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644章 此战,绝无败!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东荒塔千万里血光,给出的时限只有千日……且时间越是拖久,对仙族就越是不利,这等于是给了蛮族一个绝佳的机会!

    所以,这汲黯才会如此着急,发动了这么一次整个邪宗与其他宗门的决战,想来这也是其他宗门的意思,一战定胜负!

    此事或许还有一些内幕的交易,在这阴死之地外进行,以一场大战分出进入东荒塔的主从么……”苏铭目光一闪,内心分析起来,他的猜测尽管没有实际的印证,但想来也不会相差太多。

    毕竟这是化解一代蛮神东荒塔计划,不多的几个方法之一。

    “这一战的重点,是帝天的两具分身与汲黯此人的交战,其次才是他们仙族各宗弟子的杀戮与出手。

    不过汲黯既能发动此战,那么想来必定是有些把握才对,如此一来……帝天,你还不死!!”苏铭眼中杀机闪动,他要杀帝天,但碍于修为,碍于对方的强大,使得苏铭这一想法很难实现。

    可帝天不死,他就不能去冲击蛮魂,如此一来,他要杀帝天之心更强烈数倍。

    “正面不是你的对手,那么若我隐匿起来,混身在邪宗的修士内,在你与汲黯交战之时……在你怎么也没想到我会出现的一刻出手,那么杀死你的可能,将会达到了最大!

    另外那邪宗的汲黯,想来也不会放弃这个良机!”苏铭内心冷笑,仔细的想了一下自己的这个念头后。神色里闪过一抹果断。

    “有我在,不会让你在施展吞天大战时被看出端倪,两天后出发时,我会与你们一同去与仙宗决战!”苏铭大袖一甩。不再理会宝秋,身子一晃之下,消失无影。

    大殿内,只剩下宝秋在那里,愣了片刻后,神色露出疑惑之意,但很快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身子一颤之下猛的回头看向宫殿大门。呼吸急促,半晌才恢复过来。

    “帝天与宿命之间的传闻……莫非是真的!”

    以帝天这样的强者,其两具分身在与汲黯交战时,旁人对其暗中下手的可能性有多少。此事很难说的清楚。

    恐怕就算是问鼎强者,除非是自爆身躯,否则的话也很难起到关键的作用,至多也就是给汲黯制造一些主动的机会而已。

    若是低语问鼎,则根本就不用出手。没有丝毫作用,除非是修为超过了问鼎,本身就可以与帝天分身一战,如此才可算是圆满。

    这样的修为。苏铭是不具备的,亦或者是。他是勉强具备的,但对于帝天那些神通的了解。苏铭可以说是极为熟悉!他毕竟在红罗俯身时,与帝天一战,在红罗消散后,更是杀了帝天第一具分身!

    甚至在数年前,在那死海上,更与帝天的分身进行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这一战苏铭尽管在那修埙老人的帮助下逃离,但若非是他自身具备了实力,可以让帝天分身狼狈,那么就算是修埙老人出手,他苏铭也无法逃出生天。

    三战不死的苏铭,此刻要去主动的展开第四战!

    “此战能否成功,不能依靠汲黯……”苏铭的身影出现在千水谷的边缘位置,那里是外宗弟子所在,寻了一个较为偏僻的角落,苏铭盘膝坐了下来,沉思不断。

    他摸了摸储物袋,蛮神刺他当年使用后将其收走,此刺还可以再用,不过要比上一次更巧妙才是,否则的话,也是没有太大的作用。…,

    目光一闪,苏铭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拍,一抹幽光乍现瞬间消失,被苏铭吞入口中,那幽光在他的体内立刻被其修为温养,那是一根刺!

    “我的诸多法宝在当年那一战都已经碎灭……此战可用之物,那邯山钟吸收了东荒钟一山之能,威力更大了不少,倒是可以使用。

    还有就是当初让帝天颇为忌惮的神雷!”苏铭双目一闪,他的本命法器那九孔鼎片,当日爆发出的强大力量,让他至今难忘。

    “除此之外,还有三种神通,也是那帝天分身没有在我这里见过,可有奇效!”苏铭沉吟间,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草结玩偶之术!

    “可惜此术需要帝天的一些丝发或者是他的一些随身物品……恩?”苏铭双目一缩,他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随着这个想法的冒起,苏铭立刻心脏怦怦加速跳动起来。

    “或许并非是需要发丝与随身物品……只要是意念里存在了帝天,且联系极为紧密之物,应该都可以起到作用……

    即便是人,也应可以!只要这个人与帝天熟悉,且与他有精神上的联系,那么想来都可以做到这一点!”苏铭嘴角露出冷笑,他想到了帝天的仆从!

