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31章 天寒窟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不要害怕。”苏铭微笑,声音依旧平静,蹲在那里,右手伸入怀中,不疾不徐的取出了几样物品。

    他的这行为,不但牵动了子车的内心与目光,更是让一旁的虎子也都有了强烈的好奇心,连忙睁大了眼睛看着。

    一块兽骨,几株药草。

    这些很寻常的物品,被苏铭拿出后,虎子脸上有了失望,嘀咕了几句,本不想再去看,可当他看到子车的神色在目睹了这几样物品后蓦然大变时,立刻有了诧异。

    “你要干什么!”这是子车在被擒住后,第一次开口,他声音沙哑,可却难以隐藏其内蕴含了恐惧,他的确恐惧了,这种恐惧远远超过了面对虎子时,而是发自其心神。

    因为他在看到那兽骨要药草的刹那,忽然明白了材料这两个字,在对方话语中的含义,兽骨是材料,药草是草料,而他子车,竟也被对方看成是材料。

    这种明悟与联想下的惊恐,让他不得不开口。

    “咦,你***,你竟然能说话,那为什么之前你虎爷爷怎么问你,你都不开口,就算是在入梦里,你也不说话!”苏铭还没等说什么,一旁的虎子睁大了眼,神色有了愤怒,他上前一步,再次狠狠地拍了子车一巴掌。

    “你敢骗你虎爷爷,虎爷爷最恨别人骗我了!”虎子愤怒的连续拍了数巴掌,这才又看向了苏铭拿出的那些材料。

    “老四,你拿这骨头与花草干什么?”虎子挠了挠头,一脸不解。

    “三师兄你所有不知,我在没有进入第九峰前。曾多次自己炼制药液……他的身体很好,很适合我要炼的一种药品。”苏铭微微一笑,拿起一株药草,目光在子车身上一扫,在其刚开继续开口的刹那,直接捏碎,取出里面的一些药种,一指点在了子车胸口。将其胸口的血肉打开,在鲜血溢出的瞬间,将那药种按在了其血肉里。

    随后苏铭又连续在子车身上很多位置拍了几下,这才收回了手。

    对于子车来说,他没有感受到太多的痛楚。但很快其胸口就有了麻木,在他低头中,他惊恐的看到胸口处的那药种竟诡异之极的,在飞快的生长。

    随着其生长,子车的神色yijing大变,这种变化丝毫不弱于他之前面对苏铭二师兄的造化之手之时,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药草的生长。吸收的是自己的血肉与生机。

    甚至那药草的根部,在他的体内正缓缓的蔓延,那种被生生钻入肉内的痛他可以不在意,但那种未知的恐惧,却是让他呼吸明显急促起来,看向苏铭的目光,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恐慌。

    尤其是当苏铭取下子车身上的一些鲜血,滴在了那兽骨上时。这种恐惧在子车心中达到了极致,他连忙快速的开口。

    “你到底要干什么!!”

    “炼药。”苏铭抬头,看了子车一眼,微笑开口。

    “什么药?”子车身子一颤。

    一旁的虎子此刻全神贯注,可神色还是费解,不过他看到子车的神情,不由得对苏铭有了一些佩服。

    “还是老四厉害啊。就这么几个动作,便让这家伙害怕成这个样子,你家聪明的虎爷爷看来要学习学习。”虎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此药说来简单,需要一副活死人的身体,在他体内种下一些药草。以其血肉生机为养分,当药草全部成熟后,这个活死人便成为了此药重点的材料,可以称之为药人。

    然后,就需以死气淬炼,当药散成功之时,便是药人死亡的一刻,而药人的死,也代表了药物的生。

    你放心就是,我曾经炼过一次,过程yijing很熟悉了,保证你不会有痛苦。”苏铭微笑说着,话语自然而然有了一股诡异的味道,更是又取出了几株药材,亲自种在了子车的身上,其举动很是轻柔,仿佛生怕弄坏了药草与眼前这个材料。

    但他的这行为一一落在子车眼中,尤其是耳边还回荡着苏铭若轻描淡写,可却透着一股执着的话语,子车的面色瞬间苍白,看向苏铭的目光,yijing不能用恐惧与恐慌来形容,而是成为了骇然。…,

