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649章 开战!!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百

    度

    BF

    记

    者

    团

    文

    学

    区

    求

    魔

    站

    欢

    迎

    各

    位

    热

    爱

    百

    度

    的

    热

    心

    吧

    友

    的

    加

    入!

    考

    核

    群:2

    4

    6

    6

    7

    8

    5

    1

    4

    各位亲!~

    一楼禁止放美女图

    和谐神马的很无爱!~请大家铭记哈!~

    --————

    【求魔】直通车:

    :

    :

    :

    :

    “那剑上之人,就是天帝……帝天!”钱辰声音有些颤抖,靠近了苏铭一些,低声说道。

    “仙族的五帝之中,有一个传闻,据说如果那最强的轩帝若已归墟,那么必定有帝天有关,因这帝天是轩帝之徒,因轩帝的子嗣都是被这帝天封印崩析!”

    苏铭没有说话,他盘膝坐在那里,目光看着那天空上的帝天,久久不散,他知道自己如今一个先机,就是他可以看得到帝天,而帝天却不知晓,自己在这里!

    沉默中,苏铭的目光落在了北陵与陈欣上,目中显露出一抹复杂。

    “帝天之徒,少君北陵……此人天资之高,据说只在叶望之下,[百度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支持求魔投票请到中文网]与那陈冲相似,其性格据说更是沉稳……他身边的那女子,是其师妹。”钱辰顺着苏铭目光看去,立刻介绍起来

    “至于北陵与陈欣身后的二人,则是仙族大叶仙踪的护法,如今是这蛮族大叶仙宗的宗主,据说常年跟随在帝天身边,是其极为倚重的心腹……”这钱辰仿佛无所不知一般,在他口中,苏铭可以了解整个仙族的世界。

    几乎就是钱辰话语网刚结束,立刻从邪宗的方向,那天幕上凭空的出现了滚滚黑云,这黑云弥漫撩绕之下,更有尖锐的嘶吼从其内蓦然传出。

    那黑云翻滚,看去几乎要遮盖了半个天空,无边无际,根本就看不到其尽头所在,黑云的出现,极为突无,那尖锐的呼啸更仿佛具备了穿透心神的力量,使得这整个降临之地,一时之间几乎所有人都是心神轰鸣,如有针刺一般,让人无法忍受欲发狂随之一起嘶吼。

    邪宗这里还稍好一些,除了那些修为低弱者外,大都无事,可仙宗那里,在这尖锐的呼啸下,众人大都面色瞬间苍白,更有一些弟子眉心急速的出现了一抹黑影,身子颤抖间,全身血肉正在急速的枯萎,这枯萎的血肉并非散去,而是被各自眉心的黑影急速吸收,仿佛在那眉心的黑影内,正酝酿着某种邪异之灵,会吸收各人血肉冲破而出一般。

    就在仙宗之人在这尖锐的嘶吼中无法再承受之时,一声冷哼从天空暮然回荡,那冷哼的声音落入所有人耳中,如剑鸣在旁,充满了一股金石碰撞之感,清脑中透出一股捌捌寒意!

    此声回荡,但凡听到的仙宗弟子,一个个身子立刻颤抖,若大梦初醒一般,神色露出了清醒的模样,枯萎的血肉停止,眉心的黑气,则仿佛发出了无声的惨叫,被直接抹去。

    苏铭这里双目瞳孔收缩,在那邪音尖锐而起时,他的右手已然抬起,按在了钱辰的肩膀,使得钱辰在这尖锐之音下,只是颤抖,没有受伤,不过苏铭之所以双目收缩,神情有些凝重,是因他看到了在那仙宗之内,在那一声冷哼之下,隐约间似有一把虚幻的大剑,在天空向下一斩。…,

    能看到此剑之人在这战场上的不多,就连宝秋等人也都无法察觉,唯有如申东那般的问鼎大圆满,才可以看出其内的端倪。

    邪一剑,若虚幻,可却直接展开了天地规则般,若把仙宗之地与这世界分离开来,尽管只是分离了刹那,可却使得那邪音失去了攻击之人,更是借那分离的一瞬,抹去了所有仙宗弟子因邪音而产生的心魔!

