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77章 啥子声?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第二更)

    三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三天后,这片三煞格局的山脉,漩涡已然消失不见,看起来与平常一样,依旧是恶山贫瘠。

    苏铭也回到了其开辟出的洞府内,以山石作为洞府之门,又借助阵法之力,使得洞府较为安全后,他便开始了长久居住在这里的准备。

    在其中一间石室内,苏铭右手抬起向前一挥,顿时那蛮族蛮魂老者的身体,就出现在了这石室的中心。

    这老者全身依旧无法动弹,躺在那里,双目紧闭,但他的神智却是清醒,对于苏铭的恨已然滔天,但凡有丝毫的机会,他都会将苏铭凌迟!

    但苏铭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将这老者的身体取出,放在了石室后,苏铭上前几步,目光在这老者身上扫过,右手突然抬起,猛的点在老者双腿膝盖上。

    咔咔脆响回荡,这老者的膝盖顿时粉碎,苏铭没有停手,又点在了此人手臂关节处,直至将这老者的全身关节都粉碎后,这才停止。

    老者尽管身体无法行动,但剧烈的痛苦却是依旧传遍其全身,让他猛的睁开眼,死死的盯着苏铭,若非是他全身修为被凝固,此刻说什么也会用目光,将苏铭生生震死。

    “这是你追杀我的代价。”苏铭神色冷漠,右手抬起间眉心青光一闪,小剑在手,顺着老者的手臂划开一道痕迹。

    立刻鲜血流出,可苏铭的举动却没有停顿,而是在老者的四肢上都划出了这样的血痕。

    “你若真是分身来此,那么我便在此地等你的本尊来临。”苏铭冷笑,松开小剑后从储物袋里取出了一些药草,放在了这老者四肢的伤口内。

    同时又取出了几株,种在了此人碎开的关节上,这些草药都是炼制夺灵散所需,它们不会起到疗伤之用,而是在碰触了鲜血后,根部就立刻蔓延开来,顺着老者的血肉钻入,吸收其生机与血肉生长。

    这种事情苏铭做了很多次,没有人可以承受那种痛苦,但这老者尽管身子颤抖,但其双眼却是不变,依旧死死的盯着苏铭,仿佛要将苏铭的样子,牢牢的记住。

    那种狠毒的目光,那种对于痛苦完全不理会的神情,是苏铭第一次遇到。

    “不愧是经历了祭骨生死大劫后的蛮魂,这份心境,让苏某佩服,若非是你被贪欲战胜了理智,又有信心可以对苏某一击必杀,想来也不会追击。”苏铭平静开口,将草药一株株的种下。

    “但可惜……”苏铭摇头,右手一拍储物袋,立刻飞出了两颗夺灵散,漂浮在老者的额头之上,使得那老者的双目,竟似被吸撤一般,被那夺灵散引去。

    苏铭沉吟了一下,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再次取出了一粒夺灵散,使得这三个夺灵散全部漂浮在老者身体上,这才放下心来。

    “你修为之强,若非我有蛮神之力,早就死在了你的手中。”苏铭右手虚空一抓,那青光小剑再次飞来,被他抓在手中后猛的一剑刺入老者右臂的伤口血肉模糊处,轻轻一挑之下,那老者的身体猛的一抖,整个右臂一下子软了下来。

    他的右臂之筋,已然被苏铭挑断,如法炮制,苏铭挑断了老者左手以及双腿的筋后,又在此人血液流动的几个地方,豁开了伤口,使得鲜血一下子大量的流出,弥漫在了这石室的地面上。…,

    “不过,你手脚之筋被我挑断,全身血液被我一边放着,一边让药草吸收,你的灵魂还有我的摄魂珠吸撤。

    这样的话,就算是你修为恢复了,我看你还能发挥出几成!”苏铭站起身,冷声开口,其话语被那老者听到,此人的双目依旧阴毒,没有丝毫改变。

    “小红,以后每天都把他的筋挑开一次,全身鲜血放开一次。”苏铭走出了这石室,对着在旁边始终看来的火猿说道。

    那火猿一脸兴奋,呲牙间连连点头,双目冒光,不善的盯着那老者。

    “把此人炼制成夺灵散,有些可惜了……摄魂巫人擅长的不死不灭之术,这种术法与炼制夺灵散有些相似,或许我可以实验一下,看看能不能把此人炼制成那种傀儡。”苏铭想到了那摄魂童子失去了头颅后,依旧存活的样子。

    沉吟中,苏铭来到了另外一个石室,其右手于储物袋上一放,立刻黄色的光芒大闪间,一尊巨大的鼎,赫然出现在了这石室内。

    此鼎之大,占据了这石室的大半位置,此间石室还是苏铭特意开辟出来,要比其他石室大上不少,就是为了存放此鼎准备。

    这药鼎被放在这里后,一股沧桑之感顿时弥漫在石室内。

    看着此鼎,苏铭呼吸略有急促,他知道这鼎内有正在炼制的药石,对于其内的药石到底属于哪一类,到底存在了什么样的价值,他有着猜测与渴望。

    “这或许,是很罕见的一炉,蕴含了岁月的药石了,千年的淬炼,不知其内的药石会变成什么样子。”苏铭喃喃间,双手放在其上,神识扩散,立刻此鼎一震,去四周出现了扭曲,如无形的燃烧。

