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73章 欲鸣惊人!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既然世人皆称我为魔,则索性,从此我苏铭就是魔!

    非求魔书友请勿点击此链接:

    :

    :

    :

    耳根书迷永久YY:3943

    ——《仙逆》《求魔》欢迎您的加入!

    耳根书迷官方俱乐部两周年庆典

    那些从《仙逆》到《求魔》一直默默陪在耳根身边的朋友,今晚的主题就是玩的开心。?尽管是清晨,但雨水很大,天空朦朦的,乌云密布,黑压压一片压下,遮盖了本应明媚的阳光,使得大地虽说并非黑暗,但却有了灰色了

    邯山城第三层内,行人就更少了,那些雨中的店铺被雨滴打在屋檐土,发出啪啪的声响,顺着两边的漏斗如涓流般落下,与地面的积水融在一起,分不出新旧。

    那些铺子里的店家,要么打着瞌睡,要么盘膝修行,唯有个别的几人,站在门内,看着外面的雨,不知在想些什么。

    苏铭在这雨中的宁静下,呼吸这带着潮湿的清晨之气,走在这邯山城第三层的街道上,他的相貌外人看不到,只能看到雨中他略有孤独的身影,走过一间间铺子,没有引起人太多的关注,只是偶尔走过那几个望雨之人目光里时,许是打断了他人的触景,惹来一些瞩目。

    可也仅仅是一扫便无人去在意,更没有人可以想得到,这个带着孤独的雨中身影,他要去做什么,他会给邯山城的这个清晨,带来什么样的惊变。

    苏铭默默的走着,顺着小路走到了前往第二层的入口,放眼望去,这里只有他一人存在,看不到其他身影。

    第二层的入口,同样是一扇大门,能进入者,原本唯有开尘客家,但如今随着三部遣散了客家后,此地只有开尘可入。

    整个邯山城,不算三部族人,能走上第二层者,唯有五人。

    在这入口的右侧,竖着一座数丈大钟,此古钟通体紫红,似绣迹斑斑,其上透出一股沧桑的岁月之感,似乎被放在这里已经很久很久:

    那古钟的表面,雕庶着三尊样子古怪的凶兽,一尊为龙首之蛤,一尊为背山之龟玄,最后一尊,则是因岁月的流逝,使得此古钟图案模糊,看不太清晰,不过此尊凶兽明显居首,从高度上看,那龙首之蛤与背山龟玄,都在其下似遵从一般。

    此煎在雨中,此古钟上满是雨水,雨滴落在上面哗哗作响,顺着边缘雨水流淌。

    苏铭站在进入第二层的石门旁,望着眼前这巨大的古钟,斗笠下的双目慢慢有了明亮的光芒。他之前一路都是不疾不徐,步伐不快,可每一步落下,都很是平稳的同时,仿佛在凝聚着自身的气息,从山下,从邯山城第四层一步步走来,如蓄势一般,若宝剑的磨砺。

    如今,这势已待发,这剑已砺峰,只待势出惊天,只待剑起光寒!

    “闯邯山链的方法,除了如和风一样寻寒菲子这样的三部族人帮助,进入邯山之顶外,还有一个方法,此方法面向所有来到邯山城的蛮族……就是敲动这古钟!

    以钟声传遍八方,昭告闯邯山链之事…………,苏铭默默地望着此鼓,双目里的光芒越加明亮起来,他很早之前就询问过和风有关邯山链之事,知晓此古钟绝非寻常修为可以敲动。

    这也是为了防止修为不够者,闯邯山链送死,浪费彼此的时间,也亵渎了邯山链的威严。

    “钟声九下,方可具备闯邯山链的资格……我既要选择留下一场震撼,为能进入天寒宗做准备,说不得,要嚣张一次!”苏铭喃喃,雨中的他,其身影从平静中突然有了变化,一股惊人的气息从他体内轰然爆发出来,如剑出半鞘,如势起半边!

    随着其气势的崛起,天空若巧合一般,在此煎有一声闷闷的雷霆轰轰而过,一道隐藏在白天里的闪电,蓦然一闪。

    在这雷霆下,苏铭的右手抬起,他望着身前这巨大的古钟,深吸。气,右手猛的拍在了古钟上工,

    来……

    钟声如洪,带着一股闷意,蕴含了沧桑,如从无尽岁月前飘渺而来,一股肉眼难以看到的波纹,从这古钟上猛地散开,随着其声音,向着八方暮然而去:

    那波纹无形,但却波动了苏铭的衣衫,使得其身体立竟如有一股大力轰然冲击,仿佛要将其生生的弹开此古钟所在之地。

    几乎就是这钟上回旋天地,传遍了整个邯山城,更是传到了三部山峰的刹那,这个雨中的宁静的清晨,立起惊动了无数正在盘膝打坐的人们:

    “邯山钟鸣!!”

    “有人要闯邯山链!我就说么,越是接近天寒宗来人,邯山城就越是热闹!”

