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62章 少年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巫族大地,天空苍茫,在这靠近天岚壁障并非很远,属于巫族大地的边缘里,满地血腥,风从天地间吹过,也始终难以吹散此地血的味道。

    一尊足有千丈大小的金色大鹏漂浮在天空上,在它的四周,有数百凶兽趴伏,一动不敢动,似等待这金鹏的吩咐。

    金鹏闭着眼,在其背上,同样有一个闭着眼的老者,盘膝而坐,一身紫衣在那风中,如染了干枯的血。

    天邪子在这里,yijing等了一天半,他还会再等一天半,等待他的四弟子,苏铭的归来。

    这是一场试炼,也是他对苏铭的一次考验。

    “第一次的心变,无论你是否度过了,你依旧都是我的弟子,只要你活着,总有一天,会有机缘来临去度过心变。

    但……天岚狩巫之战,往往生者去,亡魂归……”天邪子喃喃,睁开了眼。

    “我不担心你的心变,我尽管不知晓你曾经有过什么遭遇,但这第一次心变,我对你有信心……尤其是看了他一次造埙,在你的心里,应有了释然。

    我担心的,是……你的性格尽管狠辣,但却对南晨没有归属,对巫族仇恨的理解不够,会存在一些……心软。”天邪子双目没有了凶残,而是一片平静。

    望着远处,默默的看着。

    若顺着天邪子的目光,无尽的延伸之下,在距离这里一天半路程的地方,那一片连绵不绝的大地丛林内,有一座小山。

    苏铭站在那小山上,他没有回头再去看那身后的山下不远处的少年,这少年如他部落里凝血二三层的孩子,尽管也是巫族,但苏铭却无法狠下心。

    沉默中,苏铭的胸口传来阵阵剧痛,鲜血还在渗透出来,那甲刀之刺入,给苏铭带来了一定的伤势。

    若非是他当初生生避开,这一刀将刺入其心脏。

    将甲刀取出,苏铭在离开这座小山的同时,其左手抬起,向着那满脸苍白,似此刻才从惊恐中苏醒过来,转身快速跑去的少年,一指而去。

    一缕指风呼啸,瞬间追上那奔跑的少年,落在其身的刹那,突然分成了两股,一股斜着冲向了一旁的大树上,一只张开了大口,在这少年方才没有丝毫察觉下,猛的冲出的一条绿色的毒蛇身上,使得那毒蛇头部直接爆开,摔落在地。

    另一股指风,则是落在了这少年身上,少年身体一颤,摔倒在了地上,闭目昏迷过去。

    这种使得指风分裂的操控,唯有开尘入微可以做到,而苏铭的入微,yijing达到极为精妙的程度。

    “我可以不杀你,但也不能让你回去暴露了我的行踪。”苏铭身子一晃,离开了这小山,直奔原路疾驰。

    这一路追杀而来,用了一天多的时间,此刻结束后,苏铭没有在原地歇息,而是用最快的速度,要按照师尊所说的三天为限,在三天内回去。

    在这陌生的大地上,在这处处危机的巫族范围内,苏铭极为谨慎,他知道那少年是应该杀死的,可他……还是选择了让其昏迷。

    随着苏铭的远去,半柱香后,那少年忽然身子一颤,仿佛有一种奇异的liliang凭空而来,让其提前苏醒!

    这少年猛的睁开双眼,先是摸了摸身上,发现自己没有伤势后,看到了身旁失去了头颅的毒蛇,他有了短暂的一顿。

    可这一顿的短暂,很快就消散,这少年看向那小山,其稚嫩的脸上,再无呆滞,而是被一股凶残与仇恨取代。

    他迅速爬起身子,展开全部速度,向着其部落所在的地方,快速的跑去,一路奔跑,他没有丝毫停顿,更是在奔跑间,他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双目闭合后快速睁开时,那被他喷出的鲜血立刻化作了一只血色的小鸟。

    这小鸟扇动翅膀,以一种惊人的速度,直奔远处,转眼消失无影。

    半个时辰后,距离这里并非很远的地方,丛林的树木被砍伐,搭建成了寨子,地面的淤泥被填补,厚实起来,甚至在远处,还有大片的土地,被种植了不少似可以吃食之物。…,

    寨子内,传出阵阵欢声笑语,四周时而可见一些巫族的大汉,满脸刺腾,神色警惕的巡逻,但当他们看到那丛林内突然飞来的红色小鸟时,却是一个个立刻神色有了变化。

    那红色小鸟直奔寨子而去,瞬间冲入其内,钻入到了这寨子里的一处屋舍中。

    那屋舍里盘膝坐着一个老者,这老者半身**,腰间有兽皮包住,身前放着一个小鼎,其内有一些杂草在被燃烧,散发出阵阵烟丝,那些烟丝在老者的闭目吐纳下,被吸入他的七窍里,随后又从全身的汗毛孔中散发出来,形成一种扭曲的朦胧之感。

    在他的身后,有两个巫族的少女,相貌很是美丽,跪着一旁,手里拿着大叶组成的扇子,轻轻的扇着。

    那扇出的风,很是轻微,无法吹动烟丝的飘舞,整个房间一片寂静。

    可当那红色小鸟蓦然冲入进来的刹那,那老者突然睁开了眼,在其一双眼内,赫然竟存在了四个瞳孔!

