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02章 改变(第三更)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

    为求魔呼唤月票,推荐票,点击,收藏,求订阅!

    魔前一叩三千年,回首凡尘……不做仙!

    只为她……掌缘生灭!

    【求魔】

    总:

    ☆:

    ../p/1421493478

    【求魔】近期二十章:

    ☆:

    ../p/1593092831

    ————————————————————————————————————————

    ————————————————————————————————————————

    这句话语不是苏铭所说,而是在房门无声无息打开时,从那坐在桌子旁的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口中复杂的说出。

    这青年相貌颇为英俊,剑眉星目,一股似乎从骨子里透出的孤傲之意,在他的身上挥之不去,一如苏铭当年第一次看到叶望时对方那孤独中带着傲然的姿态,如今的他……还是如此。

    仿佛一把即将出鞘的利剑,处于锋芒毕露与内敛之间的平衡,这种气质,足以让任何一个修士在看到叶望后,会不由自主的对其注意与凝视。

    这,就是叶望,仙族数万年来天资最强的天骄之辈,更是被道晨宗看重,甚至此宗长老亲自收起为嫡传弟子。

    他是仙族的骄傲,如他的人一样,一生处于骄傲与孤独之中,他骄傲是因孤独,他孤独是因自身的光芒太强,身边无人可以与其相比较。

    在叶望的内心,他这一生所有的经历中,唯一一个可以让他记住的,就是当年参与了那个计划后,在蛮族的大地上,看到的那个少年。

    那是叶望第一次与人平手,[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

    讨论部22号晚开厅,欢迎大家来一起讨论

    ,支持求魔投票请到中文网]

    甚至可以说那一次,他已经是失败了,以他的骄傲,人生除了失败就是胜利,没有平手一说。

    直至在这神源废地,他再次的看到了苏铭,但……他没有将苏铭的任何信息告知其他人,这是他心底的秘密,甚至苏铭被逼入西环异地后,他曾经去那西环异地,默默的看了很久。

    他与苏铭之间没有仇,但在他内心却是有一股执着,这执着因其骄傲,所以他要亲手击杀对方,抹去自己此生同辈中唯一的一次平手。

    这执着更因化的孤独,在他孤独单调的人生中,他认为只有一个人,才有资格与自己成为朋友,只是这朋友二字,他理解的不多。

    “好久不见。”苏铭轻声开口,走入这房间内,来到了叶望对面,坐了下来,二人之间隔着桌子,桌子上放着酒水,那是叶望独自一人时,在孤独的品着酒的滋味。

    苏铭望着叶望,这个在他记忆里当年万众瞩目之人,无论其在任何地方,似乎都习惯了那种被人的瞩目。

    无论是修为还是天资,亦或者是相貌,他都如同是被天地苍穹宠爱,这一点与道空很是相似,只不过与道空的区别,一个冷,一个阴。

    苏铭拿起酒壶,为自己与叶望倒满了酒,轻轻举起酒杯,看向叶望。

    叶望沉默,他身上的复杂依旧没有消散,他看着苏铭,许久之后也端起了酒杯。

    “这杯酒,为蛮族你我第一次相遇而敬。”苏铭一口将酒喝尽。…,

    叶望默默的将酒一口喝干,放在一旁后,他目中的复杂更为浓郁,望着苏铭,久久没有话语。

    苏铭也没有说话,二人就这样默默的坐在房间内,四周也一片寂静,外面没有丝毫声音传来,这一片区域仿佛从星凡城中被抹去一样。

    直至过去了两柱香的时间后,叶望轻叹一声。

    “你变化很大,第一次相遇你还不知晓因果,第二次相遇已在神源废地。”

    “你的变化一样不小,如今已是位界中期,且看你的样子,距离位界中期圆满,千年可踏。”苏铭神色上慢慢露出了一抹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沧桑。

    叶望的修为,是位界中期,这种修为可以说是将其资质彻底的表露出来,叶望修行的时间不长,他的年纪也不大,可在这样的时间里,凭着一己之力修炼到位界中期,这一点……苏铭是比不上的。

    如果没有尼苍分身,如果没有噬空分身,甚至说如果苏铭不是塑冥族族人,那么如今的他,在叶望的面前,连坐下的资格或许都没有。

    毕竟苏铭真正的修为,只是天修巅峰而已。

    尽管他的努力要比叶望多太多,尽管他的遭遇要比叶望曲折数倍不止,尽管他付出的代价更是远远超过了一帆风顺的叶望,但资质这种东西,有些时候,是再多的汗水也无法抹去的。

    “不小么……与你比较,我修炼的速度还是太慢了。”叶望拿起酒壶,为苏铭与自己倒上后,再次一口喝尽。

    “我一直觉得这世界是公平的,弱者就该是弱者,无论怎么修炼,也都成不了强者,而强者就应该是强者,一直走上巅峰。

    这是我理解的世界的构架你的资质很寻常,可你却走在了我的前面,这就是笨鸟先飞么?”叶望再次喝了一杯酒,最后一句话,[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

    讨论部22号晚开厅,欢迎大家来一起讨论

    ,支持求魔投票请到中文网]

