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39章 初显造画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嗮一笔一笔,每一次苏铭的右手抬起,食指画出的同时,他的面前虚无都会如有一层层隔膜般,消失掉一层。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苏铭的如临摹般去画下那一剑的动作,从开始的快速,渐渐缓慢下来。

    一笔一笔的画着,随着时间的流逝,苏铭不知道自己画出了多少笔,画出了多少个临摹的那一剑。

    他尽管不知晓具体,但他却知道,自己画出的每一笔,都各自看似一样,可实际上却有所不同,如果他画下了一千笔,则千笔不同,如果他画下了一万笔,则万笔不同!

    可他始终没有找到那种司马信挥出这一剑时那种散发出的哀伤之感,似无法与这一笔所画融合于一起。

    这一剑蕴含的规则,让苏铭越是想要画下,便越感觉其千变万化,似无机可循,难以将其完全参悟透,在右手食指为笔下,将其完整的画出。

    他知道自己很难在短时间,就做到将这一剑蕴含的天地之力完全参悟,所以,他也没有想要去一次性的这么做,而是每一笔临摹,都取不同之处。

    渐渐地,随着时间的流逝,苏铭每一次右手落下后,他慢慢感受到身前与那来临的赤红剑之间存在的无数层无形的隔膜,会随之消散一层。

    是随着隔膜的消失,苏铭的身体,也慢慢的与那赤红之剑,越来越近。

    苏铭的神色平静,只是双眼空洞,似失去了魂,亦或者说,似乎他的魂,yijing融入到了他的右手食指上,随着那一笔笔的画出,已然散开在这天地内,去感受天地的浩荡下,那一剑斩下中蕴含的那种奇异的变化。

    一笔一笔,如一画一画,那无形的隔膜相继消散,苏铭的身体慢慢的向前走去,没走出一步,他都会画下很多笔,使得那隔膜消失的更多。

    可是他清醒的知道,如今的自己,只能临摹出那一剑的形,而不是其魂,就算是他以自身的魂去画下,也因感受不到那股哀伤,故而无神。

    “哀伤……”苏铭喃喃,右手在身前一次次的画着,他可以找到自己的哀伤,可以找到乌山的哀伤,但这些悲哀仿佛都缺少了一些什么,无法融入这一笔一画一剑内。

    “少了一股岁月的沧桑……”当苏铭已然走到了那半空中斩来的赤红剑旁,与此剑的距离看起来,似乎只有不到数尺之间时,苏铭的身子蓦然一顿,有了一丝明悟。

    “在我所遇中,最具有这岁月沧桑的,有那么一个人……”苏铭低下头,他的右眼渐渐有了血红,成为了乌山血月。

    “彼苍者天,尔独何泣……”苏铭喃喃,闭上了眼,右手食指无意识的抬起,于身前再次一笔而迂,那一笔倾斜,若是画在纸上,或许只是那么一道横纹罢了,但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一道横纹,却是蕴含了一种让人看后,会有动容的天地变化在内。

    此刻是画在虚空,肉耳听不到的碎灭声下,苏铭与那赤红剑之间,最后一层无形的隔膜,被苏铭一指画成时,破裂开来。

    在其消失的刹那,苏铭右手又一次抬起,向着那与他之间再没有了半点无形隔膜,斩来的那赤红剑上,一指画出了一笔。

    这一笔,也只是一道横纹而已,但这一道横纹看似一笔,可实际上却是成千上万笔后,苏铭临摹的那一剑轨迹的,最巅峰的一笔。

    在这一笔落下的瞬间,在他的身旁(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赫然出现了他之前所画的那无数笔横纹,这些如涂鸦勾勒出的一笔笔,此刻全部浮现后,这一幕外人是看不到的,因为它们是苏铭所画,也只能苏铭可以看到。

    此刻这些无数笔横纹,蓦然一动间,齐齐凝聚在了苏铭身前,他所画的那最后一笔上,如重叠一样,成千上万笔叠加在了一起,最终形成了这苏铭感悟至今,所能画出的,临摹此剑天地轨迹的,最强的一笔横纹。…,

    在这一笔横纹画出的刹那,天地轰鸣,似有咔咔之声回荡,他眼前的这片shijie如镜子般碎裂,仿佛被刮去了一层后,阵阵哗然之声回荡而来,更有一声尖锐的呼啸从天而降。

    四周已然完全恢复如常,时间仿佛被停留在苏铭感悟之前的那一瞬间,此刻随着恢襄同样是处于在那一瞬间。

    如同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虚幻。

    苏铭的神色有了恍惚,他的右手此刻是抬起的,保持在方才于那奇异的shijie里,画出最后一笔的动作。

    在他的前方,那传来尖锐呼啸之声的,正是司马信的赤红之剑,此剑如今倒卷,在半空轰的一声,赫然是无法维持剑的形状,直接化作了大片的红光,回到了站在那里,一脸难以置信,以一种骇然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司马信身后七彩山上。

    司马信呼吸急促,此刻四周所有观望之人,(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也都一个个看向苏铭,那一道道目光里,有震惊,也存在了骇然。

    他们在方才那一瞬间,亲眼看到,当那赤红之剑斩向苏铭的一刹那,苏铭本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当那剑临近不足十丈之时,苏铭忽然抬起头,右手抬起,似向着那来临的赤红之剑轻轻一挥。

    可这一挥之下,却是在苏铭与那赤红剑的中间,天地扭曲,很多人都还没太看清,便有轰隆之声回荡,那赤红剑传出了尖锐的呼啸,竟然不敌倒卷,最终更是难以维持剑形!

