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57章 曲终人散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既然世人皆称我为魔,则索性,从此我苏铭就是魔!

    :

    :

    :

    官方YY:3943,现诚聘公会股东、副会长、会长秘书。

    全频管理、外务、人事、娱乐、讨论、乐团、各部门管理。--

    天邪子神色始终阴沉,走近这寨子的大门.

    脚步没有丝毫停止,在其身体与这寨子碰触的刹那,苏铭在其后双目瞳孔猛的一缩,他看到这寨子的大门竟有了扭曲,仿佛在这一刹那被凭空的挪移去了其他地方,使得天邪子缓步走了进去。

    苏铭在后跟随,也同样踏入,直至他二人全部都进去后,苏铭回头看了一眼,他看到那寨子的大门,又重新的恢复。

    天邪子显然并非第一次来到这里,此刻整个部落内绝大多数的人们都已经沉睡,更因雨天,四周没有篝火,在这相对的寂静里,除了雨水的哗哗与时而的雷霆外,便只有那喀嚓喀嚓的声音,在持续的传来。

    似这声音,便是指引天邪子的方向,他走在这寨子内,踩着积水,渐渐穿过了一处处屋舍后,苏铭看到了在前方,有一处很是普通的兽皮帐篷内,有灯火透出。

    这是一个小部落,一个与苏铭所在的乌山部,几乎同样大小的部落,如这样的小部,在南晨之地实在是太多太多。

    看着四周,当苏铭把目光落在那透着灯火的皮帐上时,他清楚地听到,那喀嚓喀嚓如摩擦骨头的声音,正是从这皮帐内传出。

    天邪子走近,掀开了皮帐的一角,迈步走了进去,苏铭跟在其后,也随之进入到了这皮帐里,在进去的瞬间,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不大的皮帐内,摆放着大量的骨头。

    除了骨头外,还有一些石头,这些种种之物,其中绝大部分,都赫然是做成了了损!

    这是苏铭第一次,看到这么多损,也是他在南晨之地,第一次,看到损器!

    苏铭身子一震,目毙在那些损器上扫过后,落在了皮帐里,一个老人的身上。

    那老人头发花白,穿着兽皮衣衫,赤裸着上身,此刻坐在那里,手中拿着一块兽骨,在一张石板上摩擦。

    似乎这兽骨的形状,与他要做出的骨损有些不符,他要把多余的地方擦去。

    天邪子神色阴沉,望着那老者,走到其面前,盘膝坐了下来,目光移动,落在了老者正摩擦的那块兽骨上。

    老者神色如常,仿佛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凝聚在了手中的骨头上,没有察觉天邪子的到来,也没有看到苏铭的存在。

    他平静的在那里,不断地摩擦着,发出喀嚓、喀嚓的声音,回荡这皮帐内,更有一些飘摇出去,久久不散。

    时间慢慢流逝,苏铭始终望着那老者手中骨头,在其这渐渐地摩擦下,被磨去了一个棱角,有了圆润。

    天邪子始终没有开口说话,同样一直望着,去神色慢慢有了变化,时而阴沉,时而明悟,时而复杂。

    外面的雨,更大了,雷霆时而轰轰,有时候会出现刹那的明亮,将这皮帐内的三人身影,映照在帐皮上,晃动中又很快散去。

    那老者神色的专注,让苏铭似有了明悟,他不知何时已经不再站着,而是盘膝坐在了一旁,望着那骨头的摩擦,听着那喀嚓的声音,这一刻的他,忽然有了一种自白素出现在第九峰后,从未出现过的平静。

    此刻的苏铭,因这平静的凝望,沉浸在了一种如忘我的状态里,他的眼睛内只有那在被摩擦的骨头,他没有看到,天邪子坐在那老者的对面,其身上的衣着,似有了改变。

    那忖改变,只是瞬间发生,又再次恢复如常,若不仔细看,很难看的清楚。

    时间缓缓地流逝着,不知过去了多久,那老者摩擦兽骨的动作一顿,随着他这一顿,苏铭整个人心神一震,目中有了清醒,他看到那老者望着兽骨,将其拿起,似在凝望。…,

    许久,他把那兽骨换了一个位置,继续在石板上,摩擦着。

    天邪子神色越加的复杂,许久之后,他长叹一声,站起了身子。

    在其起身的一瞬,他老者的动作停止,他再次拿起了手中的骨头,此骨,已经被做成了损器,在那上面,还有几个小孔,他看了一眼后,抬起了头,没有去看天邪子,而是把目光,落在了苏铭的身上。

