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临摹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两个完全不同的名字,两段完全不同的人生。

    如同两个永远不会有触点的线,即便走向着一个方向,也永远不会碰触,这,便是在这场天寒宗的战斗前,苏铭与司马信。

    即便是二人刚刚出手之时,那种就连外人都看出了古怪的相似,都不曾存在,可随着二人的出手,渐渐地,可以说他们两个是最后发现这一点的。

    四周的观望者,在看到这一场战斗的持续里,那种相似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一个雷电,一个寒冰,看起来不一样,但一个是全身闪电游走,一个是身体外冰雪缭绕。或许仅仅是这样还谈不上什么相似,但紧接着,当那青色的小剑与冰枪的碰触,那神将的黑甲与晶莹的冰甲都一一出现后,这种相似的感觉,已然有了萌芽。

    直至司马信取出那圆瓶,从其内释放出了很是稀少,绝非常人可以获得的器灵之魂所化之狼时,苏铭的身体内,和风飞出的刹那,这种相似的感觉,瞬间到了一定的高度。

    这相似之处更高的巅峰,则是最终当苏铭取出了夺灵散,司马信口中放出了那诡异的棍虫时,面对这两种不同的法物,二人有些相似的神色与气息,在那一瞬间,似把之前的一切相似都融合在一起,完全的爆发出来,造成了那就连外人也都能察觉到的……相似!

    钟声在四周回荡,此时此刻,那漆黑的只有手指大小的棍虫,身倒卷而退,只不过它退后的速度明显慢了不少,更是有了晃悠摇摆,似乎方那撞击,因它的速度太快,因邯山钟的回音,掀起了让它勉强能承受的反弹。

    看着那棍虫的倒卷后退,看着其只是数息的时间便似要恢复过来,这一幕,让苏铭动容,他压下其他的心绪,他清楚邯山钟的威力,尤其是如此的撞击,那种反弹,即便是他也承受不住,但此异蛇,竟如此快速就有了恢复的迹象。

    苏铭眼中光芒一闪,他知晓不能让此蛇恢复,否则的话,单单此物,对他就可造成很大的影响,几乎就是那小蛇退后的瞬间,苏铭右手抬起向着那小蛇一指,于此同时他脚步向前猛的迈出一大步。

    这一步落下,他的身体立刻就站在了那退后的小蛇上方,紧接着在苏铭的手中,邯山钟如铃铛一般幻化,如同一个巨大的罩,直奔那小蛇直接罩了过去。

    远处的司马信,在那夺灵散的威力下,不得不斩断了自己部分气血所化血影,此刻面色苍白,尽管没有如苏铭般喷出鲜血,但却显然有了虚弱,可眼看苏铭的举动,司马信立刻双眼露出怒意。

    他身向前疾驰,口中传出了低吼,右手更走向后虚空一抓,立刻在远处始终漂浮的七彩山,顿时爆发出了刺目的七彩光芒,在七彩山上的少女,此刻惊呼中连忙飞起退后,其脚下有一条漂浮的彩带,将其身托住。

    与苏铭交手至今,司马信终于动用了他最强的法宝,七彩山!

    “苏铭,你敢动我宝蛇!”司马信神色狰狞,右手虚空抓动下,那七彩山的光芒里,赤色之光蓦然间竟从其他的彩光中大亮起来,如被从七彩里请出一般,随着其光芒闪耀,那七彩山看起来,似只有了这一种颜色。

    “蛮神变,七彩炼,赤红式!”司马信脸上青筋鼓起,其身体在刹那间就成为了赤色,尤其是那只右手,此刻五爪弯曲,赤红妖异无比,向着漂浮而来被红芒弥漫的七彩山,隔空一抓而去。…,

    这一抓之下,那七彩山的红芒,立刻若雾气沸腾一般,变的明暗不定,忽闪之下,此山嗡鸣,大片的红芒远远看去,如直接被司马信右手吸走,大量的凝聚在司马信的右手里,赫然化作了一把赤红色的长剑。

    那剑长七尺,通体如染了鲜血,更透出一股惊人的哀伤,被司马信拿在手中,向着苏铭猛的一斩!

    这一斩之下,四周天地仿佛都有了一暗,一股压抑骤然扩散,四周的众人,甚至在这一刻都有种窒息之感,如同这一剑的新下,吸走了此地所有可呼吸的气息。

    一股足以牵动情绪的哀伤,随着此剑,弥漫在了八方。

    “我出生之前尚无为……”一声透着哀伤的话语,从舞剑的司马信口中喃喃而出,其神色似与这剑融化在一起,一句话,一剑斩!

