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73章 一个要求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对于天寒宗大地寒门九座山峰的所有人来说,时间一如既往的过去了五天,这五天里,没有特别大的事情发生,与往常一样。

    太阳依旧是起落着,夜晚也是明月还在,寒风也如往常一样,没有区别,没有变化。

    修为上,即便是闭关了五天,也是增进不多,这五天,几乎对所有人来说,与一年中的其他时日,没有区别。

    第七峰的天岚梦,盘膝坐在那接近山顶位置,凸起的大石上,风将其青丝吹动,对她来说,这五天只是一次入定。

    子烟与寒沧子,各有各的事情,这五天,似很快就过去,没有变化。

    第四峰的寒菲子,沉浸在其闭关之内,默默的为着天岚狩巫,坐着最后的准备,尤其是在其师尊的帮助下,她已然接近了开尘,或许过不了几天,就可达到。

    第一峰的司马信,在这五天里,与往常一样,坐在其洞府内,时而苏醒时目中的阴沉,没有不同。

    所有人大都这样,第九峰也是如此,虎子的醉生梦死,在这五天里如常,喝着酒,做着梦,打着战鼓般的呼噜,快乐的醒来,快乐的睡去。

    二师兄白天里种着花草,夜晚中如幽魂飘荡,对他来说,五天的时间,很快。

    对大师兄来说,五天更是如眨眼一般,在那寂静的闭关里,稍微一不注意,就不止一个五天了。

    不过,还是有那么很少的几个人,在这五天里,度日如年。

    子车就是其中之一,在第一天时,他很平静,可这平静在过去了三天后,就化作了迟疑,他已经三天没看到苏铭了。

    最重要的是,在他的感受中,那洞府里似没有了任何气息,仿佛苏铭不在了。

    当第四天到来时,他这种感觉更为明显,隐隐的,他觉得似有些不太对劲,以往苏铭很少闭关,即便是打坐,也会时而走出,站在那平台上看着远处的天边。

    可如今四天过去,不见苏铭出现,此事让子车觉得有些反常。

    尤其是,在这五天里,一起在苏铭洞府外等待的,除了子车,还有……白素!

    她已经在这里等了数日,始终没有离去,若非是子车的阻拦,她早就冲入苏铭的洞府。

    在这第五天的深夜,子车皱着眉头,盘膝坐着,目光时而落向苏铭的洞府,内心充满了疑惑,但他却不敢无故进入。

    “你到底要阻拦我到什么时候,我要见苏铭!”在子车疑惑间,他耳边传来了让他无奈的声音。

    那是白素,一身紫衣的她,坐在子车的对面,野性的美丽中带着执着。

    “苏铭,已经五天了,你始终不见我,难道见到我的样子,对你来说有这么大的震动么!”

    “你就算是不见,难道你永远也不走出洞府了么!”

    “除非我死,否则的话,我绝不会放弃!”

    漆黑的洞府内,一如既往的平静,没有丝毫声息传出,这种平静,让白素的执着,似更为坚定起来。

    子车已经懒的再与白素言辞,他觉得这个女子有些不可理喻,如此纠缠下去,让人心烦。

    白素内心苦涩,她自然能看出子车的神情,她也知道自己如此纠缠,必定惹人厌恶,可……她必须要这么做。

    此刻,一阵寒风呼啸,卷着大片的雪花扑面,当那风过之后,四周还是一片寂静,可子车没有发现,白素更是没有察觉,在这风中,有一个身影走入到了洞府内,在里面,盘膝坐了下来。…,

    第九峰的山顶上,天邪子也迈步而回,重新选择了闭关,他身上的衣着,颜色渐渐改变。

    天邪子与苏铭的归来,虎子没有察觉,还在呼呼大睡,二师兄幽魂般的身影飘荡,抬头看了一眼后,继续寻找代表了毁灭的另一个自己。

    大师兄闭关的冰层内,有一道柔和的目光微微一闪,便重新随着双目的闭合,消失无影。

    苏铭盘膝坐在洞府内,夜晚中漆黑的洞府,让他有种熟悉的如家的感觉,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望着四周,对旁人来说很快就过去,且平淡的五天,对苏铭而言,却是一次几乎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与常人一生难以遇到的经历还有那生死的强烈危机。

    五天,在苏铭感受,如过去了五年,甚至更久……

    这五天里,他看到了师尊的师弟,看到二人那惊天的一战,可这一战存在于他脑中的画面,已然模糊,无法记得太过清楚。

    五天里,他看到那造埙的老人,吹奏了一缕埙曲,心神经历了一次明悟,对于心变,有了了解,有了属于他自己的决断。

    五天里,他去了巫族的大地,看到了师尊那强悍的修为,看到了灵媒,看到了诡异的斯辰,更是看到了那足有千丈的巨大金鹏圣兽!

