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89章 你说我恶毒?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姬夫人神色狰狞,使得其面部那刺腾也都越加的可怕起来,那婴儿的样子,双目的幽暗,使得姬夫人脸上如有四只眼,死死的盯着苏铭。

    与此同时,姬夫人双手抬起,五指在身前以奇异的方式波动,很快在她的身前就出现了扭曲的波纹,这波纹向着四周散开中,姬夫人传出了一声尖锐的嘶吼。

    “鬼孕巫族,历代祭祀之活灵,以我唯一鬼堂族人身躯,召唤吾部圣灵!”姬夫人声音尖锐刺耳,如骨头在摩擦,在八方掀起层层回音。

    在她这句话说出的瞬间,苏铭双目瞳孔一缩,他清楚的看到这姬夫人干枯的身躯,其凹下下去的小腹,于此刻竟有了蠕动,似在其小腹内,不知存在了什么,在其内钻洞一般,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竟然膨胀起来。

    乍一看,这姬夫人如成为了孕妇!

    大量的风不断地被姬夫人口中吸去,其腹部也越来越大,到了最后,已然如怀胎十月般,但与其身体其他位置的干憋比较,便给人一种触目惊心之感。

    阵阵青筋在姬夫人挺起的肚子上浮现,其上更有一个若拳头大小的鼓包,从各个位置不断地起伏凸出,阵阵尖锐的笑声从姬夫人那里传来,她盯着苏铭,目中的杀机滔天。

    “我的夫君姬云海被你封印,我的摄魂之艳对你无效,我的诅咒之术对你无用,从我嫁给了姬云海后,我从未受到如此伤害,既然我杀不了你,那么就让我的宝宝……让我族圣灵鬼子,来杀你!”姬夫人的腹部越来越大,她的笑声透出诡异,她的左手按在挺起的肚子上,右手抬起虚空一抓。

    立刻在她的手中出现了一个孩童的玩具小鼓,松开手后此鼓漂浮在了一旁。

    “好恶毒的女子,不但杀了自己的伴侣,更要以子婴展开术法!”苏铭上空的漩涡此刻消散开来,他被限制的范围也快速的消弱,盯着姬夫人,苏铭缓缓开口。

    “恶毒?”姬夫人大笑起来,其笑声透出的怨恨极浓,她望着苏铭,尖声开口:“我恶毒?那是你没见过真正的恶毒之人,我鬼孕巫部虽说向来神秘,但却与世无争,可我部如今,只有我一个人存在,其余人全部死亡,被姬云海当年实验其诅咒之术杀死……

    上至没有巫力的年迈老人,下至刚刚出生的婴儿,你见过那些年迈的老人抓开自己的胸口,把心脏掏出来吞下才可解脱的一幕么?你见过刚刚出生的婴儿,凄厉痛苦的哭喊,全身腐烂死亡的一幕么!

    你见过族中的所有男丁,骨头长在血肉外的痛苦么?你见过族中所有的女子,眼睁睁的看着家人如此,自身却控制不住体内的**,在那里淫荡傻笑,扑到让你的部落如此凄厉的仇人面前,流着眼泪骚首弄姿,淫荡摆臀的凄厉么!

    你没见过,你凭什么说我恶毒!!”姬夫人尖声嘶吼,神色露出激动与怨恨,更有悲哀与痛苦,她右手抬起再次一抓,这一次在其手中出现的,是一把孩童玩耍的弓箭,漂浮在了那小鼓的旁边。

    “我恶毒?我的确恶毒,我的恶毒是因为姬云海,是因为他!!他杀了我所有族人,为了实验其诅咒,在那个时候,我流着泪,在扭动自己的身躯,我恨他,恨自己,我祈求上天帮助,我祈求一切神灵,只要有人可以帮助我,我可以牺牲所有………,

    可没有人帮我,神灵闭上了眼冷漠的走开,苍天起了乌云,用大雨洗去了一切痕迹,在那场噩梦过后,族中所有男丁全部死去,我看着那里面有我的丈夫,有我的阿爸阿妈,有我刚刚出生的女儿……

    你知道那种痛苦么!!!可噩梦还没有结束,族中的所有女子,都被姬云海用术法出现了孕育的痕迹,他除了要那我部实验其刚刚修炼有成的诅咒外,更是看中了我部的圣灵,我鬼孕巫部历代祭献的圣灵,是鬼子!

    要强行的以其恶毒之法,让我们这些女人把鬼子诞生出来,成为其诅咒之术的承载,让他的诅咒能更强!”姬夫人似从未把这些事情与人说过,隐藏在了内心不知多少年,此刻在与苏铭这一系列的厮杀中,被逼到了这种程度,故而在那疯狂中,将其内心的话语,因苏铭那一句恶毒,通通说了出来。

    “所有人都死了,我的姐姐,我的母亲,我的所有族中姐妹,都被姬云海豁开了肚子,因为没有孕育出鬼子而死……你以为我为什么还活着,因为只有我成功的孕了鬼子,孕育鬼子需要长久的岁月,所以我没死,我被姬云海带走……他会等待鬼子出生!

