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渡劫!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大漠东荒钟……这就是东荒大陆,你蛮族的圣器……”宝秋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苏铭身后传来。

    那声音很是虚弱,在她面前的那虚幻的雕像,此刻更是隐隐颤抖,似随着此钟的出现,随时可以崩溃一般。

    苏铭呼吸略有急促,半晌才平稳下来,他双目看着那天空上的巨大东荒钟,露出了一股强烈的火热!

    他终于知道,方才那似金非金的声响,到底是什么,那是……此钟在裂缝内传出的钟鸣,只不过因裂缝阻隔,因天地灵气的不断涌如入,使得这钟鸣之声在人听来,有些变化。

    但此刻回想,那声音,分明就是钟鸣!

    几乎就是在这东荒钟从天空降临的刹那,整个东荒大陆的邪宗内,每一个宗门都出现了八个穿着白色衣衫的女子!

    邪灵宗也是如此,有八个穿着白色衣衫的女子,身体飘升而起,看她们的神情,仿佛在这威压下,在这东荒钟下,竟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

    这八个女子每一个都相貌姣美,此刻身上更有一股说不出的气息缭绕,她们漂浮在天空,每个人的面前,都有一个红色的小瓶存在。

    只见从这八个小瓶内,此刻有八滴鲜血蓦然飞出,这八滴鲜血全部都印在了每一个女子的眉心之上,如一点朱红,在印下的刹那,这八个女子闭上了眼,一抹刺目的血光在这一瞬间从她们身上爆发出来。

    在这血芒下,她们的白色衣衫看起来,似成为了血色,这血芒弥漫之下,直接将邪灵宗的山峰覆盖,但这种覆盖,不是去盖住蛮天,使得那东荒钟无法察觉降临者的存在,这红芒的作用。是根据每一个降临者不同的修为与极限,让这东荒钟分别展现其力。

    可以说,这血芒如一道过滤,每一次变化。都会隐藏其他人的气息,只显露一人,给此人一次单独对抗这邯山钟的机会!

    且在这血芒下,可以改变其下这显露修为之人的气息,使得其气息比其真正的修为,要减低一两成,用这样的方法。就可以达到一次真正意义的试炼!

    因为那东荒钟的神通,是根据它所察觉的不同修为,来不同的释放,不会多浪费一丝一毫,也不会少展开一丝一毫。

    但虽说如此,可这东荒钟绝非寻常之宝,这是整个蛮族,东荒大陆的圣器。是当年一代蛮神留下,保护蛮族的至宝!

    它具备一击崩溃之力,无论对方是什么修为。它都会以同样的修为力量其降临,但从它这里显露出来的,却是这个境界里,可以毁灭所有人的强大,也是这个境界中,最强的表露!

    可即便是邪宗这里有如此准备,但每五十年一次这样的蛮劫,也会有一些降临的邪宗之人,死在这东荒钟下!

    这种间接操控东荒钟,且改变了宿女作用的方法。是邪宗的第一人,汲黯创造出来,这种方法尽管疯狂,尽管危险,但却可以让邪宗之人,不愿浪费丝毫的时间。去疯狂的修行,去与仙族宗门厮杀,因为这场对抗的蛮劫,是可以使用法宝的。

    这样经过汲黯改变的血色光幕,在这一刻,于四大邪宗之上全部展开,几乎就是血色光幕成形的一瞬,在邪灵宗上,第一个去承受蛮劫试炼的,是那此宗的最强者,也就是太上长老申东!

    苏铭盯着那血色光幕,双目闪动,他的目光所看,那是八个女子,还有她们面前那血色的小瓶,沉默中,苏铭神色露出一抹复杂。…,

    他想起了此刻在他的储物袋内,迷茫的宿女……

    就在这时,一声冷哼从这邪灵宗山巅蓦然传出,却见在那血色的光幕下,宝秋神色终于平缓下来,似失去了一切压力,但她却更为凝重,甚至有了深深的紧张,面色苍白中,看向了苏铭的背影。

    她知道,真正的试炼,就要展开!

    那冷哼之声的传出,使得血色光幕下,这传出声音之人,成为了唯一的修为显露着,一股强悍的修为之力,在这一瞬间骤然爆发出来,那波动惊天动地,让苏铭双目一缩,抬头看了过去。

    他看到了那滚滚升空的黑烟,在这一瞬,赫然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虚影,这虚影若有千丈之高,通体有些模糊,仿佛风吹就可散去,但此刻即便是再强的风,也无法将着黑烟虚影吹溃,除非是修为超出了蛮魂大圆满,亦或者是凌驾于仙族的问鼎之上,才可做到。

    那虚影看起来,是一个男子,只不过因其模糊,看不清相貌,但从这虚影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却是让苏铭双目瞳孔收缩了一下。

    此人给苏铭的修为感觉,如当年在传承了二代蛮神后,掌握了诸多神通的司马信!