    就连一旁的虎子,也都闻言倒吸口气,看向苏铭的目光,有了古怪。

    “大师兄是个乌龟,总是闭关……二师兄喜欢种地,半夜自己偷走……至于师傅,不提也罢……本以为这山上除了我外,还有新来的小师弟是正常的……

    可没xiangdao啊,这家伙竟有如此怪癖,把人当做材料,生生炼成药液,然后再喝了……”虎子身子一哆嗦,长叹一声。

    他yijing想好了,以后若是能有五师弟,自己应该怎么介绍老四给对方听。

    “你……你二师兄说只限制我三年自由,三年后就放过我!!”子车急声开口。

    “没关系,我可以去央求他把这个三年的时间,改成一辈子。”苏铭微笑说着,没有抬头,而是继续在子车身上扣住血洞,放下药草。

    “我们……我们是同门,你不能这么做,你……你……我师傅不会放过你!”子车看着苏铭那至始至终都带着微笑的脸,其惊恐已然达到了极致,这张脸在他看去,几乎可以成为这世间最恐怖的一幕。

    他忽然明白了,为何司马信明明已在途中,却还是要让自己来取走苏铭身上的一物。

    “没关系,我也有师傅。”苏铭还是没有抬头,很认zhende又取出一株药草,似在迟疑应该放在子车身上什么位置。

    “该死的,司马信这不是在让我还人情,他这是在害我!!这个苏铭,其修为尽管不高,但我在他身上感受到的这股惊恐,绝不会假,此人……此人绝非寻常,不能以修为顿论!”子车惊恐下,狠狠地一咬牙,暗叹罢了。

    “是司马信,是他让我来找你,取走你身上的一口钟!”子车连忙急声开口。

    苏铭右手拿着药草,缓缓的抬起头,他的神色还是很平静,但在子车看去,却是如暴风雨前的寂静一般,似蕴含了一股滔天的风暴。

    尤其是苏铭的右目,此刻在子车的眼中所看,竟有了一丝红芒,那红色,正是煞气,这股煞气没有爆发出来,但随着其出现,这洞府里顿时有了阴寒。

    子车内心一颤,竟有种不敢去看苏铭右目的错觉。

    一旁的虎子也是倒吸口气,浑身打了个哆嗦,他能感觉到,在这一瞬间,眼前这个小师弟,与以往截然不同。

    “司马信,在什么地方。”苏铭缓缓开口,声音听起来与以往一样,但落在子车的耳中,却是如雷霆轰轰,甚至在他的身体上,竟有一些电弧游走黯灭。

    “他在赶回宗门的途中,算算时间,差不多就是这两日便可huilai……我当年欠下他一个人情,故而他传信而来,我不能拒绝,多有得罪,实非本心。”子车身子颤抖,连忙开口,他自己也不知晓为什么要说这么多去解释,但他却有种强烈的预感,若是今日之事不解释清楚,恐怕他此番来到第九峰,即便是最终没死,也要为日后留下一个莫大的祸端。

    这是他的直觉,在面对苏铭这些时间后,突然滋生的一个直觉。

    “司马信,是什么修为?”苏铭沉默片刻,右目红光一闪,平静开口。

    “他外出多年,当初走时是开尘圆满,至于他现在的修为,我没见过,不太清楚……不过他只要能达到祭骨境,便一定会想办法进入天寒窟,在那里感悟前人遗留之念,进而有一定的机会,可以直接从祭骨初期,直接完成全身所有骨头的蜕变,从而达到祭骨大圆满!

    尽管这种可能性很罕见,据我所知传闻六千年,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三人,但若他zhende在天寒窟找到了先蛮遗骨,还是有可能做到的……

    他本就是天寒宗的天骄,被誉为最有可能成为四代蛮神者之一,在天寒宗内,其友众多,除了第九峰外,其余八峰多是其人。

    他若要与你为敌……你好自为之……”子车的声音回荡在洞府内,久久不散。

    “天寒窟在什么地方?”这是苏铭第一次听到这个名称。

    “具体在哪我不知晓,但传闻天寒宗的大地寒宗,便是修建在了天寒窟上,此话可以理解为……我们的下面,那无尽的冰水深处,便是天寒窟。”

    “第九峰,毕竟还是在天寒宗内……”子车再次开口,说完他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那些药草,咬牙之下,声音忽然低了不少。

    “我若是你,一定会在他进入天寒窟前,便把恩怨了断,否则的话……他不管成败,只要能从天寒窟活着走出来,就有可能进入天门,一旦入了天门,与我等大地寒宗便是身份完全不同。

    届时,他要杀你……第九峰除非可以拥有与天门对抗之力,否则的话,你必死无疑!”

    “天门?”苏铭沉默片刻,缓缓开口。

    “天寒宗分为大地寒宗与天门两部分,唯有进入天门,才算的上是天寒宗的核心……进入天门的方法,除了传承外,只有取一千巫族人头,入天寒窟不死,满足这两点,才可!”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