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06章 我知道(第三更)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既然世人皆称我为魔,则索性,从此我苏铭就是魔!

    非求魔书友请勿点击此链接:

    :

    :

    :

    官方YY:3943,现诚聘公会股东、副会长、会长小蜜(女)。

    全频管理、外务、人事、娱乐、讨论、乐团、各部门管理。

    有特长的人员,如:CV,陪聊,接待,游戏公会会长拉整个团队过来。

    教学,主持,视频制作,求魔主题歌作词,作曲,原创歌手,蓝盘、绿盘歌手。

    频道策划,海报平面制作,美工,音效,宣传,小团体带头人,书评区、枪龘手,等。,l我一一一一一”方申张开口,似想要说此钾么,但却无法说出,他身子颤抖,他的心在绞痛,他的面色瞬间苍白,望着躺在床上的方木,他的神色里挣扎似到了极致。

    “哥……”寒沧子看着方申,轻声开口,但她也只能说这一个字,如何选择,她已经离开了安东部,成为了天寒宗的弟子,她无法代替方札

    “方申,你是安东的族长,你背负的,是我部一族的命远……“安东蛮公平静的开口。

    “早呃……会有这一天……“……方申看着自己的孩子,目中的挣扎渐渐消散,泛起了决然。

    “是人,便难免一死……他是我的孩子……“……他不该是我的孩子……”方申喃喃。

    苏铭沉默,他望着身边的方木,看着其紫黑的面孔,似能体会到对方的痛苦,或许,这痛苦的只是身体,但若是此刻的方木能听到外界的话语,那么痛苦的,将是身体之外的心灵。

    面对生死,决定的权利掌握在自己父亲手中,该如何选择,是不顾得罪司马信,冒着巨大的奉献将其救治,亦或看来……不救。

    “他还有意识,能听到你们的选择。”苏铭缓缓开口,他看到了此刻在方木的眼角,有一滴泪流下,可惜还没等滴落,就变成了一行冰晶。

    方申身子颤抖的更厉害,他踉跄的向前走出,走入屋舍,在那寒气下接近了方木,这个看起来并非年老的汉子,此刻容颜似一下子沧桑了,他颤抖的跪在了床边右手抬起不顾寒冰,摸到了方木的脸。

    “木儿,对不起……我先是安东的族长,然后才是你的父亲……所以这些年来,我明明知道你的伤势根源,可却装着不知道,装着去为你寻找治疗的方法,用来掩饰自己的知说……

    我每次看到你在我面前极力的要去证明什么,我的心都在刺痛啊。”方申喃喃,脸上有了泪。

    “方申让这孩子自生自灭吧,我们……”救不了也不能救……“……安东蛮公叹息,神色有了复杂。

    “不能救么,是的,我是安东的族人……”方申笑了渐渐变成了大笑,只是这笑声里,透出的分明是一股悲哀。

    “就是因为我是安东族长,我明明知晓这一切可却不能告诉他反倒要装出一昏样子……墨大人,你告诉我,救治方木的机会,有几成?“方申双目有了血丝,他转头看向苏铭。

    苏铭看着眼前的方申,目中微不可查的一闪。

    “没有把握,一成不到。”他缓缓开口。

    “但只要我一出手,即便没有成功司马信也会察觉,所以,你要想清楚。“苏铭不再去看方申,目光落在了方木身上。

    “方木,对不起,我没有告诉他实话,因为在这样的选择下,你的父亲会如何做,我很想知道。”苏铭默默的想着,这一幕,让他想到了自己。方申脸上没有了血色,他慢慢的低下头,怔怔的望着方木。

    “方申,墨大人已经说了,救下方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此事,就这么决定了!”安东蛮公内心长叹,沉声开口。

    寒沧子在屋舍外,此刻俏脸没有了血色,靠在一旁的岩壁上,似失去了全部的力气,目中的哀伤,更浓。

    方申沉默,许久之后缓缓的站起身,闭上了眼,阻断了自己看向亲子的目光,他身子还在颤抖,转过身,向着屋舍外,似艰难的抬起脚。…,

    在他转身的一瞬间,他没有看到,躺在那里的方木,其眼角下的冰晶,又多了一些。

    方申的容颜似一下子苍老下来,他背对着方木,走出了一步。

    这一步落下,他的心似碎裂了,他的眼前浮现出了方木小时候快乐的样子,坐在自己的脖子上,欢快稚嫩的笑声。

    “再爸,再爸……”

    方申的眼中流下了泪水,走出了第二步。但就在他第二步落下的刹那,方申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他的身子停顿下来。

    “蛮公。”方申沉声出口。

    安东蛮公沉默,但双眼却是有了凌厉。

    “我成为安东族长十九年,这十九年来,我是安东的族长,不是木儿的父亲……但如今,我要选择身为父亲的责任!

    我方中,自愿脱离安东部,辞去族长一职!

    从此之后,我与安东再无丝毫关朕,若木儿活,我带他离开……若木儿去了,我自裁谢罪。

    “你说什么!连墨大人都没有把握救治,你何必为了一个没有希望的孩子,去这么做!”安东蛮公目中凌厉更深。

    方申抬头,望着安东蛮公,神色有了果断

    “我是他父亲!”