    尽显他孤傲与旁人接触格格不入的性格,那话语中甚至还带着一丝挑衅。

    苏铭微微一笑,拿起再杯喝下酒水,目中露出深邃。

    “所谓的笨鸟先飞,那是一个天大的谎言与笑话,因这个世界平凡的人太多,我们……需要一个安慰,需要一个动力,那是一种美好,一种让人无法自拔愿意沉浸在内的美好。

    我的确是一只笨鸟,没有你让人惊艳的瞩目,这就是不公平。”苏铭放下酒杯,淡淡开口。

    叶望沉默,目中露出思索,许久之后他把目光落在了窗外。

    “你的确走在了我的前面,这与公平不公平没有关系,不过我很想听听你对这苍间所谓的公平,有什么高论。”叶望摇了摇头,目光再次落在了苏铭的脸上,炯炯间如有神采,他的心思很深,既然修为上不如苏铭,那么或许可以在对方心里打开一个缺口,一个感悟与明悟上的错误,往往会让修为在某一个境界,无休止的停顿不前。

    而这个缺口,需要从言辞中,去找到对方心灵的破绽,从而将这个破绽放大,这是道晨宗的一种神通术法,叶望曾经看到过。

    “曾经也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他问我,为什么旁人对他不公。”苏铭想了想,看着空空的酒杯,平静的开口。

    “这世间本就是不公平的,妄想去追求公平的存在,只能落得最后凄惨的下场。”…,

    “哦?那为何还要存在对莫好的期待?”叶望双目一闪,苏铭的这些话语,让他在沉思中,觉得另有深意。

    “这美好的谎言,是必须要存在的,因为尽管人们可能一生都在追寻而不果,但……那还是在追寻,只要追寻下去,就有那么一丝可能,化腐朽为神奇。

    因为只要还追寻下去,那么将有可能发现,自己比其他人强的地方,哪怕我修炼的资质不行,但或许在为人处事上我会优于其他人,哪怕是为人处事也不行,但或许在创造上,我有自己的所长之处。

    总会有一个地方,是适合我的,总会有一个长处,是我比其他人略高的,从这一点看,苍天也是公平的。”苏铭看着酒杯,想到了自己塑冥族的身份,想到了自己可以夺舍分身的天赋。

    他是笨鸟,可若是没有那对美好,对不甘现状的追求,那么他不会在追寻的路途上,找到自己的长处。

    “你想要说的是什么。”叶望沉默,半晌之后抬头望着苏铭,这番话语上,他没有找到丝毫对方心灵的破绽,反倒有种自己被引入对方思绪之感。

    “在道晨真界,你当年参与的那个针对我的计划,是什么?”苏铭微笑,平静开口。

    “你不会想要知道的。”叶望淡淡开口。

    “这也是我的回答。”苏铭笑了。

    叶望双月一凝,看着苏铭,渐渐露出了思索。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这是我在一个人的记忆里看到的,在一个俗世的大地上,有一个富人修建房屋,于是他找了一个木匠。

    富人看不起木匠,因为他家丁无数,可以任意决定木匠的死活,认为其卑贱,木匠老实,他习惯了被人轻视的目光与言辞,默默地帮助富人将屋舍修建好,只是在结束时,他按照自己的学识,将这屋舍内的木器尖端的位置,都保留住了,地面还修了不少门槛之物,看起来很是华丽。

    风水也好,潜在的危险也罢,木匠也没打算能拿到工钱,他走后过去了十年,那富人的一次摔倒中,撞在了木器的尖端,死亡了。”苏铭放下手中把玩的酒杯,站起了身。

    “这个故事,还有我之前的话语,你若懂,就帮我做一件事情,若不懂,苏某告退。”苏铭说着,转身走向房门。

    叶望愣在那里,脑海浮现苏铭的话语,在苏铭一只脚迈出房门的刹那,他猛的抬头。

    “你要告并我的,是什么才是强?资质天骄,并非是强,有些时候有些人,他们也有其强悍可让人致命的手段?”

    “回到仙族后,帮我去三趟阴死之地,照顾我的那些师兄。”苏铭没有回头,走出了房间,消失在了夜色里。

    他走在安静的银河中,[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

    讨论部22号晚开厅,欢迎大家来一起讨论

    ,支持求魔投票请到中文网]

    方才于叶望的房间里,苏铭打消了将其夺舍的最后一丝念头,这样的人,不应该就这样被夺舍而死去。

    他活着,将会让这个苍穹,更精彩一些。

    他活着,那么苏铭这番话语在其内心种下的道,将会慢慢的成长,直至改变叶望的一生。

    “什么是强……找到自己的长处,持之以恒的坚持下去,不去在乎别人在其他方面的优于自己,那么总有一日……不同的领域内,将站在同样的位置,这,才是笨鸟先飞的真正含义,叶望,这么做下去,你将不自是天骄,你也是一只笨鸟。”苏铭缓慢的走着,脸上带着捉摸不透的笑容,走过了一条条银河,走过了一个个隐藏在暗处向他恭敬一拜的身影,走出了……星凡城。

    在走出的一刻,他回头看了一眼虚无。

    “我不喜欢被人如此凝望,希望我们之间,不要有下一次。”

    -

    第三更,这章有些玄,下一章会解惑,如有大能修士也可自行分析,求月票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