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代价

作者:魔勇者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一书封神 天域苍穹 大主宰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星河大帝 宝鉴 绝世唐门 武极天下 斗罗大陆 神印王座 天珠变 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疲累的少年一路走到了学院的宿舍区域。熟悉的微微朽木气息重新盈满了鼻腔,让知秋取回了常年以来的安心感。多年以来,他都是伴随着如此气息成长。在春天的朝阳清晨悠悠醒转,在夏日的烈日之下赶赴教室,踏着秋风的脚步回到宿舍,在冬雪的催促下陷入沉眠。一幕一幕的场景在眼前划过,少年不清楚未来,不过他几乎能够确定若是今后回忆起曾经虚伪的幸福生活之时,都会想起此时所闻见的朽木气味。

    就连现在想起来,知秋都会不由自主地泛起一丝微笑。

    知秋一身的伤口,自觉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将浑身的衣服换一套,灌装一桶清水将身体洗干净,再经过一个晚上的歇息的话,他几乎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们是孤儿……无人会对他们的安危负责,从年幼之时,他们就不得不为了各自生存下去而努力。和善的师兄师姐们确实会想年幼的弟妹伸出援助之手,但是归根结底,自己的命运还得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岁月教给他们的是坚强。

    一如经历了形形色色的梦境般的遭遇,然后悠然醒转回到了现实的世界。周围洋溢的是真实的宁静,这道路已经数不清多少次走过,唯一的意外性是突然出现在路边想要吓唬自己的同学。就现在看来,当时会被吓一跳的行为未免不是一种救赎。

    期许的场景没有出现。想也知道,时间已经进入夜晚,而夜间外出时宿舍规定所明令禁止的。唯有知秋这种胆大包天的家伙会铤而走险,为此不清楚被宿管的老师们抓住责罚了多少次。

    老师们都不喜欢知秋的行为,不如说所有形面上的管理者都不会喜欢超出自己掌控范围之外的存在,知秋一直以来都如同欢脱的黑羊,时不时跳出羊圈追寻自由的味道,让农场的管理员着实烦不胜烦。即便如此,老师们也没有真的放弃知秋。

    他认为那是出于老师们职责与关爱的缘由,就现在看来,事实却是大相径庭。

    些许的“乖学生”不会做出忤逆规矩的行为,得到老师们赞誉的同时,也就失去了知秋一般发现真相的机会。

    发生在墙壁外面的一切,并不是意外造成的悲剧。在尸体的堆积之中,知秋曾草草地瞟过一眼,看到了熟悉的人,有些人却怎么也没有找到。

    众多相同的学生身着相同的制服,找不到全部也情有可原。然而身披着显眼灰色披风的老师身影,平日中都是可以一眼看见的。知秋可没有忘记……毕业典礼之后的师兄师姐们可是由这位老师所带队离开,殉难者里面却没有他的身影,这点未免不让人猜忌。

    知秋虽然并没有足够的证据确定,但并不妨碍他天马行空的猜想。恐怕此刻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老师们其实是充当“牧羊人”的角色,将一众天真浪漫无忧无虑的小羊羔们,带领着送进了血腥的屠宰场之中。

    无论事实为何,让知秋炫目的灾难性的大火,引发的缘由的火把之一确实牢牢地握在这位老师的手中。

    那也曾是自己依赖的长辈,教育自己的人。

    “没有人不为自己的生存付出代价。”知秋没来由地想起了这番话。

    那是不知道多久之前,他在课堂上偶然听闻的“知识”之一。那时自己枕着从窗台吹拂而来的微风而昏昏欲睡,天知道讲台上的老师讲知识点讲到了何处,也不清楚为何会引出这么一番结论。

    女老师站在讲台上,灰色的斗篷草草地披在身上,微风将末梢的发丝和衣角一起轻轻地吹起,若是坐在她的附近,还能够闻到某种沁人的清香。女老师是一位美女,指不定是多少少年心中敢想而不敢说的梦中情人。知秋可没有余韵去欣赏,他正在和缠绵的睡魔做着“惨烈”的搏斗。他看不见老师的表情,迷迷糊糊听进去的话,却不曾想到会深深地根植进自己的记忆之中。

    因为她是教导“墙外历史”的老师,那天所讲的“知识”和她原本的科目没有任何的关联,知秋才会因此而印象深刻吧。

    “没有人不要为自己的生存付出代价,”她说,“灾难来临之时……格局改变,所有人都值得怀疑。”

    当时听时不以为然,现在看来她明显是意有所指。

    无可否认,“教师”是一阶级的存在,对如今的知秋而言是十分危险的。

    可是……知秋在一边走着一边思考的过程中,困恼地咬了咬自己的小指头,这是他在陷入泥沼的思考中习惯性做出来的动作。

    以今天的见闻看来,女老师未免没有提醒的意思。

    但为何要专门提醒自己的学生们?难道那一阶层并非都是敌人么?还有更之前的疑惑……既然一开始就是对立的阶级的话,为何要专门教导知识。像是语言历史之类的还好说,未免不存在胡编乱造的可能,而大多数的数理化知识确实是能够经过事实的检测的,实验的论证可以说明它们并无错处。

