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猎人与猎物

作者:魔勇者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一书封神 天域苍穹 大主宰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星河大帝 宝鉴 绝世唐门 武极天下 斗罗大陆 神印王座 天珠变 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跑啊,跑啊,不能停下来。知秋如同小孩子一般嚎啕大哭着前进。好无力啊……时隔十年,孩童时期狠狠摔在泥巴地里惊慌失措的情形再次涌上心头,除了悲伤什么事情都做不到。

    知秋并不是胆怯的人,不然的话也不会在之前做出战斗的决定。一只尚且能够想办法对付,一群危险的怪物的话,这场战斗也就没有必要了。勇气并不是单纯的送死。他并非没有葬身于此的觉悟,只是单凭热血的抗争起不到任何作用的时候,逃跑也成为了艰难而不得不去做的选择。

    师兄的怒吼之声在半途戛然而止,知秋却没有回头看一眼的余韵。他让自己快跑,保护自己的性命自然是重要的,真正的原因却不在此处。

    这里发生的一切,总得有人去告诫还未曾知晓真相的另外一些孩子们。这不是积木的搭建,基座的崩塌会带着全体的崩毁,他们也无法追求尽善尽美的境地。更像是迁徙的,陷入了沼泽地中的角马群,拼着无力回天牺牲者的性命,也要将更具希望的年轻一代拱上陆地。

    最危险的还是那道浑重的脚步声。踏在青石砖上一下一下的振动也一起将知秋抗衡的心绪一点一点地压下去,光听声音都能够知晓对方保持着多么庞大的体型,在没有任何对抗的方法的当下,一个人类的抵抗不够他塞牙缝的。

    只是万事无绝对。

    来时知秋也是走着这条隧道的,慌忙离开也同样顺着这条隧道。来的时候小心翼翼,伴合着自己前进的是心跳和踏步在石砖上的回响,是自己平复因为黑暗带来紧张的良药。离着自己并不遥远的时光,却遥远地恍如前世。他也曾以为未来和悠长的隧道一般无知而遥远,却在反应不过来的时刻走到了尽头。

    向回跑的时候知秋已无暇聆听细碎的声音,喧闹的环境让他听不到如许节奏。世界都爆炸开了,虽然“咚咚~”的脚步声依旧是回想在一方青石砖隧道的主旋律,却今非昔比,天知道潜藏在黑暗之中的究竟是多么浓厚的杀意。

    他背后依旧空无一物,一如他来时的样子。

    未知的怪物们却攀附在青石砖的墙壁上,手脚并用地如同壁虎一般朝着知秋奔来。速度一点儿都不慢……姿势却诡异得紧。

    怪不得之前知秋未曾察觉跟在他身后的追踪者,他们近似于人却根本不是和人一般行走在大地之上的生物。他们如同蜘蛛壁虎攀登在墙壁上,溢满着隧道里外全部的空间,同样是食肉动物,相比较起来这等骇人的昆虫却要可爱多了——它们毕竟不以人肉为食。

    声音不至于响亮,沙沙的脚步声犹如蚂蚁蚕食着知秋的内心……怪物们爆发着肆虐的杀机,渴望着少年的血液肌肉,猩红的瞳孔苍白的皮肤无不昭示着他们已经堕入生命的泥沼,迫不及待地伸出手将所有靠近的生物都拉进去。

    他们原本便是这里的原住民。等知秋察觉过来时,前方后方都有着攀岩在墙壁之上地怪物朝着他接近,他已经无路可逃。

    无可想象,隔着一道墙壁之后的居然是如此超自然的世界。渴血的怪物在墙壁之后徘徊,墙壁之内的人类依旧欢声笑语。幸福建在高高的悬崖之上,些许差错造就的微风会瞬间将其俱都断送。

    倒不如说十四年间居然没有出现意外简直就是奇迹。

    只是奇迹如何那么容易出现?异常的事态后面定有慎密的系统在运作才对。

    有怪物在前面挡着自己的路,但知秋只能够向前奔跑,后面还有着更多追击自己的大军,他便是在绝望的缝隙之中挣扎着寻找希望。

    浑重的脚步再次传达过来。

    知秋知道,那是造成一切惨剧的始作俑者。

    即便没有亲眼看过,也知道那是凶残的庞然怪物。

    以体型来说,方才见识到的人形怪物虽然个体也有着不俗的杀伤力,然而一群年轻力壮的少年少女也同样有着不容小觑的战斗力。单单是对上一群这样的家伙万万不可能变成那般惨状的。自己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足足有着超过一百位的数量。