    更重要的是,传出这冷哼之声的,不是苏铭熟悉的那紫色帝袍的帝天分身,而是那穿着金袍之人,这一声冷哼透出的强大,让苏铭立刻有所半断。

    “两具分身……而且这金袍分身要比紫袍分身强!!”

    “仙邪咒!”钱辰面色苍白,额头泌出汗水,喝喝出口。

    “这是邪仙宗的无上神通,是三皇之汲黯最喜用的神通大法之一,以前只是听说但凡听到这仙邪咒之人,体内会诞生邪婴,会全身枯萎血肉消逝内这邪婴吸收,此后身死之时,就是这邪婴诞生的一刻。

    诞生的邪婴,就是汲黯的强大杀招,可凝聚化作仙婴!”钱辰的声音不大,苏铭眯起双眼,看向了那远处天幕上,正呼啸而来的无边无尽的黑雾。

    那黑雾滚滚间,越加的接近,隐隐可以看到雾气内存在了无数身影,可这些身影还不算什么,真正让仙宗之人为之心神一震的,是那雾气的样子!

    这雾气在不断地来临之下,赫然在最前方形成了一张巨大的人脸,那人脸看起来极为狰狞,黑雾是其身,雾絮为其发,临近之时,一个阴沉的声音,更是惊天动地,轰隆而起。

    “帝天!!”那声音滚滚,回荡八方,让下方大地的所有修士,均都是心神震动,就连申东等人也是如此,思空陈冲那里,更是面色苍白。

    苏铭盘膝坐着,双目内隐藏了精芒,他看着那天空的黑雾,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久闻大名的汲黯,他的目光似可以穿透那雾气,看到在其内,赫然存在了两万穿着黑甲之人,这些人一个个神色漠然,双目露出阵阵幽芒,在他搁正前方,则是一个穿养黑袍的少年!

    那少年相貌极为英俊,一头黑发飘舞,手中拿着一把黑色的扇子,若没有黑雾,若没有那些黑甲之人,那么这少年看起来则是不免翩翩!

    几乎就是苏铭看去这少年的刹那,这少年似有所察觉,立刻低头,但苏铭已然提前收回了冉光,那少年在大地上看了看,眉头微微皱起后,便不再注意。“汲黯!”天空上,与这滚滚黑烟对持的那大叶仙宗的万丈之剑上,年天的两具分身中金色帝袍的那具,此刻缓缓开口。

    “今日你我仙邪一战,胜者掌控东荒塔,败者……”金袍帝天沉声开口,可其话语还没等说完,却见那滚滚黑烟立刻向外轰然的垛发扩散开来,这一散之下,顿时弥漫了四周,更是将这大地完全的撩绕,如同把天与地都分了开来!

    紧接着,随着黑雾的爆发,其内那两万黑甲之人,一个个蓦然抬头,身子化作一道道漆黑的长虹,直奔大地黑雾而去。

    “愣味那么多,帝天你莫非老了不成,邪宗弟子,给我杀!!”雾气在弥漫了大地后,天空上反倒是没有了黑雾,将那汲黯的身影显露出来,这黑袍少年脸上露出邪异的笑容,目中却是阴寒中带着杀机,竟是毫不忌惮那帝天的两具分身,迈步间,直奔帝天的大剑而去。…,

    帝天那里,两具分身同时双目一闪,那紫袍分身冷笑中也随之一步迈去。

    “你虽说是将仅次于本尊的法身降临,但也要承受这阴死之地的规则限制,我看你如何战本帝两尊分身!”