    在这一剑落下的瞬间,第三峰上寒沧面色立刻苍白,其旁那鹅蛋型俏脸的女,也是深吸口气。“他竟施展了蛮神变!”

    第四峰上,穿着红袍的左教在看到这一幕的同时,双眼眯了起来。

    “看来这蛮神变的第一式,他已经有所领悟。”

    各个山峰但凡明白这一剑代表是何种意义之人,此刻均都是凝望而去,在第九峰上,天邪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个葫芦,放在嘴边喝了一口,摇了摇头,目中有了轻蔑。

    “蛮神变……也配用变这个宇!我总有一天会世人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蛮神变!不过这一神通被司马小施展出来,倒也有一些属于其自身的变他…”天邪仿佛没有去在意此刻苏铭如何去面对那若惊艳的一剑,而是喝着酒,说着除了他自己外,旁人听不到的话语。

    似他有信心,苏铭,可以去抵抗这一剑!

    同样在这第九峰上,那弯着腰,在冰地上继续种下几株花草的二师兄,此刻拿着花草的右手一顿,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天地。

    “小师弟,这是难得的机命…蛮神变……天寒宗所创,最强功法!世人作画,先是临摹,而后方可自创。”二师兄凝望远处,喃喃自语。

    天门下,大地寒宗九峰中心,苏铭与司马信的交战,已然弓起了四周更多之人的关注,尤其是当司马信展开了蛮神变,从七彩山上抽出了红芒,化作了一把若染血长剑斩下弓动的气势出现时,更是让这场战斗瞬间达到了最高峰。

    一剑红芒,呼啸间带着一股奇异的声响,如无数人在凄声哭泣,那声音凝聚在一起,便成了这赤红之剑划,破长空时,传出之声。

    苏铭神色平静,透出一股凝重,司马信的强大,他早就有所知晓,尽管他如今已然与当初不同,但与司马信之间,还是有一些距离。

    不说别的,单单是眼下司马信的这一剑,便让苏铭有种无法抵抗之感,他耳边回荡这司马信喃喃的那句话,与剑相融,这一剑,似蕴含了一种天地变化,一种远远超过苏铭理解的变化。

    正是这种变化,如化腐朽为神奇般,将这普通的剑斩动作,变成了如今苏铭的不可抵抗。

    更不用说此剑本身,更是司马信七彩山所化之宝,其本身就具备莫大的威能,与这蛮神变神通配合在一起,所形成的威力,在苏铭这瞬间的分析下,此剑,足以斩杀祭骨下的一切蛮士。

    即便是祭骨境的强者,面对这一剑,也很难抵抗,但苏铭修为不是祭骨,只能分析,无法确定。…,

    在那一剑来临的瞬间,苏铭目光一冉,他知道唯有邯山钟或许能与这一剑对抗,但若是此刻以邯山钟去对抗,便无法罩住那眼看就要恢复过来的棍虫。

    若是让那棍虫恢复了速度与清醒,那么这场战斗对苏铭来说,将会完全被动,可若不放过这棍虫,面对司马信的这一剑,苏铭瞳孔有了收缩,他暗叹一声,正要选择放弃那让他感觉很是奇异的棍虫,但就在这一刹那,苏铭的双眼光芒一动。

    他望着天空上那斩来的一剑,这一剑的速度,竟诡异至极的缓慢下来,这种缓慢,极为突然,更加诡异的,此剑的缓慢似四周之人没有察觉,当苏铭下意识的看先四周时,他赫然发现,这四周的天地,一切运转竟都同时缓慢下来。

    仿佛有一股力量无声无息的来临,在这一刻控制了此地的时间流转。

    “这是为师所创,一种造化到了一定程度后,因所修不同,产生的一种变他”类似于界空,但又有不同,在外人看来是一瞬间的事情,但在你如今的状态下,可以缓慢很多很多。

    你有足够的时间,去记住这一剑,去感悟这一剑里的变化……把它找出来,然后光明正大的去接下司马小儿的那一剑。”

    苏铭神色有些古怪,看着四周动作被缓慢了无数倍的人们,看着那把赤红色剑在半空散发红光,也随之缓慢的斩下。

    他不知道天邪是如何做到的,但想来在这天寒宗内,在很多人的关注下去这么做,需要极大的魄力可。

    对于师尊的如此恩情,苏铭心中温暖更多,对于那第九峰上,家的感觉,也更多了。

    他知道此刻不是感慨之时,望着那天空缓缓斩下的赤红之剑,苏铭的双眼渐渐有了空洞……他的右手抬起,食指为笔,似要去勾勒出这一剑的轨迹。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