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付诸东流

作者:魔勇者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    临近毕业,考试也不由得多了起来。

    或许每一位学生,都逃脱不了被如此邪恶的物事。在不曾生活过的旧文明时代,考试更是所有学生们的头号大敌,如同悬在头顶的达摩斯之剑令人心惊胆战。

    知秋并不知道考试有何意义。既没有别的学校攀比,同学们或许彼此有竞争的意识也不会那般强烈。频繁的考试测试又是为何?原本在低年级时便有“月考”的概念,临近毕业的三年级更是引进了“周考”,引得一众的学生叫苦不迭。

    班长总会是第一名,而知秋考试也总是不走心的。如同很多坏小子一样,差劲的成绩几乎成为了他们的标志。知秋当然也珍惜获取知识的方式,不过仅仅是为了增长见识的话,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测试也不明就里。除了首次面对的题目会认真解答之外,再一次见识过的相似题目,俱都搁置不答。

    不至于吊车尾,只不过中下程度的成绩,是由极难题目的分数,以及完全不作答的基础题目组成的。若是连基础题目的分数都好好地拿到的话,恐怕班上成绩最优异的班长都无法和其相较吧。

    然而今天的考试知秋却在认真作答。却不是想要借成绩来做文章。

    他还认为自己知晓秘密的秘密未曾暴‘露’,那么现在保持原本的样子还是更妥帖的。他想要和那位教导“墙外历史”的‘女’教师有所沟通?然而如何运作呢?总不可能明目张胆地跑到办公室去说明吧。

    从来只有老师找学生有事,未曾听说哪位学生主动寻找老师。况且现在教师办公室在知秋的眼中看来……着实是一处极为凶险的地方,知秋不确定自己不成熟的演技在众多教师的环绕之下还能够平静地施展,倒不如舍弃‘露’出马脚的风险,运用一些取巧的办法取得沟通。

    知秋也不甚喜爱如此婆婆妈妈的事情,所以今天这份试卷的答案也写的相当艰难。零↑九△小↓說△網

    他无法和教师们直接取得联系,但是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既然试卷的题目由负责各自科目的教师们所制作,那么负责修改它们的也是这些老师。

    知秋正在努力回忆起那位教师所说的一字一句,然后将其化作原原本本的文字信息誊写在试卷上。并且表面上看来确实是切合试题答案的,实际上却是凭空创造出了一种暗号——唯有创造者以及专‘门’针对的那个人能够看懂的暗号。

    这是少年临时想出来的办法,他同样不喜欢不打招呼的课堂测验,毫无意义的事物……放在现在来看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而这些宝贵的时间却又不得不‘浪’费,自己没有掌控“武器”之前,唯有安静地当一位规规矩矩的学生了。送走一批毕业生的如今恐怕是最为敏感的时期,对于那些灰袍人集团便是如此。临时起意的办法,然后需要‘花’费整个考试的时间来将其完善,这是知秋的一己之见,未与其他人进行过考虑。

    知秋完善起来也是相当吃力的。几乎要将自己的脑细胞给完全活用起来,想做还是做得到的。然而就他人看来……就算一场考试的时间如何漫长,也不过两个小时而已,在短短的两个小时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暗语,着实是天赋惊人。

    考试的试卷是半公开‘性’的,虽然理论上是和其他的试卷一齐直接送给老师。但若被人截走观看也不算是太难的事情,知秋为了避免如此情况的出现,更加需要将自己的内容修饰调整,为了不让别人看到端倪。

    班长有时会偏偏头带着奇怪的表情看着知秋。就他所知,知秋原本便是吊儿郎当的状态,今天又怎么会这么认真地回答卷子呢?

    他想做些什么事吧……班长微微地叹了一口气。零↑九△小↓說△網身为农场之中的牲畜,任何反抗的举动都会遭受牧人的警觉,程度过烈‘操’刀宰杀也不无可能。光是怀有异心便危险地如同漫步行走在刀锋之上,更进一步的行走自然也需要足够的勇气。而那位当然不会安安静静地毫无作为,哪怕力量微小都会试着去搏一搏。

    但是他却是“火种”。这点当事人却没有意识到,他恐怕不知晓自身的根本重要‘性’,伴随着他一个人的铤而走险,墙壁之内整整八十人的命运都像是清风吹拂下的烛光一般忽明忽暗。

    知秋和班长进入了冷战时期。即便在同一个宿舍之中,相互‘交’谈也带着虚伪的微笑假面,看似‘交’谈甚欢,实则没有一句真话。饶是两个人的演技都有过硬的资质,同舍的其他舍友并没有发觉。关系进入了冰点,班长自然知晓变成如此的原因。

