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有眼光!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第三卷名震东荒第438章有眼光!

    在南宫痕的这具雕像,散发出强烈的光芒,其身躯迅速复苏之时,苏铭的右手按在了那二十多丈高的雕像上。

    一旁的南宫痕也看到了苏铭的举动,倒也没太在意,在他看来,苏铭是去看看此雕像的开价,即便是这雕像价格不高,但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祭献带走的。

    “我选择了一圈,唯有这一具要价最高,九yīn灵的要价大都是根据自身的实力评定,他敢要出这个价格,我就敢给!

    想来,他必定是这第五层的最强者!”南宫痕虽说很是心痛巫晶,但他更相信自己的判断,此刻望着那光芒万丈,极为不凡的雕像,看着其渐渐完全复苏,看着其双目lù出了光芒,他的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

    片刻后,这四十多丈的雕像,其身躯完全的复苏后,他手中的长枪立刻抡起,向着大地猛的一敲,与此同时,其身躯拔地而起,呼啸间站在了天空之上,带着头颅的脸上,只留出炯炯有神的双目,低头看了南宫痕一眼。

    那目光有些奇异,似蕴含了复杂,感慨,古怪种种……

    “遵从我族与巫族的盟约,愿意为你服务,直至你再拿不出符合祭献的要求。”半空中的这九yīn灵,缓缓传出了话语,其声音在这四周回dàng,发出嗡鸣之音,听起来极为不凡。

    南宫痕兴奋的正要身子随之飞起,但立刻在他身旁,苏铭那里右手按着的那雕像,竟出现了光芒,这光芒很是黯淡,可其身躯却是一样在快速的复苏,双眼的位置,有沧桑的目光渐渐出现。

    南宫痕愣了一下,猛的睁大了眼。

    “墨……墨兄,你把他租下了?”南宫痕倒吸口气,一脸的无法置信,见苏铭点头后,南宫痕神sè立刻古怪起来,张开口似要说些什么,但却迟疑了一下,同情的看了苏铭一眼。

    对于苏铭的财力,南宫痕此刻虽说有些难以接受,但事实摆在面前,想来墨苏有其旁人不知的手段与方法。

    但苏铭的这选择,却是让南宫痕感觉……有些不值,或则说是非常不值。

    “唉,墨兄……你应该早点和我说的,这里的九yīn灵,有不少都……算了,你既已经选择,我就不说了。”南宫痕苦笑的摇头,同情之意更浓。

    苏铭面具下的神sè古怪,看着南宫痕表情中的同情之意,他的目中也泛起了类似的神情。

    此刻苏铭身边这二十多丈的雕像,已然完全复苏,他活动了一下身子,从其体内传出咔咔之声,似有些不堪承受一般,这让南宫痕更为同情苏铭了。

    尤其是这具九yīn灵在活动中,身子慢慢缩小后,如常人一般站在那里时,竟lù出了凸起的背部,这显然是一个驼背的老迈九yīn灵,身上的铠甲尽管是银sè的,可却黯淡无光,穿在身上看起来有些邋遢之感。

    看着这一幕,南宫痕内心叹息,他对于苏铭的眼光已经了解,在他感受,这已经不是眼光的问题了,而是与心智挂钩的事情。

    “小娃,你选择老夫,是你的运气,罢了,看在夺灵散的份上,老夫就守护你一路,不过按照我们说好的啊,我可以不和你按照每天来计算,但我每出手三次,你就给我一颗夺灵散。”苏铭脑海回dàng老者的话语,他看着眼前这个驼背的老者,此人尽管带着头颅,穿着铠甲,可这么一副样子,看起来很是怪异。…,

    但苏铭却很是恭敬,向着老者一抱拳。

    “一切按照前辈的要求,我会尽量满足。”

    对苏铭的恭敬,这老者颇为满意,他索xìng一把取下了头盔,夹在腋下,lù出了一张很是特殊的脸。

    褐sè的皮肤,看起来如木头一般,银sè的长发,在这肤sè的映衬中显得格外显眼,在看到老者的相貌后,苏铭双眼一缩,此人的样子,与那巫城内高高耸立的石柱上,举着的那颗庞大的头颅,竟很是相似,显然,他们或许是一族之人!

    老者满脸皱纹,双目无神,打了个哈气后,目光在南宫痕上一扫,嘴角lù出了微笑。

    那笑容在苏铭看来,有些龌龊的感觉。

    “这位小哥英武不凡,选择的是我族在此峰上最强的小伙,不错不错,好眼光!”老者咧嘴一笑,声音沙哑。

    南宫痕内心对苏铭的同情,再次多了不少,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之时,忽然睁大了眼,他看到那老者抬头看向自己祭献租来的九yīn灵,说出了一句让他愣在那里的话。

    “小憨子,老夫的那份呢!”老者一瞪眼,望着半空中南宫痕的九yīn灵,这叫做肃憨的九yīn灵此刻很是乖巧的从怀里取出了一团晶光,恭敬的jiāo给了老者。

    老者拿手颠了颠,满意的点了点头,连忙收入怀里,还不忘对愣在那里的南宫痕恭维几句。

    “小伙子,你太有眼光了,放心,这小憨子若不听话,我事后去教训他,你放一百个心,但凡是被老夫介绍出去的族人,都绝对没问题!”

