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14章 前辈高人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既然世人皆称我为魔,则索性,从此我苏铭就是魔!

    非求魔书友请勿点击此链接:

    :

    :

    :

    官方YY:3943,现诚聘公会股东、副会长、会长小蜜(女)。

    全频管理、外务、人事、娱乐、讨论、乐团、各部门管理。

    有特长的人员,如:CV,陪聊,接待,游戏公会会长拉整个团队过来。

    教学,主持,视频制作,求魔主题歌作词,作曲,原创歌手,蓝盘、绿盘歌手。

    频道策划,海报平面制作,美工,音效,宣传,小团体带头人,书评区、枪龘手,等。时间似一下午凝固了。

    苏铭耳边传送阵运转的轰鸣声,也在瞬息消失,仿佛被静止,他猛的回头,所看的一幕,让他双目瞳孔收缩,心神警惕,深吸口气。

    他看到这四周的一切,竟全部静止,阵法的光芒不动,四周的大地不动,可诡异的是,他的目光里,邯山依旧,可其内无人,三部如常,但同样无人。

    就连他身边方才还在的方沧兰与寒菲子等人,如今也都消失无影,似整个天地,如今只剩下了他苏铭一人。

    仿佛在那耳边传来那苍老的声音的一瞬间,世界被改变了。

    他眼前所看到的世界,成为了一个空旷的,没有生命的天地,这种强烈的变化,让苏铭心神一震。

    他想象不出,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可以做到这一点,这在他看来,有些不可思议。

    “这里是我创造的界空。”那之前在他耳边传来的同一个声音,此刻从远处悠悠而来,随着声音出现的,是远处的安东峰上,坐在那里的一个穿着白衣衣袍的老者。

    这老者手里拿着一个酒壶,喝了一口后,看向苏铭。

    “来,我们谈谈。”

    苏铭的心脏怦怦跳动,他的目光凝聚在那老者身上片刻后,又看了看四周,颜池峰上没有生命,四周的天地,也的的确确,除了他与那老者外,没有第三人。

    犹豫了一下,苏铭尝试的抬起脚步,从这传送阵内走出在他走出后,他立刻回头去看这传送阵,此阵光芒不动,那不动的光,看起来如同虚幻的雕刻。

    强压下心神的震动,苏铭身子慢慢升空,向前一步步走去直至走到了安东峰上走到了那老者的身旁十多丈外。

    “来,坐我旁边。”老者放下酒壶,目光在苏铭身上扫过,神色里,带着一丝赞赏。

    苏铭默默地走近在那老者身边,索性遵从,直接坐了下来。

    “好奇么?”老者仔细的打量了苏铭一番右手抬起向着苏铭前方一指,立刻在苏铭的身前虚空一阵扭曲,出现了一壶酒。

    “什么是界空?”在那酒壶出现的一瞬,苏铭的心怦怦跳动,看向老者。

    “界空,是祭骨境之修,在全身骨头有大半达到了蛮骨时,可沟通天地,从而创造出的属于自己的世界。

    因其非真实,是虚幻,故而称空,因其在体垩内成型,有皮肉阻隔,无法延伸,故而称界。”老者拿起酒壶,喝了一口后,看了看苏铭。

    “老夫的界空不完整,只能创造所看的一片天地罢了,其内没有生灵,能把你带入进来,已是不易了。”

    苏铭沉默,这是他第一次听说界空这个词语。

    “凝血、开尘、祭骨、蛮魂。这是我蛮族所修,四大境界,你首先要清楚这四大境界的内涵,明悟它们为何会如此划分,接下来,才有可能,一步步走入。”老者微笑开口。

    “无论你能不能成为我的弟子,你我相遇也算缘分,我可为你指引,所谓凝血,为何要有一个血字?”老者看向苏铭。

    “因我蛮族为血脉传承,血内蕴含了蛮族的力量,但却稀薄,唯有不断地凝聚,才可爆发出来。”苏铭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

    “没错,广泛的意义上讲,这是正确的。但你还是不懂,它们的内涵。”老者右手抬起,在天空一划。…,

    这一划之下,立刻在这天空中,出现了一道血线,这血线散发出刺目的红芒。

    “看清楚,我只为你推衍一次,看完后,告诉我答案,这是我对你的第一次考核,若成功,则算老夫记名弟子,若失败,哪里来,哪里去。”老者深深的看了苏铭一眼后,右手再次一挥。

    这一挥之下,天空上那条血线猛的一震,其上分出了数个分支,那些分支再次分裂,到了最后,展现在苏铭目中的血线,乍一看似无数条,可仔细看,依旧还是一条。

    由一条血线起了无数分支,彼此分裂之下,凝聚在半空中,勾勒出一个人形的图案,红光闪烁,照耀八方。

    看到这里,苏铭深吸口气,脑中如有雷霆轰过,在他的身体垩内,他本以为已经消失化作了蛮纹你的血线,此刻竟再次出现,覆盖在了苏铭的全身。

    这奇异的一幕,让苏铭身子一震。

    “开尘之后,血线原和……并没有消失……”

    在苏铭喃喃中,天空上那血线租成的人影,再次有了变化。

    这些血线纠缠,渐渐在其四周,出现了一幅幅高山流水,日月星辰,草木凶兽,这些画面不断的闪烁,每出现一个那组成人形的血线,都有不同的变化,它们移动着,似去对应那四周虚幻的画面。

    最终出现的画面,是一座山,一座五指之山,此山的样子,赫然就是苏铭的山纹!