    那在九阴界被苏铭擒住的黑袍老者,苏铭一直留着,本打算是从其口中知晓有关宿命之事,但此刻看来,这黑袍老者却是算计帝天的最佳人选!

    “此人是帝天的仆从,能被帝天安排在蛮族监视我,必定是其心腹……再加上此人能与帝天沟通,更有帝天当年的分身守护与融合,那么此人定然与帝天存在了精神上的联系!”苏铭沉吟之下,内心冷笑起来。

    “帝天,你在我身上留有封印,可远距离让我冲击蛮魂失败,那么今日我便用这草结玩偶之术,让你也知晓这是什么样的滋味!”苏铭眼中戾意浮现,很快就散去。

    “还有七冥阴死印,此术是申东神通,但他毕竟不是阴死之人,故而施展此术无法达到了圆满,我当日临摹一番,有几分把握可以施展出来。”苏铭闭上眼,脑海中把那青冥印思索了一番后,睁开眼时,对杀帝天之心,更坚了几分。

    “最后则是……”苏铭抬起左手,看向了除拇指外的其他四指,那指肚上闪动的若隐若现的符文,让苏铭的双目渐渐精光缭绕。

    “风、雨、雷、电……还有冬!”苏铭的目光看向了右手的小指。

    “两天的时间……”苏铭站起身,一晃之下消失无影,直至他消失后,从一旁的道路上走来一个贼眉鼠眼之人,此人一路走来,四下乱看,叹息不断。

    “怎么办……怎么办……这一次决战,我死定了……钱辰啊钱辰,莫非你这次真的要英年早逝了……唉,天妒英才啊!”此人正是钱辰,他唉声叹气的坐在了方才苏铭坐着的位置,苦着脸,看着天空发呆。

    “唉,早知道当年何必费尽辛苦偷偷的降临下来,在上面呆着多好……要小妞有小妞,要灵石有灵石的……都怪我一时贪心,以为降临到这蛮族可以更舒服。”钱辰抓了抓头发,愁眉苦脸,看他话语里的意思,此人竟赫然也是一个降临者!

    但恐怕是……最弱的一个降临者了。

    在他这叹息中,苏铭已然回到了其洞府,盘膝坐下后,随着其大袖一甩,立刻在他的身前出现了一团黑雾,那雾气内存在的,正是帝天之仆黑袍老者,只不过其四周被封印,使得其气息无法散出。…,

    苏铭盯着那黑袍老者,双目一闪之下,立刻取出了草叶,打出一个个结,每一个结打下后,他都会从那黑袍老者身上抽出一缕魂……

    对帝天的杀机与恨,使得苏铭在这草结上,凝聚的全部都是诅咒,杀戮等种种歹毒之术,那里面包括了疯狂,神灭,镇压,身陨等等意念。

    随着那草绳的一个个被打出,一股森森寒气缭绕开来,吸撤着那黑袍老者的魂,融入一个个结内,借此草结之力,去引动这黑袍老者魂中与帝天的冥冥联系。

    用这联系,以那黑袍老者的为媒介,去诅咒与算计帝天!这个想法,在苏铭不断的尝试下,他渐渐找到了那联系的点,渐渐地,他在看向着草绳玩偶时,有种仿佛看到了帝天的错觉。

    “此战……若不杀帝天,我苏铭绝不甘心!”

    “此战,不是帝天身亡,就是我苏铭闭目!”

    “此战,绝无败!”苏铭握住那玩偶,神色里的煞气浓郁,使得这四周的洞府顿时起了一片寒霜。

    时间流逝,两天很快就过去,在邪宗大举出发前的一个时辰,外面的天空蒙蒙亮之时,苏铭的右手心内,多出了一个青色的淡淡印记。

    这印记内蕴含了一股死气,但当握住时,却不会散出丝毫,这是苏铭在这两天里,于草结玩偶外,凝聚的青冥之引,此引为印之引,是他临摹申东七冥阴死印所得,尽管还不算完整,发动起来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但苏铭依旧选择了使用。

    亲眼见到此术威力的他,有信心这青冥印在他以死气催发下,引动的阴死之力,将会比申东施展开来时,要更为强大!

    除了此青印外,在苏铭的左手上,还拿着一个草绳玩偶,那黑袍老者已经消失不见,但这玩偶上却是有一缕森森的寒气,若是盯着此玩偶时间长了,耳边会听闻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苏铭深吸口气,将这玩偶收起后,他起身一晃,消失在了洞府。(..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