得鲜活起来,一幕幕的日常早已变成安玲无可替代的珍贵宝物。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