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859章 是谁?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当你的记忆里,能再次浮现我的身影时,你将重新想起我,将成为了我真正的麾下。”苏铭右手抬起,点在了岳宏邦的眉心上。

    岳宏邦的伤势立刻恢复,但他的双眼却是露出迷茫,渐渐倒在了地上。

    苏铭右手一挥,一股柔和的风以他为中心,向着四周即刻横扫开来,所过之处,若天地间没有丝毫地方可以阻止这风的蔓延,无论是山脉还是洞府,一切存在了修士之地,都如同虚设。

    但凡是被刺风卷过的修士,无论是什么修为,一个个都在瞬间身子颤抖,双目露出迷茫,他们记忆里有关苏铭的一切印象,都在这风中消散了。

    随着一个个修士倒地昏迷,转眼间,这山峦八方,唯一站着的只有苏铭。

    风,还在继续的扩散,以此地为核心,向着整个火赤星蔓延开来,这是一场抹去记忆的风暴,抹去一切有关苏铭的记忆,如苏铭在这火赤星,无论是现在还是当年,都没有存在过。

    甚至就连那些以前死气之人,飘散在天地间的残魂,也都在这风中,抹去了残破的记忆,成为了虚无。

    在这风暴卷动之下,向着四周不断地扩散之时,苏铭向着天空走出一步,这一步走去,他身子消失,当出现时,他站在了一座小山上。

    那小山顶,有一处茅屋,其内盘膝坐着一个老妪,这老妪此刻睁着眼,望着屋舍的门,神色黯淡,仿佛在等着什么。

    苏铭一步步走来,直至走到了茅屋外时,他之前掀起的风,已经横扫了大半个火赤星,约莫再有几息,就可覆盖全部。

    吱嘎一声。苏铭推开了茅屋的门,没有进去,而是站在屋外,目光与那老妪的双眼,对望。

    “你终于还是来了。”这老妪整是梅兰,也是四大真界抽取记忆,凝聚出血珠的根源所在。

    “来了。”苏铭平静的开口时,走进了茅屋。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让我走的体面一些。谢谢。”老妪闭上了眼,说完这句话后,一动不动。

    五息后。那场风暴终于覆盖了整个火赤星,使得此星的所有修士,都在这一刻。记忆中关于苏铭的一切,都随风而散,这是一种不可逆的抹去,是无法恢复的。

    这火赤星是苏铭记忆中,在神源废地的一个初始,故而会出现了一些玄妙之处,比如通过此地之人的记忆,可以凝聚血珠。

    而苏铭离开火赤星之后,那些曾经看到过他之人。无法被人以记忆凝聚血珠,此神通涉及位劫之力,玄妙之处,无法言明。

    在风暴扩散整个火赤星,渐渐又散去后,当火赤星重新陷入平静,所有修士都在沉睡之时。苏铭走出了那茅屋,最后的看了一眼火赤星,他转身向着天空,慢慢走去。

    渐渐在他的身体外,赤红色棺木幻化。苏铭站在棺木上,走向虚无。有两道长虹从大地飞起,一道是赤火侯,一道是秃毛鹤,他们追上了苏铭,与苏铭一起……消失在了虚无里。

    “他鹤奶奶的,这帮该死的家伙,老子一共藏了一万七千多处,可竟然……居然……让我不敢相信的……有两处地方的晶石没了!!

    我恨啊,看来以后决不能再藏晶石了,不保险,容易丢,我心痛,苏铭,我很心痛!”秃毛鹤一副心痛至极的表情,看其神色不像作假,而是真的肉痛到了极致。

    这一心痛,直至苏铭已经离去,秃毛鹤一直还在愁眉苦脸,悲哀的摸样,仿佛失去了生命中最宝贵之物。

    在苏铭离开火赤星的十息后,第一个睁开眼睛的,是岳宏邦,他目中露出迷茫,仿佛之前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但仔细去想是,却缺少了一个身影。

    这身影模糊,他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低头时,他看到了手中赵广友的头颅。

    紧接着,陆续的有人苏醒,可全部都与赵广友一样,在他们的记忆里,少了一个身影,少了一个名字。

    一座小山顶上,茅屋之中,盘膝坐在那里的老妪,渐渐睁开眼,目中有茫然,片刻后她轻叹一声。

    “想不起来了。”

    她没有死。

    火赤星,依旧还有其特定的轨迹,在慢慢的运转中,还在继续,只是所有人的记忆里,永恒的被抹去了一些片段,如苏铭之前对岳宏邦虽说,如果岳宏邦能想起,那么他可真正的成为苏铭的麾下。

