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65章 序看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时间一晃,便是一个月。中文网

    邯山城下的这隐秘之地,在一个月前,成为了古老,此后不再是隐秘,使人可以任意进出,不会再遇到禁制之事。

    这缭绕了邯山城多年的秘密,yijing消失了。

    除了三部的首领及有限的族人外,很少有人知晓,一个月前的这里,发生了什么巨大的变化,他们只是知道,也只是看到,在一个月前的深夜,一声惊天轰鸣回荡间,从这邯山城下的深渊里,飞出了一个身影,这身影后面,有一尊巨大的鬼物咆哮追击。

    与此同时,在这身影飞出时,从安东部、普羌部,分别有一人冲出,拦截一战。

    这一战,持续的时间不长,最终这身影死亡,被害下了头颅。

    外人不知这身影是谁,但三部首领知道,此人,是邯山老祖……

    邯山老祖的死亡,使得三部从此不再属于奴族,得到了他们渴望已久的自由,使得他们也不必永久的将部落留在邯山,有了更广阔的发展。

    颜池部获得了邯山老祖剑船巨物里的所有遗物,对于这些东西,天寒宗并未索取,那红袍老者只是取走了这剑船,便带人离去。

    颜池部更是因参悟了四层空间传送之法,得以立下了大功,面对沉默的安东与普羌,颜池部选择了迁移,他们主动放弃了对邯山城的控制,发出告示,遣散所有客家,将会用一年的时间,整部离开。

    除此之外,邯山城下的原隐秘之地,那里的所有药草,颜池部送给了普羌与安东,没有拿走太多,留下了大半部分,以缓和彼此的关系,毕竟三部数百年的缠绕发展,结下了一定程度的盟约,若因此崩溃,得不偿失。

    当邯山城的人们知晓这一消息,带着对神秘的好奇来到这原本的隐秘之地时,他们中倒也有人zhende找到了一些草药与造化,但绝大多数的来者,都是空手而回。

    不过能来到这往昔的神秘之处,亲眼看一看这曾让三部留在邯山数百年的地方,对于这些到来的外人来说,也满足了一些对此地的神秘。

    这一个月来,这片当年的神秘之地,迎来了从未有过的人数,大量的邯山城蛮士来此,使得这里也渐渐没有了神秘之感。

    随着颜池部遣散了客家,因没有了渴望,故而普羌部也随之,将客家遣散,他们不再需要客家的帮助。

    安东部也随之如此,客家的散去,使得三部恢复了封闭,也改变了邯山城的一些格局,出现了变化。

    只不过这些变化,随着多年一次的天寒宗招收弟子这种天大的事情的来临,变的就微不足道了。

    整个邯山城,再次热闹起来,沸沸扬扬间所有来此的外人,谈论的唯一话题,也往往都是天寒宗招收弟子之事。

    能加入天寒宗亦或者是海东宗,几乎是南晨之地所有蛮士的渴望,而来到邯山城的人们,他们的选择便是天寒宗。

    天寒宗收取弟子,极为严格,有其特殊的一套体系,比如邯山城中,若非三部之人,就要闯邯山链,来证明资格。

    但这也仅仅是资格罢了,是否能被收取,并非肯定。

    与此同时,在这一个月中,邯山城内有一个名字,从小范围的流传直至形成了议论,这名字从南天口中说出,从玄轮沉默中认可,从颜池部寒菲子寻找,渐渐的在邯山城,几乎无人不知。

    这个名字,叫做墨苏!

    在这纷杂的议论中,邯山城的人们对于这个名字从陌生,渐渐有了熟悉,从熟悉里,感受到了此人的强悍与神秘。

    他是安东部的新进客家,修为莫侧,颜池部的颜广死在此人手中,但颜池部却并未追究。

    安东部遣散了所有客家,但惟独留下了一个人的名字,此人,也正是这个神秘的墨苏!

