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494章 赤龙的线索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帝天分身毁灭,其安排在蛮族大地监视苏铭的仆从也被擒住,这一切,都使得苏铭被安排的命运,出现了强烈的变化。

    这些,也正是这老者的恐惧的根源,他了解很多事情,但越是了解,他便越是恐惧,他如今唯一能依仗的,就是苏铭还没有找回属于其真正的记忆。

    “我有足够的耐心,你若真不想说也就罢了。”苏铭双指再次按在这老者的胸口,立刻这老者的身躯传出轰轰之声,肉眼可见的,他的皮肤下出现了一个又一个漩涡。

    那些漩涡在急速的旋转中纷纷爆开,有旋风从其内卷动而出,这种痛苦,让这老者颤抖中,豆大的汗珠滴落。

    “我并非一定要从你这里知晓一切,我所要的,是对你的折磨,无休止的折磨……其实你我之间没有太过明显的仇恨,你何必呢?”苏铭摇了摇头,右手抬起向着一挥。

    立刻这老者身体内存在的旋风更加暴虐,卷动其五脏六腑,如把其体内捣成了浆糊一般,这种撕裂之感,让这老者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这样的惨叫,在洞府外明月下,持续了大半夜的时间,使得这山谷内的命族之人,都清晰听闻。

    直至天色渐亮,这惨叫才慢慢微弱下来,苏铭望着眼前这仍在颤抖的老者,右手抬起掐诀一指,立刻邯山钟幻化而出,将这老者笼罩在内后,钟鸣回荡。

    这钟鸣在外人听到只是咚咚之音,可在那钟内老者听去,却是震耳欲聋,如有无数人在咆哮,让其脑中一片轰鸣。身躯更是颤抖越加距离,甚至血肉撕扯。骨头要崩溃一般。

    “我给你足够的时间去考虑清楚。”苏铭缓缓说道。不再去理会这老者,而是平静的闭上眼,沉浸在元神的温养之中。

    他的元神出现时间不长,若想发挥出全部的神识。需要一段时间的温养。

    时间就在苏铭这温养元神之中,慢慢的流逝。转眼过去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整个山谷的命族之人。都可以时而听到钟鸣。时而听到阵阵凄厉的惨叫。

    对于那老者的折磨,苏铭不再是单纯的以劲风,而是配合雷电之术,配合火蛮之炎,再有诅咒之法。

    并非是一次性的施展,而是慢慢的递进。当对方适应了风撕之后,他会加上雷电贯穿其血肉筋脉。让其承受如天劫般的炼狱。

    当这老者习惯了雷霆与风撕时,苏铭再加上火蛮之炎,内外的燃烧,经脉的毁灭,血肉的折磨,让这老者的有种生不如死的痛楚。

    他想死,但死不掉,因在他的体内,诅咒之术苏铭没有全部解开,而是残留了一些,这些诅咒可以让其不断地虚弱,无法自爆,无法死亡。

    再加上邯山钟的轰鸣,这段日子来,这老者几乎承受了他一生从未有过的如沉浸在黄泉的痛。

    如果不是铁木的归去,这样的折磨与苏铭自身元神的温养,会不断地持续下去,短时间他不会走出洞府。

    铁木,最终还是无法躲过死亡的到来,在这一天的黄昏,在外界的天空下起了微微细雨里,闭上了双眼。

    苏铭尝试过救治,但已经是油尽灯枯的铁木,已经没有了回天之力。

    雨水哗哗,九阴界的雨并非少见,且一旦出现就会连续数月,整个天地在这雨水中都是朦胧的,看不清太远。

    山谷内的命族数百人,全部都走出了洞府,在这山谷底部,看着躺在那里,被族人遮盖了雨水洒落的铁木,他闭着眼,神色平静,没有太多的痛苦,反倒有一种解脱。…,

    四周很安静,即便是有哭泣之声,也被这哗哗的雨水掩盖住了。

    苏铭也走出了洞府,站在铁木的尸体旁,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面孔,当年的往事在记忆里浮现,尽管接触不多,但也可称之为故人。

