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784章 神源印念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苏铭双目瞳孔收缩,他只在两个人身上算是施展了这星辰日月幻,第一个田霖,第二个就是眼前的京南子。

    这二人在身重此术后,都有一个相同的反应,他们心底最宝贵,亦或者说是最不愿意去回想的记忆,会被生生的挖出,浮现在他们的面前,让他们去再次承受那种痛苦。

    更是会在这个过程中,心神失守,因为攻击他们心神的不是旁人,而是他们自己。

    而苏铭作为施法者,他可以看到对方记忆内这不愿让人知道的一切,甚至会有种感同身受之意,比如方才的一幕,就让苏铭心神一震,他看到了京南子吞噬其哥尸体的一幕。

    “肉身之伤,可以用丹药去修复,可以运转修为来愈合,可心灵之伤如伤到灵魂,愈合的方式除非是忘记,否则的话就只有时间的流逝。

    我的星辰日月幻,伤的不是人肉身,甚至也不能称之为伤,它是引出地方内心最脆弱的记忆,让其成为一个阴影烙印,如揭开封尘的伤疤,让其魂痛!”苏铭目中露出明悟的同时,他看到京南子仰天发出凄厉的嘶吼,一把拽下头盔,露出了血色的长发以及那妖异的面孔。

    只不过此刻他面色苍白,双眼血丝弥漫,更是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踉跄后退,让他喷出鲜血的除了面前田霖发狂的攻击外,更多的是他的内心刺痛还有就如发生在昨日的记忆。

    “哥……”京南子身子不断后退,他的双眼内露出痛苦,他的身体颤抖,他前方的田霖此刻一脸疯狂的杀机,正不顾一起的展开全部神通,将其所有杀伤力最大的术法与法宝,用最快的时间疯了一把的轰向京南子。

    轰、轰、轰、轰!

    京南子持续的后退,嘴角溢着鲜血,目中有恍惚,有痛苦。

    也有迷茫,田霖一脸癫狂的展开全力,在那轰鸣中一拳一拳的轰在京南子身上。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何当年不杀我!那是因为我田姓一脉的天赋神通,是修士中极为罕见,可以与植物完美融合在一起,并且有机会可以凝聚出罕见的殖甲!”

    “你不杀我,是因为你贪图我田姓一脉的殖甲,贪图殖甲的强大。可你又无法在阴圣真界的田家获得。故而把主意达到了神源废地我家这一脉上来。”

    “你不杀我,是因我的血脉浓度超越了老祖,因我是田家这一脉族人里。最有可能凝聚出殖甲之人!”

    “这罗沙树就是你当年赠送给我田家一代老祖,传承至今,你需要的也正是罗莎树的殖甲。我为了杀你,我明知你的计划,但依旧与其融合,只有这样我才可以发挥出最强的力量!”田霖嘶吼,身前树木枝条疯狂舞动,轰鸣回荡,与京南子一退一前,转眼就碰到了一旁的岩壁上。

    轰。

    碎石飞舞,苏铭在远处深吸口气。他目中日月消散,手中杀剑握紧,目光炯炯之下,正要随之出手,忽然的他双目瞳孔一缩。

    “你,打够了没有。”半个身子被轰入岩壁内的京南子,此刻抬起头。他的嘴角还带着鲜血,可目中的恍惚与茫然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阴冷的森然。

    几乎在这话语说出的一瞬,京南子右手抬起一把抓住了正一拳轰来的田霖手臂,直接拽起前后一甩。这一甩之下立刻田霖的身躯顿时哆嗦起来,整个身躯竟在这一刻。爆出了大片的晶光。

    那些晶光赫然是其元神的精华,此刻居然被散出了一半,随着京南子再次一甩,田霖的身躯轰的一下撞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挣扎起身的田霖,一脸苦涩,神色露出绝望,他已经展开了全力,可依旧不是这京南子的对手。

    “我再次小看了你。”京南子晃动了一下脖子,身体从那凹陷的岩壁内走出,没有去看田霖,而是以其阴森的目光,如毒蛇一把看向苏铭。

    “有毒素惊人的毒蜂,有那神奇的葫芦,还有可以让我都陷入进去的幻术神通……你很厉害,如果你的修为可以达到位界之主,哪怕只是位界初期,我也不是你的对手。

    但如今,你必死。”京南子眼中露出浓郁的杀机,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如现在这样这么想要杀一个人了,苏铭灭了他的分身,这只是触怒了他而已,但苏铭方才的一幕,却是已经不能用触怒二字,而是犯了他京南子的逆鳞!

