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老人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第二卷风起天寒第326章老人

    在看到那吹向苏铭的风,有一部分从其背面散出时,那景姓老者神色瞬间凝重,他忽然明白,为何白常在如此看重眼前这个苏铭。(《》www..)

    “好一个苏铭……”景姓老者喃喃。

    “我本是想让他在话语的刺激下,可以承受的时间更多的一些,毕竟这种寒冰天的速度下吹来的风,绝非寻常,是上佳的淬体之风……

    且在这剑尖的位置,也只有一个人可以获得这种淬体的造化,看在白常在的份上,才让此人于这里修行。

    但,没想到……此人的领悟之力竟达到了如此程度,居然悟出了这一层境界!”那景姓老者双目炯炯,看着苏铭。

    “我让他把自己想象成风,如此可以两种风碰撞时,感受风的力量,从而达到淬体的效果,以风淬风……可他明悟出的,却是超出了这一境界,让自己的身体可以被风穿透,从而……遇风则无风,人若在若不在……”那景姓老者愣了半晌,看向苏铭的目光,有了古怪。

    苏铭在那里盘膝做了许久,这才睁开了眼,在其睁开眼的刹那,他的目中一片平静。

    “景前辈,此风有些小了,可否让这裂缝再略大一些。”

    景姓老者哼了一声,但却再没有开口说出废物二字,而是抬起右手,点了点苏铭前方,顿时那裂缝扩开了一些,使得那吹来的风,更强了。

    在那狂风吹向苏铭的瞬间,苏铭闭上眼,全身汗毛孔蓦然打开,脑中想象自己的身体成为了那片血雾,其内存在了无数细微的缝隙,这些缝隙可以让那风直接穿透而过,如自己不存在一样。

    仿佛他的汗毛孔会呼吸,那些风吹在他的身上,被他的汗毛空以奇异的方式吸走,在体内快速的转化交换,又从身后的汗毛孔内散出。(《》www..)

    只不过这种呼吸的方式,无法代替苏铭真正的呼吸,同样会让他有种窒息之感,甚至体内在这气息的交换下,会出现越来越强烈的刺痛,但,这种方式,的的确确是让他可以在狂风扑面中,保持超越了负重的高速,甚至在时间上,也要多出不少。

    时间流逝,当着第二天深夜到来时,苏铭睁开了眼,猛的退出几步,深深的呼吸了几口大气,面色渐渐有所恢复,如这样的举动,他在这一天里持续了多次。

    那景姓老者始终再没有说话,而是以一种古怪的目光,不断的打量着苏铭,注视着苏铭用汗毛孔呼吸那一幕幕。

    “据老夫所知,有一些凶兽是不需要口鼻呼吸的,它们用身体的皮肤来代替口鼻……若非知晓你的确是一个蛮族之人,且看到了你时而窒息的样子,老夫一定会以为你是一头凶兽变的。”那景姓老者古怪的开口。

    “你的这种方法,与我之前的判断还不一样,不过看你的样子,此方法也坚持不了太久,终归是……无法完美。”景姓老者沉吟了片刻,缓缓说道。

    “可我的速度,要比之前快上不少,且坚持的时间也长久了很多,对我来说,这样的结果已经很满意了。

    至于更完美的方式……需要在这场战争中活下来,才可以有资格去感悟。”苏铭沉默少顷,沉声说道。

    景姓老者似不认同,但却仿佛想起了什么,没有反驳,而是化作了一声叹息。

    “或许你说的对,活下来,才有机会。你自行修炼吧,我有些累了……”他摇了摇头,闭上眼,在那里默默地打坐起来。…,

    夜里,天空星辰点点,可苏铭却无暇去看,他休息了片刻后,深深的呼吸口气,再次来到了那剑尖的风口,盘膝坐下后,用这种连那景姓老者都不太理解的方式,去进行淬炼。

    实际上苏铭对此也并非很了解,只是按照那血雾不散为灵感,自己摸索出来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看起来似乎不难,可操控全身的汗毛孔的每一次不同的呼吸,这需要的入微之感,常人很难做到。(《》7*

    即便是苏铭,也需要在不断地尝试中,才可慢慢的找到一些规律,慢慢的去展开这与负重完全不同的淬炼。

    “负重也不能放弃,并非是旁人所说就是完全的正确,且这场战争怕是要持续多年,其惨烈的程度更是难以相信,活下来……才是重点!”苏铭目露坚定,闭上了眼。

    一夜的时间渐渐过去,当第三天的清晨,初阳抬头这时,苏铭在这天空上,看到了一次别样的日出。

    那日出壮观,吸引了苏铭的注意,许久,他才闭上了眼,沉浸在那风的淬炼之中,直至深夜再次降临,直至第三个黑夜过去,新的一天清晨再次到来时,苏铭站起了身,走到了那始终闭目如沉睡的景姓老者身前。

