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你会与人斗法么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苏铭望着画,许久之后,他将画板拿起,翻转过来,将这幅画保留了。

    在那画中的人,没有抬起脚粉碎那青草之前,苏铭的画,不会在画在上面,而是画在背面。

    他还没有想好,与司马信的这一战,该如何其对抗,如何去化解,如何去……取胜!这一战,或许就是他在天岚狩巫前,与司马信在这天寒宗内,进行的最终一战了!

    平静的一夜,慢慢的流逝而去,这一夜,苏铭没有作画,他盘膝坐在那里,微微闭着眼,在呼吸的同时,脑海中浮现的是其记忆里,那雪中的身影。

    隐隐的,苏铭的心中有一种似有若无的明悟,他觉得这一次与司马信的交战,似乎并非重点,重点的是这个叫做白素的女子,重点的是她的身上,有白灵的野性还有那一摸一样的容颜。

    重点的是,在很多时候,若没有心里的准备,会把她,在那么一瞬间,看成是她……

    重点的,更是他的心,仿佛要经历一场蜕变,这种蜕变来的不突然,仿佛本就存在着,直至如今,似凝聚到了一定的程度,需要爆发出来。

    清晨的阳光顺着洞府洒落而来,在苏铭的身前被遮盖,随着阳光一起进来的,还有洞府外,那一个女子的声音。

    “你即便是今天再把我赶出去,我还是会来,天天都来!”

    这声音传来之后,很快就平静下来,苏铭知道,只是子车将其又一次的驱赶出了第九峰。

    可时间不长,白素的声音,便再一次的,传来了。

    “苏铭,你不敢面对的话,你的心里永远都存在一个缺陷!”

    这一整天的时间,就在这样的一次次中,慢慢的流逝,直至黄昏时分,当来临到这第九峰的白素,再一次被子车驱赶出时,她的身体有些承受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

    子车,犹豫了。

    他从未想过,会有一个人,竟具备如此执着,这一天的时间,白素上山了十七次!

    直至喷出了鲜血,有了伤势后,这才不得不退去……看着冰面上那渗透进去的鲜血,子车看向了苏铭所在的洞府。

    洞府一片寂静,没有传出任何声音,子车沉默了片刻,盘膝坐在了一旁。

    第二天,白素再次来临了。

    这一天,她上山了十九次,最终留下了一口鲜血,苍白着脸,无力再来。

    直至第三天的黄昏,当白素这一天第二十次站在了苏铭的洞府外,站在了子车的面前时,子车抬起的右手,却是无法在挥舞出去。

    他看着眼前这个少女,其面色yijing极为苍白,身子摇摇欲坠,但双目内的执着,还有骨子里透出的坚韧,让子车迟疑了。

    尽管立场不同,但子车对眼前这个白素,却是有了敬佩,三天的时间,超过了五十次的上山,超过了五十次的被驱赶,可她竟依旧坚持。

    越是被驱赶,其目中的执着就越是浓郁,子车毫不怀疑,自己就算是此刻出手将其驱赶,或许她今天没有了力气再来,可明天,她即便是带着伤势,也会到来。

    长期下去,这女子,即便是有再好的身体,也会承受不住,况且其修为,才刚刚开尘而已,甚至看其样子,这女子就连开尘的蛮纹都还没有来得及去画下。

    “何必呢……”子车望着白素,苦笑开口。

    “你可以将我再次驱赶下去,但我,还会坚持!”白素声音很虚弱,话语间,她转头看了一眼第一峰的方向。

    “你去的次数越多,他的心就越会不静,你受的伤势越重,他的心也就越是会痛……他做不到无情,做不到淡忘,这一点我很确定!

    可是,白素,我不愿你如此,因为我的心,更痛……”司马信的柔声话语,在白素的心中回荡着。

    白素的目中,坚韧与执着,更多了。

    子车长叹一声,右手蓦然抬起,他身为苏铭的守山之人,苏铭的话语,他必须要遵从,他,不敢不遵从。…,

    面对这倔强的女子,子车正要将其再次挥赶下山之时,苏铭的洞府内,传来了一句平静的话语。

    “你多次上山,要做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在苏铭这句话传出后,子车内心松了口气,他有些可怜眼前这个女子,他尽管知晓的不多,但也能xiangdao,这女子的到来,必定与司马信有关。