    要知道,这可是司马信施展的蛮神变!

    在短暂的沉默后,哗然之声嗡鸣而起,那一道道看向苏铭的目光,惊疑不定,仿佛在这一刻,他们重新认识了眼前这个陌生的面孔。

    司马信呼吸急促,他尽管没有伤势,但方才那一刹那,苏铭轻描淡写般的一挥之举,就将他的赤红剑倒卷崩溃,这已然将其生生的震慑住。

    他了解自己这蛮神变的威力,但正是因为了解,所以此刻心脏加速的怦怦跳动,一脸的无法置信。

    “这不可能!他不是祭骨强者,怎么可能如此轻松的就将我这感悟出的一式挥散……而且……而且他方才施展的对抗之法……”司马信无法去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尤其是苏铭挥散的动作,更是让他感受到了熟悉。

    那方才的一瞬间,若隐若现的一缕哀伤,让他心神一震。

    第四峰上,穿着红袍的左教,此刻双目有了精光,神色极为凝重的迈出一步,仔细的看向远处战场上的苏铭。

    “造……”左教喃喃,目光久久没有收回。

    天寒宗大地其余的山峰上,也同样有不少平日里不常下山的老人们,此刻纷纷凝望,方才那一幕的交战,苏铭最后那一挥之力,足以让他们心神一动。

    第八峰上,那始终坐在凸起的平台上的长发女子,此刻右手抬起,挽了下耳边的青丝,在放下时,于身前轻轻一指划迂,她画出的那道弧形,看起来竟与苏铭所画的横纹,有那么几分相似。

    不是外部相似,而是其内所蕴含的神韵,有了相似,甚至在她画出时,其身前同样有了扭曲,仿佛把方才苏铭的举动,简易的模仿了出来,不迂,她的这一指画出,却少了沧桑与哀伤的感觉。

    “很有意恩的一笔…第九峰的人么……”女子微微一笑。

    天门下,半空中,苏铭脸上的恍惚消失,重新有了平静,但他此刻的内心却是震撼不已,可在他神智恢复的同时,一阵剧痛从其体内传出,使得苏铭面色苍白,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后退数步。

    这种痛,不是从其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传出,而是他的全身,每一寸血肉,每一寸骨头,甚至体内的脉络与五脏六脏,都在如今,传出了剧痛。

    这种痛苦,来的极为突然,仿佛苏铭的身体在方才之时,因一些动作,从而超出了其身体能承受的极限,使得身体与五脏有了衰竭的迹象。…,

    在苏铭身子退后之时,不远处的邯山钟,已然笼罩了那棍虫,将其罩在了内部后,这邯山钟骤缩,最终重新化作了铃铛大小,飞向苏铭,落在了苏铭的手中。

    阵阵嗡鸣从那铃铛内传出,震动的这铃铛在苏铭手里不断地颤动,似那被困住的棍虫正疯狂的挣扎。

    这邯山钟,苏铭毕竟没有完全掌握,虽说可以随意的收走,但在其威力上,只能做到以钟声化作音浪,还有就是可以用其进行一些如之前那样的封印。

    不远处的司马信,在看到苏铭喷出了那口鲜血后(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神色这才有了一些缓和,不再如之前那样的震惊,如果苏铭zhende随意就可挥散他的蛮神变第一式而没有丝毫受伤,那么他司马信将会立刻掉头遁走,回到其所在的第一峰闭关,以此避开苏铭。

    但此刻,在苏铭那口鲜血喷出后,司马信重新有了信心。

    他盯着苏铭,深吸口气,神色有了从未出现迂的凝重,他的右手缓缓抬起,向着天空似五指乎掌隔空一撑。

    “如果你能接下我这最后一式,从此之后,我司马信见你苏铭,立刻跪拜!”司马信决然开口,五指在空微微一扣。

    在这瞬息间,南晨大地上,有超迂数十个部落里,司马信这些年布置的如方木一样的蛮种之子,在各个不同的地方,身子同一时间剧烈的颤抖中倒下,失去了意识。

    “蛮种,无心**!”司马信头发无风自动,眼中露出幽光,双臂蓦然伸开,整个人在半空看起来,妖异非窜!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