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22章 何为造化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苏铭怔怔的望着眼前这幅兽皮地图,那地图泛着岁月的颜色,边角的位置yijing破损了不少,看起来不知存在了多少今年月。

    在南晨与西盟之间,那似无法跨越的沟壑,是一各漆黑的线。

    这样的线,并非只存在于南晨与西蒙之间,这五块大陆每两块相邻之间,都有这样的黑线。

    “这幅地图,是二代蛮神归墟之后,被人按照记忆椎衍画下……在二代蛮神之前,蛮族的大地是一个完整的大陆,庞大无比,罕能有人走过全部。”

    在苏铭的身后,天邪子的声音带着沧桑的味道,缓缓传来。

    “二代妾神死后,蛮族大地分裂开来,成为了以大虞为中心的五块大陆,中间的画鼎的位置,便是大虞王朝所在。

    之所以用鼎来代替,是因这个鼎,便是我蛮族的族器!“天邪子声音有些低沉。

    “大荒鼎……”

    在这三个字从天邪子口中说出的刹那,苏铭的身体一震,他的意识从沉浸在这幅兽皮地图内猛的清醒过来,耳边回荡的,只有那大荒鼎三字。

    “荒鼎……”苏铭心中掀起了一震剧烈的波动,这波动被天邪子看在眼里,以为是苏铭听闻大虞后的震动,他不知道,此刻的苏铭,脑中存在的是其颈脖挂着的那块黑色的碎片,在进入那碎片空间后,所看到的一幕幕。

    “淬炼药散,需荒鼎……这个荒鼎,与天邪子所说的大荒鼎……有什么关朕么……“苏铭神色露出了迷茫。

    “五块大陆之间你看到的黑线,是悬崩之血,是由二代蛮神死后怨气所化,这股怨气当年传闻被仙族所用,与巫族朕手,布置了一个极为残忍的阵法,此阵使得我蛮族大地五块大陆无法完整……

    彼此之间,绝难通?…”天邪子的声音在这密室内回荡,久久不散。

    “为师不知晓你需要这幅地图的原因,也不知晓这五块大陆,你的目标是哪里……但,你是我天邪子的徒儿,我必须要告诉你……努力捉高你的修为吧。

    修为,才是一切的根本,你想要走出南晨,先不说要说其他大陆,单单的天岚屏障外的shijie,对你来说就是无法跨越。

    先让自己能走出壁障,然后再想办法,去你所想的地方……而这一切,都需要一个强悍的修为作为你的依凭!

    修为不够,任何事情都不要去想,想也没用,除了徒增烦恼外,只会让你的心不静……心若不静,魂则驳杂,外显纹散,难以精进。

    修为,提高你的修为!”天邪子轻声开口,右手抬起,在盘膝坐在那里的苏铭肩膀上拍了拍。

    “有故事的人,不只你一个……你大师兄也有他的故事,你二师兄也是如此……”天邪子话语顿了一下,似有些感慨。

    “什么样的修为,才可以走出天岚壁障,才可以走出南晨之地。”苏铭沉默片刻,望着眼前这幅兽皮地图,低声开口。

    “没有达到祭骨境,不要考虑走出天岚壁障!即便是祭骨境之人,在壁障外也要极为谨慎,稍有不慎,便可陨落。

    我蛮族与巫族之间,是血仇!

    若你能达到蛮魂境,才可随意进出壁障,但也同样要谨慎,不过只要不是遇到巫族的几个大巫,不去几个危险的地方,还是可以让自己不陨落的。”天邪子沉默了一会,缓缓说道。

    “这么来说,只要我达到了蛮魂境,就拥有了走出南晨的资格。”苏铭喃喃。

    “也仅仅是资格罢了,蛮魂之境,只是我蛮族修行的第一个大境界圆满而?”在蛮魂之后,定还有其他境界!

    可惜,更高的境界是什么,如何达到,yijing几乎无人知晓了……“天邪子轻叹一声。

    “为什么?”苏铭抬起头,看向天邪子。

    “因为四代蛮神yijing很久很久没有出现了,唯有四代蛮神出现,感受到冥冥中存在的三代蛮神意志,获得蛮神的传承,才可感受到更高的境界,创下蛮魂之后的境界蛮像,才可让我蛮族所有达到了蛮魂境界之人,得以感应。”…,

    苏铭望着天邪子,许久之后缓缓开口:“我曾在来此的路上,在一处天岚壁障旁遇到了一个白姓男子,此人是祭骨神将,他提起过你,说你曾走出过南晨,去往了大虞。

    不知此事真假。”

