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44章 给方某一看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中年汉子话语犀利,在这寂静的山顶回『荡』,他旁边的那矮小的开尘汉子,神『色』如常,可嘴角却『露』出一丝微笑。

    其他人仿若没有听闻,一个个均都沉默,至于最上责的蓝袍老者,依旧闭着眼,仿佛对这一切毫不在意。

    还有那被环绕在内的二人,他二人的确如苏铭猜侧,并非安东部族人,而是作为此番第三批进入邯山密道的客家。

    这二人一个是红发老者,另一个则是三十许岁的青年,神『色』平静,闭目对此事看都不看一眼。

    “魁首,你想要他具备什么资格?我方申的话,就是资格!“安东部族长缓缓开口。

    “族长作保,我相信他对安东部没有恶意,但进入邯山密道人数有限,这一次说好的三人里,因他的出现,把周岳取消,他若能证明比周岳更强,我便同意此事。“中年汉子始终不去注视苏铭,而是盯着方申,阴沉开口。

    甚至他不等方申说话,便传出了一声低喝。

    “周岳,你若能战胜此人,谁也不能阻你进入密道。”

    这中年汉子话语刚落,一声长笑从此山顶平台另一端的台阶上传来,紧接着,雾气翻滚中,从远处这台阶尽头,走上了一个足有一丈多高的大汉,这大汉上身没有衣衫,『露』出强壮的身躯,面容丑陋,狞笑中一步步走来。

    随着他的临近,一股磅礴的气血之感轰然而起,卷动四周的雾气大量的散开,他的出现,让安东族长眉头一皱。

    甚至就连那被环绕在内盘膝的两个客家,也是睁开眼,凝重的看向走来的这大汉。

    这大汉脚步落在地面,发出砰砰之声,走来后站在了那嘴角带着微笑的矮小开尘汉子身旁,向着正上方的蓝袍老者抱拳一拜,声音如洪。

    “周岳拜见蛮公,拜见战首,拜见了首。”大汉话语间,同样向着身旁那矮小的开尘汉子与那红袍中年男子一拜。

    蓝袍老者始终闭目,不予理会。

    可这大汉周岳却丝毫不敢介意,他深知对方身份,若是这安东蛮公zhende睁开眼对他点头的话,这大汉定然受宠若惊。

    “周岳,就是此人顶替了你的名额,你去与他一战吧。”安东隙首,红袍中年男子阴声开口,一指苏铭。

    “了首大人,周某出手恐没分寸,若失手杀了他……””周岳双眼猛地凶光一闪,盯着苏铭,狞笑中如看死尸。

    “无妨,想来族长大人也不会介意此事,毕竟双方交手,若不见尸,看不出虚实。“说话的,不是那红袍中年男子,而是那矮小的开尘战首。

    “墨苏,你曾对我说你学的是杀人之蛮,今日,给方某看一看!”安东族长神『色』阴沉下来,有关苏铭之事,本yijing在昨日说好,但今天在临近展开仪式前,他的对手却突然反击。

    苏铭沉默,没有开口,在他前方,周岳迈着大步而来,地面砰砰,这周岳身子极为高大,远超常人,此刻来临,真如小山压下,尤其是其相貌丑陋狰狞,全身血线瞬间膨胀,化作了强大的威压,在那红芒闪烁间,竟让这山顶的雾气都为之染红。

    与他比较,苏铭的身休本就瘦弱,尽管穿着黑袍作了掩饰,可在高度上,与这大汉也相差太多,二人在一起,会给人明显不对等的感觉。

    “敢抢你周爷爷的名额,给我死!”周岳一声低吼,脚步猛的向外大步一踏,整个人蓦然跃起,其右手握拳,体垩内传出啪啪之声,如骨头在碰触,爆发出了惊人的liliang,向着苏铭急速接近,狞笑中一拳轰来。

    这一拳,他yijing准备了一夜,务必要让对方在这一拳下,没有丝毫反击之力,身休爆开,血肉横飞,他享受这种对方在自己拳头下爆开的感觉,在他以往的经历中,有很多人都死在他的大力之下,眼前这个瘦小的家伙,在他想来,也不会例外。

    甚至为了防止意外,周岳出手就是全部liliang,在他的身后,赫然出现了一个莫大的虚影,这虚影是一只黑『色』的猿猴,正无声咆哮,与他一起轰向苏铭。,

    “周岳竟又变强了不少!”被众人环绕在内的那两个客家中的青年,此刻目光一闪,神『色』很是凝重。

    他旁边那老者,也同样严肃起来,望着周岳狞笑冲去的身影,『露』出深思。

    安东隙首,这[百度求魔吧快速更新,耳根书『迷』官方yy:3943]红袍中年男子,冷冷看去,他没有认为周岳有将这墨苏一拳轰杀的能力,但想来在这墨苏退避之时,应也会很是狼狈,让此人知晓,安东部,除了蛮公外,并不是族长能说的算。

    其旁的安东开尘战首,这矮小的汉子,一直嘴角带着微笑,他的判断与红袍男子有些不同,他没有想阻止方申的念头,甚至在他看来,这叫做墨苏的神秘人,让他有些看不透,他想要借这个机会,看看苏铭的实力。

    众人心思不同,就连那些始终沉默的其他人,也都看了过去。

    但就在周岳急速临近苏铭的一刹那,却是惊变突生!

