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80章 懵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子车身子微微一抖,闭目片刻后睁开时,其目内有了一缕精光,久违的自由,让他深吸口气,在看向苏铭时,看到了苏铭此刻望来的平静目光,在这目光下,子车连忙收紧心神,向着苏铭抱拳一拜。

    “主人……”

    “你还是叫我师叔好了,你的禁锢我解开了十天,十天内,你要回来。”苏铭打断了子车的话语,不知从何时开始,子车对苏铭的称呼,渐渐换成了主人,此刻听闻苏铭的话语,子车沉默片刻,低声称是。

    “师叔,用不了十天,三五天就可,晚辈先行告退。”子车退后几步,身子化作长虹呼啸而起,在天空上盘旋一圈,直奔天边而去。

    子车走后,苏铭的目光落在了一旁头冲下倒挂在那里的白素身上,右手抬起一挥间,白素的身体立刻扭转过来,落在了地上,与此同时,那画板与黑炭也相继飞向了白素,漂在其身边。

    “苏铭,你……”白素虽说被挂了半天,可火气依旧不小,样子如同一只发怒的小狮子,尽管没有张牙舞爪,但看其神情,也相差无几。

    “你若在吵闹,今天就把你赶下山去!永远也不告诉你,我画的到底是什么。”苏铭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话语不高,但却让白素怒气冲冲的瞪了苏铭半晌,扭头哼了一声。

    这三个月来,苏铭找到了白素这女孩的一个软肋之处,此女的好奇心远超常人,她很想知道苏铭这几个月在画什么,抓住了这一点,使得苏铭在与白素接触时。大都掌握了主动。

    见白素不再打扰自己,苏铭没有继续去尝试神将铠甲的变化,而是取出了画板,凝神间去临摹那金鹏的一笔。

    时间流逝,很快夕阳西落,天空有余晖映照。看去颇有一番美丽时,白素再次有些安奈不住好奇,皱着秀眉走到了苏铭身旁,看着苏铭在那她看去一片空白的画板上一笔笔勾勒。

    可看了半晌,她依旧还是与往常一样,什么也看不出来。

    “哼,故作神秘!”白素内心嘀咕着,扫了苏铭一眼,苏铭的神色极为专注,这专注的样子。在白素看来,不知道为什么,更为觉得苏铭可恶。

    但也仅仅是可恶,没有了数月前在她目中的轻蔑与不屑。

    这种不知不觉的改变,白素自己都没有发现。

    当黄昏过去,天空渐渐有了暗意时,白素眼珠一转,在一旁干咳了几声。

    “我知道你在画什么了。”

    “原来你画的是这个啊……”

    “不错。画的勉强还可以吧,就是这里画的有些不对。”白素说着,右手玉指快速的虚空点了一下苏铭画板上的一处角落。

    “可惜了这么一副画,这里有了缺陷,整体的画感就没有了……不过你如果这里的笔锋再换一下。就可以更好了。”

    “还有这里,这里也画的不咋样。”白素一副仿佛看透了苏铭所画为何物的样子,在一旁老气横秋般的指点了半天。

    可苏铭依旧是如木头一般,仿佛没有听到,在那里自己始终一笔笔画着。

    虽说有些习惯了苏铭的这种视若无睹,但白素依旧是再次起了怒火,她觉得自己这三个月来,几乎把一辈子的怒火都勾了起来。这在她的人生中,是极为少见的。

    “自以为是,自大狂傲,故作玄虚,装聋作哑,混蛋混蛋大混蛋!!”白素一跺脚,转身走向一旁。就要离开这里,但走出了几步后却是不甘心,回头看了一眼坐在那里依旧是神色如常专注作画的苏铭,白素气鼓鼓的瞪了半天,拿起画板索性坐了下来。用黑炭在上面涂抹了片刻,神色上这才转怒为笑。但却不时恶狠狠的扫过苏铭。…,

    最终当天色完全黑下来时,白素把画板直接放在了苏铭的身前,再次哼了一声后,转身下了山。

    临走时,她的神情上再次有了得意,更是在回到第七峰的途中,嘴角还不断地露出开心的笑容,心中对于明天有了期待。

    “让他再欺负人,明天倒要去问问他,有没有看到我画的画,画的如何。”白素背着手,欢快的走在第其峰上,被红色草绳扎着的青丝飘动,耳边的两缕小辫也随之身子晃动着,看起来很是可爱。

    尤其是她那嘴角带着的笑容与神情的得意,使得这一刻的白素,有了一种与数月前截然不同的美丽。

    “哎呀,这是素素妹妹么,快来让姐姐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高兴?”一声娇笑从这第七峰白素走去的山阶后传出,随着笑声出现的,则是一个年纪与白素相差不多的少女。

