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命!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什么是命?”苏铭看着远处黑色的海天,平静的开口。

    脚步声越加接近,白素的父亲,这如今容颜沧桑的老人,在苏铭的数丈外停下,他看着苏铭所望的海天,那里一片漆黑。

    “世间万物皆有命,此命非生,而是前世所感,今生所化。”白素的父亲沉默了片刻,沙哑的说道。

    “你如何判断天河落石为白素之命!”苏铭依旧没有看向白素的父亲,淡淡说道。

    “因我白家血脉,皆为天河之命,一生伤情孤独,唯有子嗣遗在,伴随终老……天河是星光组成,星光诸多,融在一起,乍看清晰,细寻分不清彼此,我是这样,我的弟弟白常在也是如此,我的女儿白素……同样此命,我整个白家,代代皆此命!

    只不过白素有些区别,她的命因落石而改,此石……是司马,是你!”白素的父亲缓缓说道,其声音低沉,在这黑夜里,缭绕四周。

    “一派胡言!”苏铭转过头,冷冷的看了那白素之父一眼。

    “司马之命,是露之折耀命,此命之人,为青草叶上露水芒,初阳于上反折光,他本是青草,只因其上露水,从而在阳光下闪出夺目之姿。

    此为……借命。”

    “我不知他本命如何,但他之所以能具备强大的修为与造化,均为那露水折光之效,但折之一字,可化断,可化反,故而我当年便断定,此人若死,必死在折之一字上!”

    “能杀他之人,必定就是那赋予其露水,借给其命之人!”白素之父双目本是黯淡无芒,但此刻说话之时,其双目炯炯有神,如回光返照般。看着苏铭。

    “至于你的命,我当年推演过,是草木石络命,草木石内含脉络,这脉络可以支撑其全身,具备此命之人,一生若木偶般被人操控,无法挣脱……与白素之命不符!

    但你的命如今我再次看到后。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我在你的身上,竟……看不到命的存在!”白素的父亲看着苏铭,上前几步。声音急促起来。

    “这是不可能之事,天地万物皆有命,即便是死亡之人。命也会在,不会消散,可你这里……”白素的父亲盯着苏铭,双目露出明亮之芒。

    苏铭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老人,对于其所说的命之一事,与他感悟修命似有关联,但却更为飘忽,让人无法去相信。

    而且修命是蛮族在蛮魂后的一个新境界,此境能踏入者。或许真的存在,可却极为罕见,即便是能摸索其门槛之人,也必定不多。

    苏铭不信,眼前这个老者是那种摸索了修命门槛之人,否则的话,岂能被司马信欺辱!但……对方的话语尽管苏铭不信。可其内蕴含的意义,却是让苏铭内心一动。

    “司马信死后化作玩偶……那玩偶的眉心有我婴儿时的发丝与那一滴鲜血,还有我因发丝而看到的那一处处大陆上的祭坛。

    露之折耀……”苏铭神色看不出端倪,他望着那老者,目中依旧冷漠。

    “我知你对所谓命术。不会轻易相信,但老夫所说句句属实!”白素的父亲再次开口。

    苏铭脑海浮现出对方之前所说的。属于他苏铭的命,尤其是前半部分的草木石络命,若木偶般被操控,这些让苏铭的双目,微不可察的收缩了一下。

    “那么你自己的命,又是什么?”…,

    “我的命……”白素父亲神情有些苦涩,但看着苏铭的双目,却是在那苦涩里,蕴含了一丝奇异。

    “我的命是天河之鱼窒空命!此命不能遇空,一旦遇空,则必死无疑!如鱼儿离开了水,活不过多久。

    我之前始终不解,直至再次看到了你,你没有命,你就是空!”白素父亲望着苏铭,复杂的说道。

    “这么说,你活不了多久了?”苏铭神色平静,缓缓开口。

    “多则数日,少则数刻,我便会死亡。”白素的父亲暗叹,沉声说道。

    “你如何能看到别人之命?”苏铭眯起双眼,忽然开口。

    “此事……”白素的父亲迟疑了一下,看了苏铭一眼后,咬了咬牙。

    “我白家在天寒宗渊源绵长,先祖白元化,曾是天寒宗的创始者之一,其修为在那个年代,可谓叱咤南晨!

    他老人家如今不知去向,当年在建立了天寒宗后,便离开了南晨,不过他在临走前曾闭关百年,离去后留下了一卷命书!

    此命书残破,是先祖偶然间获得,他的离去,应是为了寻找其他命书,甚至其强大的修为,也是来自于这卷命书的感悟!

