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67章 白常在!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既然世人皆称我为魔,则索性,从此我苏铭就是魔!

    :

    :

    :

    官方YY:3943,现诚聘公会股东、副会长、会长秘书。

    全频管理、外务、人事、娱乐、讨论、乐团、各部门管理。这一剑,苏铭斩出了全力。

    这一剑,苏铭的身躯如冰雕,他的意识里,唯有斩去的那巫族老者。

    就在苏铭身躯急速坠落,这一剑直奔那老者头颅,已然不到数丈的刹那,巫族老者双目蓦然闪烁,嘴角再次露出了残忍,随着此残忍之笑的出现,他之前的那些惊慌的表情,全部烟消云散。

    “原来你还是一个蛮族神将!你终于出来了,看来这一剑,就是你最后的手段!“巫族老者猛的抬头,他的右手抬起,向看来临的苏铭,一指点去。

    他在方才那一瞬间,的确被夺灵散凝固了身子,也的的确确是被这夺灵散的出现,被那神识的出现所震慑,但他的修为要超出苏铭太多,即便是凝固也只是刹那,于苏铭冲出的瞬间,他已然恢复了行动。

    他之所以保持挣扎的动作,是其老奸巨猾的脑海里,对苏铭身上的种种奇异,产生了一丝忌惮,他忌惮的不是苏铭的本身,而是其还有什么在他看来诡异且震撼的手段。

    他尽管言辞上对苏铭不屑,但实际上在交手的开始,就对苏铭有了足够的重视,以他的年纪,很多事情绝非表面所显露的那样,不屑之时外在,真正的重视,是不会露出,而是在出手间爆发的。

    能作为一个部落的巫公首领,其心机绝非空空。

    直至此刻看到了苏铭现身,斩下的这一剑,他才彻底的放心下来,他认为,自己方才没有露出丝毫破绽,等于是给了对方一个机会,在自己无法移动身体的情况下,换了任何人,面对修为高出自己者这一次机会,都将拿出全力拿出最强的手段,去重创对方。

    因为这或许,是唯一的机会了,巫族老者相信就算是换了自己,也会如此!

    所以,在看到了苏铭的这一剑后这巫族老者,放心了他阴沉的笑容中,那挥去的一指,在伸出的过程里,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蓦然被一片黑色的鳞片覆盖,转眼间,这一指看去,已然不再似人的手指而是化作了野兽之指!

    那指甲的蔓延,漆黑无比,那手指的鳞片,散发出阴森邪恶的气息,这一指点在半空,与苏铭斩来的那一剑,轰然间,碰到了一起。

    咔咔之声随之轰鸣而动,苏铭的天寒剑,其外冰层出现了大量的裂缝那裂缝蔓延之下,使得这天寒剑立刻碎裂崩溃,从双手大剑,再次化作了那寻常之剑,这才停止了碎裂,但其上却是依旧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缝。

    苏铭的双手以及全身,更是在这老者的一指之力下,其双手覆盖的冰层爆开,蔓延全身时,他身体上的所有冰层,轰然崩溃。

    在这身体冰层崩溃的同时,苏铭又一次的感受到了那阴冷邪恶的气息卷在身上,冲入其体内,让他身子有了颤抖的同时,耳边似再次听到了那带着咀嚼之声的诡异喘息。

    他张开口,喷出一大口鲜血,面色苍白,双目黯淡间身子被这股大力狠狠地轰入,在半空倒卷中,他身体的神将铠甲,在快速的崩溃与愈合间,最终还是四分五裂,使得他的身体爆出了血雾,尤其是胸口的伤势,被撕裂开来,鲜血随之四溅。

    轰的一声,苏铭的身躯落在了地面上,他的身后是一颗大树,在落下时,因这震动之力,让他的嘴角又溢出了鲜血,他的双眼已经失去了光芒,挣扎的靠在那大树上,死死的盯着那巫族老者。

    苏铭的右手在身旁随意的握着,外人看不到他的掌心,看到的只是那仿若无力的挣扎。

    那老者一指之力,看似寻常,可实际上,这是那老者的全部之力凝聚在这一指间,若这一指可以对抗,则可对抗此人一切神通!…,

    看似一指,实则全部!

    修为之间的悬殊,使得苏铭没有办法,去抵抗这一指,(百度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尤其是那老者根本就没有被夺灵散凝固身躯,他只是在弓诱苏铭现身出手罢了。

    巫族老者右手缓缓放下,在收回的过程中,其手指从弥漫了鳞片的样子里迅速恢复,当完全放下时,已经恢复了人指的形状。

    一道细微的伤口,出现在他的指肚上,有一滴鲜血渗透出来,(百度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这老者把手指放在嘴里,添去孑鲜血,带着残忍的笑容,向着靠在大树下的苏铭走去。

    “可惜了这么一个苗子,你的师门竟让你独自一人来到了巫族……凭白的便宜了老夫口否则的话,若是给了你时间,当你的修为再高一些,怕是老夫遇到你,也将不是对手了。

    甚至若你这次真的逃走了,有了与我巫族如此生死的交战,怕是下一次遇到,要再擒你,将会更难!