    那少女同样很是俏丽,此刻娇笑中,神情满是嬉戏之意。

    白素连忙回头,看到了这少女后,俏丽微红,但很快就瞪起了眼睛。

    “陈蝉儿,你比我小几天,还自称姐姐,我比你大,入门时间比你早,我才是师姐呢。”白素说着,自己也笑了起来,上前与陈婵儿嬉闹在一起。

    “好好好,你是师姐行了吧……呀,别闹,我怕痒……”

    “让你方才说话语气古怪。”

    嬉闹之音夹杂着银铃般的笑声,透着欢快,在这第七峰的山阶上传出,这两个少女一起闹了半天,追逐中上了山。

    “素素,不和你说了,我还要去找大师姐呢。”在那山腰处,陈蝉儿拍着胸口,平伏了一下呼吸,笑着对白素说道。

    “恩,我也要回洞府了。”白素脸上还有方才嬉闹过后的红润,带着微笑点了点头。

    陈婵儿正要离去,却犹豫了一下,看向白素。

    “素素……我听所你最近这几个月,总是去……第九峰?”

    白素一怔,看了陈婵儿一眼。没有说话。

    “而且我又一次亲眼看到你去第九峰,是找那个让人可恶的苏铭。”陈婵儿说起苏铭二字时,神色有了厌恶。

    “素素,那个苏铭很烦人的,狂傲自大,以为自己与司马师兄平手。就可以耀武扬威了,什么人啊这是,我特别反感这样的家伙。

    你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语骗了,这种人我最了解了,他……”陈婵儿见白素没有吱声,便说了下去。

    可还没等说完,却被白素打断。

    “好了,他也没有你说的那么让人厌恶。”白素的出口,是下意识的言语,说完之后她自己也是一愣。

    她只是觉得。狂傲自大,自命不凡,耀武扬威这些言辞,自己说可以,但听别人去这么说苏铭,她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素素,你要相信我,我比你了解他。我当初曾替大师姐去传唤他过来,可一连去了数次,我对此人嘴脸看的太清楚了!

    我估计他在你面前,一定是巧言善语,说的天花乱坠。实际上他与司马大哥比较,一丁点都不如,司马大哥才是真的对你好啊。”陈婵儿轻叹一声,看向白素。

    白素沉默,乍一听司马信这个名字,她的眼前有了恍惚,依稀间,司马信的身影似出现。可却有些看不清样子。

    甚至这几个月来,她在最早时几乎每天都会想去见见司马信,可慢慢的,变成了每隔几天才会想到,直至现在,她已经有一个多月,脑海里没有出现司马信的名字了。…,

    “素素。醒醒吧,这苏铭真的不是什么好人,他太狂傲了,甚至连大师姐他都不放在眼里,他入山门才多久就这样。此人如此行为,久不了多少的。天岚狩巫战开始,以他这种性格和出事的方法,此人必死无疑!”陈婵儿刚说道这里,忽然语气一顿,因为她面前的白素,此刻抬头望着自己,目光里有了冷漠。

    “先不说我去第九峰自有我的目的,单单是你口中这个必死无疑,狂傲自大,不可一世之人,他没有对我说出哪怕一句花言巧语,平日里我们相处,大都是我在说话,而他一直沉默。

    甚至更多的时候,他是沉浸在属于他的世界里,外人很难融入进去。相反,司马……司马大哥与他完全不同。”后面的话,白素内心的复杂弥漫,让她没有去说,而是转身在陈婵儿张开欲说些什么时,离去了。

    第九峰上,在白素走后不久,苏铭缓缓地放下了临摹的右手,抬起了头,望着天空,眉头渐渐皱起。

    “总是缺了一些什么……已经临摹了三个月,但还是没有太多的感悟,仿佛与金鹏展翅中,存在了一层突破不了的隔膜……

    缺少了什么呢……”苏铭思索间,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前方白素临走时放下的画板。

    她所放的位置很巧妙,正好是苏铭抬头就可看到。

    看着画板,苏铭笑了笑。

    白素的绘画天份很差,画的东西大多数时候需要让人去猜,可这一次画的确很简单,那画板上画着一个双手掐腰的少女,抬起脚,在一处山崖上带着得意的神情,踢向一头在那里低头闭目的大猪。

    看其样子,似要一脚将这大猪踢进山崖里。

    在那大猪的头上,歪歪扭扭写着苏铭二字。

    苏铭摇头,正要收回目光,但忽然他双目猛的精光一闪,盯着白素的画板,渐渐双眼光芒越来越亮,有一道道闪电轰鸣在他脑海瞬息而过。

    “难道……缺的是……”

    ------------

    隆重推荐庚新大作宋时行

    宣和六年,来到东京汴梁城!

    距离靖康之耻尚有两年,玉尹站在五丈河畔,茫然不知所措。

    东京梦华,真邪?幻邪?

    大厦将倾前的醉生梦死,市井之中繁花似锦……

    玉尹在这个即将崩毁的世界里,蹒跚而行。蓦然回首时,却发现在不经意间,历史已发生了改变。

    一个崭新的时代,悄然拉开序幕!(未完待续)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