    只不过我白家后人,没有先祖的智慧,至今都没有完全将其参悟透彻者,因顾虑怀璧其罪,故而始终将此事作为我白家隐秘。

    当年我弟弟白常在,感悟最多一些,但也同样无法深刻,至于我这里,也只是知晓皮毛,可以略作推演计算罢了。”

    白素的父亲神色真诚,其声音在这漆黑的夜里,回荡四周,让人听了后,不由得升起一种沧桑之感。

    “此事千真万确,我也没必要去欺骗于你,这卷我白家传承的命书我可以送你,只要求你做一件事情!”白素父亲说到这里,右手蓦然抬起,一指点在了自身眉心,顿时其手指所点的位置,有幽光闪动,其身躯立刻颤抖起来,肉眼可见的枯萎。

    随着其枯萎,他脸上的皮肤蠕动,似有某种物品在其体内移动般,那白素的父亲此刻深吸口气,左手抬起虚空一挥,立刻在他的面前就出现了一根点燃的香,此香烟丝缭绕,飘升中被白素的父亲猛地一吸之下,顿时化作了七缕钻入白素父亲的七窍内。

    这一幕很是诡异,看的苏铭目光一凝,却见白素的父亲在吸收了那七缕烟丝后,身子颤抖中,赫然在他的眉心上,出现了一道豁开的裂缝。

    这裂缝内没有鲜血流出,仿佛已经存在了多年。只不过平日里被掩饰起来,无法外露被人看到。

    必须要用特殊的秘术,才可以从身体上显露出来,且在这裂缝出现的瞬间,苏铭立刻清晰的感受到,从那裂缝内赫然有一股让他心神一震的气息,释放而出。

    这气息很难去形容,如芳甜。让人闻之便有种身心愉悦。似整个身体都随着放松开来,甚至修炼修为也都隐隐若增加了那么一丝的样子,更是在内心深处。出现了喜悦,仿佛经历了莫大的喜事,让人无法控制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让人试图去多感受一些这气息的存在,可当你忍不住去敞开一切触摸这股气息后,这股气息不再是芳甜,而是化作了一股恶心,那是一种仿佛要把五脏六腑,都从口中吐出的恶心之感,仿佛之前感受的那些,都是虚化的,而如今存在的。才是真正!…,

    但……若仅仅是这样,这气息倒也并非太过诡异,让苏铭心神震动过的,是在他感受到了恶心之后,竟慢慢又从这气息内,感受到了苦涩,那种苦。若吞下了这世间最浓的胆,让人从力到外化作极致的苦。

    这复杂多变的气息,让苏铭在心神震动的同时,他看到了那白素的父亲,右手抬起在竟伸入到了其眉心的那裂缝上。表情诡异,似哭似笑。慢慢的,抽出了一块黑色的木头!

    这木块只有双指宽,约有半掌长短,那让苏铭心神震动的气息,正是从这木头上散出!

    “此物,就是我白家先祖,当年离开前,遗留下来的那卷命书!此书非书,其术化木……”

    苏铭的双眼露在那黑色的木头上,在他的目光凝聚此木的刹那,他的耳边似听到了婴儿的哭泣,听到了女子的哀声,听到了男子的悲音,听到了老人泪水落在衣衫的声响。

    那是不同岁月里,人们的哭声……

    苏铭双目收缩,以他如今的修为,很少会动容,但此刻,他动容了,只因这一块小小的木头!

    此物绝非寻常!这是苏铭脑海里,如今浮现的唯一念头。

    因为在那木头上,苏铭听到的是哭声,可看到的,却是那木头外缭绕的一抹抹虚幻之影,那些影子里,是终生男女,他们在笑……各种各样的笑,如生辰,如诞子,如拜亲,如洞房,种种之事,种种众生,一切喜悦的笑。

    “此物送你……我只要求阁下一件事情,答应我,如果有一天你具备了改变命理的力量,帮助我女儿白素,去改变她的命……

    在你没有具备这个能力之前,我希望……她可以在这乱世……平安。”白素的父亲盘膝坐在地上,声音虚弱,在说出这句话后,他右手一挥,立刻那黑色的木头缓缓的向着苏铭飘去。

    直至飘到了苏铭的身前。

    苏铭看着此木,许久之后他缓缓的点了点头,他虽说对于白素父亲关于命术的话语还是存在了猜测,但此刻对于这老人的要求,还是选择了同意。

    在苏铭点头的瞬间,白素的父亲脸上露出微笑,他抬起头,看着远处黑色的海天,依稀间,他似看到了一个女子,从虚无内走出,向着他伸出了手。

    “慧郴……是你么……”白素的父亲,神色恍惚,轻声开口是,闭上了眼,他的全身气息与生机,在这一刹那,消失了。

    --------------------------------

    之前双倍月票时说过,这个月要外出两次,一次是12号,一次是19号,这事作者圈子里很多都知道,也不少都外出。

    比如现在,我就是和与我一样苦逼的老猫,在一起码字,一起痛斥某人!!!

    很着急,很想爆发,这是实话!

    原计划是22号大家统一回去,但现在,我明天就回家,今明两天,请允许我每天一更,22号我回家后,当天立刻爆发!

    此为誓言!!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