    苏铭目光闪动,拿着小剑绕着此鼎游走一圈,不时的刺入岩壁,使得外面的天地之力顺着岩壁可以进入这里,立刻他洞府内浓郁的天地之力,顿时被引来了很大一部分,弥漫在这药鼎四周,被其吸收,滋养其内药石。

    这药鼎苏铭已经得到了有一段时间,但却始终没有安逸之时去将其持续淬炼,如今他打算在这洞府长久居住,这才将此鼎取出,开始了淬炼。

    他对这药鼎内的药石,有很大的期待,正因其未知,故而这种感觉随之其不断地被淬炼,越加的强烈起来。

    望着此药鼎半晌,苏铭这才退出了此石室,盘膝坐在了其洞府的中枢大厅,四周一年寂静,抬头可以看到上方的岩壁有无数小孔,月光从那里洒落而来。

    这样的设计,苏铭并非第一次去做,此刻抬头目光顺着那些小孔在看着天空的明月时,苏铭有种恍惚。

    因为在乌山的洞府内,他也是这样抬头,看着月光。

    身边也是有小红陪伴,如现在的火猿,在不远处靠着墙壁,在身上的毛发里抓来抓去。

    “乌山,我会回去的!”苏铭看着那明月,过了许久,他喃喃自语,此刻的他,与当初刚刚来到南晨时不一样了,那种在陌生的地方不知所措的感觉,如今已经不存在。

    他似乎习惯了独自一人的相处,习惯了这种在深夜里,在属于自己的洞府内,盘膝打坐修行的孤独。

    苏铭低下头,闭目片刻后睁开时,目中有了平静。

    直至他的心绪也都完全平静下来后,苏铭的身体内突然有了钟声回荡,却见其身体外有一层光芒缭绕,猛的散出后,远远一看,如苏铭的身上有一个钟形的罩子幻化出来。…,

    其本是虚幻,但却慢慢的凝实,半柱香后,苏铭右手抬起掐出一个印决,向前一推之时,他身体外这钟形的罩子向前缓缓飘去,穿透了苏铭的身体,出现在了他的身前后,赫然化作了邯山钟。

    其内幽光闪动,立刻那奇异的棍蛇蓦然从这钟内飞出,在这洞府内回旋,几乎就是它出现的瞬间,那火猿猛的抬头,神色有了警惕,呲牙低吼,似在示威。

    那化作黑线的棍蛇一晃,直奔火猿而去,使得火猿一把抓着棍子,在身边飞快的舞动,身子更是跃起,大吼不断。

    棍蛇身上有苏铭的烙印,知晓此物只是玩耍,不会伤害火猿,且火猿此刻身体已然慢慢恢复,那一身速度与力量,堪比祭骨中期的蛮士,这二兽之间,不会出现创伤,便没有去理会,而是望着邯山钟。

    此钟是至宝,可惜苏铭无法发挥去全部威力,其上的九个头颅,也只是占据了四个而已。可以展现出的威力,除了防护,便只有其本身的钟声震慑与困敌。

    此刻苏铭修为大进,他准备再炼邯山钟,看看能够将这件至宝的威力,发挥的再多一些。

    苏铭双目一闪,右手抬起掐诀,向着那邯山钟一指。

    “九婴南皇通!”苏铭话语一处,随着其掐诀指去的刹那,这邯山钟立刻有了嗡鸣,阵阵钟声蓦然间在这洞府内回荡,更是穿透出去,回荡在了这山脉八方。

    也就是在此刻,于苏铭的洞府山脉外,有七道长虹从北方呼啸而来,那长虹最前方是一个老者,这老者尖嘴猴腮,穿着一身大红袍,一脸阴沉,其速度不慢,身上更有一股煞气弥漫。

    看其修为,赫然也是央巫的程度,且还是属于央巫中的巅峰。

    至于其身后的六人,其中有两人也是央巫,另外的,则都是初巫巅峰。

    七人疾驰间,那当首的老者远远的在半空便看到了苏铭所在的洞府山脉,冷哼一声,随着其接近,他正要从半空落下的刹那,突然的,他听到了那从这山脉内,传出的钟声。

    这钟声悠悠而起,可落在这老者的耳中,却是让他心神猛的一震,蹬蹬蹬的退出数步,睁大了眼,望着下方的山脉,深吸口气。

    “他***,这是啥子声!”老者还没等开口,其身后一个大汉,失声说道。

    -------------------

    第二更,求月票!!!

    !#

    ..

    (第二更)。

    (第二更)。,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