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70章 司马信!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既然世人皆称我为魔,则索性,从此我苏铭就是魔!

    非求魔书友请勿点击此链接:

    :

    :

    :

    耳根书迷永久YY:3943

    ——《仙逆》《求魔》欢迎您的加入!

    耳根书迷官方俱乐部两周年庆典

    那些从《仙逆》到《求魔》一直默默陪在耳根身边的朋友,今晚的主题就是玩的开心。乔宏这个少年,有些不俗。

    苏铭走出山谷里隐藏在岩壁内的山洞,回头看了一眼这很难被发现,即便是他,若不太过注意,也难以看出端倪的岩壁。

    如果他不展开烙印之术,凭着肉眼看去一切如常,唯有在烙印神识散开下,方可看出此地的岩壁,隐隐闪烁光芒。

    收回目光,苏铭没有继续戴着面具,用黑袍遮盖了头部,缓缓的走出了山谷,走在这往昔的邯山隐秘之地,一路上,他看到了一些在此地如乔达一般寻宝之人,这些人往往目光在苏铭身上一扫,便不去注意了。

    没有人知晓,消失了数月的墨苏,在这个黄昏时分,从这深渊里走了出来。

    更没有人知道,两个月前引动天地变化,出现了开尘神像的那位神秘的凝血圆满者,正在这深渊里,一步步走来。

    这叮飞黄昏,一切如常,邯山城灯火通明,随着越临近天寒宗到来的日子,此城也越加热闹起来。邯山城四周的三部山峰,沉浸在寂静里,三部各自己经锁闭了山峰,阻止了一切拜访者,即便是修为到了开尘境,在三部这样的中型部落面前,也要止步。

    黄昏的夕阳,看去一片红色,但此红不如燃烧,而是余阳罢了,大地被这黄昏所染,处于将暗之中。

    安东部,在这黄昏渐渐流逝中,在于山底看不到夕阳时,迎来了它等待许久的一位客人。

    苏铭重新戴上了面具,站在安东部山峰脚下,此刻有风吹动他一身黑袍哗哗作响,他站在那里,默望此峰。

    这是他第二次站在这里,与前一次比较,除了时间的间隔外,他更是若脱胎换骨一般有了迥然的不同。

    前一次,苏铭要做出开尘的表现,这一次,他不需要,他站在那里,就无人可以忽视,这股气息凝血境反倒感受不算太深,唯有开尘境才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来自苏铭身上,源于凝血圆满所形成的一股压迫之感。

    苏铭平静的走上此峰山阶,在他踏上此阶的刹那,一股莫大的压力轰然而来,这是安东部封山后的护山之力阻止外人进入,这股力量苏铭曾经面对过,此刻再次体会,已然不如当初对他形成的影响。

    若他想,完全可以不去理会这股压力的存在。

    “墨苏,拜见安东族长。“苏铭平淡的声音缓缓传出,没有如前一次般刻意的加入气血之力,使此声回旋。

    如今他只是平静的说出,自然而然的,这句话就回荡安东此峰。

    随着苏铭的话语传出,寂静的安东部山峰,仿佛从沉睡中突然苏醒,那护山之力形成的威压刹那间消失,与此同时,有数道长虹从山顶急速呼啸而来。

    更是在此刻大量的安东族人一个个似接到了封命,快速的从山上赶下,一个个站在两旁神色带着恭敬,形成了一条迎客之路,蜿蜒而来。长虹内,有七八人,当首者正是安东族长方申,在其身后跟随的,大都是其部中亲信,还有一人,则是那安东战首。

    这些人急速而来,出现在了苏铭的面前。

    “墨家,方某等你已数月,请!”方申先是打量了一下苏铭,很快脸上露出喜悦,哈哈笑着向着苏铭一抱拳,他看似神色如常,但方才在看到苏铭的一刹那,却是心中一惊。

    眼前之人在他感受,与当初所见的墨苏完全不同,当初他尚可从对方身上看到一些端倪,这正是这些端倪,让他有了钱探与迟疑。

    可如今,在他看[百度快速更新,耳根书迷官方yy:3943]去苏铭就如同一个深渊,看不清,看不透,甚至他有种若是仔细去看,体垩内气血竟有不稳的迹象,这让方中如何不惊。,

    尤其是朕想到墨苏此人的那些传闻,虽说里面有一些是他们安东部故意露出,但这里面还是有很多,是同样让安东部也重视的。

    “杀颜广,退寒菲子,南天敬,压玄轮……墨家之名,如今可是名震邯山!墨家,请,我们上山详谈。“方申脸上笑容更盛。

    同样心惊的,除了方申外,还有那一起来临的战首,这矮小的汉子其本身修为已然开尘,他在看到苏铭的一瞬间,神色立刻有了变化,脚步微不可查的一顿,使得他猛的睁大了眼。

    在他看去,他感受不到苏铭的体垩内的血线存在,这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竟在苏铭的身上,察觉到了一股说不出的威压,这股威压的感觉,是他当初看到苏铭时,没有的。

