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28章 大胆小娃!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叫师叔!”

    “没大没小的娃娃,你师傅没告诉你老夫的辈分么,这整今天寒宗,除了天上的几个老家伙外,还有谁比我辈分大?掌教都要称呼老夫为师叔,你和掌教同辈,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么?

    你这小娃娃,如此冲撞长辈,我算算啊,你犯了门规的第二条,第五条,第七条。”天寒宗第九峰上,天邪子打了个哈气,懒洋洋的开口,声音透出一股散漫之意,没有那紫红长袍老者的低沉,也没有传出太远。

    穿着紫红长袍的老者,他神sè如常,平静的站在虚空,看着第九峰山顶的天邪子,他若非是万不得已,实在不愿来到这第九峰,倒并非是他有多敬畏关于天邪子的传闻,而是这天邪子的辈分实在太高。

    沉默了片刻后,他向着天邪子一抱拳。

    “晚辈游隆子,见过师叔。

    “恩,这才像话,老夫上山之时,你估计还没出生,可不能这样没大没下的,下次要注意,知道了么。”天邪子mō了mō下巴处的胡须,向着紫红长袍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么还请师叔把晚辈的弟子送出,我要将他带走。”紫红长袍老者神sè如常,对于天邪子那些话语,如没有听到,缓缓开口。

    “怎么,你二师兄对你那弟子的责罚,你有不同意见?”天邪子神sèlù出诧异。

    老者沉默,他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这第九峰之人的辈分,因天邪子一人,从而都高出不少,比如那伤了自己徒儿的青年,此人……的确与他同辈……

    至于是师兄还是师弟,此事一时之间也难以说的清楚。

    “天邪子,老夫没时间与你纠缠,我只问你一句,子车你放还是不放!”老者皱起眉头,神sè渐渐有了冷漠,他礼数已尽,如今就算如此言辞,也说得过去。

    “呀,吓我?不放不放就是不放!”天邪芋眼睛一瞪,lù出一股霸道之感。

    老者面sèyīn沉,冷哼一声。

    他没有出手,但只是这么一声冷哼,却是如雷霆轰轰,让整个第九峰蓦然一震,天地sè变,风云倒卷,一道道细微的裂缝直接在第九峰的冰层上弥漫出来。

    天邪子瞪大了眼睛,在山顶上向后退了几步,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凄惨的声音,足以让听到之人心生怜悯。

    虎子在自己的洞府内,他早就把子车给拎了huilai,此刻扔在了一旁,自己蹲在乎牟身边,一边喝着酒,一边恶狠狠地且不怀好意的笑着。

    环绕在耳边的天邪子那凄惨的声音,让虎子抬头看了看洞府上方的岩壁,神sè有了古怪。

    “装吧,老东西你就会装……别以为你虎爷……呃,别以为他家虎爷爷不知道你今天穿的是白衣服。”

    那凄惨的叫声,传遍整个第九峰,也同样传入到了坐在苏铭身边的二师兄耳中,二师兄低着头,摆弄着身前的huā草,一雷没有听到的样子。

    “师尊啊,我看到你今天穿的是白sè衣袍了……”二师兄摇头,神sè很是温和,似对着身前的huā草在低语。

    与此同时,在这第九峰的内部下方,在那冰层裂缝深处的那片盆地所在,这里本是一片寂静,可此时却有一个喃喃的声音微弱的传出。

    “师尊今天穿的,应该是白衣服“…………那声音,正是属于大师兄。

    第九峰顶,天邪子惨叫中后退,眼看前方虚空中那紫红长袍的老者迈步而来,他连忙再次大声的凄喊起来。

    “小虎,快来救为师,为师答应以后不再找你要酒了……”

    洞府内,虎子喝了。酒,瞪着身前的子牟,在其头上扇了一巴掌,打的子牟身子一震,怒火中烧,死死的盯着虎子。

    “咦,你敢这么瞪着你家虎爷爷,我打死你!“虎子似找到了让自己不再去考虑其师尊惨叫的事情,伸出手,再次在乎车的头上拍了一巴掌。

    山顶上的天邪子,喊了几句后,看到那老者yijing走近,更是踏在了第九峰上,在其脚步落下的刹那,这第九峰发出了剧烈的轰鸣。…,

    “老二,老二……你要再不来救师尊,我告诉你,这山上的所有huā草,我都给你掀了!”

    坐在苏铭身旁的二师兄,如没有听到,mō着身前的huā草,在那里温声的轻语着。

    “掀就掀吧,大不了掀完我再去种下就是,没事……你说是不是,小师弟。”二师兄抬头看了一眼闭目的苏铭,微微一笑。

    山顶上,来自这第二峰的紫袍老者,此刻冷漠的望着在那里嘶喊的天邪子,皱着眉头,右脚抬起,向前一步迈去。

    “大弟子,你***都什么时候,还在闭关,你就知道闭关闭关,你师傅都要玩完了,你再不出来,我就天天让小虎去找你温酒去!”