    苏铭见了很多的生死,但这一次却有些不太一样,看着铁木,苏铭的眼前浮现出往昔与其一战的一幕幕。

    南宫痕站在苏铭身旁,神色哀伤,这样的事情他在这十五年来经历了很多次,他本以为自己可以麻木了,但此刻却发现,无法麻木,怎能麻木……

    “铁木前辈当年本可以出去……但为了让其部落之人先走,最终因阵法的崩溃,无法离开……

    十五年来,随着其他前辈的一一死去,直至五年前,只剩下了铁木前辈一个后巫,直至如今……他也归去了。”南宫痕苦涩的轻声低语。

    在铁木的尸体旁,跪着一个青年,这青年神色哀伤,他正是南宫痕当年带着的那个少年,其右臂已经失去,此刻跪在那里,泪水流下。

    “送铁木前辈!”南宫痕沉默片刻,缓缓开口。

    随着其话语,四周的所有命族之人,一个个纷纷跪拜下来,神色悲伤,那雨水洒在众人身上,很冷,但却无人避开。

    在铁木的四周,走出了两个族人,将铁木的尸体扛起,一步一步,顺着山谷之路,向着远处走去。

    那青年流着泪,跟随在后,南宫痕看了苏铭一眼,也走向哪里。

    苏铭沉默中,迎着雨水,一同在命族众人的跪拜下,向着山谷深处走去。

    这山谷的深处,是兽骨祭坛所在,也是命族之人这十五年来,死亡之人的埋骨之处……

    那一片片森森白骨,一座座刻着字的石碑,在这雨水的朦胧中,透出的不是阴森,而是一股浓浓的哀伤。

    这股哀伤苏铭感受并不深刻,但在南宫痕那里,每一次来到此地,都会让他的心,被深深地刺着。

    埋藏了铁木,在其坟上竖起了一座石碑,刻下了其名与命族二字,刻下了其一生的战绩后,南宫痕默默的拜了拜,带着哀伤,转身离去了。

    苏铭的目光这祭坛之地扫过,雨水更大,朦胧中他依稀似看到了无数英魂,在保护这山谷族人的十五年,一一归墟……

    铁木的归去,化作的哀伤缭绕整个命族之人的心间,使得此后的几天,所有人都少言寡语起来。

    外面的雨水,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大了,哗哗之声始终存在,雨雾遮盖了四周,朦胧中越来越模糊,似连接了天与地,成为了一幕雨帘。

    苏铭在他的洞府内,听着外面的哗哗雨声,继续沉浸在了打坐之中,对于帝天仆从的折磨始终在继续,没有停止。

    铁木的死,对他的触动不算太大,缭绕在此地的哀伤也一样如此,毕竟对他来说,这里不是他生存了十五年的地方,没有太多的记忆留下。

    但他自己也不知为何,内心却是有种压抑之感。

    “死难归乡,埋骨异地……即便是后巫之尊,也难以决定自身生死之事……他还好,最起码他知道自己的家乡在什么地方,他也知道家乡的路在何方。

    可是,我的家乡在那里……乌山,到底在什么地方……亦或者,乌山也不是我真正的家乡……

    阿公曾告诉我,要去界蛮山。”苏铭喃喃,目中起了迷茫,乌山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渐渐模糊了。…,

    时间再次流逝,慢慢又过去了一个月,苏铭元神的温养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慢慢达到了圆满的程度。

    随着元神温养的结束,他的神识也达到了如今的巅峰,一旦散开虽说不能覆盖百万范围,但对于赤龙,对于蛮魂毒尸,对于姚云海的傀儡之体,却是有所感应。

    在这一天,苏铭盘膝中神色凝重,他的神识慢慢散开,向着八方弥漫之时,其重点方在对赤龙与傀儡及毒尸的感应上,渐渐的,他的表情阴沉下来。

    其神识覆盖,使得苏铭意识扩散,随着他传出呼唤,慢慢的,首先回应的是一股来自西方的波动。

    那波动很是微弱,在与苏铭神识碰触的刹那,苏铭脑中一阵模糊,隐隐有画面一闪而过。

    那画面里,是一处巨大的宫殿,这宫殿修建在一坐山峰之上,宫殿内有八尊巨大的雕像,在这雕像中间的地面上,有一具骸骨半跪在哪里,其四肢被铁链锁住,又被深深的钉在地面内。

    回应苏铭波动的,不是这雕像,也不是此骸骨,而是这骸骨所在的地面上,一副被勾勒出的图腾!

    那图腾凸起,盘旋在四周地面,其样子正是缩小了很多的赤龙!!

    只不过其颜色已经不是赤红,而是黯淡了很多,神色露出痛苦,一动不动,若仔细去看可以发现,这八尊雕像如镇压一般,踏在赤龙图腾上,至于那中间的骸骨铁链,被钉在大地的位置,也正是这赤龙的龙头所在!

    苏铭脑中的画面,闪动间显露出这一幕后,便消失无影,紧接着出现的,是一幕新的换面,那画面里是一片沼泽之地,在那沼泽的深处,一片漆黑中有一双绿色的眼闪动了一下,似有低吼传出,画面随之消散。

    苏铭的双眼猛的睁开,其内有寒光乍现。

    “阴灵族!!”其身蓦然站起,在此地留下一道神识后,向着洞府外一步迈去,身影刹那消失。

    -----------------

    1,网吧电脑的输入法不是我熟悉的,词库也都不熟悉,几乎每十个字就要寻找一番,气的想要砸了键盘!!!导入导出也没用!

    思绪严重短路,写的非常慢,十个字一卡,我有开骂的冲动!!

    2,今晚yy有活动,8点左右我会去。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