    “墨家归来,此为安东大事!请!”战首深吸口气,态度与当初立刻不同,含笑向着苏铭一抱拳。

    “不必上山了。”苏铭向着方丰与战首抱拳还礼,平静开口。

    “墨某来此,除了要送还客家身份外,有三件事情,还望方兄成全。”

    方申听闻苏铭话语,神色有了凝重。

    “墨兄先不忙辞去客家,你有事但说无妨。”

    “多谢!“苏铭点了点头,他不提邯山下的一幕幕凶险,那是他自己要求进入的,与旁人无关。

    “其一,邯山之变,墨某没有找到天籍枝,但想必方兄事后应有所获,此药草给我,方木的伤势,待我准备妥当后,尽快来为他疗伤。”

    方申不假思索,向着苏铭点头。

    “天箱枝方某已寻到,本就是为了墨兄准备,小儿之事就麻烦墨兄了,我即刻叫人送来,墨兄还请说余下两件事情。”方巾说着,转头看了身边跟随的族人一眼,那族人立刻恭敬称是,快速后退,直奔山顶。

    “其二,墨某想要观一下贵部的南晨地形图。”苏铭缓缓说道。

    方申沉默,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眉头皱起,许久之后他犹豫了一下,望向苏铭。

    “墨兄,地形图对于任何一个部落来说,是很重要的物品,往往一张地形图,是耗费了部落数代人乃至更多辈的心血与时间才一点点勾勒出来。

    此事,我要请示蛮公。”

    苏铭没有开口,而是平静的望着方申,他的目光不起丝毫波澜,静静的望着,那目光尽管没有蕴含太深的含义,但方申能成为安东族长,岂能是如外表所看那般粗犷。

    苏铭从与方木接触,直至现在,一步步埋下引子,除了对方木这孩子有些好感外,最主要的,就是为了接触安东部,而接触安东部的目的,是融入邯山城,但归根结底,这一切的根源,是一张地形图!

    苏铭没有以为方木疗伤为挟,此事方申明白,也正是因此,有些事情,他不能拒绝。

    与人相处,礼尚往来是首重之事,苏铭为方木疗伤,责中为苏铭寻找药草,这虽说是一场交易,但在更深处,却是一个人情。

    方申知道自己如今欠下这个人情,同样他更是明白,眼前这个墨苏敢提出这第二个要求,显然是除了让自己送还这个人情外,对方有自信可以将方木彻底治愈。

    “好,方某不多说了,地形图之事,若蛮公不同意,我也为你取来!”方申忽然开口。

    “多谢!”苏铭向着方申抱拳一拜,抬头时,缓缓开口:“其三,我要拜见寒沧子。”

    “前两个事情方某都可以答应,但这第三个事情,方某的确无法做主,不过我会转告舍妹,让她定夺。”方申望着苏铭,缓缓说道。

    “可以。”带着面具的苏铭,外人看不到其神色,只能看到他的双目至始至终没有丝毫变化,平静如水。

    取出了安东的客家令牌,在交给了责申后,苏铭向着一旁的战首点头示意,转身走下台阶,盘膝坐下,默默地等待着。

    “治疗小儿的时间,还有……我该如何找你。”方申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

    “三个月内。至于如何找我,你就算找不到我,寒沧子也可以找到我。”苏铭轻声说道。

    “哦?”方申目光一闪,脸上露出微笑,向着苏铭一抱拳:“墨兄有如此自信,方某就先行恭贺了。”说着,他转身带着跟随之人,直奔山峰而去。

    战首看了苏铭一眼,犹豫了一下,当所有人都离去后,他沉默片刻,转身正要离开。

    “战首大人有何事,还请明说。”苏铭睁开眼,看向战首。

    “墨兄,你可认识司马信?”

    “司马信,此人是谁?”苏铭摇头。

    战首轻叹,眼中[百度快速更新,耳根书迷官方yy:3943]有一丝失望闪过。

    “此人与墨兄……”感觉上很像……若墨兄以后有机会见到此人,还请代为转告,说安东部的贝西已开尘,向他请安。

    多谢。”战首向着苏铭一拜,转身离去了,他的背影有些萧瑟,慢慢的消失在了苏铭的目中。

    “司马信……与我很像?”苏铭皱起眉头。

    他等的时间不长,安东部山峰上便有人来,来者是一个中年汉子,他神色恭敬,在苏铭面前放下两个锦盒,弯腰离去。

    苏铭目中有隐藏很深的一丝渴望,低头看着面前的两个锦盒,他知道,这里面有一个装着的,是地形图!。)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