    天邪子沉默,神色有了复杂,他抬头望着此密室的另一个方向,那里一片空无,不知他在看着什么。

    在天邪子的目中,渐渐有了追忆。

    “我不知道我看到的,是不是大虞…此事等你修为到了变魂后,等你要离开时,我再告诉你好了。”天邪子闭上眼,声音越加的沧桑起来。

    “我知道一个人,他的修为不到开尘,没有住在大虞,而是在其他的大陆上,但却从其所在的地方外出多次,其中有那么一次……他应该是去往了大虞王朝……”苏铭低着头,说着。

    天邪子听闻此话,闭着的双眼猛地睁开,其目中有刹那的精光一闪便立刻消失。

    在其目中光芒闪烁的那么一瞬间,一股莫大的威压骤然降临,这威压散的太快,以至于很容易让人以为是错觉。

    但苏铭却是心神一震,在方才那一刹那,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气血好似静止,甚至所在的这第九峰,都隐隐一震。

    “没到开尘,从其他大陆去了大虞……此事,不可能!”天邪子缓缓开口。

    “不可能么……或许是吧。”苏铭闭上了眼,盖住了其目中的迷茫。

    了解的越多,他越是觉得在乌山自己记忆里的一幕幕,似存在了太多的蹊跷,尤其是在邯山链上他看到的那自己也分辨不清是真假的雷辰与北凌二人,还有阿公出现后,似要开口告诉自己什么事情的一幕,都让他对于眼前所看的这些,有了迟疑与迷茫。

    “有一层面纱,遮盖了乌山,遮盖了我在裂缝虚洞内的事情……或许,当我有实力去掀开这面纱时,我会发现一个……环绕在我身边的隐秘。”苏铭默默的想着,他也唯有这样去想,才可以让自己不会迷茫的失去了自己,不会因对未来或者过去的怀疑,产生了心神崩溃的畏惧。

    “如何才可以让自己的修为快速提升。”苏铭张开眼,看着一旁的天邪子。

    “这个问题,你师兄当年问过我,我的回答是静心,他想了很久,最终决定去常年闭关。”天邪子大有深意的望着苏铭,话语一顿后,又继续开口。

    “你二师兄当年也问过,我的回答同样是静心,而他的选择与你大师兄不同,他选择了去种那些花花草草。

    至于你三师兄,那是一个浑人,他没有问我这个问题,但却整日里喝酒,醉生梦死间,去寻找属于他的心。

    你这里,我的回答一如既往,还是静心。”天邪子微微一笑,右手抬起一指前方。

    “第一层密室的蛮器,让你失望了是吧,你看它们是废弃残破无用之物,如你喝下葫芦里的酒,你感觉,那是水,而在我感觉,却是酒。

    一样的道理,在我看去,第一层密室里的东西,是为师一生收集,它们在我心里,是最珍贵的法器。”

    “还有那二层密室里的天寒宗所有功法神通,想来也是让你大失所望,看不到里面的究竟。”天邪子似笑非笑,望着苏铭。

    苏铭沉默,没有说话。

    “你还是没有真正的明白,我蛮族所修的是什么,造之一字,便是不被束缚,一切依靠自己去创造出来。

    那些所谓的功法神通,也都是前人创造的罢了,天寒宗的十万蛮修,强者如云,但这些人所修的,是造么?

    他们明白,造之一字的含义么?

    我天邪子的徒儿,不会有功法,不会有神通,有的,只是你自己在找到了静心的方法后,去明悟出的,这天地造化!“天邪子的脸上似起了一种奇异的光芒,在这光芒下,他如今的样子,充满了一种执着。

    只是那执着,在苏铭看去隐隐有些近乎癫狂。

    “造化,造化,这两个字,世人都在渴望,都在寻觅,但真正的造化是什么?这是我对你提出的一个问题,去想,去悟,找到答垩案后,来告诉我。”天邪子又有了那昏高深莫测的样子,摸着胡须,前辈高人般的悠悠开口。

    “我可以将这地图带走么。”苏铭默默的站起身,将面前的兽皮卷珍重的叠起。

    “作为我的弟子,每层,你可以取走一物。”天邪子微微一笑。

    苏铭将兽皮放入怀里,看着天邪子,深吸口气,向着其抱拳一拜。

    “弟子苏铭,拜见师尊。”

    天邪子哈哈大笑,袖子一卷,立刻有风呼啸而来,卷着苏铭,出了这洞府。

    “你几个师兄性格古怪,你可多多接触,去寻找让你静心的方法吧,我相信,你能找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