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子车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疲惫,苏铭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因为天空始终被绿色的雾气缭绕着,那雾气在翻滚,里面的轰鸣始终不断的传出。

    四周的厮杀声,惨叫声种种一切融合在一起,仿佛化作了一个万古不变的音调,在这样的音调下,一切都在重复,重复,再重复。

    如在这战争中渺小的他自己,做着杀人,杀人,再杀人的事情,渐渐地,那疲惫的感觉越来越深,让人忍不住,会有恍惚。

    可恍惚的下场,往往便是一次生死,若死,在永久的沉睡,若生,则是一次强行的刺激,可以换来短时间的振奋,可那振奋,是透支生命而来……短暂的振奋过后,则是又一次更深的疲惫与恍惚。

    有多少人,可以在这疲惫下避开第一次恍惚换来的生死一瞬,或许一次可以,两次可以,但三次,四次以及无数次……这是一场不但四周有巫族为敌人,自身也同样存在了敌人的战争。

    杀戮,无休止的进行,那鲜血不断地融入大地,使得这片天岚城外的巫族,说血流成河也不夸张,那地面的血以及溅落的涟漪,似无数双冷漠的眼睛,在残忍的望着这一切。

    和风已然回到了苏铭的身边,这并非是他自愿,而是苏铭的一声厉吼下,引动了冥冥可感的月翼,使得和风不得不回来。

    回到苏铭身边的他,占据的赫然就是那之前的庞大凶兽的身躯,只不过其身躯只剩下了一半,但却诡异的存活着。

    战斗,一直在持续,苏铭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巫族,也不知道身上多处了多少的伤痕,更不知晓自己的神将铠甲已经崩溃了多少次,甚至就连邯山钟也都有多少次被大量的神通逼的反缩回体内后,使得他的身体,出现了伤势。

    尤其是他的胸口处,有一道几乎要致命的穿透,此伤,是大师兄给他的黑气女子飞出为苏铭阻挡另一个攻击时,从一旁呼啸而来的一把长矛,穿透而过造成。

    这是战场,不可变的因素太多,敌人太多,并非单打独斗……

    随着战争的一直继续,苏铭也不知道自己来到了这战场的什么位置,他只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头颅,被巫族之人一刀砍下后,仰天飞起,此人的姓名苏铭不知,但他见过,这是天寒宗的弟子。

    那头颅落在了苏铭的前方,此人的表情带着迷茫,更有一丝解脱,仿佛终于从那疲惫里闭上了眼。

    苏铭看着那人头,右手蓦然抬起,向着身后猛的一掌落下,从他身后传来轰鸣与呼啸之声,那轰鸣的,是其身后一个巫族突然的来临后倒卷,那呼啸的,是青光小剑的追击与穿透。

    苏铭左手张开,一片飞灰消散,那是一块石币。

    他的药物已经吞下了很多,如此方可让自身保持战力,他的石币也大量的消费,如此才可让他的神识持续的散开,让他活下来的机会更大的同时,也可以让青光小剑,保持其犀利。

    在这战场上,一切的神通都不如干净利落的杀戮来的快捷与方便,苏铭的速度时快时慢,出手便是杀机,若杀了对方,他渐渐的学会了不去恋战,而是立刻后退,去往其他方向。

    “苏铭!”在这浑浑噩噩的杀戮中,苏铭在杀了一个巫族之人,自身面色苍白,大腿上露出可见骨的伤口时,他的耳边传来了一个诧异的声音。…,

    转过身,苏铭依旧有些恍惚,但他尽管恍惚,但他的神识散开中,却是有着本能的保护,他看到了一个砍下了巫人之头,望着自己的大汉,此人,苏铭见过,是天寒宗的弟子。

    这大汉双目同样血红一片,疲惫不堪,向着苏铭点了点头后,快速离开。

    “这种感觉,好像是在做梦……”苏铭转过头,前行着,杀戮着,疲惫着。他耳边的厮杀声音如成为了永恒,不断地回荡。

    他看到了有着不同凶兽的巫族,还看到了那些巫族里,有一些带着面具之人,这些人与苏铭一样,在这战场上穿梭,所过之处,血雨不断。

    但凡是这样带着面具的巫族,均都散发着强大的煞气,寻常的蛮族不是他们的对手,苏铭恍惚的看到,与这些面具之人可以对抗的蛮族,也同样是一些带着面具之人。

    只不过蛮族中带着面具者,那面具的颜色是黑色,与蛮族的白色迥然不同。

    苏铭在恍惚的前行杀戮下,那之前带给他胸口一道近乎致命伤势的,便是一个巫族的面具之人扔出的长矛造成,此人的面具上有一道十字裂缝,甩出了长矛后,隔着很远冷冷的看了苏铭一眼,转身离去。