    传闻中,此人修为已是开尘,在一个月前的邯山隐秘之地里,与南天平起平坐,震慑玄轮的同时,曾与寒菲子一战。…,

    此战没有结果,但从寒菲子回到了颜池部后,开始频繁的寻找此人,可以让人看出一些端倪。

    对于任何一个开尘强者的出现,在邯山城内,都会形成震动,邯山城除了三部外,本只有五位开尘强者,除了玄轮与南天,还有颜池部的柯九思。

    至于其他两人,只是不加入任何部落,来到邯山城的目的很明确,他们要进入天寒宗。

    这五人,在邯山城如日中天,任何一人加入部落,都可成为首席客家。

    如今,竟出现了第六个开尘强者,使得邯山城内,对墨苏这个名字,议论越来越多,之所以会这样,与此人始终没有现身有很大的关系。

    似乎在这个墨苏身上,存在的神秘也因此人的没有出现,而越来越多起来,人们只是知晓,这墨苏穿着黑袍,其最鲜明的标志,就是他带着一个黑色的面具。

    无人知道其面具下的面孔,是什么样子。

    甚至南天曾在这一个月里,一次偶然中曾说过一句话。

    “墨苏此人,我不如,玄轮也不如,邯山城内所有开尘,都不如!”先不说他说出这句话有何含义,但这句话在说出后,因玄轮的沉默认可,因柯九思这个人也点了头,轰动了邯山城。

    这位神秘的邯山第六位开尘强者,是这段时间,除了天寒宗招收弟子外,邯山城内最多的议论根源。

    许是因为这股明显是被人煽动的议论,使得整个邯山城的人们,几乎都在注视身边的每一个人,在下意识里,寻找着这位神秘的墨苏。

    “yijing按照你的要求,把此人推到了浪尖,尽管我不知晓你是何意。”颜池部山峰上,寒菲子默默盘膝坐在密室,她的身前坐着一个神色温和的中年男子,这男子穿着青衫,看着寒菲子,轻笑的开口。

    “谢谢九思前辈。”寒菲子平静开口。

    “无妨,我倒是很好奇,此人zhende有这么大的能耐,不仅你在找他,就连安东部也很是配合,掀起风波,也在寻找此人。”

    “好在普羌部遣散了客家后,yijing闭部,与外界没有了丝毫联系,否则的话,若他们也参与进来,我对这个墨苏,就更为惊讶了。”中年男子微微一笑。

    寒菲子沉默,没有开口,许久,这中年男子哑然一笑,起身告退。

    直至他离去后又过了半晌,寒菲子目中露出异芒,喃喃着:“墨苏,我不信你死去,你还欠我一午承诺!”

    安东部,也在寻找苏铭,在安东族长与其妹寒沧子的执意下,整个安东部被发动起来,大范围的寻找,其中也包括了苏铭失踪的那曾经的邯山隐秘之地。

    但一个月过去,至今,没有人找到苏铭,晏苏这个名字,渐渐也越来越在邯山城神秘起?

    邯山城下,万丈深渊,此刻地面的这些山谷内,时常可见人影闪动,在这片大地上,有一处山谷,此山谷在这一个月里,路过的,探寻的人不少,可无人知晓,在这山谷内,还存在了一个奇异的山洞。

    这山洞,外人是无法发现的。

    此刻在这山洞内,回荡着喃喃的声音。

    “我是谁……”

    苏铭盘膝坐在那里,他睁着眼,目中血丝很多,露出迷茫与空洞,他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忘记了自己所在的地方,一直在思索这一个没有答案的疑问。

    这山洞并不漆黑,在这一个月来,其内渐渐被红光弥漫,这红光来自苏铭的身体,在他的身体上,有大量的血线密密麻麻的闪动着,增加着。

    他体内那块蛮骨,随着其融化,磅礴的气血吸收运转,使得苏铭的血线,如今yijing达到了九百二十六条!

    血线还在增加,可这些,苏铭没有注意到,他的全部心神,都沉浸在一种思索中,这是他的记忆里,自己第一次以这种奇异的状态,去思索,思责宿命,思索自己……是谁。

    这一个月,他浑浑噩噩,如迷失了自己,在这思索的状态里,他的气息有了变化,这种变化很微弱,难以寻找,但却真实存在,如当初走那各红色的路后,他的明悟与蜕变。

    人们很少会去寻找自己是谁这个思索,往往会自然而然的说出,我就是我这样的话语,可此话,是没有经过思考的,是一种虚假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肯定。

    “如果我就是我,那么我,又是谁……”苏铭喃喃,他想不懂,他想要去知道答案。

    这答案渺茫,或许无人给告诉他是什么,此刻的苏铭,就如同在所有人都闭着眼时,唯有他,双目挣扎的开了一道细微的随时无法支撑还会闭合的缝,如同是从一处深坑挣扎的爬出,在随时会重新掉落时,努力的抬头去望了一眼深坑外的shijie。

    他不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只是挣扎的想去看清。

    模糊间,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阿公给他的那卷兽皮苹书里,提到的一句不知是谁留下的话,也是他最不懂的一句话。

    “我看到的世,你们……看不到。”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