    若他想不起,则一切缘灭。

    ……

    星空中,苏铭盘膝坐在红色棺木上,闭目打坐,时间慢慢流逝,一年、两年、三年,直至五年。

    这五年中,苏铭向着黑墨星的方向,正快速的疾驰,时而借用阵法之力的挪移,使得速度更快了不少。

    如今已经几乎到了黑墨星外的边缘,约莫再有一些时间,就可踏入黑墨星的范围,在这时间上,要比苏铭预计快了一些。

    血珠已经失效,苏铭的踪迹在无法被人掌握,再加上封神阵被秃毛鹤的融入,使得这一个破绽也不存在。

    唯独能发现苏铭的,或许只有那掌缘生灭的意念,覆盖整个西环星域,不过苏铭这一路上没有遇到真卫,也没有听说过四大真界再次提起有关自己之事。

    这一切,苏铭内心有答案。

    阴圣真界镇守势力的一行,苏铭灭杀了道仁,展现了其强悍,更是在掌缘生灭的追杀中依旧还在,甚至引起了一场星空的轰动。

    他不信对方不知道自己是谁,即便是认出自己的道仁已经死亡,但那五丽子还在,阴圣真界必定知晓,自己,就是他们当年追杀的墨苏。

    “是默认了我的存在么。”苏铭睁开闭着的双眼。

    “还是在凝聚一场新的风暴……不管如何,我与四大真界之间的往事,都还没有结束。”苏铭神色平静,重新闭上眼。

    他虽说闭目,可耳边并非安静,这五年来,秃毛鹤的絮叨让苏铭了解了其强大之处。

    “我心痛……鹤爷爷心痛啊。苏铭,我好心痛,你说为什么我藏的好好的,就丢了两处地方呢……一共九个晶石,就这么的没了……”秃毛鹤的声音似在锤胸顿首般的传来。

    赤火侯赶紧闭上眼,装作没有听到。

    “可怜鹤爷爷我一生节省,一生奔波的搜集晶石,可怜我这些年的兢兢业业。可……可怎么就丢了呢……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这是我第一次丢晶石,我心痛……”

    “苏铭,我都心痛成这个样子了。你怎么一点都没反应?”絮叨了半天,秃毛鹤也不觉得口干舌燥,眼巴巴的看向苏铭。

    苏铭毫不理会。

    “苏铭。我当年可是为了你燃烧灵魂,你欠了我一百万晶石,你你你……我都心痛的不得了,需要安慰,你竟不搭理我……我心痛……”

    “这五年,我已经给了你八十六颗晶石!”苏铭皱起眉头,睁开双目,狠狠地瞪了秃毛鹤一眼。

    见苏铭回应,秃毛鹤立刻精神抖擞。它不怕苏铭说话,就怕苏铭始终沉默,此刻不但精神抖擞,更是战意盎然,显然一副要与苏铭对口三千回合的样子。

    “那可不是一回事,你给我的算是你给的,可我丢的……那是永久的丢了啊。就算是日后鹤爷爷有一百亿晶石,但……我实际上应该是有一百亿零九块。”秃毛鹤捂着胸口,从它的神色上可以看出,这五年它始终在纠结这个问题。

    “那你去抢九块。”苏铭压下内心这五年的秃毛鹤折磨的烦躁,淡淡开口。

    “可抢来。我也是丢了九块啊。”

    “那去偷。”

    “偷我也是丢了啊。”

    “去捡!”

    “上哪捡?就算是捡到了,我也是丢了啊……”秃毛鹤哭丧着脸。

    “那你说怎么办?”苏铭长叹一声。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五年来它的确不是在无理取闹,而是真的被这个问题困扰,对于这出门不看见晶石就算是丢的秃毛鹤来说,真正的丢失了九块晶石,对它而言绝对是一场浩劫。

    “我们回火赤星,我要再寻找一遍,我发誓一定要找到是谁偷走了鹤爷爷的晶石。”秃毛鹤咬牙切齿。

    “我们已经快要到了黑墨星。”苏铭再次叹了口气。

    “我有预感,这次去黑墨星,我会损失晶石,这预感很强烈,非常强烈,越是接近黑墨星,就越是强烈的让我受不了……”秃毛鹤正竭尽全力去声色并茂的话语,它才没什么预感,只是此刻的它并不知晓,它这胡乱说的言辞,在不久之后,将会成为让它抓狂一辈子的心痛。

    “……恩?那个是谁,好熟悉的气息。”说着说着,忽然秃毛鹤一怔,轻咦了一下,可以融入封神阵的它,能感受到很远的范围。

    苏铭双目一凝,神识融入秃毛鹤的封神阵内,立刻这大片范围的星空,顿时在其脑海清晰浮现,在距离这里有些遥远的地方,苏铭看到了……一条身躯正在腐烂,可却没有死亡的蛇状凶兽,全身弥漫着死气,正挣扎的前行。

    看其样子几乎奄奄一息,已经油尽灯枯,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便会死亡。

    在其身后,有近百修士,脚下踏着一只只飞蛾,正怪叫中追击,这些修士一个个穿着残破的衣衫,但双目的凶光却是闪动,当前者是一个女子,这女子瘦小,脸上有污垢看不出相貌,但她的速度最快,手腕有一串铃铛,每一次晃动都引起星空扭曲,让那前方的凶兽,发出痛苦的嘶吼。

    在看清那蛇状凶兽的一瞬,苏铭一愣。

    -------------

    求推荐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