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不服气?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知晓的多,也并非是一件好事……”苏铭坐在大剑的边缘那里,脑中浮现出离别前,师尊的话语。

    那是他在询问天邪子,有关十颗流星之事时,天邪子这样说的。

    此刻的苏铭,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知道的越多,或许的确并非是一件好事。如现在的苏铭,他的眼前总是会出现东荒大陆推动死海来临的一幕幕。

    他看着天空下快速移动的大地,看着那山峦起伏,甚至隐隐可以看到一些部落的存在,可转眼间,他的眼前出现的,是大地的山峦崩溃,地面如被掀起,死伤无数的同时,黑色的死海蔓延,淹没了一切生命的迹象。

    天岚梦坐在苏铭的身边,也在那里沉默着,不知在想着什么,亦或者是脑海里一片空白。

    时间慢慢的流逝,很快第一天的深夜来临,天幕漆黑,但远处却是可以看到一条白线,似在那个方向,存在了明亮。

    大剑上的天寒宗弟子,在打坐了一天之后,渐渐彼此有了走动,那些相熟之人三五成群,笑声回荡,似用这样的方法,来安定将要去面对天岚之战的心神。

    阵阵欢声笑语,在这寒冰天之剑伤传出,看着他们,看着这些并不知道真相的人们,苏铭可以想象得到,若是此刻这里的人全部知晓了答案,那么……会有几个人,还能笑的出来,会有几个人,还会去进行这场战争……

    在苏铭看向这些天寒宗弟子之时,他也看到了在这大剑的边缘,每隔一些距离,都会有一个来自天门之人盘膝坐着,他们彼此间的距离大致相似。

    还有那盘膝坐在剑尖的老者,此人神色平缓,但从其时而皱着的眉头上,苏铭可以感受到,此人的心境,或许并非是如话语与神色上那么的平静。

    “他知道真相……或许这些来自天门的九人,都知晓真相。”苏铭的目光扫过那坐在剑尖位置的景姓老者身上时,此人忽然睁开双眼,目光如电,看向了苏铭。

    苏铭闭上了眼,他可以感受到这来自对方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如被针刺一样,半晌才缓缓散去。

    “你叫做苏铭?”苏铭的耳边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随着苏铭睁开眼,他立刻看到那在剑尖位置的景姓老者,并未收回目光,依旧是看着自己,但却没有了那种凌厉之感。

    苏铭点了点头。

    “到我这里来。”那景姓老者望着苏铭,其声在苏铭耳边回荡,这与天岚梦传入心神的方式不一样,但效果却是类似。

    苏铭迟疑了一下,站起了身子,一旁的天岚梦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苏铭向前走去,走过了一处处人群,走过了一个个打坐的同门身边,听到了时近时远的笑声话语,感受到了打坐之人不同的呼吸,直至走出了很远的距离,走到了这大剑的剑尖处,;来到了那景姓老者的面前。

    他之前所在地方距离这里并非太远,否则的话,二人也难以相互看到,即便是走来,也要耗费一些时间。

    “坐。”景姓老者看着苏铭,沙哑的开口。

    他所在的这剑尖处,是直接面对前方无尽的虚无,也是呼啸之声最强烈的地方,甚至站在这里,苏铭可以隐隐感受到有风扑面,感受到那种极端的速度下,此剑破开虚空的liliang。…,

    在这里,约有十多丈的距离,只有这景姓老者一人盘膝坐着,没有他的召唤,无人可以到来。

    苏铭没有说话,盘膝坐在了老者的身边,在他坐下的一刹那,他忽然有种狂风扑面,呼吸急促,甚至身体撕裂之感,这种感觉来的极为突然,甚至于苏铭仿佛要身体被那狂风猛的吹动,要将其生生吹出这万丈大剑的错觉。

    他的头发散乱,向后急速的拽动飘摇,苏铭身子无法坐下,踉跄的退后了几步时,他双目蓦然一闪,一脚落地后,生生的止住了身子,其面色红润,向前再次走出了几步,回到了之前准备坐下的位置后,缓缓的坐了下来。

    在其坐下的刹那,那种撕裂之感再次而来,不过这一次苏铭有了准备,其身体传出砰砰之声,慢慢的,最终坐了下来。

    坐在那里,苏铭身子颤抖,他全身血液急速流转,体内开尘之力更是随之而动,甚至连他的神识也都扩散开来,他的身体在这一刻,竟不受自己操控的,去自行的对抗这股狂风之力。

    “这才是淬体!”那景姓老者看着苏铭坐下后,目中露出了赞赏。

    “你就算是带着二十个奇重无比的冰环,也最多只是淬炼皮毛罢了。”老者目中赞赏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不屑。

    苏铭呼吸困难,无法开口,但他的双目却是露出质疑,这是他自己xiangdao的方法,且这样的方法,也的确是让他能承受的速度快了不少,甚至他若是展开全速,在短距离上,可以超过这寒冰天之剑。

    “不服气?我给你个机会证明。”景姓老者冷哼一声,右手忽然抬起,猛的一把抓在了苏铭的肩膀,将其向旁蓦然一甩。

    这老者的举动太快,苏铭根本就无法闪躲,只感觉眼前一花,其身被那老者一抛之下,竟被甩出了这寒冰天的剑身!!