    “嘿,只是一声钟鸣罢了,钟响九次,才具备资格,否则的话,就需获得三部的认可,才会被直接送到山顶去闯。”

    “不用太过在意,这几个月,此钟响过几次了,但无人能敲动超过六下……而且接下来的日子,这样的钟鸣还会存在,毕竟加入天寒宗,可是足以让人去栉尽所有。”

    邯山城内有了热闹,有不少人纷纷走出,在雨中看了看第三层那邯山钟所在的地方,只不过因雨水太大,故而这些人往往看了眼后,就匆匆回到了屋舍里。

    这邯山城第二层内,此威居住的几位开尘强者,包括南天与柯九思在内,听闻了钟声,但却没有外出查看,南天微微一笑,毫不在意N

    柯九思更是连眼都没有睁开,沉寂在他的居所里,对于这钟鸣置若罔闻。

    玄轮,还有其余两位开尘强者,也大都是如此,莫说钟鸣一下,就算是钟鸣了六下七下,也无法让他们太去注意。

    至于邯山城四周的三部山峪,则是在这雨里一片寂静,似乎没有因此钟的响动,而出现任何变化,实际上也的确是这样,三部的族人龘大都是听到后,便不再注意。

    包括颜鸾在内的三部首领,甚至算上方申,也都只是从入定中睁了下眼,便再次闭合沉浸在打坐之中。

    唯有寒菲子她站在其居所的窗旁,看着外面被雨水连接的天地,那朦胧中模糊的邯山城,目光有了闪动。

    除了她之外,实际上还有一个女子,此煎也默默地注视这雨中的邯山,她是寒沧子。

    第一声钟鸣,只是如一个小石子仍入到了水中,起了几层涟漪很快就会平静,甚至若过去个半天时间,怕是很少有人会在意,之前听到的钟鸣:

    苏铭神色平静,那股从眼前这古钟上传来的震动形成的波纹,在融入其体内的瞬间就消散了没有对他造成丝毫影响。钟声还有余音回荡着,可四周除了这余音与雨水的哗哗,再没有其他声息,不但没有人冒雨赶来看一看是谁在鸣钟,就连这第三层那些距离不远的店铺里的主人,也都没有半个走出。

    一切,还是寂静着。

    苏铭右手从古钟上抬起,内心不起丝毫波动,又再次放下。

    来……

    第二声钟鸣回荡,但就在其划划回荡开来的刹那苏铭的双眼如利剑出鞘,寒光四溢中右手连续在那巨大的古钟上猛的再次落去。

    来……来……来……来……

    连续的四声钟鸣,加上之前的两声,共是六声,那带着沧桑,透出岁月之感的声音,几乎连成在了一起化作了一声声震动心神,甚至取代了天空的雷鸣,成为了此煎环绕在邯山城,弥漫在三部山峰的唯一声音!

    邯山城,震动了!

    那些本已经回到了屋舍内的人们,在听到了这几呼融合在一起的钟鸣后,一个个神色立变,甚至在这邯山第三层的那些店铺的主人家,此煎也一个个纷纷心神震动已经有人走出,目光炯炯的看向通往第二层的入口处,那古钟所在。

    即便是第二层里的南天等人此竟也是一个个神色有了凝重一声声敲响与一次性敲响了这么多下,使其融合在一起这是完全不同的,承受的反震之力也是差距极大!,

    三部山峰,同样因这钟鸣的回旋,有了哗然之声。

    但就在这时,第七声钟鸣浩荡而起,在其划洲出现的刹那,第八声、第九声钟鸣,以一和风卷残云,以一和洪水滔天的气势,从那邯山城的古钟上,惊天动地的回旋开来。

    这震动,让整个邯山城的人们片竟后才反应过来,一声声哗然如沉睡的凶兽被突然惊醒。

    “九声钟鸣,这……这是九声么,太突然了!”

    “这不仅是九声钟鸣,更是九次几乎融在一起,此人……此人绝非寻常之辈,这和人闯邯链,必须要看!”

    “是谁,此人会是谁,莫非是五个开尘强者之一?”

    大量的邯山之人一个个立竟冲出了屋舍,在这雨中,齐齐看向第三层所在,甚至已经有人疾驰而去,要去看看这敲动了九下之人,是谁!

    与此同时,邯山第二层的南天等人,一个个猛的站起身子,一晃之下离开各自的屋舍,盯着去往第三层的出口,那石门后,就是大钟所在,就是敲动钟鸣之人所在工

    颜池部山峰,颜当站起了身,她神色平静,走出居所后望着雨中的邯山城,以她的修为,依稀可以看到有一层层波纹从邯山城内散开,推动着雨水,使得这一瞬间,邯山……无雨!

    “终于出现了一个像样的闯邯山链者,昭告下去,让人给这个闯链者,送去一块通往邯山顶的命……,,她话语从容,似波澜不惊,又仿佛就算是有人敲动了九下钟鸣,也不会让她有所心惊。

    但,其话语洲说道这里,还没等说完,从邯山城内,传来了让她神色第一次有了变化的声音!

    来……来……来……

    十一、十二声钟鸣,蓦然回旋!

    与此同时,在那邯山城的上空,此威乌云密布间,雷霆轰轰中,有一声野兽的咆哮,惊天而起,随着咆哮,出现在所有人目中的,是那天空上,一尊龙兽蛤身的巨大凶兽的虚幻身影!

    “此人什么修为,竟敲动了十二声,引出了邯山封兽之影!”颜鸾呼吸略有急促,双目露出了明亮之芒。(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