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圣杯

作者:魔勇者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    “她在说谎。”在回去宿舍的路上,知秋小声而平静地说道。

    尽管从逻辑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错处,知秋却并非从此发现的蹊跷。审断逻辑问题只是最基本的,知秋无法判断对方话语的真实‘性’,便将每一个字句都仔细地铭记在了心中,表面似是平静的模样,心中却是马力全开地进行过推敲。

    细节问题……说出来是相当简单的突破口,然而如同潜藏在眼前灯下的黑影,反而会让人轻易地忽略过去。

    ‘女’教师乐观漂亮,在学生或者是老师的群体中有着很大的人气,唯独和知秋未有过‘交’集。人们的‘交’际圈子其实是很小的……即使知道每一位学生都是自己重要的家人,一个人有限的爱也只能够分给那么独独几个人罢了。

    这是他们之间有意识之下的第一次直接‘交’谈,而非是之前虚情假意的师生关系了。

    大概是意识过甚,她才无法在小方面注意到。因为她称呼自己为“学号一号”,不是“知秋”或者是其他的称呼,唯独是这个“学号一号”。

    刻在衣袖中的小小字号现在知秋也能‘摸’得到,金属的刺凉感较于柔软的衣料来说区别分明。不仅是衣袖,学院配发的内衬衣,文具,以及更多属于个人的物品都会刻上了这么一个数字。每一个数字配对一个单独的人,没有搞错的可能‘性’。

    就连知秋自己,在近期之前都没太把这个数字当作一回事。在日常的生活中,唯有一些点名分配物资之类的事项会用到它,给人的感觉仅仅是一个方便管理的代号而已。

    同学们也不会用编号称呼彼此,他们会直呼其名,编号的作用范围着实有限。

    近期他才知道……这不仅仅是个代号而已,而是确实对某种方面进行了排序,更仔细的知秋并不知晓。

    ‘女’教师在无意识之下,说出了日常经常对知秋的称呼,“学号一号”。

    学号第一,学号第一……在口头上,无论是哪种事物,排序第一总是引人注目的,重要到连少有‘交’流‘女’教师,在人后会用这种形式来称呼自己。

    学号的分量显然比知秋想象的更加沉重,越让他好奇究竟是以什么作为判断标准的。

    “她的那一句话就错了。”知秋平静地说道,“什么大多数的老师没有发现啊?连这个少有‘交’流的人都过分关注我的话,很难想象其他的老师会对我的踪迹不上心。”

    “他们全部……早就发现了吧。”

    自己知晓秘密的秘密已经暴‘露’无疑。从此知秋便断绝了任何侥幸的心理,他不再是潜藏在敌人阵营里的间谍,而是在敌人眼皮子底下被禁锢的囚犯。‘性’质完全不同了。

    楚纤温柔地从后方保住了他给予安慰,知秋带着微笑‘摸’了‘摸’她的头,表示自己没有到达因此崩溃的程度。

    然而表面上是如此表达,实际上苦涩的情绪在他的心中止不住地蔓延。

    这么想自然需要具备极大的勇气。实在是知秋将自己向着走投无路的境地上相‘逼’。处于困境中的人们总是希望事态不要太过糟糕,自己便拥有更多回旋的余地。少年却是以坚强的心境,冷酷地将自己作为筹码放在天平上称量。

    但那根本没有意义。知秋想。路至出口的亮光忽然消失,总比起单纯掉入漆黑的陷阱更让人绝望。他不需要虚假的希望,没有更多的生命供他尝试,他只需要稳健确定的选择。

    问题回归原点,“既然知道了自己的存在,为何不来赶快抓住他?”

    就连久居宿舍的学生们都知道,若是一瞥之间看见耗子的存在,便需要赶紧将它们揪出来。若不尽快采取行动的话,不久之后就会有一窝子的耗子蹦出来扰人清静。

    这不是旧文明时代的法律案件,需要收集完整的一套证据对簿公堂。食人鬼们的怀疑无需证据,不对劲的羊羔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抓过来杀掉。

    唯一的解释就是食人鬼们并不知道,但是作为他们手下的教师们无疑知晓。

    信息在此出现断层。

    这也是因为……学号一号的原因么?

    “总之,事态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至少大多数的教师已经发现我了。”知秋略感烦躁地咬咬下嘴‘唇’,“之后的行动注定困难重重。”

    “我不明白……”这时候站在一边一路什么都没有说的舍友庞元终于出话,“既然是她想要‘交’给我们情报,又为何要特意告诉我们假的情报?”