    没有人不怀有觉悟,那是为了自己的家人们都能够放弃自己生命的伟大之人,即便无法在群体怪物的围攻之下尽数幸存,对于少数几个人的存活也不是困难的事。

    唯一的可能,便是他们遭遇到了光是凭借着人类的力量所能够抵抗的攻击范围之外的物种攻势。

    他们并不是没有想过抵抗,然而只是一个照面的攻势,便犹如撞在礁石上的浪花轰然消散。

    相比这只庞然的怪物,知秋所见识过的的人形尸鬼——姑且称之为尸鬼——不过是开胃菜而已。

    知秋隐隐听得见土石崩落的声音,巨人的踏步声一步一步地应和着自己的心跳,错折的节奏让他感觉更加心慌。沿途有着不少被它踏步所震落下来的人形尸鬼,却仅仅是匍匐在地上低声地吼了一声,不再有过多的示威举动。

    对于知秋来说,巨型怪物的出现完全是出乎意料的,若非如此,在他接近自己之前,自己早应该察觉到才对。它并不像是人形尸鬼,能够贴在墙壁悄无声息地行动,每一步动作再轻都会造成影响,原本应该在很远的地方就被自己察觉到接近的。

    却像是突然接近到了自己的距离。

    急促的旋律舍弃了铺垫的前章,从最高激烈的地方开始弹奏。

    明明到处都是食人血肉的尸鬼,却无一只接近血肉沾染的石坛。

    这是存在着相当多的疑点,知秋也来不及思考。

    咚咚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知秋不由得像旁边望去。隆隆的震动将青石砖缝隙中的灰尘震落下来,单单注视着这份灰尘的落幅,他也能够知晓巨大怪物的脚步已至何方。

    曾经也有过相似的心情。那是自己上课之时偶尔走神或者头点瞌睡的时候,老师从讲台上缓步走到自己身边也体验过的心绪。然而就此对比而言,尝过的紧张感根本不及现在的百分之一。

    它在隔壁。话说为何他不在自己身后紧紧地追自己,可能性是他跑错了方向罢。

    阴森森的地方,除了自己以外根本没有另外一个正常的家伙,他若不是追逐自己可就怪了。

    他跑错了方向。知秋知道自己行动得相当迅速,而对于巨人的缺点而言,自己能够一眼看见它的存在,它却要花费一点儿时间来追逐自己的方位。犹如站立着的人,视力若是不太好,也得等一段时间才能发觉在自己脚下爬行的蚂蚁吧。

    一部分的尸鬼追逐了正确的方向而来,而另外一部分跑到了隔壁的隧道,顺带让巨型怪物也一起走向了岔路。

    他却没有因此停下折返,反而就着错误的方位一直走下去。

    知秋未有心存侥幸,他知道对方要干什么。但正因为清楚,他才发现有少许的违和感存在于他的思维之中。

    不可思议的是,经过一段路程的全力奔走,身体不免感到疲累,心绪却因此而渐渐地冷静了下来。

    大自己三岁的师姐们也曾经教育过自己,慌乱没有任何的意义。

    他不会不感到悲伤,只是显然哀悼并非是此刻的重头戏,他需要逃出去……以此才能够对得起拼出性命也要保护他的师兄的觉悟。

    逃回去。需要做什么事情什么觉悟?