    这些苏铭看到了,但他此刻的状态疲惫中带着恍惚,耳边的杀戮声模糊的回荡中,苏铭身子向前一步迈去,来到了一个巫族青年的面前,这是一个看起来还有稚嫩存在的巫族,他的脸上满是血迹,正大吼着向前冲去,直至苏铭从他的身边走过后,取走了他的头颅,其身体喷着鲜血,又前冲了数步,这才倒下。

    苏铭麻木的走过,来到了另一个巫族男子的身旁,走过时,这男子的头颅被苏铭拿着,可其身体却是在人头分离的瞬间,选择了自爆,那轰鸣的声音与掀起了冲击之力,让苏铭嘴角溢出了鲜血,但却没有停顿,继续走去。

    走着,走着,苏铭的神将铠甲在这诸多次数的毁灭与重组后,似也感染了苏铭的疲惫,恢复有了缓慢,他的邯山钟也同样在这弥漫了无数人的战场上,被一道道并非攻击苏铭,而是散落来临的神通轰击,让苏铭的身体起了钟鸣,和风也不知去向,被人群冲散,再加上其凶兽的身躯,难免被杀红了眼的蛮族误会,此刻已经不知去向。

    若一直这样下去,或许苏铭会在这场战争中活下来,但更多的可能,是在在这恍惚的状态里,走向死亡。

    直至苏铭的眼前,看到了一个在远处,被一群巫族围攻的十多个蛮族之人里,一个让他很是熟悉的面孔。

    那面孔染着鲜血,此刻神色露出绝然,正在疯狂的厮杀。

    这个人的出现,让苏铭的恍惚,有了一顿,他亲眼看到,这个人的面前与其厮杀的巫族,在拼着重伤的状态下,以死亡为代价,向着那苏铭熟悉的人,喷出了一口黑色的鲜血。

    那鲜血显然是蕴含了毁灭的力量,若被喷中,必定会穿透容颜与头骨!

    苏铭的双目瞳孔猛的一缩,他整个人于这一瞬间,似从睡梦中清醒,从那恍惚中,蓦然恢复过来。

    耳边的厮杀声,从模糊中立刻清晰,眼前的世界,更是从之前的浑浑噩噩,瞬息完整。

    “子车……”苏铭喃喃,他没有丝毫迟疑,在清醒的一瞬,他向前迈出了一大步,这一步迈出,苏铭耳边的厮杀不见,被一阵尖锐的破开声取代,他的身子以难以形容的速度,突然冲出。…,

    其速之快,还没等那巫族之人喷出的鲜血落在子车的脸上,苏铭的身体已然横穿了数百丈,出现在了子车的面前,那被他掀起的狂风,几乎瞬息就卷动那片黑色的鲜血直接消散,至于那重伤的巫族,他甚至来不及去查看发生了什么,就感受到仿佛有一面城墙扑面而来,其身倒卷,被那强风直接崩溃了身躯。

    “师叔!!”苏铭的耳边传来子车的声音,他的脚步一个踉跄,持续的战争,多次的施展那极致的速度,让苏铭的心神都在疲惫的同时,身躯到了极限,但他还是向前走出了一步,展开那极致的速度,迅速出手。

    有苏铭的相助,被巫族围攻的这十多个蛮族之人,奋起反抗,且战且退,片刻后,在那些巫族之人死伤了不少后,这才摆脱了他们的围攻。

    直至此刻,苏铭已经连续溢出了数口鲜血,踉跄中被子车一把扶住。其余的蛮族之人,一个个满是伤势,疲惫中快速的将子车与苏铭守护在内,警惕的看着四周,向后退去。

    子车的声音,在苏铭耳边似很遥远,苏铭看着满脸焦急的子车,闭上了眼后刹那睁开时,点了点头。

    “子车,他是你师叔?”

    “他好快的速度,尤其是在那速度下掀起的风,堪比神通一般!”

    “子车,你师叔叫什么名字!”将子车与苏铭保护在内后退的那些蛮族之人,纷纷开口。

    “我叫苏铭。”苏铭深吸口气,不再需要子车的搀扶,取出一些药物吞下后,与这十多人一同后退。

    “在这战场上大伙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就别分什么辈分了,苏兄,你的状态有些不对劲,你是属于单独一人参战的猎巫者?”后退中,这十多个蛮族很有秩序,外围七八人毫不分神,后退中与来临的巫族厮杀,随后迅速与身后的同伴交替位置,略作休息。

    -------

    一会还有一更,补昨天第五更!!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