    就在这时,在这虚幻身影穿透了血色光幕,显露在天地间的刹那,立刻天空上那东荒钟,传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嗡鸣,在这嗡鸣下,却见此钟根本就不去展开神通神通,只是以其巨大的钟体在半空向着大地猛地一压。

    这一压,下沉了一丈,随着其下沉,一股波纹若涟漪般,向着大地骤然散去,整个大地轰的一声,甚至这邪灵宗的山峰也都颤抖了几下,有大量的碎石脱落的同时,一道道裂缝在大地上出现,向着四周急速蔓延。

    与此同时,那巨大的模糊身影,双手抬起,似向着天空猛地一托,如去支撑天空的威压般,去抵抗那东荒钟的下沉之力。

    低吼回荡,这吼声如人憋着一口气,许久之后爆发出来办,在那声音扩散若闷雷轰轰之时,那模糊的身影似难以承受下这股压力,砰的一声,双臂竟直接崩溃爆开,似还无法承受般,其身躯在苏铭的目中,在这低吼还在回荡中,如一个摔碎的瓶子般完全的四分五裂,彻底的碎灭开来。

    但在其碎裂中,却见这崩溃的黑色虚影内,竟还存在着一个身影,这是一袭蓝衫,头发较长的中年男子,这男子双目露出森芒,向着天空低吼起来。

    “这就是问鼎后期的极限之力么,还毁不灭老夫!”这中年男子正是申东,他话语间整个人飞起,直奔那东荒钟而去!

    “堪比蛮魂大圆满的……仙族问鼎大圆满!”苏铭双目闪动,看着邪灵宗太上长老申东的身影,内心默道。

    “但他表露出的气息,却不是大圆满,而是略次一个层次的后期修为,此事应该与那宿女光幕有关……”苏铭眯起双眼,看出了邪宗对抗蛮劫取巧的十之**,也通过此事,猜出了那东荒钟所施展出的,应该是一个境界的极限之力。

    在苏铭思索之时,他抬起的头,双目炯炯,看着天空上那申东越加的接近东荒钟,在其就要接近的刹那,从东荒钟上,蓦然的出现了一层波动,在东荒钟外,这波动化作了一片虚幻的山河!

    那山河乍看还是虚幻,但很快就极为真实,在这天空上,如天河,如天山!…,

    这山河正是东荒钟钟体浮雕之物,其原本是九山九河九荒漠!

    此刻出现在半空中的,是一山一河,没有荒漠!在这一山一河出现的瞬间,苏铭立刻看到申东神色极为凝重,随着那天河的降临,如化作了一条长龙,在这天空横扫间,直奔申东而去,与此同时,那天山则是轰的一声,竟瞬移一般出现在了申东的上方,向其狠狠地一压。

    这些说来缓慢,可实际上从山河出现直至如今,只不过是数个呼吸的时间而已,此刻轰鸣之声回旋间,山河消失,申东喷出一大口鲜血,但却大笑着倒退。

    邪灵宗血色光幕立刻在那八个宿女的脚步变动中变化,掩盖了申东的气息,显露出了另外一人的修为波动,一次次的东荒蛮劫,苏铭看到了在这邪灵宗内,包括那些蛮改血脉之人,都在那血色光幕的一次次变化中,被一一凸显出来,要么成功渡过,要么……就此身亡。

    凄厉的惨叫回旋……

    “这是第九个……”苏铭的身后传来了宝秋的声音,她面色苍白,看着窗外的天空。

    苏铭没有说话,他的神色里渐渐起了哀伤,他哀伤的不是那些降临者亦或是蛮改血脉之人,他哀伤的,是东荒圣器那万古岁月不变的执着……

    哪怕这执着到了今时今日,被邪宗所用,成为了淬炼其宗门的蛮劫。

    看着东荒钟一次次的试图将那些显露出外族波动的人杀戮,一次次的降临,要用这每五十年一次的一天时间,去完成它的使命,哪怕这个使命的完成,将会越来越艰难,可依旧执着。

    苏铭闭上了眼,在其闭目不久,突然的,他所在的这阁楼,立刻有一股冰凉环绕,与此同时,宝秋的蛮劫,到来!

    一股莫大的威压,骤然间的降临而来,落在这阁楼上,降临在了宝秋的身体上,宝秋身子震动,咬牙抵抗。

    苏铭依旧,闭着眼。

    ------------------

    到家了,明天恢复更新!(..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