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82章 失败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失败了!!”

    “在第七段失败,就等于是死亡,他,断无活命之术!”

    “这第七段,第七段,此段竟如此凶险,我甚至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如果按照他在第六段的表现,不能这样啊。”

    议论之声轰然而起,几乎所有人都站起了起身,南天等人更是深吸口气,lù出无法置信。

    “第七段铁链尽管艰难,但……他可能能与司马大人抢古钟之人,就这么……失败了?”

    “我知晓这第七段的奇异,但却不知道详细,此人到底在这第七段上经历了什么…………”

    议论不断,哗然四起,在众人的目光下,苏铭那落空的一脚,没有踏在铁链山,而是落在了一旁,其身体有了倾倒,一头摘下!!这一幕,掀起了更强烈的震动与惊呼,南天四人几乎没有半点思索,齐齐飞起,在半空猛的看去。邯山城第二层屋檐下,寒菲子隐藏在面纱的下的面孔有了苍白,她没有动,而是站在那里,怔怔的看着远处。

    “不管他是否就是墨苏,在第七段失败,此地无人能救……”寒菲子低下头,闭上了眼。

    与此同时,颜池峰上,那老妪双目猛的睁大,其身旁的颜鸾更是一愣之后,神sè难以置信,这一幕太突然了,让他们根本就没有丝毫预料。

    “这……这…………”颜鸾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完全的怔住。

    “可惜了……咦?”那老妪轻叹,转身正打算离开这里,一白天的关注,让她的疲惫很深,但就在她要离去的刹那,她的余光在那邯山城扫过,突然一顿。

    其目光扫过之地,正是邯山钟所在,此钟,没有丝毫变化,依旧平静的存在于那里。

    在苏铭一脚落空,身子从这第七段铁链落下的瞬间,除了颜池峰外,安东峰上也同样起了惊天之变。

    安东蛮公第一次猛的站其身子,快走几步来到山峰边缘看去,他深吸口气,目光闪闪,其内隐藏了震惊。

    “以他的修为,就算走不过这第七链,也不可能就这么失败……这……这……他可是与司马信极为相似之人,就这么死了?”方申面sè苍白,从他认出这闯邯山链者就是墨苏的那一刻,他的心就一直紧张,他紧张的不是苏铭的生死,而是其子的伤势。

    此刻看到苏铭从铁链上踏空摔落,方申身子一晃,退后几步,他知道,墨苏死定了,从第七段铁链上掉下,无人能活。寒沧子咬着下chún,目中有了mí茫,但这mí茫几乎刚刚出现,就立刻化作了坚定。

    “他不会死!”

    此时此刻,在普羌峰上,因苏铭摔落这惊人的一幕,就连那如肉山般的男子也都站起了身,包括普羌蛮公在内,都下意识的上前几步,来到此山边缘,向下猛的看去。

    他们能依稀看到苏铭的身体正急速摔落,很快就被黑暗吞噬,消散不见。

    “哼,我之前便说,此人必死无疑!”

    “第七段铁链,岂能是这么好闯的,他这是自寻死路!”

    “倒是可惜了,此人能鸣动二十多声古钟,却还是死在了第七段铁链上,且无人能救。”

    普羌蛮公双目眯起,lù出寒光,不再去看那深渊,而是抬头,yīn沉的开口:“派人下去,一会把此人尸首抬上来。”其身后立刻有人恭敬称是,快速下了台阶去安排此事。

    那如肉山般的男子,脸上lù出不可思议之意,他望着那深渊,又看了看第七段铁链,目中有了敬畏。

    “邯山链…………”

    邯山城的众人,还无法从这突然的一幕里反应过来,在那嗡鸣的议论与哗然中,目光大都还不断地看向那月sè里的第七段铁链。

    “邯山链,从第七段往后,极为凶险……唉,如此天骄之辈都失败,我等如何去闯!”“只有走到第九段,才可有进入天寒宗的资格罢了,也仅仅是资格……除非是三部之人,可以如当年的寒沧子那样,不须闯过第九段。”…,

    时间慢慢流逝,邯山城的人们,也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有惋惜者,有嘲讽者,有快意者,也有感慨者。

    但无论如何,这一切结束了,鸣动了二十多声古钟,也从此会成为了一个过去,邯山链,再次多了一个失败者,多了一缕冤hún。“唉,走吧……”。

    “结束了,还是回居所打坐,提高自己的血线吧,这邯山链,不是我等可以闯的…………”

    “可惜,连此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晓,甚至他的样子都没有看到,希望普羌可以找到他的尸体。

