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42章 陈相的请求……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第二卷风起天寒第242章陈相的请求……

    苏铭没有立刻开口,而是站在那里,望着眼前这个女扮男装的陈相,他的目光带着一股犀利,落在陈相的目中,让她有种似被穿透了心神,看到自己内心深处的错觉。

    陈相内心一颤,不看对望的低下头,再次退后几步。

    “说吧,我会考虑。”苏铭平静的开口,声音不疾不徐。

    “此事……此事若苏师叔想帮,一定可以做到……”陈相咬着下唇,此刻的她这幅样子,将女儿家的神色无意中表露出了很多。

    “还请苏师叔帮助,让……让孙大虎师叔,不要再总是半夜在我房间外……巡探……这让我很不适应……”陈相低声开口,好不容易才措辞用了较委婉的话语,把她的含义表达出来,此刻说完,她向着苏铭欠身一拜。

    “还请苏师叔帮我……”

    苏铭神色顿时古怪起来,他xiangdao了很多的可能,但却没有料到,眼前这个陈相之所以又送木块又送筋线,竟然是为了这个事情。

    由此可见,虎子平日里在此人的心目中,存在了多么大的阴影。

    尤其是xiangdao虎子在没有昏睡前,带着他从第九峰一路走来,途中所遇的一幕幕,苏铭不由的苦笑。

    “此事我尽量去劝他,可不敢保证能成功。”苏铭犹豫了一下,说心里话,他也不愿时而在夜里有人蹲在外面,直勾勾的望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尤其是xiangdao虎子在偷窥二师兄时嘴角露出的古怪笑容,苏铭不难想出,虎子在偷窥其他人时,那笑容定然还在。

    他有些同情的看了陈相一言,此人听到了苏铭的话语,顿时脸上有了感激,那感激不像是假,而是发自其肺腑,可见虎子对她的骚扰有多深多大多重。

    能将这如夜晚噩梦般的虎子师叔请走,对陈相来说,是她如今感觉最重要的事情了。

    在陈相的感激与恭敬中,苏铭走出了这间器物殿,陈相跟随在后,最终依旧向着苏铭深深一拜,那目中的期望,让苏铭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不远处子车身后,打着呼噜的虎子。

    “我尽力就是。”苏铭向着陈相点了点头,走向了虎子,将其抱起后,身子虚空一步迈去,整个人化作了一道长虹,直奔远处的第九峰。

    子车连忙跟随在后,他望着前方苏铭的背影,目中有了果断。

    二人一前一后,在不多时便从这天门下的殿群处,临近了第九峰,途中苏铭遇到了一些天寒宗的弟子,这些人看到他后,立刻有认识者停下身子,抱拳参拜,待苏铭离去后,这才移动。

    那一声声苏师叔的话语,尽管途中传来的并非很多,但与苏铭之前所遇,却是大为不同。

    身边若有不解者,见此一幕,立刻低声问询,当得到了答案时,立刻神色露出无法置信,看向苏铭离去的背影的目光中,顿时有了不同。

    片刻后,当第九峰出现在苏铭的眼前时,他与子车二人迅速临近,在虎子的洞府外,苏铭身子落下,抱着虎子走入其洞府,将其放在平日里对方睡觉的地方。

    看着打着响亮呼噜的虎子,苏铭脸上露出微笑,从一旁取来一个酒葫芦,放在了虎子可以伸手碰触的地方,这才转身离去。

    洞府外,子车恭敬的站在那里,见苏铭出来,立刻低头神色露出等待吩咐的样子。

    “本打算将你炼成药液。”苏铭目光落在子车身上。

    子车沉默,脸上有尴尬之意,低头不语。

    “不过,若你能给我找来两具活死人的身体,我便打消这个念头。”苏铭平静的开口,他内心yijing有了打算,在这天寒宗第九峰,自己最大的事情就是修行。

    一定要让自己越来越强大,唯有这样,近的来说他可以战胜司马信,远的来说,他可以走出那天岚壁障,走出这南晨之地。

    一切,都需强悍的修为!

    与司马信的一战,苏铭看似与其相差无几,但苏铭知晓,那一战,实际上自己应该算是败了,若非是师尊干预了一下,给了自己足够的时间去临摹那一剑的天地之力,在那一剑斩下之时,他苏铭必败无疑。…,

    即便是天邪子帮助了一下,此后当司马信施展了蛮种无心**时,苏铭可以清晰地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机,这股危机,不是他的修为可以化解!