    这都是此时困恼自己的疑惑……即便可以做出无责任的猜想而不需要认证,依旧缺少了决定性的证据。

    陷入思考中的知秋让他忘记了一些现实里的东西。

    他蹑手蹑脚地躲开了宿管的视线,以不被他察觉的角度潜进了宿舍里面。即便他处于走神的状态,这等举动对他来说着实是轻车熟路。

    然后他在走廊的拐角处撞上了自己的室友之一。

    学院采取的自然是几个人分享一间宿舍的规定,四个人一间宿舍。彼此身为同学的同时,也是作为更加亲密关系的舍友一同成长,关系非同一般。集体的生活少有秘密可言,晚上没有上课的预定所以知秋得以行动。他的行踪无法瞒骗他的室友,所以一开始就好好地打了招呼。

    虽然一窝的“好孩子”都不允许他做这么荒唐的事情,知秋却不会在意他们的意见。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是自己的事情,断然不会因为他人三言两语的反对就断送他长久以来的计划。

    知秋便是这种“坏小子”。就事实而言,他的好奇心着实给自己造成了天大的麻烦,本人却不因此而后悔。有些事情……若不以鲜血的代价去发掘的话,那么它便永远地埋没在黄沙之下。死人是不会说话的,无论再如何祈求,沾染在青石砖墙壁上的血红铁锈仅仅会向他诉说曾经遭受的悲剧,而不会诉说悲剧的具体细节。

    知秋在拐角之处撞上的舍友,当初是最严厉反对他行为的人物,苦口婆心地劝谏了许久,眼见无法改变知秋的意向也就作罢了。

    因为是……大人们眼中,最为顶级的“乖孩子”呐,在课堂上甚至被点名指姓地和其做出比较,用以区分乖学生和坏学生。当然知秋也不会因这点小事情而生气。

    班长也是自己无可替代的伙伴。

    在班上担任了十年高龄的班长职位,以至于所有人称呼他都变成了“班长”,原本的名字反而在记忆里变得模糊不已。

    班长一副文质彬彬的面容,衣服穿着得一丝不苟,对待任何的事情都极为认真。习惯性的动作是微微揉搓着自己的额发思考事情,连知秋也不可否认思考着的少年洋溢着理性的光辉——身为班长成绩自然也是极佳的。

    在拐角之处偶然撞见自己,对方也是睁大了眼睛,惊讶着说了一句:“你回来了。”

    如同那么多历历在目的岁月,在放学后,在参加劳作后,在调皮捣蛋被狠狠地惩罚后,无论何时回到宿舍,班长都会以这么如斯的语气说一句“你回来了”。

    那么漫长的时间,如同酒酿的岁月积累,每日的厚度都在加深,等待他发觉之时,它已经变成了醇厚的人间美味。

    让知秋有着回家的实感。

    这让少年完全地放松下来。这里是最为安全的地方,饶是喊上一句,整个宿舍楼的男生都会全部出动,甚至是没有道理地会坚定站在自己的一边。

    放松下来,才陡然察觉到身体的沉重。身上的伤口隐隐发痛,浑身的汗液和血液黏在身上颇感难受。知秋觉得自己急需要休憩,并且……需要给大家说出实情的真相。

    他当然要说出来,告诉大家这一切都是一个骗局,一个天大的谎言。

    他没有不自量力地想要独自一人承担一切,如同小小的蚂蚁无力负担沉重的铁块。最好的办法便是寻求集体帮助,知秋自己也是属于集体的一员,自然也会知晓集体的力量究竟多么的强大。

    知秋呐呐地刚要开口,发觉在宿舍楼的走廊上并不是一个极好的说话地方,也便微微地摆摆手,朝着自己的宿舍走去。

    因为还有着两位室友,他们和班长一般,应该要第一时间知晓自己的发现。

    虽然反对自己的行动,也好好地对宿管进行了搪塞,原则上每个晚上宿管都会检查宿舍的情况,以确认每一位学生都在。而正是舍友们的掩护,让他得以有自由行动的机会。原先他会认为宿管的检查是否太严格……现在看来反而是程度过轻。

    他推开宿舍门。引得坐在桌子上温习功课的两位舍友将目光投过来。

    看着知秋身上一身凄惨的模样,俱都大吃一惊地围过来。

    “你搞什么呢?怎么弄成这般模样?”急切的表情溢于言表,知秋用看着都能够感受到他们关心的态度。虽然一众的男孩平日里小打小闹不间断地进行,然而同伴若是真实遇上了危险,定会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

    这正是自己的同伴啊。

    值得信赖的伙伴……再没有托付秘密更好的对象了。

    知秋张口,满腔的忧郁刚要脱口而出,他想说出一切,描诉今天所见识到的悲剧,告诉大家这是个阴谋,不采取行动不行。

    对于自己,知秋也想要被帮助,想要寻求慰藉。事实对于一位少年来说,独自背负着实太沉重了。

    话没有说出口。

    知秋想起了某个关键的事实。

    如同某人死死地扼住了自己的喉咙,让他半个字也没有办法说出来。痛疼加剧,浑身仿佛流失了过多的血液使得止不住地发冷。

    他感觉有着某双虎视眈眈的眼睛站在不知名的暗处悄然盯着自己,秘密一旦败露,便会凶猛地扑过来撕开自己的喉咙。

    女老师教导的话再一次回荡在他的耳际。

    所有人都值得怀疑。

    他认为坚不可摧的壁垒,早已经变得千疮百孔。根本不存在绝对安全的地方,每一个地方每一个时刻都要被自己的安危而胆战心机。

    每个人都为自己的生存付出了代价。或崇高反抗,或投入深渊。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