    苏铭不但没有避开,而是堂堂正正的,向前迈出一步,主动拉近了与周岳的距离,在周岳狂笑杀机一拳轰来的刹那,在他正准备享受对方血肉爆开的瞬间,苏铭右手抬起,一拳与周岳的拳头,碰到了一起。刊慨

    轰的一声巨响,这一幕,是周岳身在半空降临,苏铭一身黑袍,带养黑『色』面具站在大地,其身衣袍舞动,右手握拳,与周岳的拳头碰触。

    咔咔之声骤然而起,周岳看到了血肉,但这血肉却是从他身上散出,他的右手直接爆开,化作了他凄厉的惨叫,他的狰狞成为了茫然,他的狞笑成为了惊恐,他的神『色』被骇然取代,他清晰的感受到从苏铭的拳头内,传来一股凌厉的气息,这股气息势如破竹一样,冲入自己的右手,将其整个右臂全部爆开后,冲入到他的身体垩内。

    轰然扩散的刹那,他的双腿失去了知觉,他的左臂与全身,都在这一刻,似不存在了,他眼前一片红,那红『色』的里,他看到了苏铭收回了右手,扫了下其身的黑袍。

    这是他看到的最后一幕,再之后,他的shijie,从此凝固。

    被众人环绕在内的那两个客家,呼吸瞬间急促,睁大了眼,在他们二人看去,方才那一幕发生的太快,刹那间,周岳其庞大的身躯,竟在墨苏面前消散,寸寸瓦解,一个活人,生生的没了。

    这恐怖的一幕,让他二人难以置信,看向苏铭的目光,立刻存在了敬畏。

    “没有闪躲,而是同样一拳回应,能将周岳身躯击碎瓦解,这……”

    “他甚至都没有动用太多气血之力,脚步更没有半点变化,显然击杀周岳,对他来说微不足道!”

    强者,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会受到尊重,此刻的苏铭,用他的行动,获得了这份尊敬。

    安东族长目光一闪,脸上慢慢『露』出了微笑,但同样暗自惊讶,他知道周岳具备了山岳遗部的血脉,力大无穷,血线虽说只是达到了七百多条,但配合其天生大力,就算血线比他多了一些之人,想要战胜他,也并非简单。

    最重要的是,苏铭,只用了一拳!

    安东了首双目瞳孔收缩,有种当着众人被生生打了一巴掌的感觉,他怎么也没xiangdao,周岳竟连对方一拳都无法接下。

    甚至他自问就算是自己,在周岳那一拳下,尽管可以对抗,但最多就是将对方击退,做不到……灭杀!

    他旁边的开尘战首,其嘴角的微笑此刻凝固,双目收缩,『露』出凝重,他修为开尘,看出了一些旁人忽略的细节。

    “入微……还有一股蛮器之力……此人……”战首目光闪动,打消了试探的念头。

    苏铭扫了下衣衫,目光透着面具,冷漠的看向穿着红袍的安东了首,这红袍男子与苏铭目光接触,立刻心中有了寒意,几乎就是这寒意刚起的一刹,苏铭身子向前蓦然一步迈去。

    其速之快,在这之间不到十丈的距离下,几乎是眨眼中,就在这红袍男子目光里,消失了。,

    他一愣之下暗道不妙,猛的起身,但身子刚一站起,就立刻一顿,双目瞳孔收缩,呆呆的望着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自己身前,右手食指点在自己眉心的苏铭。

    他能看到的,是苏铭脸上的面具,如今的他,再没有觉得这面具有可笑之感,而是心神震动,满脸骇然。

    震惊的不仅是他,其旁那开尘战首同样大吃一惊,双目『露』出精光,体垩内气血立刻运转。

    “墨苏,你要干什么!“就连安东族长也是一愣之下,猛的站起,他,也没有看到苏铭的身影是如何来到了首身前。

    其余之人,纷纷震动,一个个目光刹那凝聚在了苏铭身上。

    苏铭的右手食指,点在面『色』苍白的安东雌首眉心,目光冷漠,看着眼前之人。

    “现在,我有资格了么?”

    “你……”你……”安东顺首,这个红袍男子,此刻心神颤动,他很少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死亡危机,苏铭的手指上散出的威压,让他似要身心崩溃,给他一种如面对蛮公的错觉。

    还有苏铭目中的冷,更是让他毫不怀疑,那一触即发的杀机。

    “你有资格!“一个苍老的声音缓缓传来,安东蛮公,这白发老者此番第一次睁开了双眼,看向苏铭。

    昨天喝大了……只记得自己想着凌晨要发单张要票,其他的有些模糊了,上午起来看到自己发的单张,当时一个汗啊……

    昨天喝了一斤多白酒,喝了四五瓶啤酒,好久好久没喝这么多了,有个好兄弟从杭州huilai,一起喝着酒,说着当年,感觉很好。

    因为太晚了,饭店里就刺下我们那一桌,我们喝着,笑着,哭着,五个刃多岁的老爷们,一起喊着,让旁边的服务员小妹妹,看的直皱眉头,应该心里在嘀咕我们是精神病。

    这个从杭州huilai的好兄弟,大伙应该不陌生,他就是仙逆里周佚的原形,那个痴情的,抱着青霜尸体守护数千年的男人。

    昨天晚上,还说起了他的故事,他哭的泪,融化在了酒杯里,咽了下去。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