    那是一双平静如水的目,那是一双似蕴含了无穷的智慧,看破了生死看透了这世间的一切,可以包容万物的目。

    那目中,存在了慈祥,存在了安然,存在了平静,存在了一种让苏铭与其对望后,也随之更为平静的光芒。

    老者抬起右手,将手中的骨损,递给了苏铭。

    苏铭沉默,起身恭敬的接过这看起来很是平常的骨损,他在这一瞬间,忽然明白了老者看向自己的含义,他是要让自己,去吹这骨损。

    苏铭拿着骨损,默默的退后几步,坐在地上,怔怔的看着手中的损,外面的雨哗哗更大,雷要轰隆隆的不断。

    苏铭闭上了眼,把手中的骨损,放在了嘴边,轻轻地,吹了起来。

    他本不会吹奏损曲,但这些年来,他储物袋内那残破的发不出声音的骨殒,却是陪伴着他走过了很多孤独思家的夜……

    在那很多个夜里,他一个人,默默地吹着无声的损,耳边缭绕的,是那记忆里的曲。

    呜呜的声音,带着一股苍凉,从苏铭嘴边的骨损里传出,回荡在这皮帐内,飘散出去,在这天地间,散了开来。

    在这一刻,似乎就连外面的雷霆,也都沉默,连那雨水也都轻柔,与这呜咽的损曲交融,一起去奏出那思念的声音。

    苏铭吹奏的,既是这损的声音,也是他记忆里的曲,发出声音的,是他口中的气息通过此损的流动,但同样的,也是他的心,在动。

    这种动,是一种岁月的流逝,是一种回忆。

    呜呜之声似永远没有其他的声音,唯有从那起伏的简单音调里透出一股苍凉,蕴含了沧桑,在这安静的夜,在这飘落的雨,在这陌生的天地里,它,存在。

    如情人在低声的哭泣,如族人在擦着眼泪呼唤如儿时的伙伴,握住拳头时,愤怒的呜啊

    ……

    天邪子闭上了眼,默默地听着耳边的损声,听着那呜呜的声音,他神色的阴沉,此刻也松缓下来。

    那老者同样闭上了眼

    神色平静。

    这是一首很长的损曲,她或许有名字,可苏铭不知晓,这样的曲子,他的记忆里存在了很多遍,只是直至现在,他才真正的用损,吹奏了出来。

    可是……这不是他的损

    这吹奏出的损曲

    具备了魂,具备了他的记忆,但,还是缺少了一种味道,那是家的味道。

    曲终。

    苏铭睁开了眼,望着手中的骨损,目中有了明悟,他站起,将此损恭敬的递给了老者。

    老者脸上露出微笑

    慈祥的望着苏铭,点了点头。

    此刻的天邪子,也睁开了双目,没有去看老者,而是起身,向外走去。

    至始至终,他与那老者都没有对彼此说出任何一句话语但苏铭知道,实际上,他们二人,已经以自己的损曲表达了千言万语。

    随着天邪子的走出,苏铭犹豫了一下跟在其后,二人走出皮帐,外面的雨水依旧很大,落在他们身上,落在地面的坑洼积水里。

    事走出这皮帐十多步后,苏铭脚步蓦然一顿,他目中的犹豫不再,而是有了果断。

    随着他脚步停顿,天邪子也是一顿,但却没有回头。

    苏铭向着天邪子一拜,转身快步走向那刚刚离开的皮帐,掀起帐角,走了进去。

    皮帐内,在苏铭走进的同时,坐在那里的老者,平静的看来。

    “您……能修好么……”苏铭从怀里取出了他的骨损,这有着家的味道的损,存在了很多裂缝,它已经发不出声音,被苏铭拿着,放在了老者的面前。…,

    老者的目光落在了此损上,将其拿起,仔细的看了几眼,点了点头。

    苏铭恭敬一拜,转身走出了皮帐,与天邪子,一起离开了这处部落的寨子。

    “懂了么……”寨子外,风雨中,天邪子平静的开口,此刻的他尽管穿着紫衣,但其神色却是已经不再阴沉。

    “第一战为修之印证,第二幕……”苏铭看着天邪子,沉默片刻,开口:“为心之斗法!”

    “第一战之人,是为师的七师弟。这第二幕的你看到的人,为师不知其名,我多年前与其偶然遇到,看了他造了一次损……

    此后每当心变,我都会找他,以心为斗……以境为斗……”

    “你领悟造画之法,以此静心,所修没有体系,一切都需心之修行……这条路,或许有为师不知晓的人,也在走着,可在我知道的人里,只有我们师徒几人。

    我走的较远,你几个师兄也走出了几步,而你,如今要面临的,是第一次心文……心之变,如出现了第二个你。”天邪子轻声开口。

    “如何去做,为师无法指点,我只能告诉你,我的心知……走吧,我带你去巫族杀戮……为师紫衣一出,没有千颗心血,难以消散。”天邪子向着天空一步迈去,苏铭深吸口气,轻语着心变二字,目光一闪,跟随在了天邪子的身后。

    “他是一个瞎子,你看出了么……”天空上,在这师徒二人身影消失之时,隐隐的,天邪子喃喃开口。

    “瞎子……”苏铭一愣。

    人散。

    有一个人,以耳为名,有一份情,以执为魔。

    有一种人,以读为友,有一种票,以了为称。

    有一壶酒,以字为歌。

    有一种恩,无以为报。

    咳,两首打酱油的诗,写的多好啊,如此抒情,反正我是陶醉啦,应该投票鼓励下吧。。)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