    “我要学作画。”白素望着苏铭所在的洞府,坚定的开口。

    “你若不亲自传授于我,我依旧还是会天天来此,要么我死去,要么便直至你同意的一天!”白素的声音尽管虚弱,可其内透出的执着,却是让人不会怀疑,她说到,做到。

    “值得么……此事本与你无关。”洞府内在长久的寂静后,传来了苏铭似叹息的声音。

    白素没有说话,但其双眸内的执着,却是没有减少半点。

    “在我的记忆里,的确有一个女子与你相貌极为相似……一次次的在我面前,撕裂我记忆的伤口,这就是你为了帮助司马信,要去做的事情么……”苏铭喃喃的声音,从洞府内漂出。

    白素沉默,目中的执着似有了迟疑,但很快这迟疑就消散。

    “是你先抢走了司马大哥的宝物……”白素银牙一咬,可她还没等说完,突然一股狂风从洞府内蓦然而出,卷着其身体,驱赶出山。

    洞府内,苏铭望着面前的画板,苏铭平静的放下右手。

    外界的天空,渐渐昏暗下来,直至有了漆黑,在这深夜里,第九峰一片寂静,或许此刻的二师兄,会在山上如幽魂般转悠,寻找那个他认为的,偷取其花花草草之人。

    或许如今的三师兄,隐藏在某处角落,正带着那神秘的微笑,在偷窥着什么,在那里觉得自己,是最聪明的。

    或许大师兄,依旧在那冰川下,看不到日出日落,在那寂静里,默默地闭关,默默地打坐着。

    苏铭闭上了眼,从怀里取出了储物袋中,那破损的骨埙,此埙很难修补,吹不出声音,被苏铭放在了嘴边,轻轻地吹着。

    无声。

    可在苏铭的耳边,依稀的,他听到了那呜咽的声音,回绕其身体外,回荡其心神里,久久不散。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洞府的月,洒落柔和的月光,映照在冰山上,被折射出缤纷的色彩,在这安静的夜里,苏铭吹着无声的埙,默默地体会着一种与作画不同的平静。

    直至一曲终了,苏铭的耳边,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曲子不错。”

    在听到这声音的刹那,苏铭猛的睁开眼,他心脏蓦然急速跳动,他看见在自己的洞府内,竟不知什么时候,来临了一个人!

    此人,穿着紫色的长衫,背对着自己站在那里,月光有一些洒落在此人身上,将其身上的紫意似挥发出来,形成了一股奇异的威压,笼罩整个洞府的同时,在苏铭的瞳孔内,也被其染了颜色。

    紫色的长衫,紫色的头发,紫色的身影,熟悉的声音!

    “弟子拜见师尊。”苏铭立刻起身,向着那背对着自己的身影一拜。

    苏铭神色尽管看似如常,没有丝毫变化,但他的内心,如今却是掀起了大浪,这股大浪不是因天邪子的突然到来,也不是因苏铭没有提前发现。

    而是此刻的天邪子,他穿的,是紫色的衣衫!

    这种状态的天邪子,苏铭从未见过,他的耳边似再次传来了二师兄当日的话语,一个有关紫衣师尊的传闻,还有当日二师兄那神色的凝重。

    除此之外,同样让苏铭心惊的,还是那埙本无声,这声是存在于自己的记忆里,可天邪子之前的话语,竟恰恰是在苏铭记忆里,他的心中此声消失的那一瞬间传来。

    这,是巧合,还是……

    苏铭望着那背对着自己的紫衣师尊,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

    “你怕了?”紫衣的天邪子,始终没有转身,声音在苍老的同时,蕴含了一股血腥之感,这种感觉,苏铭立刻清晰的察觉。

    这种血腥,既有长久凝固而显现出来,也有……刚刚沾染!

    苏铭一眼就看到,在师尊的紫衣下摆处,有一片位置,有血腥传来,这股血腥不是感觉,而是他闻到!

    这不是天邪子的鲜血,显然,这是天邪子再来之前,曾……染了别人的血!

    “弟子从未见过师尊穿紫色长衫,有些不适……”苏铭沉默了片刻,如实开口。

    “不要怕,你会适应的。”天邪子声音血腥之感一下子强烈起来,其身体缓缓地转过身,双目如炬,看向了苏铭。

    在其转身的一刹那,苏铭立刻清楚的看到,天邪子那本慈祥的面孔,此刻竟是有如寒霜般,一片阴冷,其容颜更是透出一股阴沉,可其目中,却没有恶意。

    在其身后,苏铭有种错觉,他似看到了一片虚幻的血海,那血海里,有一尊石像,这石像双手抱胸,此刻睁着眼,同样不带着恶意,望着苏铭。

    “老四,你会与人斗法么?”天邪子望着苏铭,沙哑的开口,话语间,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残忍。

    这残忍,不是针对苏铭,似乎这句话,会引动天邪子的心,让其情绪有了波动。

    -------

    觉得今天的天邪子很帅~~求下月票推荐票!~

    #c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