    这一句话,落在苏铭耳中,让苏铭的身子一震只驰看着方申,又看了看方木,轻叹一声兴鹏见那安东蛮公似有怒火欲起,苏铭右手蓦然抬起,向着方申一挥。

    他的出手,极为突然,挥手间在方申的四周便有大量的闪电轰然而起,一震轰鸣之后,方申喷出一口鲜血,其身休被抛出了屋舍,落在了外面,他错愣中要挣扎起身,但却在身体外电光一闪间,昏迷过去。

    紧接着,从苏铭的体垩内,有一声钟鸣回荡,这钟鸣没有散开太远,只是在这屋舍里传递,听在那安东蛮公耳中,让其身子一震中,连连后退,直至退出了数十丈外,这才站稳,面色一白,他望着苏铭,似明白了什么,沉默中又看了看昏迷的方申,长叹之下右手抬起,在自己的胸口一拍,这一拍之下,他喷出鲜血,身子倒了下来。

    “我初来南晨,与你相遇,此为缘呢……既如此,司马信那里,我来承担……”你,有一个好父亲。“苏铭右手蓦然落在了方木的眉心,在其手掌落下的刹那,方木的身体剧烈的颤抖,其身休上的寒冰顿时被闪电弥漫,咔咔声下,寸寸碎裂。

    但就在其全身寒层碎裂的同时,从方木的身体垩内,再次有寒气散出,隐隐似要重新形成冰霜,直至耗尽了其所剩不多的生机后,将会让方木气绝身亡。

    苏铭双目一闪,几乎就是这寒气再起的刹那,他的右手抬起一番,立刻在他的手中一片电光里,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药石。

    这药石足有婴儿拳头般大小,圆圆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是吞食之物,反倒像是一件法宝,在其出现的瞬间,便有一股吸撤之力散出,使得这屋舍内的寒气,立刻大量的云涌而来,似这药石所在,如一个吸收万物的虚洞。

    夺灵散!

    方木身上的蛮种,苏铭之前尽管不知晓其名与来临,但能看出,那里面蕴含了一丝蛮纹之力在滋养,对于蛮纹,苏铭相信夺灵散会有效用。

    且如今,在方木体垩内的这一丝被滋养的蛮纹已经衰败枯萎,所剩不多,但也正因如此,失去了大量生机的方木,无法承受其存在,故而才会命悬一线。

    驱除此衰败的蛮种之纹,开尘后的苏铭[百度快速更新,耳根书迷官方Yy:3943]其把握不是一成,而是完全!

    夺灵散一出,吸撤的除了四周的寒气外,立刻让方木脸上的紫黑如活了一般,化作皮肤上的雾气,云涌翻滚起来,似要沉入进方木休内隐藏,但在苏铭右手一挥间,当夺灵散药石缓缓飘下,贴在了方木眉心的瞬间,那些紫黑之气立刻被吸撤,直奔药石而来。

    大量的紫黑气息不断地被药石吸收,渐渐地在这药石外起了一层寒霜,可其吸收的速度却是丝毫没有缓慢,反而更快。…,

    片刻后,一声若隐若现的嘶吼从方木的身体垩内传出,却见在方木的脸上,在所有的紫黑气息都被吸走后,浮现出了一片紫色的雪花。

    这一片雪花似被埋藏在方木的体垩内深处,此刻终于被逼出,在方木身子剧烈的颤抖下,终于接近了夺灵散药石之旁,被一下子吸入进去。

    当这药石吸收了这片雪花后,其颜色顿时改变,成为了紫色!

    阵阵寒气从内散出,样子大变,缓慢的旋转了几圈后,慢慢的飘向苏铭,落在了苏铭的右手手心内。

    在碰触这药石的一瞬,一股寒气散入苏铭体垩内,但很快就被化去,与此同时,一种类似法宝的感觉,出现在了这药石上。

    其颜色也渐渐改变,最终再次成为了白色,其内略有透明,可以看到在深处,有一片紫色的雪,被封在了里面。

    “命可以救下,但失去了的生机无法弥补,好自为之,你我,缘尽。”苏铭平静开口,收起了夺灵散药石,看了看面容不再紫黑,身体再无寒霜,挣扎的要睁开眼的方木,转身向外走去。

    “前辈……”方木虚弱的睁开眼,看到的是[百度快速更新,耳根书迷官方Yy:3943]一个飘逸的背影,只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背影,依稀间,看出了其内似蕴含了萧瑟,蕴含了孤独。

    屋舍外,寒沧子望着苏铭的背影,低下了头。

    地面上,安东蛮公睁开了眼,带着复杂与尊敬,又再次闭上了。

    一旁的方中,身子颤抖中,同样睁开了眼,目中存在了感激与羞愧,他,没有昏迷。

    安东峰下,黑夜里,苏铭向着邯山城走去,其长发在风中飘动,与黑暗融合。

    “咳……主人,你好像上当了……”

    “我知道。”

    “啊?那你方才还要救治?”

    苏铭看着天空陌生的星辰,没有回答。。)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