    轰鸣之声在这天空上顿时滚滚而起,但天空的一幕幕,下方之人却是看不到,[百度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支持求魔投票请到中文网]因为那弥漫的雾气,遮盖了看向天空的所有目光,更是化作冲击,卷向大叶仙踪、藏龙宗、天岚道三方之处。

    战争,就在汲黯到来的一刻,突然的垛发了!

    几乎就是这雾气扩散开来,遮盖了这大地上所有人目光的刹那,苏铭站起了身,在那钱辰肩膀上猛地一柏,这一抬之下,立刻有一抹淡金之芒顺着他的手冲入到了钱辰的体内。

    “闭目装死有我之力守护,你只要不是运气特别恶劣,就不会有碍!”苏铭话语间,向着前方一步迈去。

    钱辰一愣,紧接着立刻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怀……你们偷袭……卑……鄙……”他一边惨叫着,一边眼珠乱转,身子倒下后,急急爬向一旁的大石底,往那里一趟,内心很是紧张。

    苏铭身子若幽魂,疾驰间在这雾气内穿梭,他没有立刻就冲出雾气,而是神识蓦然间散开,随着其神识散开,这四周的雾气尽管浓密,但在他的感应里,却是若不存在。

    几乎就是他雾气散开的刹那,苏铭神色冷漠,右手蓦然抬起,向着右侧的雾气一把抓去,一声惨叫传出时,苏铭的手中抓着一个藏龙宗弟子的脖子,那藏龙宗弟子双目露出骇然,更有绝望,他直至此刻还走向不明白,自己明明之前在没有雾气时就锁定,且盯住的目标,怎么一下子就变的如此可怕。

    对方所在的邪灵宗位置,分明只是一个外宗弟子而已……

    可惜这个问题,他无法再思考了,随着苏铭右手狠狠一捏,随着一声砰响,这藏龙宗弟子的头颅爆开,苏铭向前迈步走去。

    在他的神识中,他清楚的看到,仙宗三大宗门的方向,此刻正有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在那里被层层保护后,不时的打出一枚枚玉、简,那些玉简仿佛一道道封命,使得仙宗这近五万修士,在短暂的混乱后,在这雾气内正快速的井然有序起来。

    而邪宗这里,显然对于这黑雾极为熟悉,仿佛提前就有准备,在那黑气起来的刹那,就在那冲入进来的两万黑甲之人的带领下,展开了一场冲杀!

    苏铭神色平静,左手抬起,在他的左手上存在的青色印记,正快速的闪动,一丝丝的死亡的气息,更是从这四面八方,直奔其左手而来。

    “七莫阴死印,真正的用法……不是凭空的转换阴死之力,而是……祭献!”苏铭淡淡开口,目中露出一抹寒意。[百度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支持求魔投票请到中文网]

    更新完第二章后,吃口饭,实在难受,就去楼下诊所打退烧针,期间副版主们短信将耳根一顿教育……

    真心悔过,承诺今天补完,不管任何原因,都要补完,虚心认错,打完针回到家里,连忙码字。

    身体真的有些承受不住,带病码字,虽说是补更,容我求一声月票。!。

    。)

    四季斋这晚的事情过后,楼舒婉没有再主动去找宁毅,兄长楼书望所说的的有关宁毅背景的那些话令她觉得如在云梦之中。原本只是身边认识的出色男子,她甚至还有种旁人不识得他的好只有她知道的感觉,忽然间却发现自己是大大地低估了对方,那个名叫宁毅的男人所接触的,其实根本不是她能够触及的领域。这种感觉,她也是第一次经历。

    四季斋这晚的事情过后,楼舒婉没有再主动去找宁毅,兄长楼书望所说的的有关宁毅背景的那些话令她觉得如在云梦之中。原本只是身边认识的出色男子,她甚至还有种旁人不识得他的好只有她知道的感觉,忽然间却发现自己是大大地低估了对方,那个名叫宁毅的男人所接触的,其实根本不是她能够触及的领域。这种感觉,她也是第一次经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