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43章 我忘了什么……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求魔》第143章

    我忘了什么……

    苏铭站在远处,他本已经离开,在方木的陪伴下,去安东部的临时住所休息,但途中被那突如其来的轰鸣引动,且听那声音传来的地方,似乎就是阁楼所在,见安东部族人纷纷惊容赶去,方木更是焦急不安,便随着又回来。

    他看到了那阁楼化作飞灰,更看到了在那废墟中的女子,看到了此女望向自己,带着复杂的目光,还看到了这女子,如今正一步步,向着自己走来。

    苏铭脸上带着漆黑的面具,外人只能看到黑袍下的他透过面具的双目,看不到苏铭的神情,在沧兰走来的过程中,苏铭身旁的安东部族人,一个个纷纷向着沧兰恭敬见过,直至沧兰站在了苏铭的面前。

    苏铭目光平静,望着眼前这个秀丽娇小的女子,这女子很美,在她的脸上看不到岁月的痕迹,让人分辨不出她的年纪。

    “姑教”方木在苏铭身边,连忙恭敬开口。

    沧兰似乎没有听到,她望着苏铭,神色透出复杂,仿佛欲言又止,那奇怪的样子,让苏铭有了警惕。

    “墨兄,能告诉我你的真名么?”许久,沧兰轻声低语,她声音里透着一股柔弱。

    苏铭眉头微皱,没有开口。

    “当你有一天想起了什么……可以来天寒宗找我……”沧兰低头,向着苏铭欠身,再次深深的看了苏铭一眼,那目中透出的已经不是复杂,而是一丝怜悯,转身离去了。

    “阁下的话,什么意思。”苏铭始终皱着眉头,对于这女子此番莫名其妙的话语,让他在不解的同时,却是不知为什么,心中泛起一丝空空的感觉。

    沧兰没有回头,一步步消失在了远处她没有回答苏铭的问题或许这个问题,就连她自己也都还在迷茫。

    “墨前辈,地……她是我姑姑,名叫方沧兰,十年间闯邯山链成功,成为天寒宗弟子……”方木在旁犹豫了一下,低声开口。

    苏铭点了点头,望着远处沧兰消失的尽头隐藏在面具下的面孔上,有了疑惑。

    安东部很大,尽管苏铭只是在这一座山峰上,但也感受到了安东的磅礴,方木本打算带着苏铭在安东部熟悉一番,可因沧兰的出现苏铭心中起了莫名的烦躁,直接回到了安东部指定的居所内,便独自一人沉默下来。

    方木知晓苏铭性格古怪,偏好喜静让人送上食物与一些果子后,便恭敬的告辞离去。

    房间不大,依山而起,没有潮湿之感,时而阵阵清风吹来,让人精神气爽,可如今苏铭盘膝坐在那石床上,将这些忽略了,他的脑海中浮现沧兰那带着一丝怜悯的目光,这目光让苏铭疑惑的同时,越来越烦躁起来。

    控制不住的烦闷,他总觉得沧兰有些话没有说。

    “我与方申在阁楼内时,此女应也在那里……我走后,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这阁楼崩溃,这女子也都受伤……

    她之前那番神情不似作假,而且……以她的身份,也没有必要在我面前作假。”

    “她的话,是什么意思……当我有一天想起了什么,可以去天寒宗找她……我会想起什么?”苏铭百思不得其解,目光闪动,沉吟着。

    “想起什么……这句话如果反过来听,就表示我忘记了一些什么,所以才会有想起之言。可我,忘了什么?”苏铭闭上眼,他本不会因对方一句话就乱了心神,但就连他自己也无法理解,为何在听了这句话与对方那怜悯的目光后,自己竟莫名烦躁,仿佛想要大喊时,却突然发现自己成为了哑巴(百度求魔吧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发不出声音。

    苏铭闭着眼,仔细的回想自己的记忆,从孩童时略有模糊开始,直至如今,许久,他睁开双目。

    “故弄玄虚!”苏铭冷笑,尽管心中还是烦乱,可却强行让自己不再去思索这件事情,而是慢慢沉浸在打坐之中,让自己缓缓地平静下来。,

    时间流逝,很快就是黑夜,黑夜的安东部,因外面雾气的缘故,不复以往的热闹,而是一片寂静。

    这一夜,苏铭多次尝试入定,但直到快要天亮时才让心绪平静下来,将沧兰言语弓动的烦躁平息,只是尽管平息,可在苏铭的心中,今天发生的这一幕事情,却是如一颗种子,深深的被埋下。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本应有阳光普照,可因雾气太大,就连阳光都被遮盖住,使得天地雾蒙蒙的,一片昏暗。