    甚至于这一甩之力,不但将苏铭甩出了剑身,更是甩出了此大剑外那层防护的光幕,使得苏铭瞬间就脱离了此剑,置身于黑夜中,置身于那狂风距离的呼啸之中。

    直至此刻,这大剑上才有人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发出了惊呼。

    苏铭被甩出了寒冰天之剑的刹那,他全身立刻有了轰鸣,那剑之快,转眼万丈,等他看清四周之时,看到了是那剑柄在眼前的一晃而过,其带动的狂风,将苏铭的身体卷动,让他竟无法站稳。

    苏铭双眼露出怒意,他并没有得罪那老者,可对方竟如此,但此刻他来不及多想,眼看那大剑之速已然将要远去,苏铭全身立刻轰鸣,所有的冰环在这一瞬间全部爆开,其速刹那达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直奔那远去的大剑追去。

    他的速度,在短距离上,是可以超过此剑的,其身似穿透了虚无,出现在了这大剑后的百丈处,狂风撕扯苏铭的身体,他双目有了血丝,身体再次一冲之下,再次出现时,已然追上了此剑,但只是在剑柄旁边而已,苏铭嘴角溢出鲜血,猛的迈出一步,透过了那防护,一脚踏在了这告诉疾驰的大剑末端剑柄上,在落下的同时,苏铭喷出一大口鲜血,面色煞白。

    擦去嘴角鲜血,苏铭向前大步走去,所过之处,所有看到他之人,全部都是目露骇然与敬佩,为其散开道路,他们在方才之时,亲眼看到了苏铭竟是从后面追逐而来。…,

    但这大剑毕竟太大,故而能看到全部过程者不多,苏铭一路疾驰,在片刻后奔出了万丈,重新的来到了那剑尖的位置,景姓老者盘膝坐在那里,冷冷的看着苏铭。

    “还是不服气?觉得能追上此剑,很厉害?”

    “到底什么才是淬体?”苏铭盯着老者,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让自己的身体负重,在展开速度时突然变轻,这种做法很愚蠢,你和一片树叶有什么区别?或者说你是想成为一片树叶,在狂风吹过时,树叶因其轻,故而可以被吹的更远。

    但,它无法坚持太久,时间一长就会碎裂,甚至一旦遇到逆风来袭,两股风撞击之下,树叶立刻就会粉碎,你信不信?你的速度越快,死的就越快,你信不信?”老者冷声开口。

    苏铭猛的抬头,愣在了那里。

    “若非是看在白常在的份上,老夫才懒得点化你,过来,在我身边重新坐下!”那景姓老者皱着眉头,向着苏铭喝道。

    苏铭沉默片刻,走到了老者身边,向着老者抱拳一拜,恭敬的坐在了一旁。

    在这景姓老者点化苏铭之时,远在南晨大地的缘边,最东方的位置,这里原本有一片梯形的山崖,可如今,这片山崖大半yijing被漆黑的海水淹没,这海水散发诡异的气息,海面并非平静,而是有阵阵波浪起伏。

    仅存的一处山崖上,此刻站着七八个穿着红袍之人,这些人面色苍白,脸上有多彩的图腾,其中一人蹲下身子,仔细的看了一眼山崖下十多丈的位置处,层层拍来的死海之浪。

    “又高了一丈……过不了多久,此崖也会被淹没,一旦这里被淹没,死海将会大量的蔓延……”

    在此人低声开口的同时,立刻从前方这无尽的黑色死海内,立刻有一声声嘶吼遥遥传来,紧接着,那波浪更大,却见在远处的海面上,有一条足有百丈大小的尾巴,蓦然从海面甩出,轰的一声砸在了死海上,引动更多的波浪。

    更远的地方,这样的冒出海面甩动的尾巴,赫然不下……数百之多!!

    这几个巫族之人面色苍白,其中一个老者始终闭着眼,此刻缓缓睁开。

    “我感受到了它们的恐惧……这本应存在于死海下中深处的魂鳄,它们恐惧,所以不得不来到这里……界蛮山的预言,不是古老的传说,它……成真了……”老者喃喃,右手抬起向着天空一挥,立刻有一个光点从其手中飞出直奔那漆黑的海面,飞出了很远的距离后,这光点猛的爆开,使得方圆数万丈内的死海,瞬间一片昼亮!

    “那是……”众人里顿时有人失声惊呼,面色大变。

    ----------

    爆发还会存在,这个月目标是争前三,爆发少不了,等耳根休息几天,继续爆!!

    推荐票要被爆,急需推荐票!!

    #c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