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08章 人,如山!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既然世人皆称我为魔,则索性,从此我苏铭就是魔!

    非求魔书友请勿点击此链接:

    :

    :

    :

    官方YY:3943,现诚聘公会股东、副会长、会长小蜜(女)。

    全频管理、外务、人事、娱乐、讨论、乐团、各部门管理。

    有特长的人员,如:CV,陪聊,接待,游戏公会会长拉整个团队过来。

    教学,主持,视频制作,求魔主题歌作词,作曲,原创歌手,蓝盘、绿盘歌手。

    频道策划,海报平面制作,美工,音效,宣传,小团体带头人,书评区、枪龘手,等。清晨,邯山城从沉睡中苏醒,街上的人们也多了起来,但却依旧是被一片压抑笼罩,天寒宗的使者在没来临前,人们充满了期待。

    可如今到来了,结果却是如此。

    最后的两天,两天后天寒宗使者将会离去,留给邯山城人们的时日已经不多,可就算是再多的时间,这些凝血境之人,如何能获得那苛刻的入门资格。

    就连开尘都很难做到,柯九思更是一怒离去,其他人,又能如何。

    作为弱者,没有选择的权利,没有制定规则的权利,只有在强者的规则下挣扎存活,只能这样。

    白天里,酒栈的人多了不少,虽说比夜晚时要热闹了一些,但明显与往常不同,时而会出现沉默,面对天寒宗的沉默,无法挣扎的等待两天的过去。

    或许,当两天后,一切尘埃落定时,这种压抑才会消散。

    苏铭一直坐在这酒栈内,喝着酒,看着窗外的天空,耳边不时传来阵阵无奈的议论与对天寒宗的愤怒之声。

    他坐在这里已经很久了,从昨天夜里,直至如今晌午,阳光明媚,带着一股炙热,散入酒栈中,与酒一起被饮下。

    他很少有这样平静的时候,在他的记忆里,不需要修行,不需要闭关,不需要躲藏与厮杀的生活,唯有在乌山时。

    从来到了这南晨之地后,如这样的平静,很是少见,他很珍惜。

    就这样坐着,当天空有些黯淡黄昏之时,从外面传来了一声声惊呼,更有轰鸣从远处传来,随之而起的,则是一声惨笑。

    “又有人失败了……凝血境挑战开尘,唯有疯狂之女才会去这么做……可不这么做,就只能放弃。”

    “好在南天大人与冷印大人怜悯我等都是邯山外人,这些天但凡挑战他二人者,都只伤不死。”

    “天寒宗这一招,很绝南天大人与冷印大人也是无奈,除非像柯九思大人那样选择离去否则的话,他们的存在,就是阻挡别人获得资格的第一道关卡。”

    “可他们又能如何,就算是装作失败也只是害了别人而已,三部的开尘者,一旦挑战,他们才不会留手。”

    苏铭低着头喝着酒直至黄昏流逝,再次成为了黑夜时,酒栈的人们也大都散了,与昨夜一样,有不多的几个人,在那里喝着闷酒。

    其中有那么两人,也是昨天夜里在这里的,他二人一个是那老者一个是一脸醉态的青年。

    “这位兄台在这里一整天了吧,来,我们尽管不认识,但同是被天寒宗放弃之人,我们喝酒!”那青年拿着酒壶,来到了苏铭的桌子旁,笑道。

    苏铭微微一笑,拿起酒壶,喝了起来。

    “在下罗林,不知兄台怎么称呼?”

    “苏铭。”苏铭放下酒壶,这是他第一次,在邯山城,说出自己的名字。“苏兄,喝!“青年也没在意,拿着酒壶,再喝了一大口。

    不多时,那同样昨天夜里留在这里的老者,也拎着酒壶走了过来,看了看苏铭与那青年,哈哈一笑。

    “同是沦落人,这几天我也无心修行了,好在明天过后,也就不需心烦了,这最后的一夜,咱们一起吧?”

    在这酒中,这一夜对于苏铭来说,很是不同,除了同桌的这二人外,在夜晚时来临的其他邯山之人,也大都彼此熟悉,相互介绍之下,在这夜里,酒栈没有议论天寒宗,而是在一次次的酒声里,一群失意的汉子,在相互的喝着酒。…,

    在他们感受,苏铭显然是个刚刚来到邯山城想要看看能否加入天寒宗之人,与他们一样,没有什么不同。

    虽说这叫做苏铭的青年话语不多,可脸上总是带着微笑,喝起酒来,更是颇为豪爽,渐渐的,这一夜的时间,这酒栈内的众人,慢慢接受了苏铭的存在。

    在深夜时,那两个蓝衫的大汉,也出现在了酒栈内,坐在了苏铭一旁的桌子上,加入到了其内,只不过那云姓汉子时而看向苏铭的目光,隐藏了深深的敬畏,至于其同伴,更是有些放不开,很是拘谨的样子,不过喝的多了后,也就慢慢的又大声起来。

