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819章 杀妻之仇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轩尊传承……这里……这里竟是轩尊神源传承!这就是异地,原来这就是异地!”那老者喃喃中忽然大笑起来,其双眼露出激动与兴奋。

    他是为了自由,迈入到的西环异地,是为了生擒苏铭而来,可却没想到这异地竟是这个样子,对他而言,这获得传承的机会,是他梦寐已求的渴望。

    可就在他笑声回荡的刹那,突然的,这十万石碑中的一座,立刻出现了一道道裂缝,裂缝内更有鲜血溢出,凄惨的声音,从这石碑内传出时,露出一股对生命的眷恋。

    苏铭猛的看向这传出凄惨之声的石碑,在看清了是哪一座石碑后,他一愣,下意识的将目光落在了之前那大汉身上。

    这大汉此刻身子颤抖,他的双手死死的扣在了双腿上,他的双眼红了,泪水流淌,成为了无声的哭泣,这传出对生命眷恋的石碑,正是他身旁那个只有两万丈之高,其上刻着司马月的石碑。

    他看着此石碑的裂缝越来越多,看着其上流出的鲜血,这大汉的泪水,越来越多。

    “保重……”一声虚弱的女子之音,轻微的从石碑内传出,这声音很微弱,远处的老者在长笑中听不到,就算是苏铭也只是隐隐听闻而已,真正能听到的,是那大汉。

    这声音属于司马月,她不知道外面是否有等待她的那个男子存在,但她知道,这一句话无论对方能不能听到,已是绝别。

    她的声音渐渐消散,她的石碑散出光芒的同时,她的名字被抹去,这两万丈的石碑在光芒中缩小,最终化作了两千丈后,光芒散去。

    苏铭看着这一幕,他的心神震动,方才那一瞬。在老者身子出现,长笑回荡的同时,苏铭感受到了一股阴冷的意志从虚无内弥漫,覆盖在了苏铭与其石碑上,一扫而过后,凝聚在了那司马月那里。

    苏铭可以想象的到,如果这阴冷的意识是凝聚在自己这里,那么如今死亡的。就是自己。

    “哈哈。这就是老夫的石碑么。”老者长笑中身子一跃而起,来到了他的石碑前,目光忽然一缩。显然是处于激动兴奋中的他,刚刚察觉到这里还有其他人。

    他的目光先是落在了大汉身上,只是他看去时。那大汉的泪水已经消失,红着的眼已经闭合,看不出丝毫的端倪。

    老者狐疑的看向四周时,他忽然目中精光一闪,死死的盯着盘膝坐在远处的苏铭,目中的精光越加明亮下,露出了一抹贪婪之意。

    “墨苏!”这老者长笑,体内修为蓦然散开,一股浓郁的位界气息轰然爆发。其修为竟堪比赵家老祖,达到了位界中期的巅峰。

    但他却没有立刻出手,他能在神源废地内存活至今,且有如此修为,不是愚笨之人,甚至可以说是老奸巨猾,在这陌生的奇异之地。他摸不清这里是否存在了不让彼此出手杀戮的禁制,故而只是修为爆发,可身子却没有前行,而是盯着苏铭,毕竟苏铭比他早来这里。知道的必定比他要多,从苏铭下意识的反应上。他就可以看出很多事情。

    苏铭双目一闪,他早就猜到这老者能在自己之后踏入这里,必定是追杀自己之人,他身子立刻站起,本欲将手抬起按在石碑上融入其内展开传承的考验,这可以让他避开老者的杀机,但他忽然内心一动,没有如此选择,而是退后几步,一脸凝重与警惕。

    他之所以没有选择融入石碑,这一切是因那大汉,这大汉此刻看似平静,但苏铭不会忘记此人看向司马月石碑时目中的柔和,不会忘记方才石碑碎裂鲜血溢出时此人的眼泪,更不会忘记从司马月石碑内,传出的保重二字。

    “换了任何人,此刻都会出手将这老者灭杀才对,可这大汉不但没有出手,反而隐藏了眼泪,盖住了红着的眼,这里面必有端倪!

    莫非……此地不能相互出手?”苏铭警惕中双眼眯起,他断定这老者如今还没有在石碑留下名字,故而并不知晓需将手按在石碑才可融入其内。

    这一切思绪描述缓慢,但发生时只是苏铭脑海念头的一转,此刻他神色露出惊慌,大变中身子疾驰向后倒卷。

    苏铭的神情,退后的举动,还有那惊慌之意,都被老者清晰在目,眼看苏铭急急倒退,一副要逃遁的样子,老者内心对此地的疑惑略散了一些,可依旧是存在了警惕,他在不知道这里是否能出手灭杀旁人时,不会轻易出手。

