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十二祖巫阴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苏铭已经快要忘记这个声音了,在他的记忆里,似这个声音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但此刻,随着那声音的出现,苏铭震动的不仅仅是身体,更有其心灵。

    此声,从远及近,又从近及远,飘忽间,与他当年听到有一样之处,但也有不同的地方,那不同的,是这话语里透出的焦急,此焦急之音,似隐隐要哭出来。

    “哥哥……快要来不及了……哥哥……”

    “哥哥,你快醒醒……你醒醒……”

    “哥哥……他在阻止……”

    “哥哥……”

    苏铭猛的睁开双眼,他的全身出了冷汗,在其睁开眼的刹那,他耳边的一切声音都恢复过来,火猿的嘶吼,邬多的话语,还有那童子的阴笑。

    他眼前的世界从支离破碎迅速的恢复,随着耳边声音的传来,他睁开眼看到的第一幕画面,是火猿在他的前方,正急速的后退,火猿的双手战斧前,则是一颗虚幻……

    人面蛇身之头,此头赤红,足以十丈大小,长着大口,在其口中可见有一团火似燃烧,其身虚幻,但却让火猿嘶吼间不断地后退。

    火猿那身火红的毛发,此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黯淡,更有不少脱落开来,似它很难继续承受下去,它手中阻挡那人面蛇身之兽的战斧,那斧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着。

    邬多那里,如今面临的也同样是一只人面蛇身之头,邬多神色凝重,全身寒冰无数,卷动成风,呼啸间,在那寒风中的邬多,其右手抬起,掐出了一个古怪的印记。

    在这印记被他掐出的瞬间,他的右手上所有汗毛,竟齐齐脱落。

    “人发地元!”邬多一声低吼,整个大地蓦然震动,在他的脚下无尽的大地上,青草瞬息被风横扫,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环形,阵阵蓝光闪烁间,一股无形之力蓦然从大地内轰然爆发出来,这股力量在刚刚出现时范围极大,可却在升空中蓦然缩小,到了最后,只有十丈粗细,通体蓝芒,远远看去如一根蓝色的光柱从大地内喷发而出,直接穿透了其身前那条人面蛇身之头。

    在那异兽之头毁灭的瞬间,那童子的头颅发出了凄厉的惨叫,急速的枯萎起来。

    这一切都是刹那发生,是苏铭睁开眼后,看到的第一幕里包含的一切。

    眼看火猿已然无法承受,苏铭知道大师兄给他的化作手镯之奴,只会保护自己,不会去保护那火猿,至于和风,更是与那火猿似相互厌恶,再加上苏铭没有遇到危险,他有足够的理由不出手。

    苏铭不假思索,身子向前一步迈去,这一步落下,他赫然出现在了火猿的身前,身躯向后一碰,一股柔和之力推动火猿倒退之时,那异兽之头咆哮,直奔苏铭而来。

    苏铭眼露杀机,对于巫族神通的诡异,他再次有了深刻的体会,几乎就是那异兽扑面而来的刹那,苏铭的右手蓦然抬起,向着此兽,画出了一笔!

    这一笔,是苏铭的造化一笔,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他叫做蛮殇!

    蛮殇一出,如这人面蛇身之头成为了纸上的画,苏铭的一笔横扫,如在画纸上将此兽直接分离,一笔而过,天地色变,风云倒卷,苏铭身前这异兽,身子剧烈的颤抖,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咆哮,其头颅碰触到了苏铭的同时,在苏铭面前一分为二,从苏铭的两边呼啸而过后,化作了红色的气息,消失无影。…,

    几乎就是这人面蛇身死亡的瞬间,苏铭双目瞳孔一缩,他发现此兽尽管消散,但却有那么一缕红色的烟丝,以极快的速度冲入自己身体,竟钻入到了苏铭炼化在身体里的邯山钟内,被那钟里的奇异棍蛇,猛的一吸就吞入口中,露出了欢快激动的神色。

    苏铭内心一动,但此刻却不是思索之时,在这异兽死去的同时,天空中童子的头颅,再次传出惨叫,枯萎之速更快,尤其是其双眼,更是留下了黑色的血,其眼,已然被苏铭与邬多,用不同的方式直接破坏。

    那童子头颅惨叫中急速倒退,与此同时其落在大地上的身躯,此刻竟蓦然站起,直奔天空而去,仿佛要与其头颅碰触,要重新凝聚在一起。

    “不死十二祖巫阴,烛九之力,三甲子岁月,散!”那童子后退与其身体接近时,口中传出了这样的声音。

    “三甲子岁月,我说你为何如此强大,原来是初巫巅峰,压制了三甲子岁月准备去冲击摄魂央巫!!!