    这一夜,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流逝,直至天空有了明亮,酒栈内的人们也都慢慢沉默了。

    “最后一天了……”那老者拿着空了的酒壶,脸上露出了惆怅。

    “这是我第三次来到邯山城,可三次全部都与天寒宗无的……我不知道有没有第四次了,或许……没有了。”老者苦涩的笑着。

    “天亮了,天寒宗的使者,应该在今天就会离去夜里我不会再来了,以后若有缘,我们贺可以再相遇。“那青年很想洒脱,但说着说着,却是叹了口气。

    “可惜直至结束,也没有看到云葬大人出现,还有那神秘的墨苏,此人至始至终都无人看到过真容,只是传闻其修为极高,可惜……他没出现。

    在苏铭的身边,这一夜喝酒的人有十多人,此刻沉默被打破后,有了议论,那云姓的蓝衫汉子,低着头,在听到身边有人提起云葬之名时,他轻叹了一声。

    其同伴犹豫了一下,向他看去。

    “我最期待的,是神将大人……”

    “没错,神将大人若是回来,定可让天寒宗知晓,我们这些邯山城的外人里,也有天骄”“神将大人面对普羌部的一幕,我至今还记忆犹新,每次想起,都忍不住热血沸腾……可惜,他没有回来。”

    “神将大人,你在哪里……”坐在苏铭对面的那个青年,此刻忽然大喊了一声,随后笑了起来,他脸上明显有了醉意。

    或许,醉人的不是酒,而是想要去醉。

    “神将大人,你在哪里!”一旁的老者,也是笑中大声的喊道,随着他二人的话语,四周的其他人,也都哄笑起来,这笑声中有无奈,有期[百度快速更新,耳根书迷官方Yy:3943]待,但更多的,是一种对天寒宗不满的发泄,他们渴望能出现一个人,能进入天寒宗,哪怕这个人不是自己。

    但也要让天寒宗知晓,邯山城的外人里,也有天骄!

    “神将大人,你在哪里!”

    “神将大人,你在哪里!!”一声声大吼从这酒栈内传出,在这清晨的阳光下,这声音是由十多个汉子同时发出,那是他们压抑了数日的嘶吼,这声音传出了酒栈,传入到了附近其他的酒栈内。

    慢慢的,从不远处的另一间酒栈内,从那同样在那里喝着闷酒的数人口中,如起了回音一般,传出了一样的声音。

    “神将大人,你在哪里!”

    当第二间酒栈内传出了这样的声音后,渐渐地,随着此声的传递,在这天寒宗使者将要离去的最后一天的清晨,这样的声音如同大浪,其所过之处,一声声同样的呼唤,随之而起。

    发出这声音的,并非是酒栈内之人,几乎所有处于压抑沉默的邯山外人,在这数日的低迷后,在听到这个声音后,均都加入到了这声音里,喊出了这一句话。

    这声音如风暴,卷动了整个邯山城,最终还是慢慢的平息下来,在平息的一刻,苏铭抬起了头,拿着酒壶,喝下一大口。

    他站起了身子。

    “诸位朋友,多谢两夜的陪伴,苏某有事,先走一步。“苏铭望着眼前这些人,当他的目光落在那云姓大汉身上时,他看到了对方目中的激动与期望。

    “苏小弟,一路走好,等一会我也要离开邯山城了,这鸟地方,再也不来了!”…,

    “是啊,苏兄,一路走好!”

    “来,苏兄,老夫为你践行!”

    酒栈内的众人,一个个向着苏铭举起酒壶,目中带着善意,带着醉态,喝下大口。

    苏铭向着众人一抱拳,转身走向酒栈大门,步伐不快,但每一步落下,都很稳,他的离去,没有引起太多人的瞩目,唯独那云姓大汉,起身向着苏铭一拜。

    “云集甘拜下风,望……大人成功!”

    他的话语突兀,让四周众人有些不解,纷[百度快速更新,耳根书迷官方Yy:3943]纷看去时,苏铭的身影已经走出了酒栈大门,在这清晨的阳光下,他一步一步,向着邯山城第二层,南天与冷印居住的地方,走去。

    “挑战所有开尘者,每人一招取胜,此事……不难!”苏铭神色平静,走过了第四层,走过了第三层,走到了……第二层!

    在这第二层里,苏铭不需散开烙印之术,便可以感受到,这里存在了两股开尘的气息。

    “南天!”苏铭缓缓开口,其声音不大,但在这第二层回旋间,传入南天耳中的一刹那,却是让盘膝打坐的南天,全身一震,猛的睁开双眼,目中露出了骇然。

    “是谁!“南天立刻起身,直接冲出屋舍,一眼就看到了屋舍百丈外,站在那里的一个背着双手的青衫身影。

    一同冲出的,还有不远处另一个屋舍内的冷印,他神色极为凝重,此刻快步走出屋舍,在看到苏铭的一刹那,他心神一震,有了恍惚,似所看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惊天的山峰。

    人,如山!。)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