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526章 她说不愿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天空黯淡,随着那太阳失去了光芒,连带着那蔚蓝的幕,也都成为了漆黑,只有点点星光存在,使得大地看起来,也都融入模糊的黑色里。//.//

    这种异变,还有方沧兰所在的山峰传出的强烈波动,如同黑暗中的明火,让这南泽岛之人,感受极为清晰。

    山峰顶,原本的阁楼已经不存在,化作了废墟,还有那地面上一处深深的凹陷之坑,甚至在这四周此刻还有阵阵寒气若隐若现的,向着八方扩散开来。

    地面上,方沧兰盘膝坐在那里,看着苏铭,脸上带着开心的微笑。

    苏铭上前几步,坐在了方沧兰的前方,目光落在了眼前这个女子的脸上,依稀间,他有种似回到了过去之感,只是这四周的黑暗,使得这回忆也带着尘埃。

    “好久不见。”许久,苏铭轻声开口。

    “没有多久。”方沧兰微微一笑,缕了一下发丝,将手中的玉石骨头收起。

    苏铭望着方沧,看着其目中的喜悦,看着这记忆的面孔,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在这黑暗中,在这海底的深处的南泽岛上,苏铭的眼前浮现出当年的一幕幕。

    时间慢慢流逝,仿佛过去了很久,方沧兰脸上的微笑渐渐散去,化作了平静,内心暗叹,她渐渐低下头,与苏铭一样,沉默下来。

    “邯山城如何?”苏铭轻声开口。

    “已经不在了。”方沧兰闭上了眼,喃喃道。

    “你的部落……”

    “已经离散了。”方沧兰睁开双目,望着苏铭那让她二十年不忘的容颜,二十年说长不长,但也不短,且在这二十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二人再次沉默,在这黑暗中,仿佛又没有了共同的话语。

    “子烟和我说了你们这几年的经历……”半晌后·苏铭打破了沉默。

    “子烟师姐为我付出了很多,可我却没有办法回报。”方沧兰咬着下唇,轻声开口。

    “所以你设置了方才的杀局,为了要杀那个叫做云来之人?”苏铭望着面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如当年他所看一样,在这柔弱的外表下,隐藏了一股坚韧。

    “可惜已经废弃掉,不能再使用了。//”方沧兰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忽然抬起,晶莹的双目落在苏铭的脸上。

    “是不是如果我不会看到别人过去的神通,不知道你这二十年的经历·我们的话题会更多一些?”

    苏铭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眼前这个女子对他的情意,当年存在,如今也在,只是苏铭不知道该去如何接受,甚至在他的内心里·对于方沧兰的印象,也仅仅是停留在当初。

    “我们相识在邯山城。”

    “一起进入到了天寒宗。”

    “司马信于我身上的情种,在当年已经斩断·此事谢谢你,你……不欠我的。”方沧兰轻声开口,温柔的声音缭绕四周,与她给人的感觉一样,柔弱。

    “我们是朋友。”苏铭听着方沧兰的话语,轻声说道。

    “朋友······我们是朋友。”方沧兰喃喃,脸上再次有了笑容,只是那笑容与方才二人相认时的微笑,有很大的不同。

    这笑容不是喜悦,而是带着一缕苦涩。

    “你来这里的目的·我已经知道……”

    “要么带我走,要么····…不要管我。”方沧兰再次闭上了眼。…,

    苏铭沉默。

    “既不会带我走,你又何必来?让我在回忆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岂不是更好,苏铭······你走!”方沧兰依旧闭着眼,轻声的话语透出一股决然。

    “我无法带你走·但我可以杀了强迫你不愿之人。”苏铭望着方沧兰,沉声开口。

    “不用,我为何不愿,你不愿带我走,我需要选择生存的方式。”方沧兰神色平静,话语还是那么的温柔,但这温柔里,存在了一种哀伤,苏铭可以感受得到。

    苏铭沉默片刻,复杂的看了一眼方沧兰,默默的站起身,向着远处走去。

    他无法接受方沧兰,不是这女子不够优秀,而是他苏铭自身,他不想自己有太多的牵挂,爱情这种事情,在当年的乌山时就已经被埋葬,九阴界赌石之时,那几个女子的言辞与表现,让他更是看透了很多。

    “我很羡慕当年的白素·……我想知道,苏铭,这些年来,到底哪一个女子,才是让你最难以忘记的?”苏铭的身后,传来方沧兰轻柔的声音。

    苏铭脚步一顿,他的眼前浮现了一张张面孔,这些面孔有清晰,有模糊,可最终都是一一散去,没有……如果说有,或许只有在少年时,那个叫做白灵的女孩,让苏铭的心跳,如今也难以忘怀的

