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毕业典礼

作者:魔勇者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一书封神 天域苍穹 大主宰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星河大帝 宝鉴 绝世唐门 武极天下 斗罗大陆 神印王座 天珠变 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知秋知晓自己现在已经足够幸福,不应该去奢求太多。

    身为孤儿,孤独寂寞一类的词语和他并无关联,反而是尝试到了许多人一辈子都追求无果的,众多的同伴环绕之下犹如雅致老酒一般的生活。

    他很多次告诉自己很幸福了,只是时不时地,些许的哀伤宛如夏天刮过荒野的清风,不确定时机地袭击而来。

    他们都是孤儿,知秋并未知晓自己亲身父母的脸孔,或者他连自己是否有名为父母的存在都不知道。但他并不缺少家人,因为同为孤儿的同学们都是自己的家人。两百数量的孤儿被聚集在一起,共同组成了规模较小的“学校”。然而虽说是学校,他们并没有离开这里可去的地方,吃喝住行都是在此地进行,这里也同样是他们的家。

    知秋和自己的兄弟姐妹们一同长大,长到如今十四岁年纪之时,也就经过了足足十四个饱满的岁月。

    又一次毕业典礼的到来,意味着亲如兄长的师兄姐们要早一步离开这里,迈出学校的铁锈大门通往更远的第一步。

    大人们是这么说的,尽管从来没有见识过外面的世界,大人们所说的话实在缺乏基本的真实性,却令得知秋在内的孩童们无从怀疑。

    在他们的印象之中,这些大人们同样也是自己的家人,平日的身份是教导自己知识的老师,实际上却是将他们从小带领长大的家长,而小孩子们懵懂的认知里面总归是对大人告诉他们的话深信不疑的。

    知秋也不曾例外。

    从他们两年前宣布,年满十六岁并且读完初级学校的人,都需要初步离开这个地方,随着前往更加高级的学校。十六岁的人儿已经不能再被称之为小孩,足够担当一位肩负责任的成年人身份。他们远走家乡的目的,也正是为了初步见识外面的世界。

    反过来说,活过了十四个年头,他们对于外界的事情根本毫不知情。大人们总说外界的世界太过于危险,不谙世事的小孩子还是不要过多地涉及为好。

    从那个命令开始,毕业典礼也过了两届。要离开他们生存了十多年之久的家园,年纪尚小的少年少女们自然惶恐不安,只是年轻的灵魂终究没有忘记洋溢在他们体内的热血,一面惧怕着外界,一面也为未知的世界由好奇而引起无边的动力。

    毕业典礼在食堂举行,与其说是那种领头人站在台上严肃讲话的场合,倒不如说是一次单纯的聚餐而已。因为每个年纪的同学们各有各自的课程和日常,共同聚集在一起的日子难得少见。共同在食堂就餐,无异于一种团圆相聚的大型节日。他们无从知晓自己诞生的年月,对于一般的常识节日甚无意识,唯有将今日作为一种特殊的典礼来度过。

    将离别当作节日来过,虽说昭示着对于未来的希望,细细想来也未免让人伤感。

    这里实在不是一个好地方。

    正因为是安放孤儿的处所,所以食堂之中一切物事显得陈旧而阴郁。不仅仅是这里,包括许多其他孩子们生活的地方也不尽相同。桌椅都是木质的,明显是堆放了很久的那种,淡淡的霉味在就餐的时候传过来,粗糙的木头纹理早就被一次一次的动作所磨平,反倒是遍身的钉子取代了木头的棱角,像一位全身打满了绷带的伤者,颤巍巍地立在那里。

    被年轻下手不知轻重的少年少女们不止一次地毁坏了。然后用各种稀奇古怪的工具给拼接起来,此时坐上上面,就连知秋都明显感到危险的摇晃,生怕下一刻木基断裂,自己就从凳子上狠狠地摔下来。

    只是和自己的同学们在一起的话,如此摇摇欲坠的危险感也同样变成了某种莫名的乐趣。他们在木头的房屋之中大声地欢笑,以此掩饰莹莹地从眼角流露出的泪水,屋顶承受不住众多年轻人的欢愉而咯咯作响。有微微的清风从木头墙壁的缝隙之中透出来,在此用餐绝不舒服,知秋却觉得这是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

    一位临走的师兄借着兴头跳上了餐桌舞起了奇怪的舞蹈,引得下方一众的师弟师妹哄堂大笑。知秋知晓师兄用意为何,所以他端着手中的一杯水朝着他遥遥举杯。

    朴素,甚至可以说是贫穷的日子里,他们并不知道美酒饮料的滋味,然而就算是普普通通的清水,依旧可以喝出醉人的味道。

    在场的每一个都是自己的家人,和自己一同长大的伙伴,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自己都印在心里叫得出名号。场地如此喧闹,却着实是他心中一块安详的地方。每到这个时候他都会无比强烈地意识到,不是别处,这里正是自己的归宿。

