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童子!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33章

    童子!

    平原上,在这苏铭离开了寒冰天后的第五天晌午,天空风和日丽,云层碧波若鳞般蔓延,阳光明媚,映照在大地上,仿佛与风融在了一起,吹动地面的青草哗哗作响。

    邬多在前疾驰,其速颇快,化作长虹呼啸,苏铭在其身旁,衣衫随风舞动,样子从容,看不出心思的变化。

    他没有位于邬多身后,毕竟二人刚刚结识,且这结识的过程也并非友好,故而没有必要做出一些让人误会的举动。

    所以,苏铭与邬多的距离,在大地上抬头看去似并不太远,可实际上,二人间隔了近百丈。

    疾驰中,邬多不时故意放慢速度,观察苏铭,但这一路上任凭他如何查看,也难以从苏铭身上看出什么端倪之处,他看不透苏铭的来历,便把目标放在了苏铭身旁同样疾驰的那只火猿身上。

    “这墨姓之人看起来年纪不大,但行为很是老炼,话语更是犀利,显然是绝非刚刚走出宗门部落之人,且此人很是独立,目标性很强,若非是我以功劳诱惑,他绝不会同意与我同行。

    如此看来,他也并非是没有破绽,此人功利之心怕是不小……”

    此猿是异种,也非邬多可以知晓之物,他越看越觉得苏铭神秘莫测,邬多内心也并非没有狠毒,但这狠毒于此刻,却是在迟疑与苏铭的神秘中,慢慢减少了大半。

    邬多的这些举动,苏铭看在眼里,他尽管不知晓邬多的内心,但也能猜出一些,虽说不算全面,但苏铭知晓,自己只要继续保持这样的沉默,对方便不敢轻举妄动,这一点从之前对方始终跟随但却没有出手就可以看出。

    “此人多疑,或许这是他的优点,但同样也是缺点,多疑之人,若无足够的把握,不会轻易出手。”苏铭目光从邬多身上收回,平静的化作长虹与其划破长空。

    二人各怀心思,疾驰中时间慢慢流逝,当晌午过去之后,前方的邬多身影突然一顿,苏铭在百丈后随之也停顿下来。

    “墨兄,前方有巫族之人!”邬多闭着眼,似用特殊的方式在查看,半晌之后双目猛的睁开,神色凝重的开口。

    实际上他的这幅样子都是故意装出,这附近哪里有巫族他并不知晓,但他知道的是与自己有约定的那些巫族之人,彼此间定下的交易位置。

    他获得巫晶,提供掩饰身份化身为蛮族的方法。原本按照计划是这样的,但与苏铭相遇后,邬多内心对于这个计划有了改变。

    他不想提供掩饰化作身份的方法,还想要获得巫晶。

    “根据我的感应,前方只有一人,此人修为波动不强,应该是初之战巫,此人我杀之不难,为表诚心,此番交战墨兄在旁观看就可,我一人解决!”邬多看向苏铭,脸上露出微笑,但其目中却是有了寒光。

    这寒光显然不是针对苏铭,苏铭闻言点了点头,内心对于邬多这种可以查找出巫族之人的神通,将信将疑。

    邬多双眼寒光闪动,身子蓦然向前一步迈去,直奔前方那大地平原的尽头之处,其速之快,转眼就是百丈,如一道流星呼啸,越加临近。

    苏铭在后跟随,目光如电,盯着邬多所去之处。

    随着邬多的临近,当他身影在大地降临的瞬间,忽然从那草地内,蓦然间站起了一个身影,此人身子高大无比,头上戴着一个牛角皮盔,一股阴森的气息缭绕在此人身体外,随着其站起,如有狂风从大地上卷动,使得四周的青草不断地摇晃。…,

    这大汉的脸上有刺腾,但此腾有些模糊黯淡,看不太清,唯一能看清的,则是这大汉的双唇有一道竖着的豁裂,使得其嘴唇看起来,如分成了四瓣,让人一眼望之,便会心惊。

    这大汉看到了半空中疾驰而来的邬多的瞬间,黯淡的双目猛的有精光一闪,咧嘴露出微笑,但其四瓣的嘴唇,此刻在裂开前,有种恐怖之感,甚至还有几只肥大的蛆虫在钻走中随着大汉的微笑,从他的嘴里扭曲的掉了下来。

    邬多速度原本极快,可当他在临近的刹那,在看到这大汉双唇的瞬间,在看到其内蛆虫的一刻,他的神色蓦然间有了变化。

    其身猛的一顿,就要退后的同时,那大汉仰天一声低吼,此吼充满了戾气,随着其吼声,大汉身子一跃而去,双臂伸开,竟直奔邬多一把抱去。

    苏铭在半空远处,目不转睛的望着这一幕,其双眼瞳孔在看到那大汉的刹那,猛的一缩,这大汉在苏铭看去,全身竟存在了浓郁的死气,可这股死气在这大汉现身之前没有丝毫外漏,显然是被隐藏在了体内。

    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可苏铭却是从这大汉身上,察觉到了一种活死人的感觉,如他炼制夺灵散所需要的原料!

