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19章 黎明的雷!!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在她的眼角,还有没有散去的泪,她不知道自巳是为谁落泪……只是在这月光里,她想到了很多,想到了自己小时候的一幕幕,想到了长大后的一切,遇到司马信,遇到苏铭……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她就这样看着那月亮,直至她擦去了泪水之时,她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叹息。

    听到这叹息的她,身子一颤,转过身,看到了一个相貌有着威严的中年男子,这男子极为高大,他站在那里如一座山,穿着灰sè的长袍,目中蕴含了慈爱。

    “父亲……”白素的眼泪更多了,她站起身,一把抱住了这中年男子。

    “自从你长大后,已经很久没有像小时候那样抱着阿爸的不松手了……”这中年男子柔声开口,轻轻地拍了拍白素的背。

    白素本想不再哭泣,可听到这句话后,却是忍不住,大声的哭了起来。

    “好了,一切都结束了,跟着阿爸回家吧,你也到了该修行的年鬼…”那中年男子轻声开口。

    “这世间的情,你还太小,琢磨不透。”这男子轻叹,目光扫向了第九峰,皱了皱眉。

    “与别人无关,是我自己的错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不知道……”白素低声说着,从父亲的怀里抬起头,擦去了泪水。

    “那就不要去想了,司马信已经被我送到了天寒窟,是死是活,看他的造化了,此人我不喜欢。”这中年男子抬起手,帮助白素擦去了余下的泪。

    “他身上蛮种失败造成的伤患,也被我压制下来,若他没有走出天寒窟,则死便死了,若他走出的话,你可以多一个奴仆,也是不错的选择。”中年男子慈爱的望着白素,脸上lù出了微笑。

    “可过…”白素犹豫了一下。

    “我有些恨地…”白素轻声开口。

    “阿爸已经惩罚他了。”中年男子揉了揉白素的头,带着她向前一步迈去,渐渐身影消失,白素在消失之前,回头看了一眼第九峰,那目中有复杂,有悔意,也有祝福……

    “如果一切能重来…”白素喃喃,苦涩的收回了目光,与其父亲一同,消失在了第七峰外的黑夜里。

    此时此刻,在那月光照耀不到的地方,在那大地冰寒的下方,在那不知有多深的无尽冰层之内,存在了一处如mí宫般的世界。

    这里没有光芒,一片寒冷,可却存在了奇异的风,此风本无法出现在这里,但它的的确确存在,于这个世界,始终呼啸。

    在这mí宫般的世界一处角落里,有一个身影缩着,瑟瑟发抖。

    “天寒窟……天寒窟……”微弱的声音从其口中喃喃而出,许久,刺啦一声,这发抖的身影右手抬起,不知做了什么动作,立刻有一点火光在其面出现。

    那是一团火焰,一团燃烧在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石头上的火焰。

    随着火焰的燃烧,时而这漆黑的世界有了忽闪的光明,那火光映照在此人的脸上,触目惊心!

    那是一张腐烂的脸,其上千疮百孔般,已然被毁去了容颜,唯独去双眼内的光芒,可以依稀的看出一丝熟悉的痕迹。

    他的全身弥漫了寒霜,身前这燃烧了火焰的石头,也在火焰的持续散出火热时,慢慢的缩小,当其完全消失时,代表着在这里,再没有了其它取暖的方法。

    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在那寒风中,一切修为都将起不到太多的作用………,

    “苏铭……苏铭!”这丑陋的身影咬着牙,颤抖中发出了刻骨铭心仇恨的声音。

    他,是司马信。

    在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此事,唯有他自己与白素的父亲知晓了,但看其样子,显然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是一次不得不选择的道路……

    月光依旧洒落大地,在那第三峰上,也有一个女子盘膝坐在洞府外,她并不畏惧寒冷,随着呼吸,有阵阵寒气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在这女子的身旁,坐着一个老者。

    “你已经凝聚了足够的寒气,使得气血之力有所改变,本可以开尘了,为何还要继续凝聚下去……”那老者缓缓开口。

    “师尊,我若开尘,不能少于九百九十条!”那女子睁开眼,目中lù出清澈之芒,她,正是寒菲子!

    “非要与他比较?”老者皱了下眉头。

    “他是神将,我也要成为神将!”寒菲子神sè坚定的点了点、头。

    “可若你坚持如此,就赶不上天岚狩巫了。”老者看了眼前这个弟子一眼。

    “就算赶不上开端,我也可以在开战时前往。”寒菲子说着,全身气血蓦然运转,一条条血线在其身体上浮现,透过衣衫映照出来,那颜sè血红的同时,更透出一股惊人的寒气。

    “九百八十一条,我还可以再坚持!”寒菲子深吸口气,闭上眼,继续沉浸在吸纳寒气刺jī血脉之中,其神sè平静,但惟有她与一旁的老者知晓,这吸纳寒气的举动,她要承受多么强烈的痛苦。

    可这痛苦,与她的容颜上,是看不到端倪的,仿佛她整个人,已然快要成为了一块”…冰!