    五天里,他杀了斯辰之一,可却经历了生与死的追杀。

    五天里,他完成了自己造画完整的第一式,听到了那属于自己的蛮神歌。

    五天里,他有了一次……从里到外的蜕变!

    “战、斩、忘……”苏铭存在于黑暗中的身影,抬起了头,看向了洞府外,柔和的月光里,似存在了那个女子的身影。

    “心变的三种处理的方法……最简单的,便是斩!直接杀了此女,一切结束。最难的,是忘,忘了白灵,白素便无法引动我心。

    至于战……解决不了我的问题。”苏铭的耳边,传来了洞府外白素的声音,那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很是清晰。

    “这是师尊的方法,不是我的……”苏铭目光平静,看着那洞外的月光。

    “心之变,因人或事引动,去斩,去战,去忘……这三种方法,都属逃避……既本已存在,那么就让它存在下去……就让我去,面对。”苏铭轻声自语。

    “心由执而变,为何不能因执而静。”苏铭闭上了眼,片刻后他缓缓睁开,拿出画板,翻到了正面,那正面自从他画下了一幕后,始终没有去看,如今看去,其上一片空白,可在他的目中,那画板上出现了自己的身影,欲抬起的脚上,青草缠住。

    他的脸上露出了微笑,望着青草,慢慢抬起了头。

    “子车,让她进来。”

    洞府外,子车正在那里迟疑猜测,他总觉得这几天苏铭的洞府有些不对劲,耳边还回荡着白素那纠缠的声音时,突然苏铭的话语,从那洞府内飘摇而出。

    在这声音回荡的刹那,子车心神一震,脑中一切杂绪立刻烟消云散,起身向着洞府一拜,恭敬称是。

    白素双眸一闪,身影一晃走过子车身边,直奔那洞府而去,子车随之其后,二人走进了苏铭的洞府。

    因外面的黑暗,洞府内更是漆黑一片,进入后,只能隐隐看到身影,尤其是苏铭所坐的位置较为靠后,便更是难以看清了。

    可尽管如此,子车在踏入洞府,看到苏铭的一瞬间,依旧是心神轰鸣,他看到了苏铭的目光,那目光看似与五天前一样,但子车却是明显有种强烈的压力感,在他感受,眼前的苏铭与五天前,完全不同!…,

    说不出什么地方不同,但这种威压之感,却是让子车有种面对苏铭的二师兄,甚至面对他师尊时类似。

    如果是五天前的苏铭,尚有一些稚嫩之感,那么如今的他,已然没有了稚嫩,如经历了风雨后,于死亡中走出的凶兽之目。

    子车心神一颤,连忙低头恭敬一拜。

    “子车……拜见主人。”子车呼吸有些急促,心脏怦怦跳动,那种威压感,越加的强烈起来。

    “五天的时间,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子车不敢抬头,内心震动间,有了迷茫。

    不但是子车有这种感觉,白素更是如此,在看到苏铭目光的一瞬间,白素心神震动,原本气势汹汹冲来的步伐,竟不由自主的缓慢最终停顿下来。

    “白素……拜……拜见苏师叔……”白素的心加速跳动,苏铭那平静的目光,让她在这一刹那,眼前有了恍惚,似乎盘膝坐在那里的不是苏铭,而是司马信,而是天岚梦,甚至这两者都不是,而是她父亲那一辈的强者。

    那目光,仿佛足以让人哪怕是愤怒至极,也会在对望下心神被吸,平静下来。

    苏铭望着白素,看着这个与白灵一摸一样的面孔,点了点头。

    “从明天开始,你可随时来我这里,我传授你作画之法……子车不会再阻拦你了。”

    白素脑中有了混乱,她抬头怔怔的望着苏铭,想不懂为何对方突然改变了念头。

    “不过,我有一个要求。”苏铭淡淡的开口。

    白素呼吸有了凝固,神色露出警惕,苏铭在她的印象里非常恶劣,若非是为了司马信,她才不会与其如此接触。

    此刻看到苏铭突然同意,白素本就有了疑惑,又听闻这一个要求之语,双目慢慢冰冷下来。

    “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我会去做。”

    “来见我时,穿上白色的长衫,头发不要披散,用一根红色的绳草扎着,在双耳旁化作两缕小辫,其余的青丝在脑后。

    额头上要点缀着一些亮闪闪的晶点,这样被地面的雪一晃,会散发出刺目的明亮。

    微笑时,要把你的小虎牙露出。”

    白素秀眉一皱。

    “既要化作我记忆里的身影,那么就去这么装扮吧。”苏铭缓缓说着,闭上了眼。

    白素沉默片刻,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c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