    我成为其玩物,我为何淫荡,那是因为在那段岁月里,他在我身上种下的诅咒,越来越多,我成为了其诅咒的实验体。

    这天下恶毒之人,我算么!!我当年的纯真,我认为天空永远都是蓝的,我认为那乌云只是暂时,可真相是,这天空的蓝,也是一种压抑!!

    所以我想尽方法取悦姬云海,最终更是用尽了方法,找到了他的弱点,用了整整一甲子的岁月,在鬼子诞生之时,我杀了他!我把他炼成了傀儡,可代价是鬼子的消散,只剩下了一丝在我的身体内,成为了我一种不愿使用的术法。

    我本以为一切随着他的死亡而结束,我本以为我可以自由,去寻找新生,在一个偏僻的地方,独自一个人过着余生……可你知道,你知道么……我习惯了那样的生活,我习惯了淫荡的**,我变了……我不再是我,不再是当年的我……”姬夫人眼中流着泪水,向着苏铭凄厉的大声开口时,她的右手抬起,这一次出现的是一块婴儿的头骨。

    那头骨是血色的,漂浮在小鼓与玩具弓箭的旁边。

    苏铭听着姬夫人的话语,他身边的限制此刻完全消散,但他的神色却是有了复杂,从姬夫人的神色与声音里,苏铭可以感受到其所说的,应大都是真。

    依稀间,他似能在这姬夫人的身后,看到一个在岁月中消散的,纯真的身影。

    “我脸上的这道疤痕,不是别人给我划出,是我自己划的,每一次我控制不知自己时,我都一次次的豁开,毁去自己的容颜,不让它愈合,可没有用……没有用……我控制不知自己的身体……这一切,都是姬云海!!”姬夫人如癫狂,此刻的她肚子高高鼓起,双目露出怨恨,猛的看向苏铭。

    “杀了你,把你的血肉精华吸干,让你来承受我的痛苦!鬼子,宝宝,出生吧,选择你的路,若你选择了帮助妈妈,就把他……杀了!”姬夫人的声音从凄厉中忽然变的柔和起来,摸着自己的肚子,其神色露出痛苦的瞬间,一缕缕黑气突然的从她的肚子上大量的扩散出来。…,

    随着黑气的散出,姬夫人的腹部快速的凹陷,转眼之间,一声婴儿的啼嘶蓦然传出,却见在姬夫人的身前,那大量的黑气翻滚凝聚之下,赫然出现了一个全身漆黑的婴儿。

    这婴儿头上有一根黑角,脸上有金色的纹络,此刻张开嘴,露出了锋利的牙齿,正向着漂浮小鼓、弓箭,还有那婴儿头骨的地方爬去。

    一股阴森的寒冷,随着鬼子的出现,立刻覆盖四周,但这鬼子显然并不完整,它的身体此刻正快速的消散,四周的寒冷也正急速的恢复,如那姬夫人之前所说,此刻的鬼子,只是当年消散后余留的一丝。

    苏铭暗叹,脚步向前一动,身影疾驰向着姬夫人而去,其右手抬起,隐隐有光芒闪动,一股浩荡之力从苏铭身体内扩散出来的刹那。

    那鬼子身体猛的一跃,赫然出现在了婴儿头骨旁边,一把抓起后张开口,猛的一咬之下,咔咔之声回荡,它竟将这婴儿头骨咬碎,吞了下去的同时,它猛的抬头,双目露出幽光,看向苏铭的刹那,其身一闪,直接冲出。

    “杀了他!!”姬夫人凄厉的嘶吼中,这鬼子瞬息接近苏铭,轰轰之声回荡,苏铭身子连连后退,嘴角溢出鲜血,这鬼子无形,苏铭的一切手段攻击,都如打在虚空,可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那打在虚空的力量,竟以苏铭无法理解的方式,出现在了他自己的身体上。

    这种诡异的术法,苏铭从未遇到,此刻他后退中目光一闪,对于无形之物,他并非没有杀招,其右手蓦然抬起,向着那鬼子,画出了一笔!

    一笔蛮殇!

    这是苏铭自创的第一式神通,也是他神通中,自身具备的最强之术!如今更是他自达到了祭骨中期后,以体内四块蛮骨之力,首次展开,在这一笔落下的刹那,沧桑的声音回荡,那是属于他的蛮神歌!

    这声音的扩散,蕴含的威严,随着苏铭这一笔的划过,使得那鬼子发出了凄厉的惨叫,若它全盛之时还好说,但如今的它只是当年的一丝所化,本就在快速的消散,如今遇到苏铭这可穿透虚无的蛮殇一笔,直接点在了其身。

    也就是在这一笔落下的同时,苏铭的身份,随着那蛮神歌的回荡,随着其衣衫在体内强劲的力量释放下有了碎裂,显露出了身体上蛮纹,表露出来

    “你……你是蛮族!!”因鬼子的受创,姬夫人喷出一口鲜血,神色大变。

    ---------------

    大概再过两个小时,会有惊喜~~~求月票!!

    #c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