    好在这安东部的山峰有其特殊的布置,在此山上视线若不望向太远,还可依稀看清,在清晨之时,方木来临。

    他带来到了其父传达的一个消息。

    允许苏铭成为安东部客家,享受安东客家的一切待遇,同时可加入这一次邯山密道之行。

    “墨前辈,其实你不需进入邯山(百度求魔吧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密道的……那里据说很是危险,进入者中我们三部族人不多,大都是被招揽吸纳的客家。

    且在那里,生死往往一线,三部看似融洽,可实际上暗斗不少,尤其是在邯山隐秘之地里,更是如此……”方木指弓苏铭,前去安东部山峰之顶,他的父亲与族中的几个首领都在那里等待,送入下一批人进入邯山隐秘之处。

    “每一次万古一早雾起时,邯山密道开启,都会死去很多人”前辈需要什么草药,完全可以告诉我,我让阿爸安排人去取来就是。”方木带着苏铭一边走向山顶,一边低声说着,脸上带着焦虑,关切之意虽说与其自身相关,但也难得。

    苏铭目中露出柔和,眼前这个少年,在这四年多来得到了他的好感。

    “没事,我进去后谨慎一些就是。”苏铭声音不再冷漠,抬起手摸了摸方木的头,如同他小时候阿公时常摸自己的头一样。

    对于苏铭的动作,方木一愣,显然是这多年来,苏铭的冷漠与孤僻给他的印象太深,如今这举动,让他有些不适应,在听(百度求魔吧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到苏铭的回答后,他很快就将此事忽略,轻叹一声。

    “前辈既已决定,晚辈就不再劝说,不过前辈要小心其余两部的客家,能进入邯山密道的,没有弱者……”方木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卷木简,递给苏铭。

    “前辈,这些年你帮我疗伤,晚辈除了为你寻找草药外,也没什么能做的,这卷木简里有颜池与普羌客家之人的一些信息,希望能对前辈有所帮助。”

    苏铭闻言接过这卷木简,打开一看,里面密密麻麻有很多的小宇,还有一些画像,尤其是那些宇体上存应了木屑,看起来应是刚刚刻出不久。

    “还有,每一个为安东部进入邯山密道的集家,都有机会选择一样仿蛮器,阿爸让我转告前辈,一会选择时,要选鞭子。”方木低声说着,没过多久,便带着苏铭来到了这安东部山峰的顶端。

    此地平坦,如被削去了峰尖,雾气颇浓,依稀能看到在此地的正中间,有九个身影盘膝坐着。

    有七人环绕在外,正中间里有二人,看不清样子,但能感受到从这二人身体内,传出的阵阵气血之力。

    将苏铭送到这里,方木退后几步站在远处,在这等阶森严的部落中,他就算是族长之子,于这种场合,也不能靠近。

    苏铭神色平静,向着前方这九人一步步走去,随着其接近,他目中慢慢有了凝重,这九人里,无一不是强者。

    尤其是环绕在外的那七人中,最上方的一个老者,此人穿着蓝色的衣袍,白发苍苍,尽管闭着眼,可他坐在那里,如龙盘虎踞,让苏铭的心跳一下子加快。

    老者左侧,坐着的正是安东族长,这铁塔般的汉子目光炯炯的望着苏铭,脸上露出微笑。

    在老者右侧,同样坐着一个强壮的汉子,但此人应并不太高,就算是盘膝时,也要比方申矮上一些,但从他身上传出的气息,竟不弱于玄轮,显然他已经开尘。

    目光一扫,这环绕在外的七人,除了那老者与这略有矮小的汉子外,还有一人,也同样达到了开尘,此人同样是一个老者,穿着黑袍,背对着苏铭。

    “好一个安东部,我如今看到的,就有三个开尘……且那蓝袍老者,给我的感觉超过了玄轮…其余几人,也都是气血磅礴,恐怕都在八百多条以上。

    而且,这应该还不是安东部力量的全部……至于中间这两个人,莫非是与我一同要进入邯山密道的客家?”苏铭不动声色,在临近后脚步停顿下来。

    “你就是墨苏?”一个冰冷的声音缓缓传来,说话之人,是坐在那矮小的开尘汉子身旁,一个穿着红袍的中年男子,此人神色冷漠,尽管隔着雾气,但在话语飘来时,同样蕴含了寒意。

    “是。

    “苏铭平静开口。

    “就是你半途加入我安东部,欲成客家,更提出荒谬的要求,想进入邯山密道,此事尽管有族长作保,但这等突然到来之人,必定是意图不轨,还带着面具,让人可笑。除非他能证明资格,否则今日,我,不同意!”这中年男子冷笑,目光在苏铭身上一扫后,便看都不看,而是盯着其对面的安东族长。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