    但,那已是过去。

    “你是一个无情之人····…苏铭……”方沧兰似猜到了苏铭的内心,在他的身后,轻声言语。

    “或许吧。”苏铭在心里默默开口,除了白灵外,他印象最深刻的两个女子,一个是白素,一个是天岚梦。

    可白素没有捡起苏铭给她的回头之路,天岚梦在九阴界的低头避开其目光的沉默,使得这种深刻,渐渐沦为寻常。

    直至苏铭离去,这山峰上只剩下了方沧兰一个人,她默默的坐在那里,睁开了眼,有泪水流下,使得她眼前的世界模糊。

    “我可以看到人们的过去,但看不到自身的未来······”

    她轻声喃喃,苦涩中泪水更多,二十年来她内心始终难以忘记的身影,今日出现后,结局与当年一样,没有太多的改变。

    “或许忘记,是最好的选择。”方沧兰低下头,可就在其低头的一瞬,在她的远处,山峰上多出了一道身影。

    这是一个穿着大袍的男子,他没有头发,站在那里,双目露出阵阵幽光,整个人充满了一股邪异的气息,如与脚下的山峰融合在一起。

    他冷冷的望着方沧兰以及四周的废墟深坑,一步步走来。

    其身如虚幻般,在走来之时,让这虚无出现了扭曲,直至他来到了方沧兰十丈外。

    “这里,是为我准备的吧。”这男子正是子烟口中的云来,他的目光在四周扫过后,又看向了天空原本太阳存在的位置,双目瞳孔收缩了一下。

    方沧兰抬起头,冷漠的看着云来,没有说话。

    “此地之前存在的阁楼,还有其内的阵法波动,应该是在我被陷入其内后,会被滞留片刻。”云来平静的开口,目光落在那深坑位置。

    “随后我走出阁楼,便踏入又一个阵法之内,此阵可冰封,即便是以我的修为,也会被封住一瞬。”云来神色露出一丝赞叹,又走近了几步。

    “再其后,便是此山的九十九道剑气,弥漫之下,会让我无法注意到,天空上真正的杀机降临。”云来走到了方沧兰三丈外,目光落在了方沧兰的身上。…,

    “想必你还有其他的手段会陆续展开,直至将我杀死为止,不错,的确不错!不愧是我云来看中的女子,如此心机,如此隐忍,不过这里面,应该也有子烟那贱人的筹划吧。”云来忽然笑了。

    “其实我很不理解,你对我的恨来自何处?当年若不是我,你与子烟那贱人下场会很是凄惨,若不是我,如今已成厉魂。

    而你们只需要付出的,不过是成为我侍妾而已,这是交易,何来怨恨?弱肉强食,此乃天定法则,想要生存,想要获得强者的庇护,岂能没有取舍?

    而我对你也与旁人不同,你不愿便不勉强,如今数年过去,我可强动你分毫?”云来摇了摇头,缓缓说道。

    “你何必明知故问,你看中的是我的功法神通,而我也曾看到过你的记忆,在你似偶然遇到我与师姐前后的记忆。

    这数年来我帮了你很多次,先不说你当年的用心与计算,这数次的相助,我也足以回报你的庇护了。”方沧兰平静开口。

    “不够,我不舍得就这样杀你,不过子烟那贱人,我改变主意了,我会将其要回······至于你,我可以原谅,但你没有选择了,必须要成为我云来的侍妾!”云来目光一闪,再次迈出一步,与方沧兰间此刻不到两丈。

    “他已经走了,你不必在这里百般试探与解释。”方沧兰目中露出一丝讥讽。

    “另外,在我这里,没有必须二字,我方沧兰不愿之事,宁可一死,成为你的妾侍,我,不愿!”

    云来双目眯起,冷哼一声,脚步抬起再次一步迈去,就要临近方沧兰。

    可就在他这脚步抬起的刹那,突然的,在其身后,传来了一个寒风刺骨,冷漠至极的声音。

    “她说不愿,你没听到么?”

    在这声音出现的瞬间,云来猛的转身,一眼看到了在他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一个身影,一身长衫,一头黑发,相貌俊朗,但神色却如寒冬之人。

    云来双目眯起,蛮魂中期修为运转全身,使得其四周虚无如撕裂般大范围的扭曲,他站在那里,盯着苏铭,忽然笑了起来。

    “难得遇到我蛮族同辈强者,既此女阁下看好,是云某鲁莽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