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我为你作画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第二卷风起天寒第248章我为你作画

    “子车,你个小王八蛋,枉费从小你挨打姐都为你出头,你要是个男人,立刻给我把孙大虎找出来!”第九峰外,那女子咬牙切齿的声音迅速而来。

    却见那天空上,有两道长虹呼啸,当前一人穿着娟黄衣衫,有着鹅蛋形的俏脸,此刻尽管一脸怒容,但却别有一番俏丽。

    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子,那女子同样美丽,只不过此刻神色有些欲言又止,双眸里露出古怪之色,此女,正是寒沧子。

    子车挠了挠头,连忙起身,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那里尴尬不已。

    “姐……”

    “别叫我姐,我没你这个弟弟!”那女子瞪着眼睛,狠狠的看了子车一眼,随后目光落在了苏铭身上。

    “呦,这不是苏师叔么。”那女子冷笑开口。

    苏铭有些头痛,这女子名叫子烟,是子车的姐姐,在这两个月里多次来临,开始只是寻找虎子,虎子躲了几次后,被其找到,不知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从那之后,虎子就深深的躲藏起来,只知道他在这山里,可却很难找出藏身之处。

    唯有逼急了,才会吼出话语,那但话语也是飘忽不定,让人难以寻音找到。

    甚至有一次,许是虎子觉得凭什么大家都看了,可这女子偏偏找自己的麻烦,于是吼出了如方才那样的话语,多次之后,让那女子的注意力,慢慢分散了开来。

    对于此事,苏铭无奈,苦笑,头痛。

    这女子更是性格难以捉摸,在把注意力分散开来后,对苏铭提出了一个极为荒诞的要求,若不达到她的要求,她便一直纠缠。

    好在苏铭毕竟不是正主,躲了几次后,这子烟又再次把注意力放在了寻找罪魁祸首孙大虎身上。

    “这个……子烟师侄……”苏铭看着那一脸怒容的子烟,自然的也看到其身后的寒沧子,下意识的眨了眨眼。

    寒沧子装作没有看到,转头望向其他地方。

    “不知苏师叔对小女子有什么吩咐呢,是不是当初还没有看够啊?”子烟冷哼一声,迈步身子妙曼的走来,直至走到了这第九峰,苏铭洞府外的平台上,站在了那里,此刻有风吹来,将其青丝吹动,带着一股清香,向着苏铭扑面吹过。

    “那个……你上次提出的要求,我不是不能做到,不过你看你虎子师叔毕竟是主谋嘛,他如果按照你的要求做到了,我自然也会如此。”苏铭并非不善言谈,只不过是来到了南晨之地后,他习惯了沉默。

    如今在这第九峰上,此地有一种让他感觉如家般的温暖,当初在乌山时的言辞,如今慢慢的找回了一些。

    “你……”子烟俏目一瞪,正要开口之时,她旁边的寒沧子轻咳了一声,子烟深深的看了苏铭一眼,哼道:“看在方师妹的面子上,此事可以延后,等我找到那孙大虎的!”

    子烟说着,身子一晃开始在这第九峰转悠起来。

    第九峰很奇特,没有护山大阵,来人可随意走动,不过,这是在被允许的情况下,若是不被第九峰之人允许,走动之人的后果,便如子车。

    只是如今,可以说整个第九峰之人都在子烟面前觉得有些理亏,天邪子狡猾,早就去闭关了,此事与大师兄无关,大师兄也乐的清闲。

    至于二师兄,这两个月里时常晃悠,摆弄那些花花草草,每次看到子烟,都会以那副温和如春风的微笑,向其点头。

    在子烟离去,于这第九峰寻找躲藏在这里的孙大虎时,寒沧子也从半空落下,站在了那平台上,子车隐隐能看出这二人似早就相识,再加上如今于天寒大地寒宗流传的有关苏铭的一些事情,此刻连忙低头,后退几步,远离了这里。