    月夜渐散,当远处的天边有了微亮,当新的一天到来时,苏铭从盘膝中睁开了眼,他稳固了体内因为昨天夜里帮助和风造成的消耗,此刻如常之后,在那天明时,他起身回到了洞府内。

    时间一天天流逝,苏铭在洞府中很少外出,唯独夜晚时而去寻找二师兄,炼制夺灵散需要的死气,在这第九峰上,唯有二师兄才具备。

    有了充足的死气,苏铭在半个月后,当距离天岚狩巫之战不足一个月之时,在夜sè中离开了第九峰,没有带子车,没有带火猿,独自一人,在那月下影子的伴随中,离去了。

    三天后,在距离天寒宗很远的一片冰山上,出现了浓厚的云层,阵阵雷霆轰轰,一道道闪电呼啸降临,使得这片山峦成为了雷池一般。

    这雷霆持续了数个时辰,渐渐消散,当附近部落之人前来查看时,他们什么也没有发现。

    三天后,苏铭回到了天寒宗,他的身上时而会有闪电游走,踏在冰山上,会发出啪啪的声音,在他的身体内,其本命法宝有了精进,关于雷霆的掌握,多了不少的明悟。

    回到了洞府之时,苏铭取出了此行淬炼而成的夺灵散,一共四粒夺灵散,漂浮在他的面前,散发出可以吸收目光的深邃之光。

    距离天岚狩巫,还有二十天……

    天寒宗内,那漂浮在半空的九块大陆,渐渐发生了改变,它们彼此间的距离有了缩减,每个时辰都可以看到它们的移动。

    这奇异的现象,弓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但经历过天岚狩巫之人看了后,大都知晓,战争,要来临了!

    弥漫在天寒宗内因战争将其的压抑,于这个时候,达到了浓郁口因为天门的移动,代表了天寒宗的至宝之一,寒冰天的出现!…,

    寒冰天,是天寒宗弟子最熟悉的天寒宗至宝,因为每一次的天岚战,此宝都会出现,它代表着天寒宗!

    死在它之下的巫族之人,数之不尽,每一次它的出现,都会让整个天寒宗的冰山,成为红sè,那不是刚刚染成,而是被映照成红!

    “它将在开战前的十五天lù出一角,在开战前的五天,展现出完整的轮廓,在开战前的第二天,从封印的虚幻里降临……”

    “十年一次的天岚战,出现的是它的投影,并非实家”

    “唯有百年一次的大战,它才会真正的出现…有了它,可以让我天寒宗的参战之人,获得最大程度的活命,可以经历成长过程中的生死劫……”

    “它的来历有很多传闻,其中最被人认可且接受的,是它在天寒宗建立时被创造出来,作为天寒宗三大至宝之一,它的主要作用,就过…杀戮!

    三大至宝中,主杀之宝!”

    “它变化莫测,据我所看,每十年一次的投影其形态各自不同,甚至每百年一次的真身降临,也都有所不同……仿佛它的真正存在,是千变万化的……”

    苏铭抬头望着天空上缓缓移动的天门九块大陆,耳边传来子车带着虔诚的声音。

    “所有的参战者,将随着它……一同前往天岚好”师叔,要开战了……尽管天岚壁障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巫族攻破过,但每百年一次的大战……还是存在了这样的可能。”子车望着天空,喃喃。

    “我能想象到,如今在巫族大地的天空,也一定是存在了无数凶兽,还有那些强大的圣兽……

    巫族,也在准备着……仿佛古老的约定……”子车闭上了眼。

    此时此刻,看向天空的并非只有苏铭与子车,几乎所有天寒宗之人,哪怕是在天门上居住的高高在上的天门弟子,也都凝望看着。

    但,就在这时,第九峰上顶端,在那里于这个清晨,双手撑着地面,口中数着数宇的天邪子,却是身子猛的一震,蓦然抬起头,其神sè刹那间无比的严肃,盯着远处的天空。

    从那天空上,有一道蓝红之sè交错的流星,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尖啸而来,这流星之大,堪比一座小山,那蓝sè的光芒代表了守护,那红sè的光芒代表了杀戮!

    这是,来自天岚城的流星!

    宅不是一个,而是……九个!

    天邪子也正是看到那九个流星后,才神sè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变!不仅是他,此刻从天门上,蓦然间方飞出了数十道身影,直奔那九颗流星而去。

    “五颗流星代表大灾……七颗代表巫族出变……八颗代表南晨蛮族有灭族之祸……九颗……九颗代表……”第七峰上,天岚梦面sè煞白,手中的玉瓶落在了地上,似拿不稳……!。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