    众人议论中,慢慢从这一白天的关注下,渐渐有了松动,向着各自的居所带着感慨散去。

    天空上的柯九思四人,相互沉默,除了玄轮内心在快意的冷笑外,其余三人都有复杂的心绪,看着那邯山链,向着快要到来的天寒宗收取弟子的日期,有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如他们这样的开尘强者,若是甘心修为停滞,那么回到各自的部落,安享天年是最好的选择,但,他们已经到了开尘,却是有些不甘心。

    “南某先回去了……”南天暗叹,向着身旁三人一抱拳,化作一道长虹飞向了第二层,柯九思与冷印,也是沉默中相互抱拳,离去了。唯有玄轮还站子半空,嘴角lù出了微笑。

    “自不量力之人,也配去闯邯山链,如今死亡,也是你墨苏自找的!”玄轮冷笑中,身子一晃,并未回到其居所,而是向着普羌峰飞去,他想要看看,这个墨苏若有尸体被抬上来,相貌是否还在,他的心里隐隐有个猜测,要去证实一下。

    邯山城第二层的屋檐下,寒菲子睫毛一颤,睁开眼,沉默的向前走出一步,脚下有白云浮现,托着其身子,向着颜池峰飞去。

    她对这死亡的失败者的样子,没有好奇,对于其身份也是如此,因为,他死了。对她来说,此人是墨苏也好,不是墨苏也罢,如今都不重要了。

    “若他是墨苏,我需另找一个同伴了……可惜……”寒菲子轻叹,身子在白云上,飞远。

    但就在这时,就在这安东峰沉默,普羌峰上一片幸灾乐祸,甚至已经有人去寻找苏铭尸体之时,突然,在邯山城内散去的人群里,有一个老者,他身边跟着一个少年,这少年楞楞的,带着疑huò与不解,看了一眼与普羌峰连接的那条邯山链下,第六根、第七根、第八根、第九根一直还耸立在那里的柱子后,在老者耳边低声说了一些话语。

    老者一怔,猛的抬头看向那邯山链。

    “诸位……”老者越看其双目就越明亮起来,但还是有犹豫,迟疑了一下后,向着身边人低声开口。

    可此刻却无人理会他的话语,天空雷霆轰鸣,闪电划过,雨水,更大了。

    白天的雨,尽管再大,也有人站在外面去看邯山链,可如今,这雨只是稍微大了一些,便有人快走几步,要回到居所。

    “诸位……那……那支撑铁链的柱子,还在啊!!”老者大声开口,其话语传开不远,听到的人,也大都先没有理会,但很快就身子一震,猛的回头看去。那与普羌峰连接的邯山链下,石柱……依旧矗立!

    “咦!!”

    “这些石柱竟还在!但凡是闯邯山链者失败后,这石柱都会在第一时间降下,这不是三部可以控制的事情,这是邯山链的神秘之处!”

    “这……这怎么还在!!莫非……莫非……”发现这一点的,并非只有老者与那少年,邯山城内的一些其他地方,渐渐也有人看到了这一幕,很快,一片片议论与哗然之声散开,片刻后,所有听到这声音的人们,几乎全部停止了脚步,齐齐看去。

    “没错,这石柱没有落下!”

    “莫非……”

    “莫非他没死!!”一声声惊呼猛的回dàng,最终似融合在了一起,如掀起了风暴,在这邯山城内回旋,使得那些本已经回到了居所的人们,也在听闻后一愣,立刻走出,听着四周的惊呼,看着那耸立的邯山柱,他们的神sèlù出难以置信!

    “莫非他真的没死!”南天在半空中身子骤然停下,猛的转头,lù出震惊。

    不但是他,冷印、柯九思,也同样在半空中停顿,齐齐看去。

    还有玄轮,他冷笑中要去往普羌峰,但此刻听到了那邯山城内的一声声惊呼,其身一颤,立刻转身看去。

    “这绝不可能!”

    这一刻,沸腾的不仅仅是邯山城,普羌峰上的蛮公与那若肉山的男子,还有他们身后的所有人,全部都神sè猛的大变!

    他们也发现了这一点!

    寒菲子在白云上,其脚下之云瞬息停顿,她转过头,凝望邯山链下的深渊!

    “他……还活着?”

    “他竟还活着,且闯邯山链之事,还没有结束?”安东峰上,安东蛮公倒吸口气,苍老的容颜,罕见的lù出难以置信之意。寒沧子站在不远处,她苍白的容颜,此刻有了一丝血s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