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秘密暴露

作者:魔勇者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    探测不到他的位置。。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班主任仔细从戴在手腕上的环表辨认,一次一次输入知秋的号码,然而无论看多少次,显示他的位置的信号依旧是空白。

    墙壁之内……应该没有信号观测不到的地方才对。

    他当然知道那也并非绝对。腕表不仅仅是一个侦测信号的机器,同时也是能够屏蔽墙壁之内的信号的。这并不是难事,就科技水平来说,两方面的能力出现在同一个机器上并不是奇怪的事情。

    它毕竟也是旧时代的产物。曾经作为人类的一方最为信赖的武器所存在,在三十年前的那场战争之中,所有的战士都至少会掌握那种力量。独属于人类的科技的力量,虽然到最后它并没有起到预想的作用,使得人类因此一败涂地了。

    那之后已经三十年过去,但大多数人并没有舍弃这项技能。战争的失败无法断定这项技能无用,根本的原因不过是敌人太强大了而已,至此许多人依旧在沿用这项技能。在学院中任职的多数教师也早已超过了三十岁的年纪,就算一些年纪稍小的年轻人也未必不会自己学习,腕表的改造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他自然是没有的。作为食人魔们最为忠实的“狗‘腿’子”,他也无法在上司的眼皮子底下顶风作案。

    却不代表他对于其一无所知。在教师的群体中并不是整体的一群同心协力者,即便大家确实有着殊途同归的目的而强行凝结成了一股整体在这里教书,也有着不少怀有异心的家伙。

    这也是无可避免的事情,在此工作并非是什么值得炫耀的工作,卑微在强者的膝下却非情愿,总会让人有一种郁结的心思积在心底。

    表面上是屈服了,天知道他们‘私’底下有着什么样的小心思。能够简单地分辨成“年轻派”和“年长派”,头发已经略显‘花’白的班主任无疑是属于后者的。

    制作出信号断绝器的人选,在“年轻派”中他也锁定了数个人选。那位妖娆至极的历史‘女’老师,亦或是那位总是眯着眼带着微笑的数学男老师,或者更多有着可能‘性’却无法排除的人选。

    说到底,每一位在墙壁内的人都不是等闲之辈。他从未用轻佻的眼光看过任何人,自傲的情绪来自于对自身实力的自信,而非来源于对于对手的贬低。他对此有着相当清楚的认知。

    知秋无疑已经在他的心目中上升了一个高度,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

    他确实被他眼中的‘毛’头小子给摆了一道,长久以来积蓄的内蕴却不会让他因此而恼怒。无非是被稚嫩而软弱的孩童一记拳头给恰好挥击到了痛处的感觉,一时的疼痛却无妨大雅。

    他不会小看任何人,哪怕是在许多教师中自己所放牧的“羔羊”也一样。至今他依旧健硕的身体上残留着大大小小的许多疤痕,其中犹自崭新的一道横跨‘胸’膛,从肋骨延伸到了肩膀。那是两年前被他带出‘门’外的学生,拼死想要折返的时候被他拦下来。

    事实证明将生死置之于度外的年轻人有着极为恐怖的战斗力,那位学生在意的并非自己的‘性’命而是墙壁内的弟弟妹妹们,所爆发出来的力量足够达到许多俗套电影剧情的主人公标准。零↑九△小↓說△網

    但那又如何?

    还是被他硬生生地打杀了。

    班主任的双手沾染过鲜血,强大不仅表现在他的身手更表现在他的心智。知秋见识过真实的地狱而有所成长,而他早已无数次从地狱中来回,身心的淬炼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

    他站在空‘荡’‘荡’的草地面上洒然一笑,借着夜‘色’反转过斗篷消退在黑暗之中。

    而在另一方面。

    陪伴着知秋一起前来的楚纤和他的舍友因为‘女’教师的话产生了无法掩饰的动摇。

    唯有少年依旧皱着眉头,一边将她的话记在心里,一边悄然推敲着情报的真实‘性’。初次听到的话语固然令他震惊,却不可轻易产生先入为主的念头。

    知秋看着‘女’教师手腕上佩戴着的腕表,不曾想到平日中司空见惯的物事居然藏有如此恐怖的功能。手表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教师们佩戴的手表虽然形状几乎一样,不过类似的款式在一些玩具中并不难找到。

    哪怕她就算是在说谎,从此以后手表也变成了不容许他忽视的存在。

    或者不仅如此,知秋也意识到许多平常不会注意到的细节,如今也无法轻易地说不上心了。

    突破现状的关键点可能藏在那里,而会造成自己毁灭的证据制造者也会出现在那里。

    正当知秋不着痕迹思考的同时,对方给他投下了一个更加惊爆的消息。

    “知秋,学号一号的学生。”‘女’教师故作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很遗憾,你的秘密已经暴‘露’了。”

    “你曾经擅自逃出过墙壁的秘密,再掩饰下去已经没有意义。”

    再没有比起这个更让人感到残酷的话语,在熟知事态的人看来,这番话无疑给知秋下判了死刑。

    “你说谎!”楚纤情绪却是‘激’动了起来,一直以来除了偶尔做出一些表情之外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对话的‘女’孩,听闻明显对于知秋‘性’命有危险的话语之时,情绪也不免控制不了了。

    “阿秋明明……”

    少年却是轻轻地摇了摇头,伸手制止了楚纤的继续说话。

    在安静如水的夜晚,陡然出现高亢的声线,未免不会让人发觉。

    知秋的手掌抚上了楚纤的头顶,少‘女’的眼眶依旧泛着泪‘花’脸颊因为情绪‘激’动而呈现涨红,还是乖巧地顺遂了知秋的意思。

    他当然也有意识到这层问题。知秋能够怀疑‘女’教师所说的每一个字句,唯有这番话让他几近信服。

    他们不是老师们的学生,对他们来说灰袍人也不是教师。而是纯粹的牧羊人和羊羔的身份,草原上的牧羊人也懂得给自己的羊羔标上号码,墙壁内的牧羊人又岂会没有知道自己羊羔位置的方法?

    不一定是腕表的原因,却总归有其他的办法。

    秘密其实早就暴‘露’了。

    “为什么不杀掉我?”

    听闻如此,‘女’教师的嘴角无法控制的勾起了一抹妖‘艳’的弧度,如同蹲在一个地点静静等着的猎人终于看见‘肥’硕的猎物一脚踏入自己布置的陷阱之中,根本忍不住表达自己的欢呼雀跃。只是在和知秋的直视较量之下败下阵来,她便拉起了自己的兜帽,不经意地离远了一些距离,在夜‘色’的掩映之下根本不从认清她脸上表情的细微变化。

    “因为学号一号的学生,无非是一个喜欢调皮捣蛋的坏学生而已。就算因为一时的好奇心跑出去也没有什么奇怪的,而没有出现异状的现在,大家可能认为你并没有看到什么吧。”

    “当然也包括我在内,一部分人相信你确实是看到了什么的。”

    “所以……我会给你帮助,你不是想要逃出这里么?”

    ‘女’教师说着便向他伸出了手掌,洁白晶莹的皮肤在夜‘色’下显得分外刺眼。

    知秋眯眼看过去,笑语盈盈的柔美脸庞,丰润的身材让皓月辉映下的‘女’子如同天使一般美丽,而在月光下拉长的影子,手掌枯瘦僵直,嘴巴拉长了裂开的弧线,如同恶魔一般狰狞。

    她不但是好皮囊的优美舞者,更是计谋百出的诡术家。

    既然用魅‘惑’无法解决的问题,那便用骗术来达成好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