    “那个,咱们走吧?老夫我可是好久没出去了,不知道外面有没有太多的变化。”老者回头看向苏铭,催促开口。

    苏铭此刻同情的看了南宫痕一眼,干咳了一声,向前走去,那老者背着手,大摇大摆的跟在苏铭身后,还哼着小曲,一副很是得意的样子。

    南宫痕半晌才恢复过来,他看了看远处离去的老者,又抬头看了看那叫做肃憨的九yīn灵,忽然觉得,这方才看去的英武不凡,隐隐似有些呆板之感……隐隐的,似有些痴傻之意……

    他的脑海中不断地浮现那老者索要好处的动作,还有那夸着自己的话语,他身子一个哆嗦,狠狠地打了自己脑袋一下,苦笑起来。

    “我第一次听说,这……这九yīn灵竟还会骗人!!”

    就这样,带着懊悔与郁闷,南宫痕一路苦笑,带着化作手背上印记的九yīn灵,与苏铭……还有那让他咬牙切齿,可却不敢得罪的老者,离开了这片空间,从那虚无的漩涡内,走了出来。

    在走出的一瞬,那老者抬起头,看着远处高耸的石柱上那颗庞大的头颅,目中浮现了复杂与追忆,这复杂很快就散去,他收回目光,看向了这漩涡之mén后的大殿内,那被铁链拴着的骸骨。

    在看到这骸骨的一刻,老者叹了口气。

    “小娃娃,老夫要去见见故人,你只要在城内,我都可察觉,等你离开的时候,我会随着出现。

    若有需我出手之时,呼唤老夫告诉你的名讳,我自然会出手!”那老者淡淡的开口,身子向前一步迈去,其身影瞬间消失。

    南宫痕直至那老者走后,这才向着苏铭苦笑的抱了抱拳。

    “墨兄,唉……不说了,我要回到客栈去静心与……我的九yīn灵沟通,等赌宝大会开始时再走出,你是与我一起回去,还是要在这巫城转转?”…,

    苏铭对南宫痕颇为同情,正要说话之时,忽然他目光一闪,看到了在这大殿的台阶下,站在那里看向自己的一个人。

    “南宫兄先回去好了,墨某自己在这里转转。”苏铭向着南宫痕一抱拳。

    内心很是郁闷的南宫痕,也没心情再说些什么,摇着头,快步的离去……

    在南宫痕离去后,苏铭望着那台阶下站在那里,与自己目光对视之人,面具下的嘴角lù出微笑,顺着台阶一步步走去。

    随着他与那观察自己之人越来越接近,这在苏铭眼中穿着一袭黑衣,相貌干瘦,有着诸多小辫的青年,其双目瞳孔收缩了一下,但却站在那里,一动未动。

    直至苏铭走下了长长的台阶,走到了此人的面前时,这青年忽然笑了起来,收缩的瞳孔放缓,看着苏铭,抱拳一拜。

    “异地遇故jiāo,此乃人生一大乐事,我之前还在想为何觉得阁下有些熟悉,此刻想起来了,苏兄,当初一别,如今风采依旧。”那青年笑着说道。

    他正是苏铭当年去往天岚城时,遇到的那位来历神秘,似巫族之人的预思,邬多!

    “苏兄不要辩解,此事邬某很确定,你我也非外人,我既能在这里等你,且说出你的身份,就不是那种卑鄙之人,否则的话,我大可不必如此。

    苏兄的隐藏很是高深,无论是气息还是感觉,都让人无法看出端倪,就算是我以预思之术探查,也得不到丝毫答案。

    但,我邬多自小具备一项他人没有的天赋,我对气味非常敏感,苏兄可以改变一切,但身体内散发出的味道,却是忽略了。”邬多微笑开口,言辞很是诚恳。

    “我叫墨苏。”苏铭看着邬多。

    “我叫种羿,墨兄,初次相识,可愿与钟某找个地方坐坐?墨兄来此,想必也是为了赌宝大会,此事钟某知晓不少,或许你我还能联手……”邬多看了一眼苏铭右手的手背上那九yīn灵的印记,低声说道。

    苏铭略一沉yín,点了点头。

    ----------------

    一路高铁,一路码字,可惜不能chōu烟,憋得好难受……明天下午两点半,还是有些紧张……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