    京南子身子一晃,瞬间消失无影,几乎在他消失的同时,苏铭神色立变,其身同样刹那瞬移,出现时,苏铭赫然在了田霖的身前。

    几乎在苏铭的同时,他前方虚无内京南子迈步而来,简简单单没有展开丝毫复杂的神通,向着苏铭打出一拳。

    “小小年纪,心机倒也深沉,竟看出我是要先杀田姓小辈。”

    苏铭不能让京南子轻易杀了田霖,他二人里田霖是最大的战力,田霖活着,此战或许依旧没有希望取胜,可若田霖死了,那么这一站,已成绝望。

    阻挡在田霖与京南子中间的苏铭,手中杀剑向着前方蓦然一削的同时,直接与京南子的拳头碰触到了一起,苏铭的这一击看似反抗,可实际上他没有丝毫反攻之意,全部都是阻挡而已。

    轰!

    苏铭握住杀剑的右手血肉撕裂,他的身躯外五方印光层幻化,更是在五方印内邯山钟出现,传开了钟鸣之声的同时,来自小蛇烛九阴的嘶吼以及充满了摄魂的目光,再加上邯山钟九婴之体的骤然出现,这一切的一切在瞬间化作了一股抵抗之力,成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在苏铭与京南子之间回荡。

    苏铭身上还有星辰圣袍,此宝尽管苏铭难以展开全力,可其本身的防御还在,加上这星辰圣袍,苏铭依旧是连续喷出了数口鲜血,身子向后嗖的一声,一把抓住了田霖,疾驰后退。

    在后退的同时,苏铭左手展开宿命之力,向着京南子隔空一点的同时,毒蜂从其袖口内闪动而去,直奔京南子。

    京南子冷哼一声,但内心却是一震,要知道他是位界中期,而苏铭表现出来只是地修,可就是这样的地修,竟如此难缠,京南子真要追击而去,立刻察觉到四周有规则变化,似岁月牵扯自身要逆转一般。

    更是在这一瞬,一股危机弥漫,京南子猛的钻神,一指戳向身旁的虚无,却见在那虚无里,有一个位置出现了层层波纹涟漪,其内毒蜂身影不得不显露出来,可眼看就要被京南子一指点住的瞬间,这毒蜂嗖的一下,消失无影。

    “咦?”京南子目光一闪,转头看向身子倒退的苏铭时,他眼中露出奇异之芒。

    “此地规则为火,此地法则为血,以我京南子神源之印,证位界之路,此地万丈,封速,封疗,封肉身之力,封法宝之威,封修为运转!”京南子右手抬起,五指虚空一抓,双目露出幽芒,沉声开口。

    随着其话语传出,如每一句话都蕴含了一股至高无上的意志,如他的话语就是规则法则,可以决定这方圆多少范围内的天地变化与运转。

    尤其是那封速,封疗,封肉身之力,封法宝之威,封修为运转,这五封之言,更是在出现的刹那,立刻让苏铭退后的速度骤然消失,他如失去了一切速度。

    与此同时田霖体内的疗伤,更是刹那静止下来,伤势大范围的撕裂恶化,无法恢复。

    紧接着,苏铭明显的感觉到肉身失去了一切力气,他身体外的法宝更是与心神断了联系,如无法去操控一般,甚至其修为也都在这一刹那,生涩的无法运转。

    “完整的位界之力,凝聚了神源,以神源印来强行干扰某处天地的运转,去代替这一处天地的意志,达到一种伪言出法随的境界,使得这里的规则是他的意,法则是他的念。

    位界之主的境界里,能做到这一点的,不多,他有如此神源印念,言出法随,方才的一切都是其戏耍我二人罢了。”田霖苦涩的开口。

    京南子收回右手,冷漠的看着苏铭,迈步间,其身刹那临近,一股死亡的危机骤然笼罩。

    苏铭双目收缩,眼中有一抹锋利闪过,对方封印了所有,可却封不住他的魂,他大不了放弃这肉身,魂飞逃离。

    可就在这时。

    “苏兄,田某感谢你相助之恩……若我死后凝出了殖甲,你可取走,那是我送你之物。”田霖忽然开口之时,他身子蓦然间与苏铭换了一下位置,全是轰然间其元神直接燃烧起来,一起燃烧的还有他那大树的虚影。

    “京南子,就算是死,我田霖也要用自爆来让你付出代价!”田霖双目疯狂,他赫然选择了自爆,一把推开了苏铭后,田霖全身骤然成为了刺目的太阳,那光芒一下子映照了溶洞内的所有,淹没了神色阴沉,隐隐变化的京南子。

    轰!!

    震耳欲聋的轰鸣,掀起无尽回音,卷动田霖碎裂的身躯与死亡的气息四散,使得苏铭的身体倒退,落在了那赤火侯骸骨的旁边,半个身子更是陷入到了那紫黑的岩浆内。

    “你终于愿意过来了……塑冥圣族的盟友……我没有恶意……我们来自同一个家乡……”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