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845章 离开异地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苏铭此言传出,他面前的赵家老祖立刻身躯一震,猛的抬头,怔怔的看着苏铭,他怎么也没想到,苏铭竟会出口帮他。

    苏铭的强大,在赵家老祖眼中极为神秘,他不知道在这里苏铭经历了什么,但看他挥手间近百人死亡,来临时更是让连同自己在内的数百人,齐齐跪拜。

    那种来自灵魂的服从,让赵家老祖在恐惧的同时,对苏铭起了无法形容的敬畏,甚至他在四周之人的目光中可以看出,怕是在这西环异地内,古往今来,在这数万人的记忆里,应该从未出现过如苏铭这样的人。

    更让他方才心惊的,是以他的修为能隐隐感受到,这里存在的岁尘子规则,于之前苏铭挥手时,真真切切的在听命于苏铭的命令。

    这一切无不说明,苏铭在这里的与众不同。

    几乎是苏铭话语传出的刹那,四周的数万人瞬息死寂,他们一个个纷纷低头,之前苏铭表现出的一幕幕,已经将他们心神震撼,此刻随着苏铭话语的回荡,他们不得不沉默。

    众人的沉默,使得此地形成了一种诡异的氛围,使得那虚无中的公孙印在一愣之后,看向了苏铭。

    他双目瞳孔一缩,此地他千年没回来,今日刚刚归来就感觉很不对劲,首先那数百人跪拜一人的场面,他在这里时的那些年,从未看到过。

    其次,这被数百人跪拜之人只是简单的一句话,竟让数万人沉默,甚至没有一个敢抬头,全部都低头不语,这更是让公孙印内心咯噔一声。

    他感觉强烈的不妙。

    “我离开这千年。此地发生了什么事情。此人……此人我从未见过,定是在我离开后才到来这里者。”公孙印双眼一闪,他能修炼到位界后期。虽说与此地有关联,但其心智必定不俗,此刻脸上露出和蔼的微笑。向着苏铭点了点头。

    “这位小兄弟不知怎么称呼?老夫公孙印,此地十万丈石……”

    “我在问你,你是什么东西。”苏铭打断了公孙印的话语,平淡的说道。

    苏铭这毫不客气的话语,顿时让公孙印双眼杀机一闪,从他修为到了位界后期后,还从未遇到有人对他如此开口之人,他冷哼一声,目中杀机越来越浓。盯着苏铭,皮笑肉不笑起来。

    “老夫石碑成为十万丈后,你是第一个敢如此说话者。看来千年离开。倒是让此地的后辈新人,忘记了老夫的威名。

    罢了。老夫也不对你太过惩罚,但要让你知道,十万丈石碑者,在此地是神源初选之人,不是你这后辈可以轻易招惹!”公孙印冷笑,右手蓦然抬起,向着大地一指。

    “老夫石碑!”他话语传出的刹那,顿时十万石碑中有一座足有十万丈之碑,立刻传出了轰鸣之声,竟从大地上漂浮而去。

    这十万丈石碑,其上清晰的刻着公孙印三个字,磅礴无尽,如今漂浮而起后,立刻让四周众人一个个神色变化起来。

    “这是初选之人被赐予的神通之一,可以压制旁人石碑,使之缩小!”

    “没错,就是这个初选者才具备的神通,我当年曾看到过一个初选者的石碑,将一个九万多丈的石碑一下子压制成了数千丈,使得数十年辛苦付之东流,若非是那人立刻求饶,怕是此后只要被他得罪的那初选者在,此人就拥有不可能让石碑达到了十万丈。”

    “公孙印是初选者,墨苏自身奇异不说,其石碑同样十万丈,不知这二人之间比较,又能如何。”

    在四周嗡鸣顿起之时,公孙印的石碑光芒万丈,在此地扩散之下,立刻所有的石碑都模糊起来,可唯独苏铭的石碑,清晰无比。

    这是初选者神通的效果,可以让初选者,不需神识,就可自动找到他想要找到之人的石碑,在苏铭的石碑显露而出的瞬间,公孙印皱了下眉头。

    苏铭的石碑,也是十万丈。

    但公孙印内心冷笑一声,即便都是十万丈,但他千年前就是如此,而显然对方是这千年内才刚刚使得石碑达到十万丈,如此一来,他同样可以略作压制,尽管效果寻常,但也能让对方震动。

    “压!”公孙印一声冷哼,顿时其石碑直奔苏铭石碑而去,向下猛的一压!