    在这老者睁开的刹那,红色小鸟立刻飞临,落在了他的身前,砰的一声化作了一片血雾,被老者吸入七窍之内,其目中立刻有了闪动,似有一幅幅画面凭空出现在他的眼前,让他清晰的看到了一切。

    “蛮族……”老者脸上露出了残忍嗜血的笑容,更是深处舌头舔了舔嘴角,其舌头一出,若有蛮族之人看到,必定心神一惊,这老者的舌头其长度明显超过了寻常之人,竟如蛇一般,似可以舔到头发。

    在那嗜血凶残的笑容中,老者站起身,走出了其所在的屋舍后,伸开双臂,向着其部落发出了一声低吼。

    在其吼声中,整个部落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全部都把目光凝望在了这老者身上。

    “你们,闻到了么!!”

    老者的话语沙哑,可却存在了一股阴森。

    “那是一股蛮族的味道,那种味道,是蛮族之血的甜美……有蛮族在我们蜥神生存的丛林内,他踩着我们的大地,他杀了巫族的战士!

    他惊扰了丛林内的蜥神!

    杀了他,取下他的人头,挂在我们的部落外,挖出他的心脏,挤出其心头之血,那是独属于强者的血饮!

    杀了他,把他的牙齿放在我们的脖子上,作为我们的战利品!”随着老者的话语,短暂的沉默过后,整个部落里掀起了疯狂的呼吼。

    那吼声来自这个部落里每一个巫士,甚至从那些孩童,那些妇女,那些老人的脸上,也能看到一股凶残显露出来。

    老者身子向前一步迈去,化作一道长虹冲出部落,在其后,赫然有近二十道身影疾驰跟随,直奔寨子外的丛林,快速而去。

    他们在离开了寨子后,分成了两路,那老者带领了几人,直奔天空而去,余下者,在丛林内按照他们祖祖辈辈传授下来的搜寻之术,寻找着蛛丝马迹。

    苏铭在这丛林内穿梭,他速度很快,一路没有丝毫停息,其胸口yijing不再渗透鲜血,但其内的痛却是在这疾驰下,越加的严重起来。

    苏铭曾考虑过要去飞行,但这个想法刚一出现便被他打消,一天半的路程,若是飞行的话,难免会遇到巫族之人,在这陌生的巫族大地,这种做法,对此刻的他来说,是不智的。

    与天空比较,这片丛林,反倒更适合苏铭的行走。

    疾驰间,时间慢慢流逝,当第二天的夜降临之时,苏铭盘膝坐在一颗大树上,平缓着呼吸。

    “按照距离来算,明天夜晚之时,就可以回到师尊那里……”苏铭摸了摸胸口,右目有了血色,他yijing很久没有受过如此伤势了,这一次的巫族之行,苏铭看到了巫族的诡异。

    这对他来说,可谓是在接下来数月后的天岚狩巫之战里,能起到极大的作用,因为这样的独自一人在巫族大地猎巫的经验,绝非人人可以拥有。

    呼吸这丛林内属于这巫族的空气,苏铭刚刚来到这片大地的那种压抑之感,似也随之消散了不少。

    “没xiangdao……师尊竟拥有巫族的圣兽!我虽说不知晓圣兽为何物,但此兽仅仅一吼之力,就可让那灵媒崩溃,让这对斯辰一死以重伤,让四周的其他巫族,全部死亡。

    这种liliang……”苏铭深吸口气,他xiangdao了自己曾经看到过的,另一只如此圣兽!

    那记忆里的云海翻滚,卷动如黑雾缭绕,弥漫了足有数千里的范围中,存在的一条身子庞大无比的秋鱼。

    还有那秋鱼上,站着的一个少女的身影。

    “白师叔……竟能与这样的圣兽一战?!!”苏铭心神一震,随着他的见闻越来越多,此刻他对白师叔的修为,有了新的猜测。

    就在苏铭沉浸在对师尊与白师叔的思索之中,沉浸在对巫族圣兽的强大震撼之时,他的双眼忽然瞬间凝重,右目血光猛的一闪,整个人身体如绷直的弓弦,刹那一步走出了盘膝的大树。

    在苏铭的神识内,他清晰的看到,在他的四周三百丈内,有十多个巫族身影,带着狰狞的残忍,带着兴奋的嗜血,向着他成包围之势,正疾驰而来。

    在看到这些巫族之人的刹那,苏铭的脑中浮现出的第一个画面,就是那被他指风敲晕的少年!

    #c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