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487章 我也是外族!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这是一场疯狂的杀戮,相比于十五年来缺少药物,更是内心茫然,不知未来在何处的巫族之人,这些蝠圣族每一个都极为强大。

    巫族之人在这十五年来,不断地抵抗中死亡了太多,强者大都陨落,如今剩余下来的,除了老幼,中坚力量已然不多。

    另外意志的磨灭,更是让巫族之人从内心深处,对于这九阴界的种族,存在了畏惧,尤其是这一次,幅圣族竟出现了金残族人,这在过去的十五年来,如今是第二次,但显然这一次的金残族人,要比十多年前强大了太多太多。

    南宫痕的话语与举动,只能将巫族之人的热血调动起来那么一瞬,但随着杀戮的展开,这种所谓的热血,持续不了多久。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面对着身子高大的蝠圣族,巫族之人表现出来的往往是一种无力的反抚,就算是挣扎,但蝠圣一族,具备堪比蛮族的身躯,具备超越了巫族的神通,再加上数量众多,这一战,于巫族而言,除了惨烈,没有其他。

    尤其是那十多个蝠圣族的紫线族人,他们每一个都具备了相当于巫族后巫的修为,具备了堪比蛮族蛮魂强者的身躯,所过之处,残忍的笑声回荡,但凡阻挫在他们面前的巫族,全部被他们生生的撕开了身体。

    他们根本就不去施展什么神通,那双强壮的手,就可以取代一切,人头分离,四肢分离,血肉四溅成为了这天空上,未恒的画面。

    南宫疫喷出一口鲜血,低吼中手中的长松从一个蝠圣族族人眉心穿透而过,其左手招起一挥之下,立刻便有大量的死气凝聚,在他身体外形成一片漩涡,从那漩涡里出现了诗多死魂,直奔四周而去。

    他是灵媒,但即便是身为灵媒,即便灵媒之巫大都是同情死人冷漠生者,但在南宫痕身上这一点有所不同,那灵媒之巫无法压抑他天性中豪爽的性格,这也是他为何始终无法迈入后巫的一个英键原因。

    他的身后,巫族族人在这不断地死亡下越来越少,随着!声声轰呜的自爆之声回荡,这场厮杀达到了巅峰。那自爆的,是巫族的那些老者他们在死亡前的毁灭刺激了所有的巫族之人。

    “战吧,那么死!“南宫痕大吼。

    “为自己为战,为我们命族而战,在杀戮中改变自己的命运,在疯狂中博取一个未来!“所有的巫族,此刻已然红了眼,面对那幅圣族,一个若打不过那么就两个,两个不够就三个!

    可尽管这是这样,在蝠圣族的数量并不比巫族少的情况下,巫族之人的死亡不断地增加,鲜血弥谩,凄厉的惨叫回旋,在南宫痕的右侧,他亲眼看到一个族人,被人生生的撕下了头颅,鲜血喷发,有那么几滴落在了他的脸上。

    短短的接触,五百多巫族之人,只刻下了不到三百,他们无法再前冲,而是被上空来临的幅圣族,不断地逼压之下,开始了节节后退,直至退缩到了守护光幕上。

    南宫痕内心绝望,他看着族人一个个死去,看着那一个个十五年来熟悉的面孔粉碎,看着这一切,但他却无力改变。

    但他们退至这守护光幕旁之时,突然地,从天空上有一只巨大的手掌,虚幻而出,以亡种惊人的速度,直奔南宫痕与那些巫族而来。

    远远一看,这手掌极为庞大,足有数百丈,下压之时,传来阵阵轰呜之声,在那手掌的上方,那眉心有着金残的蝠圣族族人,其右手正招起,慢慢按下,他的嘴角露出饥讽与不屑,在他看来,外族之人臆弱的不堪一击!

    南宫痕一声嘶吼,他脸上青筋鼓起,他身后的所有族人,一个个都疯狂的运转全部力量,要去抵抚这巨大的手掌!

    若是他们抵抚不住,他们死亡还是其次,这守护光幕恐怕很难坚持,一旦光幕碎裂,那么山谷内的孩童,还有那些受伤的族人,将会面临一场没有丝毫反抚之力的屠杀!

    眼看这手掌呼啸间已然距离他们不到五十丈,就在这一刹那,一声茶老的低吼从这山谷内传出,却见一个白发茶茶的老者,茶白着脸,从这山谷内一冲而出,其速度之快,转眼就穿透了光幕,越过了南宫痕等人,在他们的上方,一个人面对那按下的巨大手掌,招起了右手,握拳猛的一击而出。

    “轶木前辈!”