    即便是他还有一个宝物,大师兄所赠送的火冰,还没有拿出。此物毕竟是属外物,而非其自身。

    这种种的一切,都让苏铭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修为还是很弱……以这种修为,莫说回家了,就连天岚壁障都出不去,甚至在这天寒宗,也无法叱咤。

    这一切念头在huilai的路上,于苏铭的脑海里yijing回旋了很久。

    “苏师叔,活死人不难获得,晚辈可以向师叔承诺,三年内,必定为师叔弄来两具修为高深的活死人。

    天岚壁障外的巫族,就是最好的选择。”子车连忙恭敬开口。

    在子车话语之时,苏铭已然背对着他走向远处,似没有听到子车的声音,继续走去,直至在子车的忐忑不安中,他看到苏铭的身影yijing快要消散的时候,苏铭的声音悠悠传来。

    “我的洞府外,缺一个守夜者,你若愿意,便跟来吧。”

    子车精神一振,立刻大声开口:“晚辈愿意!”他说着,身子向前立刻疾驰,跟随在苏铭身后,消失在了虎子的洞府外。

    苏铭回到了其洞府,这件简陋的洞府,此刻在他看去,有了与之前不同的地方,多了一丝温馨,多了一种家的味道。

    洞府外的平台上,弥漫了生长在冰中的青草,只不过有那么一小块地方是空旷的,那里是苏铭要求二师兄为其留下的,打坐之处。

    那青草在寒风中摇摆,似挣扎的生存在这严寒之地,它们存在了坚韧的生机,看着他们,苏铭似隐隐如看到了二师兄。

    他忽然有些明白了,为何二师兄要在这整做第九峰上大半地方都种下这些花花草草,这是因为,这里是他的家,他就如这些花草一样,所在的地方,就是他要守护的地方。

    比如这里,在之前是没有花草的,可苏铭在这里开辟了洞府后,二师兄来了,带着他的那些花花草草,将这里覆盖。

    一种无声的温暖,在那些花草的风中摇曳里,让苏铭无意中感受,他蹲下身子,看着那些花草,脸上的笑容,有了他来到南晨之地后,很少看见的温暖。

    这种笑容,只有在乌山时,才会始终存在于苏铭的心里,从而反映在了脸上。

    子车恭敬的站在一旁,他看着苏铭,当他看到苏铭脸上的微笑时,他神色有了恍惚,似眼前之人不再是让他敬畏的那足以与司马信争锋,充满了煞气的苏师叔,而是成为了一个刚刚长大的青年,还有一些没有完全褪下的青涩。

    但这恍惚也只有那么一瞬间罢了,当苏铭站起身后,随着其脸上的笑容失去,子车那种不知是不是错觉的感触,立刻消失。

    那刚刚长大的青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依旧是那平静中带着煞气的苏师叔。

    “没有我的召唤,你不得踏入洞府,就在这洞府外,听从吩咐吧。”苏铭冰冷的声音传来,走向没有大门的洞府。

    “是!”子车神色恭敬,立刻遵从,退后几步,选择了一处背风的地方盘膝坐了下来,他的目中有那么一瞬间的迷茫,但很快就在此被坚定取代。

    “三年……这三年或许对我来说,不是灾难,而是造化……xiwang是这样……”子车闭上了双眼,沉浸在了打坐之中,但他的心神却是放在了四周,如护卫仆从一般,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苏铭在此刻,也是盘膝坐下,坐在了其洞府内,看着洞府口外的天空yijing要黯淡下来,他慢慢的取出了从器物殿取来的那些犀白木块,放在了身前后,又取出了那凶兽筋线。

    此线带着很强的韧性,哪怕只是短短的一小截,也可以被拉伸很长。

    这些犀白木块,大小并非完全一样,有长有短,有厚如三指之宽,也有之若两指而已。苏铭望着这些木块,略一沉吟之后,他双手迅速抬起,抓着一条木块,挥手间,便有大量的木屑飞舞,片刻后他放下再取另一块。

    许久,当所有的木块都被苏铭整理了一番后,摆在他面前的木块一共有九条,每一条的都有手臂之长,五指之宽,高度则是两指,看起来一摸一样,均都是通体白皙,乍一看,无法一眼看出是木,而是若白玉。

    将这九条木块并排放在一起后,摆在苏铭面前的,便是一个很大的画板,每个木条中间虽说有细微的缝隙,但若是用力挤压后,就可将这缝隙盖住。

    随后,苏铭拿着那凶兽筋线,眉心青光一闪,小剑飞出在那兽筋上连续斩断成了数截,捆绑在了这画板的木条中,因这筋线本身的拉弹之力,使得这画板的缝隙消失,但若是用力去卷兽皮一般去卷这画板,则在那拉力下,可以将这画板卷成一个圆筒。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