    某一刻,陡然袭来的预感从他心底爆炸,知秋急停自己向前奔跑的步伐,在最后一刻紧急地撤回脚步,却朝着自己的反方向扑倒过去。

    在他的正前方,巨型的怪物一拳轰碎了青石砖的墙壁。大蓬的烟尘随着隆起的石块崩塌,狰狞的爪子从对面探过来,顺着突破的洞口胡乱地抓动。如同懵懂的小孩子顺着糖果罐的开口向里面寻求糖果。

    他想要抓住知秋。无论是尸体或者是活物。

    而若是知秋依旧顺着自己的速度跑过去的话,毫无疑问会正中他的下怀。

    溅落的石块一部分砸中了知秋,动能带来的打击力着实将他砸的生疼。他不得不匍匐地蹲在地上抱住自己的头,石块砸在他的身上,一部分尖锐的部分划开了他的皮肤,有鲜血流了出来。

    疼痛之下,知秋终于知道了他感觉到的违和感是何物了。

    那是自己的问题。

    他确信石砖之后的怪物会做出如此的举动,所以早先一步做出了防范。

    然而自己为何会知晓对方的举动?

    那其实和课堂之上,和同学之间的相互提问,是一样的东西。关系亲密的同学之间总不会规规矩矩地做事,所以总是会想一些刁难的问题来故意为难知秋。而答案总不是轻易能想到的,所以他会细细地思考该同学的经历,揣摩他的心思,从而以侧面的角度知晓答案。

    墙壁之内的生活,知秋未曾见识过如此怪物,只是同是人类的身份,他可见识得多了。揣摩同为人类的心思是十四年之间一直在做的事情,对他着实轻车熟路。

    那是怪物,却同时怀有着人类的心思。不可否认它是拥有智慧的生物,知秋能够想象墙壁之后那只怪物是如此猜想着自己的位置,然而在临近目标贴着墙壁判断目标的脚步声,顺便沿途将碍事的尸鬼们给锤落下来。

    答案其实不言而喻。

    庞大的怪物很可怕,拥有智慧的怪物则更加可怕。只是知秋知晓对方同时拥有人类的心思的时候……恐惧感反而下降下来。未知变成已知,少年已经完全平息了自己的心绪。

    探取事物的狰狞手臂在此时一顿,踌躇地朝着洞口缩了回去。

    知秋悄悄地捡起旁边一块拥有着锋利棱角的石块,以不被发觉脚步声的程度轻轻地朝着洞口走过去。

    埋藏在恐惧之下的,是失去自己家人的无边愤怒。知秋不可能会忘记这一点。

    若是自己在对面……遍寻事物不到,自然需要自己亲眼来看一看的。若是洞口之中有着什么危险物事倒还两说,但是对面只是一位人类……相同的生物之前自己杀掉了整整的一群,危险实在缺缺。

    关于它会怎么想,知秋再清楚不过了。

    自己应该做什么,他也再清楚不过了。

    在此自己终究是无力的……但至少可以取回一点利息。

    知秋摸索到洞口边,和对面移过来观察的猩红巨大瞳孔对视了仅仅一瞬。

    然后毫不犹豫地举着石块,顺着前方猛地突刺过去。猎物猎人的身份在此刻反转。

    他从来对残酷的复仇故事素无好感,但无法否认仇恨宣泄的那一刻奔涌到心田的独特舒爽。石块的尖锐部分顺着突刺的方向笔直地贯穿进了某个事物,知秋感到黏糊糊的物质包围了自己的手腕,寸凉寸暖,温热和冰凉包裹着手腕来回涌动。他知道自己贯穿的东西是什么,放在平常触碰直觉恶心,现在只是尽着全身的气力,能够向前突进多少便突进多少了。毕竟给予自己的机会只有一次罢了。

    撕裂空气的怒吼从对面传过来,音波扩散着震散了沿途石壁的灰尘。聚集而来的尸鬼们纷纷从石壁上掉下来,畏惧着退出了许远的距离不敢靠近,怒吼回荡在幽暗的隧道之中,一遍一遍地来回冲刷。

    音波中心的知秋单手捂紧了自己的耳朵,牙根都被对方的声音给震疼……却从心底认为,他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悦耳的音调。

    睁大的眼睛之中,隐隐的光波在悄然流转,而少年的脸上却缺乏任何的表情,寒冷得如同严冬的风雪。

    铁与血的较量,弱者没有参与的资格,强者踏着敌人的尸骨继续往上。

    残酷的纷争无人会预知到来,懵懂的愚者觉得它离自己尚远,但是世界终究是不同了。

    没有人不需要为自己的生存付出代价。唯有哀嚎的巨人,一众畏畏缩缩不敢前进的尸鬼们,见证此刻少年王者的诞生。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