    “是轶木前辈!“一声声根奋的呼声从人群内散出,这老者,正是在上一次战争中受伤,始终无法痊念处于昏迷之中的轶木!

    在这整个山谷面临如此危机之时,他苏醒了,此刻奋不顾身的出手,在其拳头碰触这巨大手掌的一刹那,轶木喷出一大口鲜血,他的全身更是爆出了血雾,整个人如断了残的风筝,倒卷而去。

    “这就是此地外族的最强之力么,如此臆弱,不堪一击……所有外族之人,都该死!”冷漠的声音从天空上传来,四周的幅圣族族人漂浮在八方,神色尽是嘲讽,那十多个紫残族人大都冷笑,看着下方这!幕。

    说出这句话的,正是那天空最高处,展开这巨大手掌的金残之人。

    南宫痕绝望了,他上前立刻扶住轶木,轶木面无血色,双目紧闭,他本就有重伤,此刻强行出手之下,又被重刻,此刻已然命悬一残。

    那巨大的手掌轰轰而来,眼看就要碰触南宫痕等人之时,在南宫痕的一声低吼中,所有的巫族全部进入到了那光幕内,看着那手掌瞬间碰到了光幕,一声惊天动地的轰呜下,这光幕直接爆开,化作无数碎片倒卷四散。

    整个山谷,在这一刻,没有了任何防护!

    那巨大的手掌在崩溃了光幕后,没有散去,而是以一种灭绝一切的方式,向着山谷内的巫族之人,征的压去!

    山峰碎裂,大量的碎石脱落中碎末成灰,大地因无法承受这一掌之力,出现了一道道裂缝,似要崩溃。

    山谷内部的阵法处,没有任何尸体,只有一层层飞灰,在方才那一瞬,所有于此地之人随着阵法的崩溃化作了尘埃。

    一处处颤抖的调府内,随着辟石的脱落,那些孩童害怕的抱紧了自己的女亲,闭着眼,等待死亡的到来。南宫痕惨笑,招头看着那手掌,神色露出了绝望。

    “未来在那里……就这样结束吧“……

    而此刻,那幅圣族金残族人冷漠的话语,还在八方回荡,那轻蔑的合义,表露无疑。

    “……所有外族之人,都该死!”

    但就在这一刹那,在这冷漠的声音回荡的瞬间,在那巨大的手掌距离南宫痕等人不到三十丈的一瞬,在这所有人都已经绝望的一刻!

    一个同样冷漠的声音,蓦然的,于这天地之间,以一种压过了那金残之人的声势,如雷霆般轰轰传来。

    “我……”这是这声音的第一个字,在这个字传出之时,天空上所有的幅圣族族人,都感觉到了一股狂风从远处呼啸而来,这股风之强,如天之怒吼,竟让他们的身体无法控制的被卷动开来。

    “也……“……这是第二个字,那第一个字传来时给人感觉还在远处,但这第二个字的出现,却是有种就在耳边的感觉,如炸雷一般轰轰,让所有幅圣族听到之人,心神与脑海同时轰呜。

    一道金光,以一种无法形容的速度,出现在了这山谷内,那按下的巨大手掌之下,这金光化作了一个身影,看不清样子,只能看到他招起了右手,伸出了一狠手指,看似随意的,点在了这庞大的手掌中。

    “是……”这是第三个字,平静中给人的感觉,如蕴含了天地某种规则,取代了这四周与一切的声音!

    这身影与那手掌比较,很是渺小,但在他的手指与这庞大的手掌碰触的刹那,一声惊天轰呜剧烈的回旋,传遍四周数百里内,轰轰间更有一股冲击向着八方扩散,如狂风呼啸,如怒浪横扫。

    那巨大的手掌,在这轰呜下,颤抖起来,寸寸碎裂,最终蓦然爆开,化作了一股冲击,直奔天空倒卷而去。

    “……外族!“这是这句话,最后的两个字,在这手掌崩溃倒卷之时,被那身影缓缓说了出来。

    此刻四周狂风呼啸,那身影站在半空,一头长发飘舞,一身白衣似雪,其容颜俊朗,眉心一个菱形的烙印,肩膀上有一条小蛇昂头吐着芯子,他站在那里,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此人双目一片深篷,如蕴金了整个茶穹,他的身体上散发出阵阵金光,这金光是从其身体各个位置散出,使得他看起来如披着一层金甲!

    他的双眼除子深篷后,更有一种让人望之心惊之感,但凡与其目光碰触的幅圣族之人,一个个都是脑海轰轰,仿佛只看了他一眼,就有种身体要崩溃之感。

    这是一种强大,一种超过了此地所有力量的强大!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