    天空晴朗,白云蓝天,有微风带着寒,从二人身边吹过,掀起几缕发丝的同时,也为此地的安宁,勾勒了一笔美丽。…,

    “你好像在躲着我。”苏铭望着方沧兰,微笑开口。

    “我没有。”方沧兰没有去看苏铭,而是站在那里,看着远处的蓝天,轻声说道。

    “这两个月你陪着你子烟师姐来此多次,这还是第一回单独留下。”苏铭的眼中,方沧兰的身影在那风中,如一朵雪莲般,蕴含了宁静。

    “我之前来过。”方沧兰轻声说道。

    “谢谢你。”苏铭坐在了一旁,目光落在天空的白云上。

    “谢我什么?”方沧兰侧头,望着苏铭,她侧头的动作,很美,阳光在其脸庞上洒落,可以看清其脸上的一些细微的绒毛。

    “谢谢你在子车来时的担心,谢谢你在我与司马信一战时的提醒。”苏铭拿起一旁的画板,右手在上一弹。

    轻微的砰声回荡,那画板上有一片薄薄的碎末散开。

    “我知道,你应该猜到了司马信的目的,所以之前也就没有再来提醒。”方沧兰微笑,那笑容里有一丝苏铭懂,但却迟疑的含义。

    “蛮子么。”苏铭目中闪过一丝冷冽,他若是到了现在还没想出司马信的目的,便不是单独于南晨之地,走到如今的苏铭了。

    “我不知道司马信接下来会用什么方法,但以我对他的认识,此人一旦决定了一件事情,就绝不会放弃。

    你……要小心一些。”方沧兰犹豫了一下,轻声开口,说完,她右手抬起挽了一下被风吹散的青丝,将几缕别在了耳后,正要转过头,不再去望着苏铭,如苏铭所说,她的确有些在躲着对方,因为每一次与苏铭目光的对望,都会让她的心跳,突然的加速。

    “不要动。”苏铭忽然说道。

    方沧兰一顿,看向苏铭,目中带着疑问。

    “保持这样的动作,我为你画一张画。”苏铭拿着画板,望着方沧兰,右手在那画板上一笔而过。

    方沧兰俏脸有了红晕,她咬着唇,望着苏铭,保持着挽青丝的动作,她身上的衣裙,在那风中飘舞,背后是蓝天白云。

    风吹过,不但舞动了她的衣裙,更是使得她一头秀发也都向着一个方向倾斜飘着,这一幕,很美。

    时间仿佛一下子慢了起来,在苏铭的手指下,他的画板上渐渐出现了一个女子的轮廓,方沧兰加速跳动的心,此刻也慢慢平静下来,她凝望着苏铭,第一眼看到,就是苏铭双眼下的拿到疤痕。

    看着这道疤痕,方沧兰有了心痛。

    二人再没有开口说话,在这安宁里,一个人画着,一个人望着。

    远处,子车神色露出钦佩,他尽管没有听到苏铭与方沧兰的话语,但看到二人作画这一幕后,他对苏铭的钦佩yijing到了极高的程度。

    “不愧是苏师叔,与司马信对战时煞气逼人,雄姿威严……此刻又能柔情作画,引的女子脸羞涩……我子车何时能有这样的本事……”子车很是感慨,摇头间,微微闭着双眼,似乎在想些什么。

    “前月还在司马战,今日坐望美人画,若有一天我可以……下一句应该是什么呢……”子车皱起眉头,这两个月来,随着他不断地看到第九峰各人的怪癖,这让他有了顿悟,觉得这怪癖,或许就是他们与众不同的原因之一。

    于是,他也为自己找个一个怪癖,便是如眼前这样,感慨中造词作赋……

    在这子车冥思苦想自己的下一句应该是什么的时候,在苏铭为凝望自己的方沧兰作画的时候,同样在这第九峰上,蹲在地上摆弄花花草草的二师兄,此刻抬起头,望着苏铭洞府的方向,眼睛里同样有了光芒。

    “小师弟,谢谢你。”二师兄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后,他立刻站起身子,干咳了几声身子一晃,转眼消失无影。

    在这第九峰另一个位置,二师兄身子骤然出现,他先是整理了一下衣衫,深深的呼吸了几次后,背着双手,抬头凝望天空。

    但很快他就侧了侧身,让那阳光照耀在他的侧脸上,抬头凝望天空。

    可很快,他又皱起眉头,左手在身边一挥,立刻便有微风吹来,将其衣衫与长发吹起,保持着这样的风,二师兄望着天空,一动不动。

    时间不长,从不远处的山阶上,子烟的身影出现,她yijing找了好多地方,可总是找不到孙大虎,尽管恨恨不已,可却无法发泄。

    正走着,忽然在她的耳边,传来了一声柔和的话语。

    “子烟姑娘。”

    子烟脚步一顿,转身间,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二师兄,在看到二师兄的刹那,子烟神色有了愣愕。

    她看到,苏铭二师兄的头发,被风吹动,飘舞着。

    她也看到,这苏铭的二师兄,他的衣衫长袍,也在那风中凌乱……

    她还看到,苏铭的这位二师兄,背着双手,侧脸对着自己,抬头望着天空的白云,那阳光落在他的侧脸上,使得此人在这一刻看起来,似乎与以往大不一样。

    “呃……子烟见过第九峰二师叔……”子烟头皮有些发麻,不知道眼前之人到底怎么了,连忙退后几步,轻声开口。

    ----

    今天是俺生日,求祝福,求月票,一年也就只有这一天,能否在生日里,去让俺爆爆别人的菊花……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