    第九峰山体深处,盆地所在,依旧是一片寂静,在这里[百度求魔吧更新,官方YY:3943]选择闭关的大师兄,也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沉浸在其打坐之中。

    只不过天邪子的声音实在是太过凄厉,以至于片刻后,这盆地内传出一声叹息。

    “师傅,别闹了……”

    这声音回dàng在此盆地内,更是渐渐散开,转眼之下就在这整个第九峰回dàng开来,传入到了虎子的耳中,让虎子抬起的巴掌一顿。

    传入二师兄耳中,让二师兄双目光芒一闪。

    更是传入到了那迈步走向天邪子的老者耳中,这老者脚步蓦然有了顿了下,他的心脏控制不住的怦怦跳动起来,神sè顿时一变,在他的身上,于此刻赫然有一片热气凭空出现,使得其四周的虚无,瞬间有了扭曲。

    但这却并非是他造成,而是那声音的传来,在他的身体外形成的一股让他心神一震的bō动。

    隐隐的,在其身休外的那片扭曲里,似有一声声凶兽的低吼回dàng,只不过这低吼的声音,外人听不到,唯有老者自己可以清晰的听闻,这声音的出现,让他的面sè,有了凝重。

    “造化之音!”老者双目瞳孔猛的一缩。

    只不过这声音只走出现了一瞬,便渐渐消失,那老者身体外的扭曲,也随之消散,无影无踪了。

    天邪子在听到这声音的一刻,神sèlù出惊喜,可很快就因此声音的散去,变的一脸气愤。

    “混蛋,三个混蛋弟子,早知道这样,老夫当年才不收弟子呢,关键时候不帮师傅,气死我了!

    呔,你这小辈,别逼我啊,我告诉你,我若一旦出手,你立刻就会狼狈逃遁!”穿着白sè衣袍天邪子,右手抬起放入怀中,望着那紫袍老者,神sè渐渐有了严肃。

    随着其表情的严肃,一股威压缓缓从其身上凝聚出来,使得那刚刚心惊造化之音的紫袍老者,也同样有了凝重。

    他本对这第九峰并未太看在眼里,甚至可以说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这第九峰,但如今所遇的一系列事情,让他不由得xiangdao了那些在天寒宗流传的有关第九峰的传闻。

    “若师叔放了我的徒儿,我立刻离去,绝不再踏入第九峰,如若不然,我倒要看看,这第九峰有关师叔的传闻,是真是假!仅仅是造化之音,还算不得什么。”紫袍老者沉默了片刻,沉声开口。

    话语间,紫袍老者向着天邪子走去,其步伐不快,但随着走出,一股越来越强大的气势从其身上赫然弥漫开来,在这天空上,隐隐似有虚幻之景幻化,正快速的向着〖真〗实转变。

    “你逼我的,看我法宝!”天邪子再次后退几步,右手从怀里猛的抽出,在其手中,多出了一物,那是一块令牌。

    在这令牌被他拿出的刹那,天邪子的神sè有了傲然,拿着令牌,向着老者一晃。

    “大胆小娃,你可知晓此物是什么!”

    随着天寒子的一声大喝,那紫袍老者脚步蓦然停顿下来,他望着天邪子手里的令牌,这令牌通体紫黑,散发出精纯的寒气,看起来不似作假,且在天寒宗,也无人敢作假……

    尤其是xiangdao天邪子的辈分,老者神sè渐渐有了剧烈的变化,时而yīn沉,时而憋屈,时而无奈,种种表情融合在一起,化作了复杂的长叹。…,

    他双手抱拳,向着天邪子深深一拜。

    “弟子灯隆子,拜见宗主令,持令者,如宗主亲临,弟子自然认得。”

    “哼,非逼得我老人家拿出这块令牌,告诉你,当年这第九峰就是被我老人家用这令牌抢来的,你师傅没和你说?

    罢了罢了,看来你也不是你师傅的得意弟子,不然这么重要[百度求魔吧更新,官方YY:3943]的大事,岂能不告诉你,我看你也tǐng可怜的,这样吧,随随便便送来个几百万石币就可以了,我不计较你冒犯之罪。”天邪子抬头tǐngxiōng,狂傲的开口。

    紫袍老者呼吸有了急促,脸上渐渐起了青筋,但看了一眼天邪子手中的令牌,却是生生的忍下,向着天邪子一抱拳。

    “弟子遵命。”他说完,立刻转身,化作一道长虹疾驰,瞬间就离开了第九峰,他怕自己走的慢了,会zhende无法压制心头那股憋屈之感。

    此刻的他终于明白了,为何第九峰平日里很少看到同辈中人前去,尤其是那几个峰主之人,大都会选择绕开第九峰,而他灯隆子平日里很少关注其他事情,尽管是天寒宗强者,且还是第二峰之人,可他毕竟不是第二峰峰主,且常年留在天寒大部,这些年才渐渐居住在了这里。

    在他离开第九峰的同一时间,盘膝坐在平台上的苏铭,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要让大家失望了,今天和明天,都会是一更……今天是六一,这一章是一边陪着女儿在外面玩,一边找地方码的。

    晚上还要陪着小家伙去看电影。明天小家伙幼儿园的〖运〗动会,她很xiwang我能一起去和她做节目。

    一年之中,强天里,我可以有362天让她不缠着我,可唯独有三天不能,一个是她生日,一个是六一,一个就是她准备了和爸爸一起表演节目的〖运〗动会。!。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