    他更是把自己炼成了傀儡,具备了不死不灭之术,这在巫族的摄魂里,是不允许的禁术!!”邬多在旁身子一晃,右手抬起间,立刻有寒气从其手掌内扩散,直接化作了无数冰层弥漫在其身体外,更是于咔咔声回荡中,那冰层急速蔓延,直奔这童子头颅而去。

    更是在这冰层蔓延间,邬多仰天一吼,其身体上的诸多汗毛,此刻同时脱落,甚至就连眉毛也都稀松了不少。

    随着其身体的毛发一一离开身体,那蔓延童子而去的冰层,瞬间膨胀了十倍不止,速度更是骤然加快,在那童子的头颅与身体融合在一起,幽光闪烁如接缝一般粘合的刹那,冰层追上,轰鸣之声惊天之时,那童子的身体外顿时被寒冰层层覆盖,化作了一个冰雕,漂浮在了半空之上。

    “墨兄,我这寒冰之术只能封印他一时半刻,等他身体重新凝聚后,以其散开了三甲子岁月不惜放弃了冲击央巫之力,配合其不死不灭之身,我们很难将其完全杀戮!稍有不慎,定会重伤,就算是杀了他,也得不偿失,不如我们就此离开,去寻找其他巫族杀戮,定会容易不少,效率也加快很多!”邬多有了退意,他甚至巫族之中的摄魂,若不付出一些代价,是很难杀死的,这对他来说,有些不值。

    在邬多话语间,咔咔之声出现,却见那封印了童子的寒冰,顿时出现了裂缝,其内那童子缓缓地在冰中抬起头,妖异的双目透出灰芒,盯着苏铭与邬多,露出怨毒的神情,似要深深的记住这二人一般。

    “走!”邬多皱了皱眉头,身子一晃就要后退,但苏铭却是没有动,他盯着那寒冰内的童子,双目露出杀机。

    火猿在苏铭身后,毛发很是黯淡,神色有些萎靡,这是苏铭不能接受的。

    “等下!”苏铭缓缓开口,他想到了那大汉死在夺灵散下的一幕,其右手从怀里迅速拿出了三颗夺灵散,猛的向前一甩之下,这三颗夺灵散急速而去,直奔那童子所在的寒冰而去。

    这三颗夺灵散在疾驰中发出破空之声,骤然间来到了那寒冰四周,成品字型碰到了这童子所在的冰雕。

    在这夺灵散出现的刹那,远处的邬多双目瞳孔猛的一缩,就连呼吸也都有了急促,他死死的盯着那三颗夺灵散,露出难以置信之意。…,

    同样神色有了变化的,则是那寒冰内的童子,这童子的神色猛的大变,张开口如失声,可他的声音传不出来,但,从其神色的变化与目中露出的一丝惊恐,可以判断出,他必然是认识夺灵散,且他似乎对此物,有所惧怕。

    这一点,苏铭在夺灵散可以杀了那大汉的方式上,有所判断,此刻试探之下,右手抬起一指,顿时那三颗夺灵散猛的散发出强烈的幽光,那幽光瞬息竟渗透了寒冰,直奔其内童子而去。

    那童子猛的挣扎开来,神色惊恐,在其挣扎下,这寒冰裂缝越来越多,闷闷轰鸣回旋间,那一道道裂缝有不少连接到了一起,形成了碎灭的崩溃。

    这童子的挣扎剧烈,可那三颗夺灵散蔓延至冰层的黑气,速度更快,顷刻间就碰到了其内那童子,钻入其体内,这童子神色扭曲,似传出了惨叫,他的身体颤抖,大量的灰气竟不受其控制般,从这童子全身各个位置钻出,直奔三颗夺灵散而来。

    那童子似剧痛无比,身体猛的一震中,其身体外这寒冰,终于无法承受,轰然爆开了大半,使得这童子的身躯只有小半被凝聚在冰层内,正面再没有了冰,但那三颗夺灵散却是漂浮在那里,一动不动,使得这童子发出了惨叫,剧烈的挣扎,可看其样子,仿佛这童子此刻身体被限制住,他神色里露出绝望,更有难以置信与无法想象,似乎对于苏铭能拿出夺灵散之事,让他有了骇然的震撼。

    “摄魂珠!!只有绝巫才可炼化的摄魂珠!!”童子的声音伴随着凄厉的沙哑,回荡开来的瞬间,苏铭的身子向前一步迈去。

    他目中带着阴寒,在临近那童子的刹那,手中青光一闪,却见那青色小剑猛的从这童子胸膛划过,使得这童子胸口露出了一条豁开的伤口。

    与此同时,在远处的邬多面色苍白,露出不解之时,他看到了一幕,让他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且再也生不起对苏铭恶念的一幕。

    他看到,那叫做墨苏之人,阴沉着脸,在划开了被凝固了身子只能挣扎可却无法移动的童子胸口后,这墨苏竟从怀里取出了一大把药草,选出了几株,直接塞入那童子的伤口内,看其娴熟的动作,仿佛这样的事情做了不止一次……

    “他……他在干什么……”邬多心脏怦怦跳动,看着那一株株草药被苏铭不断的放入童子的伤口中,每一株草药一进去,立刻就妖异的生长起来,甚至仅仅是片刻,这墨苏又拿出了几个长着草药的骨头,取下那些草药一一放了进去。

    同样惊恐的,还有那童子,他亲眼看着苏铭面无表情的做着这一切,神色露出恐惧到了极点的绝望。

    “你……你要干什么!!!”童子尖声颤音。

    “炼药!”苏铭冷冷的回答。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