    丹荒、神识、神将,更有与我巫族构架类似的那一划之力,在你的身上,到底存在了多少秘密呢

    …”巫族老者慢慢走近,其目光如刀,在苏铭身狂扫过后,已然确定了苏铭失去了反抗之力。

    “对了,还有你隐藏了气息与身影的手段,这些,都将属于我了……你不要害怕,老夫不会杀你,我怎么舍得杀你……我要把你炼成巫魁……”老者走到了苏铭的身边,蹲下身子,望着苏铭,脸上的笑容,掩饰不住其内心的狂喜。

    苏铭的双目黯淡,可却依旧带着冷漠,擦去嘴角的鲜血,(百度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与那老者的目光对望。

    “这神眼,很好,我会在将你炼成巫魁后,保持这个眼神存在。”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苏铭沙哑的开曰,其声音很是虚弱。

    “将你带回了部落,你自然就知道了。”老者右手蓦然一挥,立刻一股狂风呼啸而来,卷着苏铭的身体直奔天空而去,与此同时,这老者向着天空一步迈去,正要化作长虹带着苏铭回到部落。

    可就在这个时候,被那狂风卷起的苏铭,其黯淡的双目里,骤然爆发出了明亮的光芒,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的重伤,也正是为了这个机会。

    一个对方完全没有防御,对自己更是没有丝毫提防的机会!

    这个机会,本是不可能存在的,这老者的老奸巨猾,断然不会给苏铭这样的机会,这需要他去自己创造出来。

    在苏铭双眼光芒乍现的瞬间,他的右手狠狠的一捏,立刻其手心内一直拿着的,等待至今方寻找到时机的白色鳞片,被他一把捏碎。

    在这鳞片被捏碎的一瞬,在苏铭身边带着其正要飞去的巫族老者,其神色忽然大变,在他的身前,在苏铭的身体外,赫然出现了一只虚幻的被白色铠甲覆盖的手,那手的出现,极为突然,如从虚无内伸出,一掌按在了这没有丝毫提防的老者的胸口。

    那老者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喷出了大口的鲜血,甚至在那些鲜血里,还有一些内脏的碎肉,其胸口蓦然塌陷,整个人在喷出鲜血中倒卷。

    去神色充满了怨毒,更有一股疯狂,后退间,他仰天嘶吼,双手抬起猛的按在了两侧双耳之上,这一按之下,他塌陷下去的胸口,竟诡异的快速恢复。

    但白师叔赠送的鳞片,蕴含了其一击之力,绝非如此简单,那半空中伸出的右手,向着一旁的虚无猛的一撕,轰隆一声,赫然从那虚无里,如被撕开了一道裂缝,从其内,走出了一个全身穿着白色铠甲的大汉!

    这大汉看不清容颜,只能看到那冷漠的双目,盯着后退的巫族老者,有了杀机口只是其身影并不真实,看起来有些虚幻,在身体的边缘,还有阵阵白气飘升。

    “白常在!!”那巫族老者双目收缩,这幅白色的铠甲,在他的记忆里如同噩梦,巫族之人尤其是在这边缘居住的部落,几乎无人不知于远处的天岚壁障上,有一个极为恐怖的存在。…,

    此人是一位神将,一身白色的铠甲了,死在其手中的巫族,不计其数,他恐怖的程度,甚至比之那些蛮族的蛮魂境,还要惊人!

    “你只是一缕分神,在我巫族大地,杀不了我!!”那巫族老者面色苍白,身子后退间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他内心暗自叫苦,若是没有方才那胸口的一击,面对这白常在的一缕分神,他有把握可以抵抗到其消散。

    可如今”老者的胸口隐隐作痛,那一击,险些震断他的心脉!

    “原来这才是那小杂蛮的最后手段,该死的,小小年纪,竟如此狡猾奸诈!!”这巫族老者无暇去注意苏铭,但对苏铭的恨,却是滔天一般。

    以他的见识,此刻自然明白了一切,自己在算计对方的同时,也落入到了对方的算计之内,自己装作被凝固了身子,引对方现身,引出其最后的手段。

    可同样的,对方的确入数,但却没有拿出这最后的手段,而是任由重伤,以换来自己失去了提防的机会!

    “此子修为不高,但手段众多,身兼丹荒、神识、神将,更有这白常在的分神保护,想来在蛮族必定是天之骄子,被万众瞩目之辈。

    这种身份之人,又如此奸诈,若给了他足够的时间,必是我巫族一大灾难!

    拼了一切,也要将这蛮族的如此天骄,夭折在此!!”在这巫族老者脑中念头瞬息转头的刹那,天空上的白色铠甲身影,向着老者一步迈去。

    推出了个大神之光,看起来挺有意思,据说有千个)光,可以改名宇,订阅了仙逆或求魔的道友,快去领取吧。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