    但他的脚步却是向前一步迈去,眼中杀机一闪,一副要出手的样子时,他的余光扫向了那大汉,从这大汉身上,他或许也能看出一些问题。

    可就在他余光扫向这大汉的瞬间,大汉双眼开阖,其内不再是红色,而是平静中带着一抹桀骜。

    “要杀人去一边杀,莫扰了我的修行,滚开。”大汉冷哼一声,开口之时他右手抬起,向着老者一挥。

    这一壶之下,磅礴的位界之力轰然爆发,来自这大汉的位界后期修为,随着他的挥手,瞬间化作了一股狂风直奔老者而去。

    这狂风速度极快,若这老者不躲不闪,那么一旦碰触,他就算不死也会重伤,这就是位界中期巅峰与位界后期的差距,根本就没办法对抗。

    老者面色大变,他早就察觉到了这大汉的修为深不可测,应该是位界后期,但他内心一直迟疑此地是否可以出手,故而以身略作试验,可却没想到这大汉桀骜的直接出手,看这样子,分明是自己只要稍微慢了一些,就会立刻被重创。

    且大汉的出手,在这老者看来没有丝毫做作,也绝非虚假,但这老者还是强行让自己要闪躲的身体,在原地停顿了那么一瞬。

    他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那大汉,他要再次去测验一下,对方的出手是真是假,眼看狂风临近,毁灭之力轰然,就要碰触这老者的身体,可在老者眼中那大汉,却是神色如常,冷漠中桀骜之意毕露。

    “此地可以杀人!”老者面色一变,他内心在没有丝毫怀疑,几乎在那毁灭狂风来临的瞬息,他身子立刻倒退,更是快速取出了一枚玉简,在这狂风来临的刹那,一把捏碎玉简。

    随着玉简的碎裂,老者身子瞬间消失无影,任由那狂风呼啸而过时,他出现在了数百丈外,距离苏铭已经不远。

    “此人极为强大,不可招惹,且他不可能知道我有可避开界尊后期位界封锁的挪移玉简,那么……墨苏,你逃不掉!”老者猛的转身,双眼锁定不远处此刻急速逃遁的苏铭,狞笑中全身修为轰然爆发,位界之力猛的扩散,其身一晃,右手抬起间一声低喝,顿时有无数符文凭空出现,在半空凝聚在一起,组成了一把拂尘,横扫之下瞬息出现在了苏铭的前方,向着苏铭狠狠一挥。

    苏铭脚步一顿,猛的转身,不躲不闪,盯着老者,甚至连出手都没有,任由那拂尘瞬息临近,他自信这一击最多将自己重伤,但要瞬杀自己却是不可能,以自己重伤为赌注,去赌一把此地的奇异,苏铭联想之前他分析的一幕幕,他内心有八成胜算。

    尤其是那大汉方才的出手,更是确定了苏铭所想。

    “他的眼泪不会有假,他目中的赤红与悲哀极为真实,保重之声传出时此人身体的颤抖,更可以说明一切。

    他看似出手,但实际上,我确定此人是在寻死,要么报仇成功,要么寻死,他是以自身将会死亡为代价,来让这老者相信,这里……可以出手!”

    苏铭身子的停顿,拂尘的瞬息到来,这一幕让远处的大汉双眼一闪,更是让这老者神色一变,刹那间,拂尘碰到了苏铭的身体,苏铭已经做好了重伤的准备,可这拂尘在碰到了苏铭后,却是立刻消失无影,如不存在一样。

    这一幕让那老者神色大变,更是露出了恐惧,他意识到自己上当,可还没等心神震动,其身躯立刻就在半空中被一股阴冷的意志扫过,无声无息间,他的身体就若飞灰一般,瞬间消散。

    彻底死亡,形神俱灭!

    四周一片死寂,苏铭深吸口气,神色如常,缓步走向他的石碑,重新的盘膝坐下后,目光落在了那大汉身上,这大汉此刻也看向苏铭,二人的目光在半空凝聚。

    “谢谢。”半晌之后,这大汉轻声开口。

    “不客气。”苏铭淡淡说道。

    大汉沉默,不再看向苏铭,而是望着身旁那曾经是司马月的石碑,眼泪再次流出,神色中的哀伤,浓郁至极。

    他仿佛看到了在很多年前,自己与司马月来到这里的一幕幕,她是他的一切,同样他也是她的所有,可如今,只剩下了一个人。

    “我周康此生不欠人情,你也是新来之人,定有问题要问,问吧……我会把我所知道的一切与经验,都告诉你,算是还你方才相助周某报杀妻之仇的报答。”周康轻声开口。

    -----------------

    今天很感动,仙逆结束一年了,还有读者执着的为她创造歌曲,尤其是第二首,花费了很多资金原创,这是仙逆第一个完全原创的歌曲,希望大家可以听到。

    在我的腾讯微薄上可以找到,要转发,要让所有读者都能听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