    这一压之下,苏铭神色如常,没有丝毫变化,甚至他的石碑也是如此,但……公孙印的石碑,却是在下压的那一刹那,从其底部开始立刻碎裂,轰的一声,甚至出现了崩溃的迹象。

    这一幕,立刻引起了四周的哗然,更是让公孙印的面色为之大变,他连忙操控石碑抬起,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猛的看向苏铭。

    在苏铭的目中,公孙印的石碑是蓝色,属于蓝色厄苍的贡品,此地的蓝色石碑一万,包括周康的石碑,也是属于这一万之一。

    若是在外界,面对这个位界后期的老怪,苏铭需以修为力抗,但在此地,苏铭不需要,他右手抬起,向着公孙印的石碑一指。

    这一指之下,轰鸣回荡,公孙印的石碑竟在这一刻,崩溃的趋势越加剧烈起来,一道道裂缝出现,如一道道狰狞的疤痕,公孙印神色彻底大变,露出滔天的骇然,他立刻急了起来。

    石碑的损伤,直接可以牵扯其魂,这怎能让他不恐惧。

    “不!!该死的,你敢毁我石碑,你既可以动用初选者的神通,老夫也可以!!”公孙印显然是有所误会,苏铭的那一指引动了此地的规则,可身为初选者的他,却是联想到了另一种初选者的特殊之术。

    “主人,公孙印恳求主人意志降临,借用此地规则之力,护我石碑,压制此人!”公孙印立刻低吼,在石碑成为十万丈的那一年。他成为初选者的一刻。他看到了一片无尽的蓝芒,那蓝芒之强,一个意志就可让他毁灭。

    甚至在他感觉。当年的蓝芒让他有种灵魂遵从的感觉,如是他的主人,主人赐予了他身为初选者的特殊之术。以石碑压制旁人之碑,更是给予了他三次召唤的权利,每次召唤,可恳求主人为帮其一件事情。

    这是他第二次动用这个权利,第一次是他在离开前,召唤主人意志降临,打开了虚无,使其可以外出千年。

    这在其他人看来的千年自由,只有他们身为初选者才知道。这自由需要换取,且……最长也就是千年,不可再次提出。

    如今。他话语传出的刹那。他有强烈的自信,主人的意志是这里最强大的。可以影响规则,可以改变一切,那是他此生从未见过的强悍,如今主人的意志降临,他定要让这后辈小子好看,让此人知道,招惹一个初选者,是其此生最大的错误!

    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片刻后,那后辈小子就会神色大变,就会发出凄厉的惨叫,就会跪在自己面前求饶。

    他也要借此机会,狠狠地打击赵天罡,让此人更为绝望,让他品味自己当年的痛苦。

    公孙印的嘴角露出残忍的微笑,他看着神色淡然的苏铭,笑容化作了嘲讽。

    几乎在其嘲讽之笑出现的同时,他立刻感受到熟悉的主人意志,轰然间磅礴的降临而来,瞬间弥漫在了他的石碑上,但……石碑的碎裂竟……还在继续!

    尽管缓慢了很多,可依旧还在继续,仿佛就连他的主人都无法完全阻止石碑的崩溃。

    公孙印立刻神色起了变化,这超出了他的预料,让他心神瞬间一片空白,但他还存在了侥幸之时。

    “紫色!”一个威压的声音,在公孙印的魂中回荡,他立刻认出,这是主人之声,可这不是对他而说,他只是能听到,这两个字让他一愣的刹那,立刻公孙阴听到了另一个声音。

    “蓝色。”

    这声音他熟悉,正是被赵家老祖数百人跪拜的,他公孙印方才嘲讽,且准备教训的那个青年。

    “此人是我的初选贡品,你放过他一次,可好?”神念回荡,这是此地众人,唯有公孙印可以听到的声音,因为蓝色厄苍的意志,是他召唤而来。

    可让公孙阴骇然的无法置信的,是其主人的这声音,竟是商量的语气,这让他心神剧烈的震动,他呼吸几乎凝固,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就连主人也都要去商量。