    学委他就住在隔壁。在明面上的环境里,班长根本无法同知秋推心置腹。

    知秋不知道这些。班长在他的面前首次表现被怀疑的姿态,再让他毫无理由地相信班长很难了。就算班长寻找到机会跟他说“你很重要,所以别做傻事”这句话,知秋八成也是不会相信的吧。

    所以他很头痛。天知道知秋这个活宝在搞什么不安分的举动,只能祈求他不要‘弄’的太过火。

    学委扭头查看这里的异常状况,只是哼了一声,便不再理会。

    他搞不明白知秋为何今天如此反常,却起不到怀疑他的心思。思想被环境而束缚,他无法记住整体八十个人的全体,在学委脑海里,属于自己的战场唯有被摆在暗地那么数个人的斗争而已。

    更何况一个一个都是决定聪明的家伙,光是对付他们便已经使尽了全力。又何曾联想到“新的敌人已经增加了”这方面上呢?

    一个下午的紧张考试不久便完毕。

    眼看着自己的试卷被前桌收走,知秋重新进入了一种紧张的状态。

    楚纤从旁边凑过来:“用这种方法么?”

    她察觉知秋今日的反常状态,然而并没有产生疑问。毕竟昨日之时知秋就明确地和她说过接下来的行动,结合今日的异常行为,其目的也不难猜出来。

    “这样好么?”楚纤微微地皱起眉头,在她眼中看来,这样的行为着实不太保险。知秋的试卷还被无自觉的同学捏在手里,殊不知捏着一张随时会引爆的火‘药’桶。

    “风险未免太大了。”

    “没关系,内容至少‘加密’了。”联想到他和那名‘女’教师之间的关联处,无非是在课堂上教导的知识。

    知秋努力地回想起“墙外历史”的知识点,专‘门’寻找那些看上去极为生僻的知识点归类。一旦开动脑筋,哪怕那么多次在上课的时候‘迷’‘迷’糊糊地打瞌睡,诸多的事例依旧鲜活地呈现在他的脑海里。

    大量运用谐音字,运用段落的第一个字的联合,排行的斜‘插’来表达一个个支离破碎,却结合恰当的信息。

    内容无非是“我们需要谈一谈”,并且‘交’代了见面的地点。

    那么多的老师,除了自己教授的专业之外,对于其他的专业课程可谓是一窍不通。知秋在漫长的日常中发现的如此突破点,自觉能够有效利用才好。

    该做的事情自己已经做了……到头来唯有祈祷批改试卷的那位老师能够发现。

    楚纤依旧呐呐着说不出话,知秋的计划并没有破绽,然而是否能够实现也没有百分百的准确‘性’。

    在她看来依旧充斥着赌博般的复杂‘性’。

    知秋却看出了她脸上的犹豫,轻轻地笑着小声说道:“怎么可能会是赌博呢?”

    “没有百分百的胜率我不会去做的。”

    而在另一方面,收走试卷的一位学生正搬着大量的试卷前往教师的办公室。

    却被半路上窜出的班主任给“截住”了。

    男人装作偶然遇见的样子,厚厚的眼镜片之下的是温和的眯成了线条的笑眼。

    “哎呀,这位同学,看起来很重呢,老师来帮你搬吧。”

    “这个……不用了,老师,我可以搬得动的。”搬运试卷的男同学不由得看了看自己颇具肌‘肉’的手臂,半分没有想到自己是从哪里看出“搬不动”的孱弱感觉了。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说着班主任几乎是强硬地从他的手中夺了过来,“食堂马上就要开‘门’喽,去晚了可没有好的饭菜呐。”

    他为自己的行动给了一个理由,听上去着实是借口一样的感觉。

    在他们的食堂,就算真的没有了饭菜,同在食堂的许多同学都会匀给自己,不存在吃不上的可能。

    班主任仅仅是找了一个明显的借口,明显到让对方就可以看得出来,如果不算是太白的话。

    男同学察觉到了。但是同样是觉得是出于这位老师的温柔,长辈的盛情不可推脱,便也大方道谢都离去了。

    班主任依旧挂着制式的微笑,就算在手指迅速地翻找之间寻找出来目的的那张试卷依旧没有改变。

    别的老师或许没有办法理解自己教导专业之外的知识,不过他可是例外。

    “小子,还是太嫩了。”他迅速扫过知秋所誊写的试卷,哪怕书写得极其隐晦,依旧被他瞧出了端倪,“我走过的桥可比你走过的路还多。”

    “墙外历史”的知识点,就算没有上过同事的课,他依旧对此心知肚明。

    教材都是由他编写的。或者说是……杜撰的。

    知秋惊为天人的创造,全部付诸东流。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