    在他走来的一刻,这老者睁开了眼。

    “景前辈,多谢您的点化。”苏铭抱拳一拜,目中有了感激之意。

    “不用现在谢我,如果你能在这场战争中活下来,再谢不迟。”那景姓老者说话的方式,苏铭有了一些习惯,闻言笑了笑,从怀里取出了天邪子给他的那木简,恭敬的递给了老者。

    景姓老者接过这木简,扫了一眼后皱起眉头。

    “前辈,晚辈要在此地离开。”苏铭平静开口。

    “拿着天邪子前辈的令牌,你可以随时离去,但还有一天多的路程,就可以到达天岚城,你若现在离去,就要自己前往天岚城了。”景姓老者抬头看了苏铭一眼。

    “若无特别重要之事,我建议你不要如此。”

    “此事对晚辈很重要。”苏铭望向老者。

    “给你七天时间,以你的速度可以来到天岚城了,具体的位置你凭着对此剑上你生机烙印就可以感受得到。

    七天后你若没有归来,按叛逃论处!”景姓老者大袖一甩,将手中木简扔向苏铭,重新闭上了眼,不再理会。

    但在其方才的甩袖间,在其身后那大剑的防护光幕上,却是有一个位置出现了扭曲的波动,显然,那里就是他为苏铭临时打开的出口。

    苏铭接过木简,向着老者抱拳一拜,转身看了一眼在人群里,剑的边缘处望着自己的子车,苏铭微笑点了点头,目中有了鼓励。

    子车沉默,望着苏铭,也同样的点了点头。

    至于天岚梦,依旧是坐在那剑的边缘处,背对着苏铭,秀发披肩,似在望着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苏铭收回目光,在四周之人的诧异目光下,他身子一晃,直奔那老者身后打开的临时之门而去,一闪之下,从那扭曲的光幕内穿透而过。

    在苏铭离开了光幕的刹那,他耳边回荡震耳欲聋的轰鸣,这轰鸣之声还在持续间,那寒冰天的大剑呼啸远去,在苏铭回头望向之时,他只能看到一个黑点在远处消失。

    随之消失的,还有那方才剧烈的轰鸣。

    苍茫的天空,渐渐有了寂静,苏铭独自一人站在那里,看着远处,许久他收回目光,身子向着大地一步迈去。…,

    在其迈去的一瞬,因其身的冰环之前爆开,此刻速度瞬息惊人,更是在疾驰中,他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风阻扑面,在那风阻临近的刹那,苏铭展开了他自己悟出的那种呼吸之法。

    其身一闪,消失无影。

    这种速度,已然达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片刻后,在这片蛮族的大地上,在一片山峦中的一座山峰顶,那里蓦然出现了狂风呼啸,更有虚无扭曲波纹回荡,苏铭的身体,如残影重聚一般,站在了那里。

    他面色苍白,现身之后连续呼吸了几口大气,这才渐渐恢复,但其双眼却是明亮,心脏怦怦加速跳动着。

    “速度要比之前快了很多……时间更是可以持续半个时辰!”

    苏铭脸上有了微笑,待体内的气血平静下来后,他低头看向了山峦之下,在不远处的一片大地上,存在的一处被木头围成的寨子内,一个小型的蛮族部落。

    清晨的部落里,炊烟袅袅,隐隐可以听到一些孩童玩耍的吵闹之声,站在这里,苏铭看到了那小部落里,人们正展开新的一天。

    这个部落,苏铭是第二次到来,他的目光凝望其内,一处看起来很是寻常的屋舍。

    其身一晃,向着山下走去,向着那部落走去。

    苏铭的到来,无声无息,以他的修为,可以让这小部落的族人在没有察觉中,就踏入其内,当他的身子出现在了那寨子部落里,这寻常的屋舍外时,苏铭听到了一缕埙曲,从那屋舍内传出。

    这埙曲充满了宁静,让人听到后,整个人都安宁下来。

    苏铭站在那里,闭上了眼,沉浸在这埙曲内,许久,那曲音渐渐散去,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那屋舍内沙哑的传了出来。

    “你来了……”

    “晚辈苏铭,求见前辈。”苏铭睁开眼,目中平静,抱拳一拜。

    “进来吧,你的埙,我已经修好了。”

    苏铭神色恭敬,掀起屋舍的门,在踏入这屋舍的瞬间,他看到了其内如当初一样,甚至坐下的位置都没有丝毫改变,仿佛这段日子来,从未起身的造埙老人,在那里望着自己,脸上有慈祥的微笑。

    其双目,无神。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