    “你贡品周康,脱离你的石碑,成为我的贡品。”苏铭神念平淡传出,但在公孙印听来,这是完全与其主人平起平坐的语气,联想到之前主人意志的商量之意,顿时使得公孙印脑海中滋生了一个可怕的猜测,这个猜测让他内心颤抖,看向苏铭时,表情骇然至极。

    这一幕在四周其他人看去,则是诡异,因为他们只能看到公孙印愣在半空,一动不动,可神色的却是充满了震撼与恐惧。

    “可。”蓝色厄苍的意志没有迟疑,认同了此事。

    “此人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为表我等十魂之间公平,他当重入沉沦,以儆效尤。”

    “可,但你不能再借故引我贡品对你不敬。”

    “好。”

    蓝色厄苍意志收回,苏铭意志也随之散去,只见公孙印的石碑,在这刹那中,立刻从十万丈急速的缩小,最终化作了三千多丈后,重新落在了大地上。

    这一幕,立刻引起了四周之人强烈的嗡鸣哗然。

    “初选者的石碑,竟……退化成为了数千丈!”

    “公孙印的初选者资格,被取消了,这……怎么会这样,难道就是因为招惹了墨苏么,这墨苏怎么会如此强大,我分明记得他当年与我等一样!”

    “这墨苏到底获得了什么造化,莫非……莫非……”

    “此人绝不可招惹,这等存在,在这里几乎是无人可以凌驾其上!”

    “我记得他最早是虚之五重进入石碑世界,难道说,以虚之五重融石碑者,最终可以这么强大么,但古往今来,也有不少是以虚之五重融石碑之人,可却……无人如此。”

    与此同时,周康的石碑颜色蓦然一变,成为了紫色,而苏铭的一万石碑里,也有一个空旷的石碑,化作了蓝色。

    只是这一幕外人看不到,甚至就连周康自己也都没有察觉。

    公孙印面色苍白,身子颤抖的落在了地上,他看着苏铭,内心的恐惧无法形容,他此刻已经可以确认,对方必定是与其主人一样的存在,甚至……对方已经不是修士,而是这异地的一部分。

    这样的存在,他不敢招惹,更不敢有丝毫怨言。

    “多谢紫色大人不杀之恩。”

    随着公孙印的话语传出,四周的嗡鸣之声更为强烈起来,苏铭没有理会公孙印,也没有去看他身边已经被这一幕震撼住的赵家老祖,而是看向茫然的周康。

    “周大哥,想不想离开这里?”

    “我……能离开么。”周康迷茫的抬起头,望向苏铭。

    “只要你愿意。”

    “她……可以复活么?”周康迷茫的双眼,露出强烈的期望。

    苏铭沉默,摇了摇头。

    “我留在这里。”周康惨笑,如失了魂,他知道自己若离开,永生无法相见妻子,可在这里,最起码……还有记忆的石碑世界来陪伴,尽管他知道,那只是记忆。

    苏铭轻叹,他的脑海里,浮现了几个女子的身影,许久之后苏铭摇了摇头,他敬重周康的痴情,但这世间,除了男女之情,还有其他的情,需要守护。

    转身间,苏铭的右手点在了没有反抗的赵家老祖的眉心,千年的记忆在其脑海浮现,外界千年的变化,苏铭一一扫过后,他收回了手指,向着自己石碑所在一挥。

    立刻,属于苏铭的石碑上,刻着的墨苏二字,渐渐消失了,那十万丈的高度,也瞬间缩小,最终化作了数千,成为了一座空旷的石碑。

    苏铭,已经不需要石碑了。

    这一幕,众人无法理解,只有沉默与震撼,唯一理解的,反倒是那公孙印,他在看到这一幕的刹那,彻底的明白了所有。

    “他……果然是与主人一样,

    不是候选,而是成为了选择别人的存在。”

    苏铭最终看了周康一眼,转身一步走向虚无,在此地数万人的目光中,他的身影踏入虚无,渐渐融入虚无之中,离去了。

    与此同时,在赵家老祖在内的数百紫色石碑之人的脑海,回荡苏铭的声音。

    “我为此地意志,你等修行感悟,我承诺,当我大道有成之日,便是你等完全自由之时。”

    --------------

    四千多字,求推荐票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