    虽感悲伤,但是并没有人嚎啕大哭,他们都清楚这并不是永远的离开,不过是暂时性地分离罢了。幼小的孩子或许还要更久的时间,不过下一届的后辈马上就能够追上他们。

    并不需要多久……就能再次见面的。

    包括知秋自己在内,所有的孩子对此都深信不疑。

    “叮铃铃~”带着眼镜的,年事已高的导师在门口催促了。而他的铃声也成为了宴会结束的信号,大伙儿还是无奈叹息着停了下来。

    他们走出食堂的木门,穿过被压实泥土铺就的操场,穿过被茂盛生长的杂草所淹没的大门前。隔着大门稍远的聚集,送行的大队便停了下来。天色已经逐渐地黯淡了下来,知秋怀疑天黑出发是否有必要,不过正是拜此所赐,他们才有欢愉整个下午的机会,午饭吃到天色渐黑,连晚饭都省了。

    平日里表情最为严肃的导师都会放任此日的狂欢。

    那里有着由生铁铸就的铁门,足足有着将近十米的高度。

    大人们从来不允许他们靠近大门规定距离之内,警告他们那边处处洋溢着危险。

    大门之处荒草丛生,显示着它已经很久的时候没有使用过了。在最近被启用,也不过是被使用了两次的数量而已。同大门一同铸就的是和它等高的围墙,向着学校内侧延伸过来,将校舍在内的许多土地一同圈并起来。根据老师们的说辞,是为了防范外界的危险,让处在围墙之内的人不受伤害。这的确很有必要,知秋想到。

    大门之外是知秋他们从来未曾知晓的另外一个世界,在幼年的印象之中就代表着满满的危险,即便是现在长大不少,如此印象也未曾改变。所以他对这些勇敢的毕业生们先一步开拓外界的行为,既佩服又同情。

    厚重的大铁门搅动着“咔织~”的声音被推开,强烈的运动抖落了落在大铁门之上的灰土,铁门之后的黑色洞口黑黝黝的无从看清。知秋可以感到站在自己身边目送师兄们离开的明显地同学颤抖了一下,并没有点破。

    未知才是恐惧的根本。

    毕业生在他们导员的带领之下走进了幽深的黑暗中。

    而在遍及此处视野的远方,略显富态的慈祥老人正站在高高的天台上看着这一切。老人有着大挺挺的肚子,有些皱纹的脸上因为健康的身体而显露虹光,胡须俏皮地向着耳垂边弯成了两个结,穿着着一件朴素的灰夹克,整个人对外散发的都是一种与人亲近的慈祥气息。

    他虽然是在笑着,不过肥肉堆积埋没的眯眯眼里,并无法看见他此时真正的心情。

    “年轻只有一次,好好享受生命吧,孩子们。”

    同学们惧怕大门之后的黑暗,更惧怕自己无法想象的未知。不过寒拓自觉不是懦弱的孩子。

    在跟随着转身离去的大家伙的末尾,他渐渐地脱离了部队,绕着一个大大的弯,借着高高杂草丛的掩饰,从最后一刻关闭的铁门缝隙之中挤了进去。

    老师们不止一次警告过此类的行为,知秋自然铭记于心,但是正是知晓,外界那未知的物事才对他有着极其致命的吸引力。他拥有着偷偷锻炼起来的身手,为了此次行动而具备,十米高的围墙翻越过去并不容易,不过上面的坑坑洼洼显然为他的行动增添信心。

    他等不到一年后,就像要趁着现在的机会,用自己的双眼仔仔细细地看一看。

    此刻挤进铁门缝隙的少年并不知道之后蕴藏的事实的残酷。

    他满心以为方才不是一家人所经历的最后一次团圆,不过它终究成为了最后一次。

    而他自觉鲁莽的举动则像是悄然插进精良机器之间的一枚小小的齿轮,刹那间将整个系统的节奏都给崩乱错折。

    世界已经不是那个世界。一切温柔的善意一夕之间全部变成了残忍的谎言,知秋发觉,意识到真相的时候自己也不得不卷入谎言的漩涡之中。知晓真相之人拥有着无法推脱的责任,知秋借用谎言铸就的高台缓缓地登上了王的基座。

    世界的真相比起知秋所设想最为残酷的情况还要残酷得多。远的还不甚代表,近的情况已经出现在了他们自己的身上。

    公元二零四七年,调皮的黑山羊跳出了禁锢自己自由的羊圈。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