    在那五指之山出现的刹那,其上有了一片片植被,有了树木,有了大地,整个五指山,如有了生机,在不断地被完善下,渐渐的,似成为了真正的山,而非虚幻。

    当其完全成为了真实后,苏铭再次看到,此山与那血线身影融合在了一起,慢慢的,山就是此身,此身,就是山!

    那山,弥漫这血线身影全身所有位置,如图腾刻画,隐隐成了这血线身影的血肉皮腴!

    在看到这里的刹那,苏铭体垩内刚刚重新浮现出的血线,轰然运转起来,其身剧烈的颤抖,似无法去控制,他的面色立刻苍白,嘴角更是溢出了鲜血。

    一种憔悴之感弥漫心神,这种感觉,源于他所看的这一幕,引发了体垩内的气血。

    “还要继续么?”坐在苏铭身旁的老者,望着苏铭,缓缓开具。

    “继续!”苏铭咬牙。

    天空上,与山融合成为皮肤的身影,若他是人,便是人,说他是山,便是山!一种磅礴浩荡的气势,从这身影上散开,形成了强烈的威压,笼罩大地。

    紧接着,在这身影的身体垩内,出现了一块金色的骨头,这骨头慢慢增加,片刻后,一条完整的脊骨,出现了。

    并没有结束,在这条脊骨出现后,随着时间的流逝,这身影的体垩内,竟出现了一副完整的骨架!

    有轮廓,有骨架,有血肉皮肤,俨然一个完整的人。

    只是,没有魂,没有灵,此人闭着眼,不能睁开,在他的身上,苏铭感受到了一种空洞,如沉睡没有苏醒。

    “睁开眼,就是蛮魂。”老者平静的说着,右手放了下来,在其手落的瞬间,天空上的那身影,化作了扭曲,融入虚无不见。

    “在这里,我等你的答案。”老者闭上了眼。

    苏铭坐在那里,怔怔的望着天空消失的身影,脑海里浮现了之前所看到的一切,许久,他闭上了双目。

    时间缓缓地流逝,在这界空内,没有日月星辰的斗转,似岁月在这里的流逝,也都被静止了。

    老者始终闭着眼,没有睁开,他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苏铭的答案,可没过多久,这老者双眼猛地睁开,看向身前的苏铭。

    苏铭的身体一动不动,但其身上之前浮现出的血线,却是在此刻,在剧烈的闪烁中,竟有那么两条,彼此融合在了一起。

    老者目露奇异,望着苏铭身上融合的那两条血线。

    “好强的悟性!!”

    苏铭身上的血线,在其中的两条融合于一起后,猛的加快了融合的速度,一条条融入,数个时辰后,在那老者赞叹的神色下,苏铭全身的血线,赫然融合成为了一条。…,

    这一条血线,闪烁着红光,慢慢浮现在了苏铭的脸上,化作了五指山纹后,顺着苏铭的颈脖向下蔓延,这蔓延的举动被老者看到,让他一愣。

    “他的蛮纹为山,如今已经真正的完成了凝血,怎么还在蔓延……”

    那血线隐在苏铭的衣衫内,按照苏铭曾画下的血痕,最终融入其整个蛮纹中之时,其身旁的老者,睁大了双眼,露出震惊之意,他倒吸口气,此刻也顾不得什么身份,右手抬起在苏铭身上一挥,立刻苏铭的上半身衣衫消散,展现在老者面前的,赫然是苏铭的身躯上,他画下的完整蛮纹!

    乌山部!

    老者在看到这蛮纹的刹那,其整个人倒吸口气,呆了一下,他一生所见蛮纹无数,也见过一些复杂的,但却从未见过,如苏铭身上这样的蛮纹,其复杂的程度,却是前所未有。

    “这是……蛮纹么……这小子比老夫还要疯狂……”

    老者喃喃,神色露出震撼。

    “我本以为他鸣动了魂造之音,是其蛮纹的全部所化……可如今看来,那魂造之音传出的山纹,只不过是其蛮纹的一部分罢了!

    这样的蛮纹,要么就是无法成长起来,沦为杂末,要么……——旦成长,必将震惊蛮族!”

    “当日在我走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者有些无法置信,突然对于当初失望离开的举动,有了后悔。

    他正一脸懊悔,但立刻有所察觉,神色马上改变,从懊悔又变成了那副带着微笑,高深莫测的样子,右手更是在苏铭身上一挥,使得苏铭的衣衫再次出现,这才干咳一声,做出前辈的样子,看向苏铭。

    就在这时,苏铭缓缓的睁开了眼,其目中有精光,蕴含了明悟。

    报告一下,还有一更,时间在口点左右。。)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