    尽管不知晓这大汉因何出现如此状态,但这种炼制夺灵散所需原料的感觉,苏铭觉得自己绝不会看错。

    “唯一的区别,或许就是夺灵散所需原料是死气占据了大半,压制微弱的生机,使人无法移动,但却存在了意识,如生机在内,死气在外!

    而此人,则是死气融入生机内,达到了某种奇异的平衡,仿若死气在内,生机在外,如此一来,使得此人可以活动身体,处于半死半生之中!”苏铭目光闪动,在半空盯着那大汉,露出感兴趣之意。

    与苏铭这里恰恰相反,邬多此刻身子疾驰,但那向他扑来的大汉却是狞笑中速度更快,如一面墙般呼啸临近。

    以邬多的修为,他本不会在看到这大汉之时有如此反应,让他此刻神色大变的,是因他知晓这大汉此刻的状态,这种状态在巫族称之为不死不灭,能做到这一点的,唯有巫族修摄魂境之人!

    而对于摄魂境,邬多杀过,他深刻的知晓,这一境之人的可怕之处。此刻后退间,他目光在大地上迅速扫过,试图找出那隐藏在这里的摄魂巫族,与此同时,在那大汉狞笑临近的瞬间,邬多双目寒光一闪,其后退中右手抬起,向着天空猛的一抓。

    这一抓之下,赫然在邬多的上方,虚无发出咔咔之声,一座莫大的深蓝色冰山,骤然的凭空出现,随着邬多的挥手,此冰山呼啸直奔那大汉。

    双方于瞬间接触,轰鸣惊天动地的回荡开来,那大汉身子颤抖,冰山在其面前寸寸碎裂,这碎裂并非是他造成,而是邬多的神通变化,随着冰山的碎裂,其碎成了无数锋利的兵刃,从这大汉身上直接穿透而过,将其双臂,双腿,头颅,还有身躯直接分割成为了数份。

    没有鲜血流出,只有大量的蛆虫在半空向着四周激射散开。

    “邬多,别来无恙……”就在此刻,一个阴森尖锐的声音,蓦然间从这大地传出,在那声音回旋而起的瞬间,突然的,那被分裂了数份的大汉身躯,其头颅的双眼幽光一闪,每一份残破的肢体都在此刻散发出幽光,竟在散开中似彼此存在了吸力,猛的凝聚到了一起,重新化作了那大汉的身躯。…,

    只不过在这身躯上,有多处位置都存在了长长的裂缝,如此人是一个被撕碎的布娃,又被人重新缝在了一起,可难免会在身躯上留下缝合的痕迹。

    那大汉咧嘴一笑,其笑容狰狞,身子一晃,这一次他并非是冲向神色凝重的邬多,而是化作一道死气长虹,竟直奔苏铭而去。

    显然他得到了新的命令!

    “牙苛!”邬多在听到那尖锐声音的瞬间,神色更为凝重起来,他的身体外于此时,蓦然间重新出现了三座深蓝色的冰山,那冰山环绕在他身体外,在这阳光下散发出阵阵寒气。

    大地上,草丛内,那青草突然大范围的枯萎,随着其枯萎,从内走出了一个童子,这童子闭着双眼,背着手,嘴角带着阴森的笑。

    邬多毫不迟疑,右手抬起向着下方一指,立刻那三座冰山轰鸣间,直奔大地而去,形成了一股威压,使得大地起了闷闷轰声。

    那童子冷笑,不见他闪躲,而是右手抬起间,向前一推,顿时在他的右手掌心内,黑光猛的闪烁,那黑光瞬息扩散,赫然在这童子身前化作了椭圆形的光门。

    一声低吼从那光门内传出,紧接着,从里面踏步一直干枯的脚,那只角皮肤枯萎,上面还有不少黯淡的血痕,与此同时,随着那只脚出现的,赫然是一个足有一丈多高,全身干瘪的枯瘦之人。

    此人乍一看如骷髅,但双目却是有幽光闪动,出现后一声咆哮,直奔那来临的三座冰山而去。

    几乎就是这童子展开其身为摄魂的独特巫术的瞬间,天空上那满身裂缝的大汉,狰狞中直奔苏铭而去,其速颇快,掀起了浓郁的死气,那死气在其身后呼啸,似要遮天盖地一般,距离苏铭越来越近。

    苏铭盯着那来临的大汉,目露奇异之光。

    *J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