    在他看来假情报等同于废品,‘女’教师在联络上学生的期间也做出了大量的暗示,若‘花’费大量的‘精’力最后‘交’出去的只是一件没有用的垃圾的话,于情于理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想错了庞元。”知秋笃定地说道,“在她专‘门’向我们透‘露’情报之前,有更加重要的问题存在。”

    只是简单的,为何她要这么做的问题。

    知秋不会因为一个疑问的无法‘弄’清就忽略它,而是暂时放在心里,寻找机会一直想着去解答它,那么很多的问题便更加清楚。

    现在他搞清楚了。

    “假情报并不是毫无意义,如果我们相信她的话,自然会向着她预期的地方走过去。”

    “说到底,她可不是什么不需要回报的善意者,也不过是一个为达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的‘混’蛋罢了。”

    显然知秋若是相信那一番话便对她有着某种好处,由此而被引入黝黑的陷阱之中。

    “只是……”

    ……

    “只是就算知道我是骗人的,也不得不投入我的怀抱中。”披着灰袍的‘女’子在月光下心情愉悦到翩跹起舞,宛如有星光的碎屑在她的动作之下挥洒,‘阴’影‘交’叠之下有着炫目的起伏承接,虽无乐队的奏乐在此搭配,依旧是值得在数万人的大剧场中所有人为之鼓掌喝彩的优美舞姿。

    真有鼓掌声传来。掌声寥寥,单独一个人的掌声在空旷的草地上显得孤寂而突兀。

    从黑暗中慢慢走出一位男子,同样披着灰‘色’的斗篷,身形瘦长,样貌普通,脸上挂着一成不变的定式微笑,细长的双眼少有睁开的样子。

    “漂亮。”直白的一句称赞,不知道是在称赞此时‘女’子的舞姿,亦或是之前‘女’子和知秋之间的对白。

    他原本同‘女’教师一道来,屏息藏在草丛中一动不动的看着一切。即便知秋也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他便是在班主任的口中所说的,教师中属于“年轻派”的成员之一。

    “多谢夸奖。”‘女’教师谦虚道谢。

    “这样一来就十拿九稳了。”男子说道,“学号一号的‘宝物’,注定要被我们收入囊中。”

    他自然也知道。对于知秋他们来说,没有更多的路了……即便知晓这边不怀好意,但也只能够冲着他们过来了。

    哪怕是同僚,也少有人见识过他睁眼的样子。男子在此时微微睁开了双眼,依旧保持着微笑的面容,眼神却如同饥渴的野狼一般充满了锋锐的光芒,面容和眼神着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微笑一直都是他的面具,真实的‘性’情其实一直都如同野狼狡诈。

    就连同伴的‘女’教师偶然见到,都不由得泛起一阵冷战。

    “圣杯一定要得到手!”他恶狠狠地说道,“为此要将那位学生献上去。”

    “毕竟他可是独一无二的宝物啊。”

    ……

    “必须要加快计划的进度才行了。”知秋一边把玩着手中的钢笔一边低声说。当下无论什么时候被揪出去的时刻,已经没有再多的时间留给他。

    距离他毕业还有整整一年的时间,却根本不可能等到那么久之后了。脱逃的计划无法未雨绸缪,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火急火燎地完成,届时他要带着墙壁之内的所有学生一起逃出这个地狱。

    想来便是头疼到不行的不可能计划,但即便硬着头皮也只能去做。知秋尝试着在馄饨的黑暗中努力寻找亮光。

    这就是第一个突破口。

    他们至少和‘女’教师暂时‘性’地结盟了,作为信誉的象征,她确实给了自己一个具有价值的武器。

    钢笔的质感沉重,完全不同于普通同类物事的重量。

    那只是伪装成钢笔的武器而已。

    知秋轻轻推一下笔头的按钮,刺眼的蓝‘色’光芒从底端冒出来,光线凝结明亮却没有任何的温度可言,反而有股微微的寒意缠上他的手腕。

    它是刀具,没有刀具的外表,却比起任何的铁质刀具都来得更加锋利。

    ‘激’光刀。

    结果这也是旧文明的产物,和之前所见的打火机电池之类的小物件完全不同的概念,小小的体积却凝聚着那段文明的巅峰所在。

    课堂上所教导的历史课不知道有多少虚假的内容,但知秋至少知道,旧文明之所以称之为旧,便是代表它已经毁灭。

    那么墙壁之外究竟又是什么?

    连拥有如此武器的旧文明居民都无法立足的世界,想来也不会对一群逃脱者以任何的温柔的形式来对待。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